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3 新任老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33 新任老闆字體大小: A+
     

    自從買車以後,季含每天早早到陳家報道,當教練陪陳默開車上下班。

    看着兩個人終於走一塊了,陳玉蘭笑得嘴都合不攏,心裡總算覺得踏實了。

    工作上有什麼酒會派對陳默能推則推,因爲她知道季含不喜歡,顧凱酸溜溜的說她娶了媳婦忘了娘。他每次都特別哀怨說找不到女伴了,其實他身邊的女人大把的。

    陳默並不是真的放任不管,只是仗在手下有幾位能幹編輯都足以撐得住場面,偷閒的尺度是一定要保證工作還能在她的控制範圍內。

    這天一大早,季含照例當陪練,陪着陳默開車到雜誌社。

    車一剛停穩,季含毫不客氣趕她下車,自己鑽進了駕駛室,氣得陳默直跳腳,“你把車開走了,我有事出去怎麼辦?”

    “打車!在你車技沒練好之前,不許你獨自開車上路,擾亂交通秩序和社會治安。”

    陳默的車技的確很爛,不是撞壞了保險槓就是把別的車給蹭了,更要命的一次是直接撞在了護欄上,這樣的次數多了,季含更不放心她了,於是把自己的越野車晾一邊,每天陪她開着小鋼炮。

    陳默嗤笑了一聲,心裡卻覺得甜甜的,揮了揮手,“知道了,唐僧,趕緊走吧。”

    季含頭探出車窗外,笑的賊賊的,“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陳默在包裡掏了半天,看錢包鑰匙都還在,“什麼呀?”

    季含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臉頰,陳默抿着嘴笑,慢慢挪過去,四處看了看,確定周圍沒什麼人,湊過去在季含的臉的親了一下,又彎下身子跟他平視細細打量他。

    她的手落在他寬寬的額上,季含膚色是小麥色的,眼睛很明亮,臉部的輪廓很清晰,眉目之間總是透着一股子堅毅。

    比起這些,她更喜歡季含乾淨清爽的氣質,象陽光海岸邊的沙灘不含一絲陰暗。

    季含嘴角微微上揚,“我很帥吧。”

    陳默沒說話,又湊過去在他額上親了親,“美男當前,抵擋不住誘惑。”

    季含仰着臉,指了指脣,“我今天索性就犧牲下色相,讓你一次佔個夠。”

    陳默大笑,“得了吧,趕緊走,早點去,老闆要以身作則啊。”

    季含忽的探出身子,飛快的在她脣上親了下,又鑽進去啓動了車子,“這回我真走了嘍。”

    看着車子疾駛而去,陳默抿着嘴笑,心裡甜的能釀出蜜來,又好象有種子在心裡悄悄發了芽。

    十九層樓的休息區裡,兩個男人站在落地玻璃前,將樓下的一幕看了個清楚。

    江修哲冷哼了一聲,那個小鋼炮車原來是她的,真不搞不懂這個女人,有時候死撐面子,有的時候又好象什麼都不在乎。

    顧凱笑的有些落寞又替陳默高興,陳默略帶有些嬌羞又有些狡黠的樣子看過去可愛極了,和平常的精明幹練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想不到還有這一面,很可愛吧。”

    看到樓下相擁的男女,顧凱並不覺得意外,看他們互相看對方的眼神就知道他們遲早會在一起的,有時候他會在想,如果他比季含早認識陳默的話不知道會怎樣。

    “哼,還可愛,沒臉沒皮的,公衆場合也不注意點影響,你也不嫌丟人。”

    顧凱哭笑不得,“哎,我說江修哲,人家小情侶親熱會怎麼了,這話該是從你嘴裡吐出來的嗎?你在遊艇上還現場表演被人逮個正着的,怎麼還有資格說別人沒臉沒皮。”

    江修哲眼睛還盯着樓下,半天沒說話,顧凱想了想,“哎,江修哲,我發現你很不正常。”

    江修哲轉過身來懶散的靠在護欄上,眼睛正對着電梯出口的方向。“哦,怎麼不正常了?”

    “你一向都愛對女人獻殷勤,連餐廳的服務員都不放過,可爲什麼總對陳默這麼刻薄?你真的是因爲討厭她還是?”

    顧凱一臉賊笑的指着她,江修哲迅速接了話茬,“你以爲是什麼?”

    “還是你對她有興趣?”

    江修哲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睛卻仍舊盯着電梯,“你覺得我象瘋了麼?資色平庸,脾氣還不好。”

    顧凱哭笑不得,“什麼時候開始,你對女人也這麼刻薄了?”

