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6 生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6 生日字體大小: A+
     

    歲月是把殺豬刀,刀刀催人老,這每年的生日就是最利的刀。

    雜誌社都是有給同事過生日的傳統,一進辦公室,禮物就已經收了不少。

    陳默從小到大,生日那天吃一碗母親做的手杆面就算是給過生日了,家裡條件不好,她也從沒管母親要過禮物。如今,自己出了社會,過生日比小時候熱鬧多了。

    陳默一向人緣好,這一上午送花的絡繹不絕,大有要把雜誌社淹沒在花海里的架勢,有同事有朋友還有圈子的同仁們,卻唯獨沒有季含的。

    他們這兩天正冷戰,原因還是那個何月兒,事實上她給何月兒介紹了幾個工作她都拒絕了,到她手下不成就到季含手下,這個小姑娘到底安的什麼心昭然若揭。

    季含卻說她小心眼,想多了,最讓她生氣的是,季含還瞞着她把何月兒招進了工作室,這事她還是從錢樂嘴裡知道的,陳默很生氣質問季含爲什麼不告訴她。

    季含有些理虧,“她身體不好,老師託我照顧她,我也不好拒絕,你就看在我的面子,把她當成自己妹妹一樣,別跟她一般見識。”

    “妹妹,我沒有對自己男朋友虎視眈眈的妹妹。”

    季含耐着性子哄她,“我工作室正缺人,何月兒又是個出色的攝影師,她不過是一個不諸世事的小女生,沒你想的那麼複雜。”

    陳默一下冷下臉來,甩開他的手,“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她對你有意思。”

    季含也不高興的拉下臉來,看着她緩緩道:“顧凱不是對你有意思,你不是一直在他手下?你不是說要辭職嗎?又改變主意了是不是?”

    陳默當時就氣的甩門而去,這是他們第一次翻臉,一連幾天都不理他。

    顧凱對她是真好,可卻從來沒有存別的心思。

    在外面她一直是內斂自持的人,但在季含面前,卻從不收斂自己的脾氣,朱姝說,因爲你已經把季含當成最親近的人。

    陳默知道他這幾天在國外,可一上午竟然連通電話都沒有。

    送的禮物都堆在了茶几上,她忙着還沒來及看,雷蕾特別熱心的幫了她這個忙,一邊拆着一邊念着小卡片,羅玉和朱姝最有默契,送的都是同一品牌同一款式的內衣。

    顧凱送的一瓶限量版的香水,卡片上寫着,“親愛的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雷蕾一邊念着一邊笑,“顧總覺得你是有多老啊。”

    “可不是。”

    “哇!姐你快來看。”

    雷蕾的掌心裡是一串漂亮的鑽石項鍊,墜子是山茶花的形狀,陳默看過去有些眼熟,隱約覺得好象曾在那裡見過。

    她留了心,過來仔細翻了翻盒子,居然也沒留隻言片語,雷蕾笑道:“誰送的?太闊綽了吧,居然連名字也不留。”

    陳默搖了搖頭,也想不出是誰這麼大手筆,但決計不會是季含,這樣的東西他一定會親手幫她帶上的。

    陳默從雷蕾手裡接過來又完整的包好,小心的放在抽屜的夾層裡,打算有機會再送回去。

    “先收着,等知道了再還回去吧。”

    雷蕾打趣道:“可能又是那個有錢人看上你了,只是不知道是個老頭還是富二代。”

    這個圈子經常接觸到明星大腕或是政要名流,陳默的追求者從二十到七十之間,雷蕾笑她老少通殺。

    等拆了所有禮物都沒有季含的,陳默覺得很失落,到中午的時候才收到一份快遞,猜到可能是季含的。

    一個大大的盒子,同事們在一邊起鬨慫恿她拆開。拆開來是一幅巨大的照片,照片裡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蹲在草地給流浪狗餵食

    照片裡的女孩有一頭漂亮的長髮,一身長及地碎花長裙,看過去清新淡雅的象是夏裡吹拂過的涼風

    微仰着臉,太陽透過樹枝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落在她的臉上,笑的恬靜而美好。

    “哇,好美啊。”

    “好清純哦,完全就是文藝小清新啊。”

    “五年前的你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啊。”

    那是五年前的她,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季含的,只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偷偷拍下那時候的照片。

    一個男同事的在一邊感嘆,“唉,真是物是人非,當年的清新文藝範一下變成女王範,我以爲你天生就是這麼霸氣的。”

    這是個攝影師,圍着照片看了看,嘖嘖的嘆道:“從照片拍的真好,光感度把握的都很好,如果拿去參賽,說不定能得大獎的。”

    雷蕾捅了捅她的手臂,“看看,誰來了。”

    她轉頭,一眼就看到季含,懷裡抱着盛開的百合,他居然趕回來了。

    他一臉鬍子拉碴神情憔悴,象是幾天沒休息好的樣子,她也不好意思跟他鬧脾氣,“你不是在國外嗎?”

