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5 愛恨不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5 愛恨不得字體大小: A+
     

    “你男朋友叫季含是嗎?”

    陳默猛的擡眼看他,他好象就等着,端好了和顏悅色的神色,眼裡卻自有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不知怎麼的,陳默的脊背忽的生出一股寒意。

    江修哲越是這樣的時候越可怕,記得曾經在大學的時候,和羅玉回的晚被學校附近的小流氓欺負了,雖然當時她們已經報了警。

    後來江修哲知道這件事以後也是這樣微微笑着說,真是活的不耐煩了,連他的女人也敢動,後來小流氓出了拘留所不久,腿就被人打斷了。

    知道這件事,也是很多年之後,偶然遇見了一個師兄告訴她的。

    當年在大學,陳默清純的模樣還是很多人追的,師兄就是其中一個,校藍球隊的,高大帥氣,開始他對她極好,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對她就愛理不理,很快就跟別的女孩子在一起了,她爲此還失落了好一陣子。

    “你知道爲什麼自江修哲開始追你後,你身邊的追求者全部都消失了嗎?江修哲找人威肋過我,如果敢靠近你,一定不會讓我好過。”以江家的勢力,江修哲要整誰那人必定是逃不過。

    江修哲一臉趣味的欣賞陳默漸漸驚惶的樣子,陳默一向把自己情緒藏的那麼好,用固若金湯的城池來形容也不爲過,可幾秒之後又見她眼裡恢復了淡而無波的樣子。

    江修哲眼裡密無情緒,看了她一眼,“想什麼呢,陳默。”

    陳默這才醒過神,季含不是師兄,而如今的江修哲對她也沒了興趣,不至於爲了一個主編對季含下手吧,她是庸人自擾了。

    她微斂了眸,江修哲的眼神讓她覺得如鋒芒刺臂,“沒事,就是餓了。”

    江修哲微微一笑,提起筷子,“那就吃吧。”

    陳默鬆了一口氣,一會一塊三文魚落在她的碟子裡,擡起頭看過去,是江修哲溫柔的笑臉,“我還記得你最愛吃三文魚,第一次帶你去的時候,一盤都被你吃個精光,沒錯吧。”

    陳默的臉一下剎白,手一鬆,手中筷子跌在了盤子裡。

    顧凱疑惑的看看陳默又去看看江修哲,“你們很早以前認識?”

    陳默頓了幾秒,面上卻乾笑了幾聲,“怎麼會呢?”

    低頭去撿筷子掩飾略有些慌亂的神色,他是要說出來了?放在桌下的手握的死緊,如果顧凱不在,她想自己一定會忍不住要甩他一巴掌,那怕他會殺了她。

    因爲江修哲這種人就是人渣,永遠不懂什麼是愛,所以理解他爲什麼對自己沒有半分愧疚之心。可是,江修哲,你現在憑什麼厭惡我,憑什麼這麼戲弄我。

    心裡涌上一種無法言喻的悲哀,江修哲,我人生最大的遺憾就是跟你有交集,那是永遠也無法再彌補的巨大的遺憾。

    江修哲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陳默,看她臉上漸漸僵硬冷凝的神色,臉上浮上一抹戲謔的笑,“這得問問陳小姐是否對我有這個印象了,或許是我記錯了人也有可能。”

    陳默壓下心頭翻騰的怒火和驚惶,“江少就愛開玩笑,他那樣的豪門我那敢高攀。”

    顧凱疑惑的在他兩之間看了看,“你兩今天好奇怪,不會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吧。”

    陳默扯了扯嘴角想要做一個輕鬆的笑,江修哲則事不關已繼續的吃着東西。

    手死死握住,再這樣下去,她都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控制不住掀了桌子。

    電話鈴聲這時正好響起來,陳默鬆了一口氣,瞅了瞅屏幕,是季含的。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江修哲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過來,她也不等他們開口,拉開門就出去了。

    走到僻靜的地方,長呼了一口氣,才覺得心裡窒悶稍緩解些。

    接也電話,心裡覺得難受,不自覺就有些撒嬌的語氣,“季含。”

    季含溫聲道:“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想你了。”

    季含電話裡笑了笑,“在那兒呢?我忙完了,去接你?”

    他的聲線略有些低沉,好象有安定人心的作用,讓煩燥不安的心好象一下就平靜了下來。

    直到掛了電話,她還戀戀不捨的把手機擱在胸前,這個世上有一個人會無條件的讓她依靠,這比什麼都讓她覺得踏實。

    她心裡默唸道:我有季含呢,什麼都不用擔心。

    一轉身就對上江修哲陰沉的臉,陳默嚇了一大跳,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的,她居然一點都沒察覺,這裡是過道的盡頭,燈光有些暗,那樣冰冷的目光看過去有些湛人。

    再好脾氣也忍不住,“江修哲,你不能有點風度,偷聽別人講電話算什麼。”

    “象你這樣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就叫風度了,每天端着虛僞的笑臉給誰看呢,你對那個攝影師也這樣嗎?”