    想想又覺得不大可能,以江修哲的秉性,看上那個女人該狂追猛打纔是他的風格。

    “好吧,但是我警告你,對陳默客氣點,你要實在不喜歡她,可以閉嘴,要再象上回那樣,別怪我翻臉。”

    聽到電梯清晰“叮嚀”的一聲,江修哲下意識的站直了身子,就見陳默跟同事有說有笑的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迎面朝他們走來,笑的一臉燦爛,路過他們,腳都沒停頓下。

    “早。”

    江修哲本以爲經過昨晚她可能連看自己一眼都懶得的,那曾想她臉上的表情竟然是這樣毫無障礙,

    江修哲眉頭皺了又皺,這女人要不是滿血復活能力太好,要不就是完全把自己當成透明的。

    顧凱調一邊侃她,“戀愛中的女人很幸福吧,都快笑出花來了。”

    陳默的腳步這才略頓了下,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卻又掩不住嘴角的笑意,摸摸了自己的臉,剛剛樓下的情形大概也被他們看個正着,她也不遮掩,“我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顧凱很負責任的點了點頭,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過我很高興能看到你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希望你能快樂。”

    陳默站着半天沒動,有些感激的道:“謝謝你,顧凱,你永遠都會是我最好的朋友。”

    顧凱略微一怔,有些難過又覺得有些安慰,原來他的心思她都知道。

    江修哲臉黑了又黑,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完全無視他的存在,當他是死人麼。

    走進了辦公區,同事們都已經忙開了。

    陳默剛打開電腦,雷蕾就推門進來,給她遞上了一杯咖啡,笑道:“姐,你聽說了嗎,我們要換了老闆了。”

    陳默登上了郵箱,一邊翻看着郵件一邊撮着咖啡,“不會吧。”

    “真的,昨天杜可參加一個活動時候聽說的,聽說對方出了大價錢。”

    陳默微微皺了下眉頭,這事怎麼都沒聽顧凱提過。

    又想起剛剛看到的江修哲,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不會是他吧。

    還在疑惑間,就見顧凱推開玻璃門探出個腦袋,“陳默,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難得看到顧凱這麼一本正經的樣子,陳默有些奇怪道:“什麼事,突然這麼嚴肅。”

    顧凱一直在站門口等着陳默出來,乾笑兩聲:“來了就知道了。”

    說完又親暱的搭着她的肩往自己的辦公室走,陳默太瞭解自己家的老闆,一般他這樣陪好的時候準沒好事。

    剛一起門,就看顧凱那張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的大班椅上轉了過來,上面坐着的赫然就是江修哲,似笑非笑的挑眉看着她。

    她扯了扯嘴角,想微微笑一下,可是實在笑不出來,看過去倒有點是嘴角在抽搐。

    想想既然他們彼此都覺得看到對方都覺得討厭,連這打招呼的必要甚至也可以免了。

    江修哲那天侮辱她的那些話,比起他曾經帶給她傷害那根本就不算什麼,象這種因爲生在有錢人家,肆意張狂沒品的男人,永遠不會知道愛是什麼,窮的只剩下錢大概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顧凱指了指沙發,“你先坐下。”

    陳默揚了揚眉,示意他直奔主題。

    顧凱有些爲難的開了口,“我有件事要跟你說,江修哲江少從今天開始正式成爲我們這個雜誌社的合夥人。”

    顧凱說話的時候,江修哲眼不錯珠的盯着陳默的臉,恰到好處的笑容僵了幾秒,很快又恢復了鎮定,衝着江修哲微笑道:“那以後我們得改口叫江總了。”

    江修哲站起身來,朝陳默伸出了手,“陳主編,以後有的是合作的機會,你可不能躲着我。”

    這話一語雙關,陳默這下半分也笑不出來,如果讓她每天面對江修哲的臉,還不如殺了她來的痛快。

    腦海裡只生出了一個念頭——辭職。

    “怎麼,陳小姐。”江修哲驀的冷笑,他的手一直端着,大有陳默不握一下就不罷休的架勢。

    陳默的伸手過去,微微觸到他的指尖便很快就鬆開了,一貫的客套的口吻,“那裡,以後還要江總多關照。”

    顧凱看陳默一臉的失望,解釋道:“江少不會干預雜誌社的事務,但是可能會成立傳媒公司,發行新的刊物,以後你會多很多新同事的。”

    雷蕾一直還守在她辦公室,一見她進來,特興奮的問道,“是不是真的換老闆了,是不江修哲嗎?”

    陳默沒好氣的橫了她一眼,“不是換老闆,是多了一個老闆,江修哲到我們這裡來你興奮個什麼勁?”

    雷蕾在一邊樂的偷笑,陳默警告的審視她,“不是高大英俊有錢的男人就是王子,那也可能是人渣,白馬王子只在童話裡纔有。”

    雷蕾的臉紅了一下,囁需道:“江少很有儒雅紳士啊,他有錢又帥別的女人要貼上來又不是他的錯,一物降一物,總有一個女人能收服他的,你說是吧。”

    陳默怒其不爭的戳了戳她的額頭,“醒醒吧,小妹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