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滿月酒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滿月酒3字體大小: A+
     

    ;

    祖航怎麼可以?怎麼能用那麼溫柔,那麼關切的話去對岑梅說。他不是說他跟岑梅已經冇有什麼了嗎?還是說,現在我看到的都是曾經的事情,他們曾經一起坐在這河邊,曾經也幻想過孩子呢?

    “祖航……”我不知道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說話他也聽不到。

    “祖航,”岑梅說道,“孩子該吃奶了。來我喂吧。”

    “他還睡著呢。睡著的孩子就不要叫醒了。”祖航還是唇角帶著笑,看著那孩子,“我的孩子啊。”

    “可是你一個大男人,一直抱著孩子也不好吧。”

    “我的兒子,我當然要抱著了。岑梅,你辛苦了。我也是想讓你輕鬆一些。你帶著孩子會很累的。”

    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不是她的!我心中呐喊著,再次衝了上去,可是這一次我又穿過了他們的身體。

    “幻覺!”我說道,“這肯定是幻覺,我的孩子應該還在這裡的,這隻是幻覺,不是真的。”

    我彆開頭,狠心地朝著另一邊黑暗的地方走去。我告訴自己,這絕對是幻覺,我要去找孩子,而不是沉浸在這幻覺中。那個也不是祖航,祖航不會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媽媽是誰的?

    我剛走了幾步,身後就傳來了孩子的哭泣聲。我的腳步停了下來。聽著岑梅說道:“呀,孩子醒了。是尿尿了吧。來我給他換尿布。”

    “我來吧,你不是帶著尿布了嗎?來給我。”

    “換尿布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呢?”

    “我做過的,你忘記了嗎?哦,乖孩子,爸爸給你換尿布。”

    我回頭看去,孩子在祖航的懷中,岑梅遞過尿布,他在笑著,對著孩子的小臉。孩子冇有睜開眼睛,就這麼踢騰著。

    我剛纔不是要離開的嗎?心裡不是已經認定了這是幻覺嗎?為什麼現在還不捨得離開,還在要這裡看著他們兩恩愛呢?是因為孩子,孩子在哭。就算已經認定那是幻覺了,我還是不能聽著孩子的哭聲,狠心離開。

    “來吧,還是我來吧。”岑梅說道,“看你那笨手笨腳的樣子。”

    “讓我練習一下,我會是一個好爸爸的。來來,弄好了,這下乾淨了,我的好孩子。”

    “我來抱吧,你去河邊洗洗手去。”

    “孩子的尿有什麼臟的。”

    我停下了哭泣,因為我感覺到了他們之間不對勁的地方。祖航自從抱過孩子之後,岑梅已經要求抱好幾次了,可是祖航始終冇有放手。在家裡,就像換尿布什麼的,祖航做不好的時候,我一說我來,他就馬上讓給我了。或者他會直接叫月嫂幫忙。而這次,他堅持了。好幾次他都堅持了。

    難道這不是幻覺?是真的祖航,他騙過了孩子,就這麼抱著孩子保護著他。我不確定我的推測對不對。

    現在,我在這裡就像透明的一樣,我什麼也做不了。可是我也不想著離開。至少在這裡還能看到我的孩子。

    就在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祖航抱著的孩子身上的時候,跟本就冇有注意到在我身後出現的魏華。

    直到他在我身後發出聲音,我才驚得回過頭看去。

    他說道:“看看透明多恩愛啊。王可人,你看錯人了。”

    是魏華,他也在這個空間裡。我叫道:“是你操作岑梅的?是你讓岑梅抱走我孩子的!”

    我瘋了一般就朝著他打過去。隻是我的手也同樣穿過了他的身體。我驚訝地看著他,怎麼會這樣呢?他不是已經成為人了嗎?他不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嗎?為什麼我還是冇有辦法碰觸到他。這個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我的幻覺,就連魏華都是我的幻覺?

    魏華看著我就笑了,帶著那種邪氣的笑道:“我給你指條路,隻要你從這裡往前走,每走一步,就念一次‘貪巨祿存廉武破’,七步之後,你就會看到那雜物間的門了。開門出去,你就是安全的了。

    “那我兒子呢?”我冇有單純地想他會就這麼放過我兒子。

    “岑祖航和你們的兒子,就永遠都在這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就像王子和公主的結局一樣。你不是很愛岑祖航嗎?你不是愛你的兒子嗎?那就讓他們留下來,讓他們在這裡好好的生活。在這裡冇有時間的流逝,他們不會老,一切都是完美的,美好的。愛他們,為什麼就不能為他們著想呢?”

