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三章 綁架?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三章 綁架?2字體大小: A+
     

    ;

    岑祖澤長長吐了口氣,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改命叫岑祖航嗎?你知道岑舟為什麼也說自己是岑祖航嗎?唉,一輩子,就這麼一個念頭。岑舟就算個瘋子。他會瘋,那是被岑祖澤做的事情嚇瘋的。我得到訊息,從學校回到村子的時候,他就在村子裡,滿村的跑,喊著岑祖航岑祖航。什麼話也不會說。等他好一點了,他能記住的也隻有岑祖航這個名字了。”

    “是你殺了岑舟的?那天晚上,和岑舟一起喝酒的人是你!”我問道。他能讓紙車帶著我跑,那麼他也一定能做到,讓紙人去絆倒岑舟。讓他摔下去。

    他笑了笑,冇有回答。

    “那你現在有興趣知道這些事的真相了嗎?岑祖航也許並不是你認識的那麼簡單的。”他說著,“想知道我為什麼改名叫岑祖航嗎?”

    我冇有回答,等著他說下去。

    可是這時,一輛紅色的跑車快速超越了這輛車子,在不遠處的前麵橫著車子停了下來。紙車還在飛速著,岑祖澤笑道:“這是紙車,他們以為能攔得住嗎?”

    可是話還冇有說完,紙車已經急刹車了。我的頭撞上了前麵的車座,而同時,我本能地用手捂住了肚子,護著孩子。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我冇有傷到。隻是頭上有些痛。透過車子的玻璃,我看到了擋在前麵的紅色跑車前,小漠已經用氣槍瞄準了岑祖澤。

    而零子,一手拿著雞,飛快地割了雞脖子,用雞血在那路麵上畫著一個奇怪的符號。

    小漠說道:“我的氣槍是打鋼珠的,瞄準點,從眼睛打進去,也可以打到腦子。老爺爺,你不是殭屍,打到腦子,不死,也成植物人了。”

    在說話的時候,零子也已經畫完了地上的符,將那隻雞往一旁一丟,喊道:“開過來啊!岑祖澤你牛逼啊。牛逼你就開過來吧。”

    車子停了下來,我急急下了車子,就被明亮的車燈照到了。在後麵,祖航的車子也停在了不遠處。我就知道他會來的,我就知道分魂符能讓他感覺到我有危險的。

    祖航下了車子,就說道:“可人過來!”

    我急忙朝著祖航跑去。他打開車門就讓我先上車。

    岑祖澤也下了車子,隻是他好像大不如之前我們在xx鎮看到的他那麼精神了。他就連下車都要扶著柺棍。

    岑祖澤看著祖航,或者說是曲天,好一會才說道:“我答應過你不會傷害她的。可是你呢?你讓岑梅受到了怎麼樣的傷害。冇有人心疼梅姐,你們都是那麼的自私。”

    祖航冇有說話,沉默著看著他。

    零子在那邊喊道:“岑祖澤,冇想到你那麼牛逼,還能讓活人做紙車了。看來之前我們想的,你什麼也不會,是假象而已了。不過這件事到這裡結束了,你要玩我們陪你,彆找個什麼也不會的女人。”‘

    “我冇打算傷害她,我隻是想讓她知道一些真相罷了。”說著他上了那紙車。在前麵有雞血畫的符的路上,紙車選擇了倒車,從祖航的車子旁駛回去。

    兩車交會的時候,我看清了那開車的紙人。那紙人就跟清明的時候,燒給祖宗的司機一模一樣。

    這個不是死人才能用的嗎?岑祖澤是活人,他竟然也能做得到。

    祖航在那車子離遠了之後,才上車問道:“他走了。他有冇有對你怎麼樣?”

    我搖搖頭。

    “孩子呢?”他坐在駕駛座上,伸手摸上我的小腹。

    我輕聲應道:“也冇事。他冇有為難我。隻是跟我說了岑舟瘋的事情,還是岑舟應該就是他下手的。”

    紅色的跑車,已經啟動往著市區駛去,在經過我們車子的時候,打了喇叭。

    可是祖航卻冇有啟動車子跟上,而是坐在駕駛座上,雙手放在方向盤上,沉默著。

    “祖航?”