    “我收工連夜就趕回來了,怕晚了,你就不理我了。”

    陳默抱着手中的大幅照片笑了,“有它陪着我。”

    “這幅照片剛剛拿了最佳攝影獎。”

    陳默一臉驚喜歡,看過去比自己得了獎還高興,“真的嗎?”

    季含看了一會,笑着點了點頭,她拿起照片看了一看這才交給同事,主動過去擁抱了季含,他的懷裡都是百合花嫋嫋的香氣,“我真替你高興,這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

    同事跟着起鬨,“親一個,親一個……..”

    季含低頭在她額上親了親,同事們在周圍鬧,“這樣不算啊,得親嘴纔算,你們說是不是?”

    陳默臉紅了一下,季含摟過她,“別鬧了啊,我們家領導臉皮薄,你們幾個就適可而止,晚上我請客,吃飯唱歌一起。”

    大家這才放過他們,陳默看季含一臉疲倦,推着季含回去休息。

    每年生日那天,即便再忙再無法推脫的應酬,陳默也一定要在家陪着陳玉蘭吃了晚飯纔出去。

    今天也不例外,還不到點她早早就下了班,回到家,季含已經陪着母親在做飯,手上端着一盤清蒸鱸魚從廚房出來,“聞聞香不香,本大廚親手做的哦。”

    陳玉蘭站在他們身後,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一臉的慈愛,她一個人把女兒帶大,並不在意陳默是將來是否事業有成大福大貴,只願她找個真心對她好的人過一輩子,不會象自己一樣活的這麼累,“是啊,季含知道你喜歡,現學現做的,趕緊洗了手吃飯。”

    陳默看着世上她最愛的兩個人,腦海裡竄出一個念頭,一家三口這樣其樂融融的生活應該也會很幸福。

    陳玉蘭知道她一會還有應酬,一邊給給她添菜,“多吃點,光喝酒容易傷身。”

    一邊摸了摸陳默的臉頰,“又瘦了。”

    季含聽了端着碗笑,最近陳默老抱怨胖了不少,好多衣服都快穿不下了。

    吃完飯從家出來,季含就開始取笑她,“真是天下父母心,自家的孩子就是胖成了豬,當媽還是覺得瘦。”

    陳默剛繫好安全帶,聽他感嘆天下父母心,還跟着點了點頭,後來一聽不對,撲過去在他身上咬了一口,“你說誰胖成了豬呢,差點給你繞進去了。”

    季含笑了笑,揉了揉了她的頭髮,“你胖成豬我也不嫌棄你。”

    “我嫌棄我自個兒行不。”

    請客的地方在海鮮樓,季含把她要好的朋友請了過來,十幾人好不熱鬧,一桌酒輪番喝了下來,陳默已經喝的半醉了,吃完飯服務送來蛋糕。

    陳默數了數蛋糕上的蠟燭,整整二十七根,陳默不禁感嘆,“歲月真是把殺豬刀,我又老了一歲了。”

    同事幫着點亮了蠟燭,季含笑道:“沒事,我們一起變老。”

    她心頭裡一暖,輕輕在季含臉上啄了一口,心裡滿滿都是幸福。

    “哎喲,你們要不要這樣,膩死人了。”

    ωwш ▲тт kдn ▲¢ 〇

    “就是啊,我們這些單身的就可憐了。”

    卻不曾發覺,頭頂上方有一道灼灼的視線一直朝他們這邊看來。此刻江修哲就坐在二樓的包廂,肆無忌憚的打量着陳默。

    他身邊正擁着冷豔的娛樂圈新貴施然,或許是看多了嬌媚如花的女子,這種冷豔透着幾分狂野的氣質讓他有了征服的興趣,本來想帶着施然去出海的,聽說陳默的生日宴又鬼始神差的跑到這個地方來。

    江修哲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來,他給自己的解釋是因爲寂寞無聊,身邊明明有很多女人,可是一想起陳默就開始覺得寂寞,他想不通是爲什麼,所以跟來看個究竟。

    落地玻璃窗上掛着水晶的簾子,把屋外的畫面隔成了幾個畫面。

    燭火映上她的臉龐,浮上一層淺淺的光,整個看過去變得柔和生動了許多,那個男人伏在她的耳邊輕輕說着什麼,從懷裡掏出一個盒子,在衆人豔羨的驚歎聲中爲她戴上了項鍊。

    她一臉嬌羞幸福的模樣,他看了覺得分外刺眼,那自已送的那條項鍊呢,被她壓箱底了吧。誰讓自己心血來潮想到這個女人呢。

    江修哲還記得他們還在一起的時候,陳默曾經看着雜誌一款有着山茶花墜子的項鍊兩眼放光,說有多美多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