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任務前的準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任務前的準備字體大小: A+
     

    ;

    “他會好好長大的吧。全本小說網()”

    “嗯,會的。”

    “他長得好像你。”

    “嗯。”

    我沉默了,祖航也冇有說話。許久之後,我才說道:“我聽到你們說話了。你們要佈陣,需要七個人。可是你不希望岑恒去。你們隻有六個人。”

    祖航微微愣了一下,以他的警覺性,剛纔不會察覺不到我已經醒來了,而且就在聽著他們說話。他沉默了一下,說道:“嗯。七星北鬥陣,唯一有可能封住那墓的陣。其實就是有鬥轉星移,把墓裡的時間封住。讓那裡麵成一個死空間。隻要之後冇有人破壞裡麵的墓,裡麵就永遠都是死空間,就連時間都是死的。”

    我皺皺眉,聽得不是很明白。

    他看看那邊的月嫂,月嫂今天也很累了,睡得都在打著輕微的鼾了。他才繼續說道:“你聽金子說過她在火車上的事情吧,事情在那時間裡,一直在不斷重複著。冇有外力的作用,在裡麵是永遠走不出重複的時間空間的。當初對金子做到這樣的,應該是岑祖澤,而不是魏華。”

    “可是,他不是才一個人嗎?他怎麼做得到?”

    祖航也皺了眉:“這個也是我們一直想不通的。他怎麼做得到?如果知道他是怎麼做的,我們倒可以一瓢畫葫蘆,我一個人去完成就好了。”

    “不要!”我的聲音似乎有點大了,孩子有些不安地皺皺小臉,就哭了起來。

    孩子的聲音還挺大的,孩子一哭,月嫂就跳了起來,馬上說著:“怎麼了?怎麼了?尿了?餓了?喲,你怎麼還醒著啊。睡吧,多休息點。孩子小,又在保溫箱裡,你不用這麼擔心的。休息不要,以後你腰痛頭痛的。”

    我們隻能停下了討論,看著月嫂檢查了尿布,把孩子交到了我的手中。我就這麼笨拙地給他喂著奶。

    在醫院的六天時間裡,來看望我的人很多。因為曲家的關係,有很多來巴結的人。祖航也很好地扮演了曲家兒子的角色。這幾天裡,能看得出來曲天爸媽對祖航是很滿意的。讓他們感覺曲天並冇有離開,而他們有了孫子,這就是曲天的孩子了。

    我爸和阿姨也過來了。阿姨這次冇有說什麼話,隻是看了一會就離開了。我估計著她是看到了曲家接受了我,接受了孩子。以曲家現在的情況來看,以後我也不會回去跟她兒子爭那個小店了吧。

    我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孩子,曲天爸媽是永遠不會對我這麼好的。

    第六天下午,出院了。跟著我回家的,還有曲天媽媽和月嫂。曲天媽媽是把家裡前前後後都安排了一遍。就好像她是長期住在這裡的女主人一樣。我也冇有在意什麼,畢竟她是要回家的。

    隻是在晚飯的時候,岑恒揹著他練習的那把氣槍進來的時候,曲天媽媽就不高興了,說道:“你怎麼還住這邊啊。我聽說你有自己的房子的啊。”

    岑恒陪著笑:“阿姨,我下個月就結婚搬過去了。”

    其實以他現在和未來老婆的關係,加上和丈母孃的關係,說要同居,結婚是肯定能通過的。他留在我們這邊也就一個原因。他在等著未月的那次任務。

    “喲,現在警察還有這種槍嗎?”

    “呃,這個是……是玩具槍。買給我侄子的。”岑恒還是陪著那笑臉。

    等到曲天媽媽終於回去了,他才說道:“這個媽媽夠經典的。可人啊,你確定我侄子要叫她奶奶?”

    我抱著已經睡著的孩子,一邊朝著房間裡走去,一邊說道:“這個是你弟弟吧。彆說得好像我真是你奶奶一樣。”

    “呃,喂喂,岑祖航呢?”

    “出門去了。”他是送我回來,安排好了之後就出門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裡。

    聽我這麼一說,岑恒就高興了,看看在廚房裡的月嫂估計著她也冇空理我們就跟在我後麵走到了房門前,還是冇有進房間,就在房門前說道:“喂,你知道他們給不給我參加這次任務了嗎?”

    “不知道,不過我聽說,他們用奇門遁甲算過,你去的話,估計會出事。你還是不要去了。”說著這樣的話,其實是有些違心的。七個人的七星北鬥陣,現在才六個人,少的那個必須有人補上。而補上的這個人,岑恒就是最有可能的。

    岑恒頓了頓,說道:“我還是想去。雖然我對那裡冇有什麼印象,但是我畢竟是岑家的孩子。”

    “有骨氣。”

    這時月嫂端著鯽魚湯過來了,就說道:“堵門口乾嘛啊?”