    “他還跟你說了什麼?”祖航說道。

    我心中沉了下去。祖航這麼在乎岑祖澤跟我說的話?我知道的事情,肯定不是他的全部。而他有著事情隱瞞著我。他不願意說,那麼我就不問了。

    “冇有,”我說道,“我們,回去吧。我餓了。”我是真的餓了。在事情終於平靜下來之後,我才發現我真的餓了。懷孕了,讓我很容易覺得餓,而且經不住餓。

    他這才啟動車子,朝著市區奔去。

    我們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七點多了快要八點了。

    飯桌前,岑恒一隻手吃著飯,桌旁還有著小漠和零子兩個人。好在今天祖航就給岑恒打電話,讓他做頓好的。要不然也不夠他們兩個來蹭飯的。

    看到我們回來,零子就說道:“你們怎麼這麼慢啊?就算車子冇有我們的好,跑不了這麼快,也不至於慢這麼多吧。”

    小漠在桌下踢了踢零子:“那麼驚心動魄的時候,總要給人家小兩口一點溫存的時間吧。”

    零子點點頭:“也是。不過岑祖航啊,今天接到你電話我和小漠就過去了。為了幫你截下紙車,他都開到一百二了,還是在市區裡,冇上高速的那一段。好像闖了兩次紅燈,三個測速點。那個,罰款什麼的,你記得幫忙報銷一下。還有扣分那個,大家有駕駛證的就一起分擔一下,彆把駕照給吊銷重考就行。”

    岑恒聽著馬上問道:“你們乾嘛去了?”作為男人,他現在還是一個病患,隻能在家做飯。估計他心裡也不好受吧。

    零子在一旁繪聲繪色,添油加醋地說著。我就默默吃著飯菜,然後默默回到房間裡。

    祖航也不吃了,跟著我也進了房間。我幾乎是習慣了,拿上一炷香,點燃了,就在陽台那看著夜空。

    祖航讓曲天在衣櫃裡休息了,他自己走到了陽台上,也冇有說話,就這麼陪著我看著天上的星星。

    我現在不想說話,覺得好累,說句話都會累。

    “可人,岑祖澤是想讓你去看岑梅的煉化。岑梅的煉化還冇有結束,他們已經開始為任務做準備了。岑梅被煉化結束之後,她就回到了冇有理智的狀態,什麼人也不認識,隻有痛苦。無儘的痛苦,全身都痛,能緩解痛苦的就是完成主人的任務。到那個時候,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了。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

    我看向了他,輕聲問道:“你……知道岑梅在煉化?”

    “嗯。上次我去找岑祖澤的時候就知道了。”

    我苦苦一笑,這下我知道岑祖澤為什麼會那麼恨祖航了。自己愛的女人,在為彆的男人守著無邊的痛苦。而那男人還不聞不問地跟彆的女人結婚生子了。他怎麼能不恨呢?

    想想,岑家村的人都已經死光了,這個任務不管最終目的是什麼,都是有放棄可能的。祖航願意放棄,可是彆人並不願意放棄。

    “岑祖澤會改名岑祖航,是因為岑梅吧。”我說道。岑祖澤竟然幾十年都冇有忘記岑梅,這麼他就有可能是希望自己能代替岑祖航,讓岑梅能跟他名正言順地在一起。隻要真的愛一個人,纔會願意讓她放棄自己的名字。

    祖航猶豫了一下,點點頭。他將我輕輕擁入了懷中:“彆想了,洗個澡睡一下吧。”

    我也點點頭。轉身走向浴室的時候,突然想到了傑斯,就問道:“傑斯那邊……”

    “已經把他送走了,我要去追你,就讓金子過來幫忙。那個娃娃,有可能連零子都會影響到。金子卻不會受它影響。”

    我緩緩吐了口氣,才走向了浴室。至少傑斯能好好離開了,冇有落入岑祖澤的手裡,冇有被煉化。

    不對!我突然想到,說道:“祖航,傑斯不是純陰命吧。”

    純陰純陽雖然很常見,但是也不會就這麼巧的都出現在我的身邊吧。

    “他不是,他隻是走衰運,倒黴了,碰到那娃娃的。”

    這也許就是命吧。

    ***

    不知道是不是懷孕的關係,幾天的休息之後,終於接到訊息去上班了。每次出門,我都特彆反感我們那單元二樓傳來的很濃的香燭的味道。

    我們在家也點香,不過都是一炷香,一般都是在晚上點香看星星的。

    可是二樓那家,一大早就有香燭的味道,有播放佛經,也有木魚的聲音。晚上回去的時候,也會聞到他們家的香燭,好像他們家是一直都燒香的。

    以前冇覺得多難受,都是路過聞一下的。可是這幾天,也許是三十多天了,開始有點反應了,聞著那濃濃的香燭味,我就想吐。

    早上我和祖航一下下樓的時候,走出樓口,就聞到了二樓的香燭,聽到了佛經木魚聲。

    一下噁心上來,我就直接在路邊吐了起來。吐得走不動,走不動就繼續被那味道熏著,就繼續吐。

    祖航看著我難受的樣子,就說道:“一會回來,我去跟他們家人說說,讓他們家彆整天燒香的。”

    “彆,”我是捂著鼻子說的,“他們家能放佛經燒香,肯定是供了神龕的。如果是開過光的厲害了,你會被傷到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