    “你真的以為我是傻子嗎?魏華!現在我兒子在祖航那,門外還有金子姐和零子。你以為他們就隻會在那乾等著嗎?他們會進來的,會把我們都帶出去的。”

    “你太不瞭解這些了,王可人。他們就算是進入了雜物間,看到的也是已經昏倒的,冇有呼吸的曲天媽媽和你罷了。”

    “那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孩子已經死了,彆說呼吸了,你的孩子,連魂都會冇有了。一個純陰命的男孩,還是剛滿月的。能懷上鬼胎,你們是用嬰靈吧。人家當嬰靈就夠怨恨的了,好不容易當了回人,才一個月,就又死了,你說他這怨氣要有多大啊?最適合幫我們去叫醒那個岑家的老祖宗了。”

    “你敢!我變成鬼,也要弄死你!”我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身後的河邊,傳來了岑梅的尖叫聲。驚慌中,我回身看去,就看到祖航的左手腕上被紅線綁住了,我衝了過去,不管能不能碰觸到他,不管這是不是幻覺,我還是跑了過去。

    而我看到了祖航看著我的眼神,那是專注。他能看到我,他知道我是誰!我朝著他伸過手去,他用冇有被綁住的那隻手,把孩子遞到了我的麵前說道:“帶孩子走!”我抱過了孩子,轉身就走。我冇有時間去想,我為什麼碰觸不到祖航,卻能碰觸到孩子。後來想來,也許就是之前祖航說的意誌,能不能穿過,是看他的意誌決定的。

    他看到了我,他知道我來了,但是為了穩定岑梅,不讓她做出傷害孩子的事情來,他纔會裝著看不到我,讓我穿過他的身體。

    魏華在告訴我離開這裡的方法的時候,絕對想不到我真的會丟下祖航離開的。“貪巨祿存廉武破”這句口訣,之前我就背過,在這裡緊急的情況下,我冇有出錯。一步,兩步,三步,四步。

    魏華擋在我麵前,想要拉住我,急著說道:“你就不管岑祖航了嗎?你回頭看看他!”

    魏華想拉住我的,可是他的手同樣穿過了我的身體。在這個空間中,他也碰觸不到我。

    五步,六步。

    “王可人,你這樣離開,岑祖航就隻能永遠留在這裡了。就算冇有你們的孩子當小鬼,我一樣可以煉化了岑祖航!你什麼也改變不了。他的心會被岑梅挖出來,他不會再有意識,不會記得你,記得孩子!”

    七步!

    我還在走出了第七步,念出了口訣。而同時,我回頭看向了祖航。岑梅的那張猙獰的鬼臉已經扭曲了,她的手插入了祖航的胸口。

    原來的光明,變成了黑暗,之後再次變成了光明。出現在我麵前的是那扇雜物間的門,而門已經打開了,金子姐蹲下身子將我扶了起來。我的身旁就是我那哇哇大哭著的孩子。

    “可人,可人,怎麼樣了?孩子你帶回來了?發生了什麼事?”

    我抱起了孩子,冇有哭泣,冇有說話,就這麼愣愣的,緊緊地抱著我和祖航的孩子。

    這是我和祖航的孩子,是祖航犧牲自己也要保下的孩子。我不能讓祖航的苦白受。所以在祖航交給我孩子的時候,我毅然選擇了帶著孩子走。我知道他也希望我能帶著孩子走,他也希望,我和孩子能活下去。他拚命得到的機會,我要是不懂得珍惜,那麼纔是對不起他。

    我哭了起來,邊哭著邊低低說道:“祖航,我帶著孩子平安出來了。祖航,我帶著我們的孩子平安的出來了。你呢?祖航……”

    “岑祖航怎麼了?”零子急急地問道。

    可是我現在已經是不能回答他的問題了。我覺得我的精神已經接近一個崩潰的邊緣了。我隻能一直這麼坐在雜物間的地上,手中抱著哇哇哭著的孩子,口裡一直就這麼喃喃說著話。

    零子急著吼道:“王可人!救不救你老公的!”

    可是我還是冇有辦法冷靜地回答他。

    門外的人都不知所措了,警察也來了。120的醫生也來了,他們把昏倒在一旁的曲天媽媽抬下去了,說是呼吸很微弱。而一個穿白大褂的人蹲下身子,我知道他在跟我說話,可是我卻聽不到他在說什麼。我想我是真的瘋了,我不自覺的一直在重複著那幾句話。

    “祖航,我帶著孩子平安出來了。祖航,我帶著我們的孩子平安的出來了。你呢?祖航……”

    我是被零子直接拉起來,就丟出雜物間的。雜物間外,我爸扶住了我。警察和醫生想要問話,可是我的精神確實不大好。我爸也哭了,陪著我一起哭著,說著他對不起我的話。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