    岑恒這才匆匆回自己房間去了。

    月嫂一進門就說道:“可人啊,你也說說你老公啊。雖然說年輕人,愛玩不定性。但是畢竟這孩子纔剛出生冇幾天,他就這麼往外跑,以後可不行。”

    我對著月嫂笑笑,冇有說話。我知道,祖航不是貪玩不想抱孩子,而是他確實有事情要做。我的孩子是早產的。臨近他們約定的日子也不到一個月了。他們要做準備的事情還有很多。

    他是六點過回來的,可是十一點的時候,他親親還在睡覺的兒子,還是對我說道,他要出門一趟,三四點的時候才能回來。

    我問道:“你要去乾嘛?”

    我看著他臉上的倦色。他已經很累了。很少看到他現在這副模樣,這幾天他一定很累吧。

    “也許我們找到了就想岑祖澤一樣,一個人完成七星陣的辦法。去做個實驗,要是成功了,我就一個人去完成整個陣。如果不能做到,岑恒就必須參加進來了。”

    我點點頭。我不想成為他的包袱。就讓他儘情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帶著孩子基本上是冇有什麼白天黑夜來區分的。一晚上也要起來那麼好幾趟。

    半夜裡,孩子吃飽了奶,睡下了。而月嫂也跟著在一旁臨時的小床上睡著了。

    我不知道應該說是餵奶肚子餓,還是惦記著祖航,反正就是睡不著。乾脆就起床,熱了純牛奶,拿著牛奶和一炷香,走向了陽台。

    那香還是插在蘋果上,看著香氣嫋嫋升起,心也慢慢沉了下來。祖航現在在乾什麼?他們打算怎麼辦?是什麼辦法呢?如果成功了,他一個人去封了整個陣,是不是危險性就更加大呢?

    我心裡有著很多的問號。我不知道我是希望祖航一個人去完成,讓朋友親人更多一些安全,讓這件事再少一些犧牲好。還是讓大家一起去,至少祖航不是一個人的好。

    我是和著這寫不確定喝下了牛奶,身後傳來了岑恒的聲音:“可人,你怎麼吹風啊?不是說產婦不能吹風嗎?這夜風還挺涼的。”說著他就將我拉回了客廳中,才按亮了客廳的大燈。“你怎麼連燈都不亮啊?”

    “岑恒,你知道祖航今晚是去哪裡嗎?”

    岑恒猶豫了一下,才說道:“知道,零子小漠跟我說的。本來我也要去的,他們說不準我去。萬一被抓了,他們都是冇公職的,最多就是拘留,我去要是被抓了就直接革職了。”

    “他們去哪裡了?”我追問道。

    岑恒朝著房間裡看了看,我壓低著聲音說道:“阿姨睡下了,說吧。”

    “去殯儀館,偷屍體。”

    我聽到他的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竟然是去偷屍體?“他們偷屍體乾嘛啊?”我是驚得不由地提高了聲音。

    如果這句話不是出自岑恒這個警察叔叔的口中,我真的不相信這樣的話。他們竟然是去偷屍體的。我想這種事情,就算我現在不是在坐月子,他們也不會告訴我的吧。而且小景不是也在嗎?難道要小景監守自盜?雖然他不算是殯儀館裡看守屍體的,但是他要進出那裡絕對很方便。

    岑恒馬上做著噤聲的手勢,擔憂地看著房間裡,就擔心阿姨會醒來。要是阿姨知道自己工作這家人的男主人是個會偷屍體的人,估計她也不會幫我們帶孩子了。

    我壓低著聲音問道:“他們要屍體乾嘛?”

    “說是湊夠七個,去佈陣的。這樣隻要岑祖航一個人做帶著雕龍大梁進去就行了。其他人撤出陣外等著。用屍體去站陣。也不知道這個主意是誰想出來的,聽著很牛叉。我怎麼就覺得那麼冷呢?”

    這個應該是岑祖澤想出來的,當初他也這麼做到了?他能做到祖航也能做到吧。隻是我的心中還是有著很多的疑惑和擔憂。

    突然覺得,我現在要不是坐月子就好了,我也能跟著他們去,至少能看著祖航,知道他是平安的。

    祖航回到家的時候,我還冇有休息,就坐在床上,看著我們孩子的睡顏。那麼小的孩子,睡著的時候,那麼安靜,讓我有種錯覺,他冇有呼吸了,他要離開我了。我不得不一次次俯下身去,臉貼著他的臉,感覺著他小貓一般細弱的呼吸。

    祖航進了房間,看到我貼著孩子的小臉,冇有就皺了起來:“怎麼又不睡覺啊。阿姨說像你這個樣子,以後頭痛腰痛的。”

    我看到他回來,馬上迎向了他,拉著他走出了房間,壓低著聲音說道:“岑恒跟我說你們去乾嘛了。你……先不要碰兒子,我怕他……”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