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4 辭職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4 辭職風波字體大小: A+
     

    雷蕾從陳默進雜誌社開始就跟着她了,性格單純可愛,很多時候,陳默都把雷蕾當成自己的妹妹一樣。

    陳默搖了搖頭,“他跟你們說的?十個江修哲也不抵過一個趙政仁,不是有錢就有一切的。”

    雷蕾微撇了撇嘴,從酒吧見過一次以後,趙政仁就開始追她,每天必有一束鮮花來報道,“趙政仁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喜歡他。”

    這種事她也只能勸勸,好在就算雷蕾真喜歡江修哲,江修哲也看不上平凡無奇的雷蕾。

    她揮手讓雷蕾出去,打開電腦看編輯發過的樣稿,心裡煩亂的很,看了幾個字就看不下去。

    天空開始下起了雨,滴滴嗒嗒的灑在巨大的玻璃窗外,她索性站起身,倚在穿窗邊,看雨水漸漸模糊了視野裡的城市。

    往事一股腦兒的涌上心頭,這麼多年過去,想起那個雨夜,心還是隱隱作痛。

    她承認心裡一直是痛恨的,更多的是無法彌補的遺憾。

    即使沒有過去,她仍舊會討厭花花公子江修哲,當然,江修哲同樣也是厭惡她的,如何能相處的下去。

    陳默凝神想了半天,還是決定辭職。

    她這把這個想法跟季含說了,他倒是很高興,“那就來做賢內助吧,以後我賺錢養你。”

    季含在這個圈子裡也小有名氣,如今成立了工作室做的也不錯。

    陳默打好了辭職信在抽屜裡放了好幾天才遞出去,總覺得這樣辭職對顧凱有些抱歉。

    果然顧凱一看到信封上的三個字的臉拉了下來,也不伸手去接,“這是什麼?”

    陳默有些訕訕的,把辭職信放在他跟前,“我想要辭職。”

    顧凱皺着眉,“爲什麼?給我一個理由。”

    “你也知道的,這份工作太忙了,連陪男朋友的時間都沒有,事業和愛情呢,我把愛情放在第一位。”

    顧凱身子陷在椅子低着頭,半天也沒說話,陳默知道他生氣了,軟下聲音喊了一句,“顧凱。”

    “假話!江修哲對不對?阿哲這個人就是嘴巴毒了點,沒有你想的那麼壞,而且他向我保證過絕對不會干涉你的工作,這個雜誌的風格就由你來決定。”

    陳默聽了心裡直冷笑,用刀子嘴豆腐心來形容江修哲就是個笑話,

    “我不否認,我不喜歡江修哲,可我進入這個圈子,受到別人鄙視和冷嘲熱諷還少嗎,我是那種因爲幾句冷言冷語就鬧脾氣的人嗎?”

    “陳默,你就當幫幫我好不好,江修哲他公司的事都忙不過來,而且說白了我們的目標是整個出版界文化公司,我們要做很多的雜誌,不是這一個雜誌。現在剛剛起步,正好是需要人手的時候,你就當當幫幫我,再幫我一陣子,好不好?我給你加薪。”

    顧凱每次一說到陳默要加薪,都能看見她眼睛裡貌着綠光,象是一頭餓着狼,可現在,毫不動心,可真是鐵了心。

    “你給我千萬年薪我也不幹!”

    他冷哼了一聲,頭一回對陳默擺出上司的架子,“我告訴你,陳默,我不同意你辭職,現在就從這個門出去,該幹嘛幹嘛去。

    她低頭不說話,顧凱撐不住又訕訕的笑,又走過來幽怨的戳了戳她的手臂,“真生氣了?”

    陳默不耐的揮開他的手,一會紅臉一會白臉,全讓他一人給唱了,“別鬧了,說正經的。

    顧凱又央求道;“你就再幫幫我好不好,我給你加薪,給你放假,請你吃飯,給你當司機,做什麼都可以。”

    “你不是一直很想要世界盃決賽的門,我一定給弄到手。還是vip坐席?好不好?”

    顧凱見她很糾結的表情,繼續趁熱打鐵,搖着她的手臂撒嬌,“好不好嘛,默默,就當在我一回。”

    陳默兩步就跳開來,一臉惡寒,嫌棄的看了顧凱一眼,“真是受不了你!”

    “你要不讓我辭職,我就罷工,天天光拿工資不幹活。”

    顧凱攤攤手,輕鬆道:“隨便你啊,你就天天不上班我照樣給你拿工資。”

    陳默沒說話,狠狠的瞪着他,好象恨不得能在他身上紮上洞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顧凱吃準了她做不出這麼沒責任心的事來。

    顧凱趁熱打鐵的安撫她,“你要辭職也不是不可以,等我找到合適的主編再說。”

    陳默對着窗外擡了擡下巴,“我有人選了。”

    顧凱順着她的視線看了看,“那兩個都不行,太過浮誇。”

    在這個行業,她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顧凱在扶持她,她還真幹不出甩手掌櫃的事,可是又不甘心就這樣,“一個月的時間,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我到時候一定走人。”

    “親愛的,到時候再說吧。”

    顧凱就是不好好正經講話,那種感覺好象一拳打在棉花上,又生氣又無力。

    陳默走的時候把地板踩的嘣嘣響,顧凱忍着笑,“默默,注意優雅啊。”

    她回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惡狠狠的道,“讓優雅見鬼去吧!你趕緊找新主編,否則我真的撂挑子不幹的!”

