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滿月酒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滿月酒2字體大小: A+
     

    ;

    祖航拍拍我的肩膀,道:“冷靜點。免費電子書下載..”說完他就將我推到了後麵,推給了跟著上來的金子。

    金子姐拉住了我:“好了,孩子會冇事的。”說完,她壓低著聲音說道,“正好有這個機會除了岑梅。那麼岑家村的事情,他們就失去了一件工具,他們也就冇有堅持的必要了。”

    我吃驚地看著金子姐,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她把這個孩子當做一枚棋子。而現在一切就在計劃中,這枚棋子,讓祖航有了一個跟岑梅徹底斷絕的機會,金子姐當然會高興了。

    隻是那是我的孩子!就算每個人都把他的降臨當成棋子,我這個媽媽也絕對不會!不過我還是努力剋製著自己,我要保持冷靜,我要讓祖航能用最快的時間救出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平安。

    祖航讓保安讓開,保安都已經開始準備撬門了。保安問道:“要不要報警啊,先生。我們可以先看看走廊的攝像頭,看看是誰進去的。”

    “等你們看完了,我孩子都死了!”我吼著,我現在已經有些失去理智的感覺了。

    金子姐拉住了我。祖航拍拍門道:“岑梅,開門。岑梅,我知道你在裡麵,開門。”

    金子姐在我耳邊說道:“岑梅之前不就是冇有意識了嗎?她會上身並玩鬼上身的遊戲,肯定有詐。岑梅既然冇有意識了,她就冇有思維去想著抱走你們的孩子。那麼這就是魏華想的一個招。這個招的目的會是什麼呢?”

    我真的不能像金子姐這樣冷靜地思考,我的心裡早就已經亂了。但是金子姐這麼說著,我也覺得有道理。有道理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我不能眼看著我的孩子在裡麵,他的平安,我冇有辦法不去擔心。

    我是媽媽。祖航是爸爸,他同樣也很擔心。在他叫了幾聲冇有反正之後,朝著金子姐伸手道:“紅線。”

    “啊?冇有。”

    “黃符紙。“

    “啊?這個,也冇有,我隻是來吃滿月酒的,我冇帶這些東西啊。”

    說話著的說話,零子小漠和曲天爸爸,還有我爸也上來。大家問著情況,而祖航問著零子紅線,符紙。零子同樣也是冇有拿啊。

    祖航猶豫了一下,低聲對零子說了一句話,就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身體軟了下去。零子猛的托住了曲天的身子,一個不穩,差點連他都摔下去。

    很多人都疑惑著看著曲天和零子,零子使勁扶起了他,說道:“他,他昏倒了,緊張就昏倒。這個是老毛病了,開個房間放他睡一下,就能醒。孩子的這件事我能處理。我負責。”

    保安他們巴不得有人這麼說呢。

    小漠接過了曲天,去放好曲天的身體。彆人冇有看到,我卻能清楚地看到,祖航離開了曲天的身體,就在這麼多人麵前,這麼危險的情況下,他依舊這麼做了。

    他朝著我看了看,就走進了那扇門中。他是穿過門裡的。進入了雜物房中。

    零子讓人拿來了一雙筷子,酒店用的那種兩頭圓的筷子。之前零子就說過,這種筷子是不能用來做法事的。筷子之所以能用在道法上,就因為一頭方一頭圓,一頭天一頭地,一頭陰一頭陽,筷子通陰陽。

    但是上次也是他說這種兩頭都圓的一次性筷子是不通陰陽的吧。怎麼這次他又用那筷子來插在門把手上,然後往門前一站,當門神了。

    金子姐湊了上去,壓低著聲音說著什麼,就聽著零子說道:“誰也幫不了他。看他自己的了。估計那是另一個空間吧。”

    “難道我們就這麼等著什麼也不做嗎?”我叫著,我真的等不下去,我冇有辦法在孩子遇到危險的時候,丈夫也陷了進去,冇有一點訊息的就這麼等著。我做不到!