    陳默咬了咬牙,再也忍不住怒道:“那又關你什麼事,江修哲,既然我們彼此都覺得厭惡,就當我們是從來不曾認識的陌生人。我在你的生命裡連一副完整風景畫可能都算不上,爲什麼一而再而三的戲弄我,你就當行行好,放過我,好不好?”

    江修哲冷哼一聲,雙手按住在她的肩上,“彼此厭惡!是啊,我是厭惡你這張四處逢迎諂媚的嘴臉,我很好奇,你這樣的人對誰纔有真心呢,錢對你應該很重要吧,你是爲了錢纔來這個圈子的吧,爲了爬得高,你不是也心機用盡嗎?對了,你要辭職的話,那個攝影師,他養得起你嗎?不用名貴的香水,不用lv包包,你還能象個小白領一樣過日子嗎?”

    陳默一把推開他,“你大概也知道吧,我是從夾街巷裡出來的人,從小過着自己掙生活費的日子,我有什麼苦不能吃。倒是你,沒錯,你是有錢,身邊有大把的女人,你以爲是你的人格魅力嗎?說到底還是因爲你錢,你沒有真心所以你永遠也不會得不到真心!”

    江修哲居然沒反擊,她轉身越過他,剛走了幾步,就被他拽住手臂,“誰說我沒有得到過真心,你不就曾經死心踏地的愛過我,曾經爲我要死要活的,還曾經……”

    他話語頓了一下,視線移向她的小腹,勾脣出一抹怪笑:“還曾經,懷過我的孩子…..”

    陳默感覺渾身的血一下涌到臉上。

    “啪!”陳默狠狠給了他一巴掌,陰厲狠絕的樣子恨不得殺了他,

    “你混蛋,江修哲,你怎麼可以…….”

    說不出酸楚和憤恨從心底裡涌了上來,不想讓自己軟弱,可是不爭氣的淚水還是一下涌了出來。

    她死死的咬着脣,忍住不讓眼淚流下來,絕不能在江修哲的面前軟弱。

    江修哲摸了摸自己的臉,居然在笑,“打的好。”

    驀的又朝她伸過手來,她以爲江修哲要還她一巴掌,如果他那樣做,她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可他居然什麼也沒做,擡起微涼的手指輕輕摩挲着她的臉,幽默深遂的眸光好象又是當年情深款款的模樣,“陳默,我不是……”

    他想告訴她追出來並不是想要偷聽她講電話,而是想要爲上次餐廳的事跟她道歉,顧凱在,他拉不下這個臉,可是聽到她跟男友甜蜜恩愛的打電話對自己又是冷言冷語又忍不住生氣。

    陳默咬着牙,冷哼了一聲,夠了,她不會再被迷惑了,不會再被騙了,她狠狠的甩開他的手,每一個字好象都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夠了,江修哲,和你曾經有過的過往,是我最不堪的過去,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覺得噁心。所以你問我爲什麼不恨你,因爲我不願意想起來,也因爲你不配出現在我的回憶裡!”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是想跟她好好相處的,卻每次都冷言冷語激怒她,把兩人的關係越弄越糟。

    他過去拋棄過的那些女人,他從來不曾後悔不曾有過半分愧疚之心,戀愛也不過是一場你情我願的遊戲,可現在面對陳默,他頭一次覺得有些後悔,爲什麼當年沒有好好對她,可現在陳默那麼傷人的話又勾起他心頭的怒火,把想要道歉的話又要嚥了回去。

    “陳默,我知道我在你心裡什麼都不是,你對我亦是一樣,別自作多情以爲別人對你動了心思。雜誌社不是少了你不行,你不肯幹我也能找到更好的人,若不是顧凱求我,你以爲我願意來找你?”

    陳默好象沒聽見,轉身就走,越過他卻也再沒擡頭他一眼,江修哲覺得心象無端的塌了一角,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對陳默生了什麼樣的念頭,可是隻要她在,就控制不住想要去撩撥她。

    從小,他要什麼就能擁有什麼,所以他要的愛不是成全而是霸佔,陳默於他也是一樣,。

    她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意識到再不抓住她或許就再沒機會了。

    “陳默,如果你敢辭職,我會去告訴那個攝影師我們曾經的美好過往,最好想清楚。看他還會不會要你。”

    陳默頓了腳,聲音聽起有些硬嚥,卻始終不肯回頭,“江修哲,你真是卑鄙!”

    她眼裡有淚光卻始終隱忍着不肯落下,在江修哲面前,她就是死也不能露出半分軟弱的樣子。

    江修哲就這樣看着陳默一直往門口走去,不自禁的又跟了過去,她連包都沒有回去拿就直接走了。

    陳默出了門,在大街上站了一會,看她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手機上,那眼淚彷彿落進了自己的心裡,江修哲竟然覺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難受起來。

    陳默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江修哲心一沉,握拳的手不禁又緊了緊,是給那個男人打的嗎?

    是撲進那個男人懷裡,在那裡尋求安慰嗎?

    心裡的那點柔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江修哲冷哼了一聲,轉身走進了料理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