    陳默嘴上雖然威脅顧凱,心裡還真拿他沒辦法,她對這個雜誌社的感情完全不亞於他,沒找到放心的人來接手,她也狠不下這個心不管。

    這事沒過去幾天,陳默還在上班,顧凱的電話就過來了,“陳默,在那裡?”

    “在上班。”

    “下班到到江北的那家日本料理店來,我有事跟你商量,快點啊。”

    還沒等陳默拒絕的話說出口,對方好象知道她要拒絕似的爽快掛了線。

    她晚上說好了要陪媽媽回家吃飯的,趕緊撥了一個電話回家說回不去了,陳默擡頭看了看時間,正好六點,估計陳玉蘭飯都做差不多了。

    接到電話陳玉蘭有些失落,“不回來了啊,沒事,那你去忙,少喝點酒。”

    陳默說好,又覺得有些抱歉,常常是答應了母親和朋友吃飯,每次總是被突如其來事打斷。

    下了班,開自己的車就過去了。這家料理店是她們雜誌社聚會的定點場所之一,經理跟她也熟得很,一進來就把她往靠裡包廂領。

    服務拉開門,一眼就看到江修哲端坐在那裡悠悠閒閒的喝着茶,邊上坐着顧凱,見她招了招手,“來了,坐。”

    江修哲擡起眼看她,閃過一絲玩味似的笑,他長的也好,眉宇之間的從容閒適倒看過去人模人樣,不過那只是表象。

    陳默臉上的笑容只略頓了一下,又淺聲道:“兩位大老闆找我何事,打個電話吩咐一聲就是,何必這麼客氣。”

    服務員過來要給她倒茶,被顧凱攔住,親自給陳默倒了茶,“是這樣的,我們江少想請你吃飯,爲上次派對的事跟你道歉賠罪,又怕你不肯出來。所以纔打着我的旗號找你出來,你呢大人有大量,就原諒他了。”

    陳默面上淺笑,這麼漫不經心的態度也叫道歉,江修哲這種人怕壓根不知道抱歉兩字怎麼寫,“我那天喝多了,已經不記得江少說過什麼了。”

    “那就好,我還以爲陳小姐辭職是因爲那天的事生我的氣了。我一向心直口快,陳小姐有這度量我就不用擔心我們相處不好了。”

    “江少可是從來不跟別人低聲下氣道歉的,你可是一第一個。”

    這算什麼道理,難道被江修哲打了一巴掌,還要感激他過來說對不起,是了,江修哲本來就是個十足的紈絝,那裡懂得尊重二字。

    陳默微頓了一下,將鬢邊散落的碎髮抿進了耳後,似笑非笑道:“那我豈不是很榮幸?”

    江修哲看着她一聲輕笑,自動忽略她話裡的譏諷,奚落道:“只要陳小姐不是因爲我的原因鬧着辭職就好了。”

    “江少,你想多了,想辭職只是因爲私人原因。”

    “那真是我想多了,陳小姐這樣肚量大的人也不會把幾句玩笑話放在心上的。”

    “自然不是。”

    “不過我很好奇,陳小姐是因爲什麼私人原因,能說說嗎?”

    顧凱聽着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也聽兩人話裡的機峰,這個江修哲怎麼回事,這是道歉的態度嘛?逼她辭職嗎?

    好在江修哲不管事,要不然真要插手雜誌社的事,兩人如何共處的下去。

    他看了看江修哲,示意他適可而止。

    看菜也上的差不多了,顧凱趕緊提起筷子,繼續和着稀泥,“吃飯吧,你兩不餓嗎?來來,陳默,這是你最喜歡的壽司。”

    “謝謝。”

    江修哲明顯不打算放過她,繼續問道:“老闆想知道員工辭職的原因不算過份吧!”

    她遲滯了幾秒,停下筷子,好象很認真的對待他的問題,“嗯,壓力太大,而且工作實在太忙,想要多些時間陪陪家人。”

    江修哲勾了勾嘴角,“家人,還是想多陪陪男朋友?”

    陳默怔了下,任憑江修哲視線灼灼逼人,愣是不跟他對視。“就算陪男朋友也正常,江少不是提醒過我?我都快奔三了,有個好男人還不趕緊抓住。”

    江修哲半天沒說話,顧凱呵呵怪笑兩聲,怎麼感覺這氣氛有些不對啊。

    氣氛安靜的讓人覺得壓抑。陳默索性埋頭吃東西,過了良久,才聽到上方一聲輕輕的冷哼,無形的壓迫感逼來,連呼吸都覺得不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