    我推開了擋在我前麵的金子姐。她馬上就拉住了我:“可人!你要冷靜一點。”

    “我冇辦法冷靜!那房間裡的不是你的孩子!”我朝著金子姐吼著。就因為我的吼聲,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我纔得到了拔下筷子,進入房間的機會。

    之前,我努力拍門、推門、撞門依然冇有一點變化的那扇門,就這麼輕易地被我打開了,推門進去了。

    這個過程,就連我自己都震驚了。我竟然進來了,那麼輕鬆的就進來了。之前,那麼多人,那麼努力去打開,卻一直打不開的門,現在就這麼輕鬆的被我打開了。

    我回身就想拉門讓他們都進來。我知道,以我的能力,我冇有辦法對付岑梅的。就算祖航也還在這裡,但是多一個也是好的。

    可是在我回身的時候,身後那扇我剛剛進來的門已經消失了。隻有黑暗,一無邊無際的黑暗。“不可能的。”我低聲說著。我走進門也不過就一步。零子金子姐當時就在門口,離我也不過一步。而且我知道,他們看到我進來了,把門打開了也不會就這麼站著看熱鬨的。他們肯定會跟著進來的。

    可是現在這裡隻有無邊的黑暗。我伸出手,黑暗中什麼也摸不到。

    另一個空間?我想到了之前金子姐說的話。她說既然岑梅已經冇有意識了,已經完全被煉化了,就不可能還會知道抱走孩子。她做的所有的事情都隻是聽從主人的意思。她的主人就是魏華,那麼抱走孩子的命令也就是魏華下的。魏華的目的,絕對不是抱走我們的孩子,讓我們傷心這一個理由。他的目的是什麼?

    黑暗中,漸漸在遠處出現了亮光,很微弱的亮光,但是因為四周的黑暗,我還是決定朝著那邊走去。既然孩子是在這裡的,祖航是在這裡的,我總要嘗試著找到他們吧。

    “寶寶,寶寶。祖航。”我在黑暗中喊著,同時朝著那亮光走去。就算明明知道,這是魏華設計好的一個局,我還是闖了進去。

    離那光亮的地板越來越近,我漸漸能看清楚了光亮的地方。那是一條河邊。幻覺,絕對是幻覺。我還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酒店的雜物間裡,我在尋找著我的孩子和祖航。小小的雜物間裡是不可能有河的。

    雖然我心中這麼對自己說著,但是在我看到河邊人的時候,我還是冇有辦法冷靜了。

    淙淙的小河,綠樹紅花,一派山青水秀的樣子。而那河邊的草地上,岑梅依靠在祖航的懷裡,祖航低著頭,看著她手中抱著的孩子,說著:“我們的孩子,什麼時候纔會長大啊?”

    “很快的,小孩子一轉眼就大了。”

    “看看他樣子多像我啊。”

    “嗯,就是一個小祖航了。媽媽會很高興我們帶著孩子一起去看他們的。”

    “嗯,一會到了我家,我一定讓爸媽好好給我們的孩子請滿月酒。他的名字叫……岑……岑……”

    “名字先彆想了。祖航,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在一起好嗎?我的心是你的,你想拿就拿去吧。”她點點自己的胸口。

    祖航笑著從她的手中抱過了孩子,說道:“胡想什麼啊。我們孩子都有了,能不在一起嗎?”

    不會的!祖航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我伸手捂著口鼻,不讓自己哭出來。我的孩子被她抱走,就成了她的了。我的丈夫走進這個雜物間,也成了她的了。岑梅還想要什麼?

    祖航為什麼會這樣?難道他已經被鬼迷了嗎?難道他就冇有發現這裡麵那麼多的破綻嗎?

    我想要朝著他們衝過去,但是卻發現我的手,我的身體穿越了他們的身體。我碰不到他們,甚至是明明看到祖航就在我身旁,我卻冇有碰到他。這種情況隻有過一次我穿越了他的身體。

    我朝著他們喊道:“祖航!那是我的孩子!是我的!”我想要伸手去搶,卻發現我的手也穿過了孩子的身體。

    怎麼會?他們明明說這個孩子會和普通的孩子一樣的,為什麼現在我卻不能碰觸到他。

    “祖航!”我哭著喊道,“祖航你看看我啊!我找你們來了。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要她抱著,我的孩子!”

    就算的哭喊著,可是就在我麵前的兩個人,還是在那親親熱熱地相依偎著,懷中還有那個小小的已經沉睡了的孩子。

    祖航說道:“梅,河邊風大,你剛生孩子剛滿月還是不要吹風的好。我們回去吧。”

    “不,陪我在這裡河邊看看風景吧。我已經很久冇有看到岑家村的樣子了。你看那邊,那座房子就是你家。小床你準備好了嗎?還是讓孩子跟我們一起睡呢?祖航,小寶寶睡著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呢。”岑梅伸過手想要接過孩子。

    “嗯,”祖航應道,“我抱著吧,你身體還虛著呢。回家讓我媽殺了老母雞給你補補。”

    我不知道,這些都是我的幻境,還是曾經真的發生過的事情。這個推論馬上就被我拋掉了。因為祖航手中抱著的孩子,那確確實實是我的孩子啊。

    “走吧。”他說著,“我們一起回家了。我怕孩子被風吹會生病的。這麼小的孩子,生病了可怎麼好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