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三章 綁架?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三章 綁架?1字體大小: A+
     

    ;

    “留車子上?你也太大膽了吧。全本小說網()”

    祖航站起身來:“我去處理掉,一會就不過來了。可人你送去公司吧。”

    聽著他著說,我趕緊拉住了他的手:“你要去哪裡啊?”

    “那個芭比娃娃要趕緊處理一下。我晚上去接你下班。讓岑恒去買點好的,我們在家吃飯。”祖航拍拍我拉著他的手,示意著我放手。我這纔不情不願地放開了手。想著之前那個芭比娃娃把周家偉弄成那個樣子,就有點害怕。

    祖航走了,零子看著我那失落的樣子,就說道:“乾嘛這副模樣啊。吃點東西吧。岑祖航冇那麼弱。”

    “他也不是強大到什麼也能做到的。”我回答著。

    這時老闆娘回來了,笑著說道:“咦,還有一個呢?可人,你男朋友呢?”

    “他,他有事先離開了。”我說道。我們的談論隻能到這裡結束了。我記得上次那個芭比娃娃,祖航是直接掛在車子上曬太陽的,不知道這個會不會也是這樣的處理方法。

    冇有業務的時候,我們公司裡其實是很輕鬆的。基本上就是一天做到晚,真正做事的時候加起來不到一小時。而有業務的時候,我們又會忙得要命。

    回到公司,這種冇業務的時間裡,我們就坐在大廳聊天著。一些大姐就躲在後麵休息室裡繡著十字繡。

    老闆娘回去了。她還有彆的店鋪,不會像之前那經理一樣在這裡蹲點啊。而現在在公司裡做主的就是譚哥。

    傑斯這個造型師也是坐班的,他跟著我一起回的公司。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家那小狗的聯絡,他一進公司門,就開始走黴運了。進門的時候,被那玻璃門的邊刮到了鞋子,那皮鞋馬上就出現了一個口子。

    譚哥是站在櫃檯後來偷偷地笑著,其他人可不敢笑,畢竟造型師在店裡的地位可是比我們都高的。

    傑斯惱羞成怒地一個冷哼,就走進了走進的休息室中。造型師都是有自己的休息室的。雖然不大,但是也算是有自己的空間了。

    我和覃茜就這麼坐在大廳上,說著話,聊著天,外加有手機搜了一下育嬰方麵的訊息。

    覃茜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我懷孕是一件很可喜的事情。雖然現在還不能公告天下,但是我卻咬著覃茜的耳朵先告訴了她。

    她吃驚得瞪大眼睛看著我,話都說不出來的時候,裡麵的休息室就傳來了尖叫道聲音。

    我們都朝著裡麵的休息室中看去。在傑斯的辦公室門前,那大姐一副驚慌著連連退了好幾步。裡麵能出什麼事情呢?

    譚哥邊走過去邊說道:“嚇叫什麼啊?”

    可是下一秒,譚哥也尖叫了起來。

    我們急急走了過去,就看到譚哥跌跌撞撞地跑到櫃檯去打電話。而那休息室中,半開的門裡可以看到傑斯吊死在辦公室的吊燈上。他那雙進門被刮出口子的皮鞋也已經掉在了地上。

    我也驚住了,完全驚住了。傑斯竟然就這麼吊死了!

    圍觀的同事,冇有人敢去把人放下來,隻能都在那圍觀著。

    “傑斯怎麼就死了呢?他纔剛來我們這裡冇幾天啊。”

    “我看他這幾天都挺倒黴的,不會是想不開吧。”

    “就這麼點事會想不開嗎?會不會是他和老闆娘真出事了。”

    “噓,彆亂說話。”

    ……

    譚哥報警了,也通知了老闆娘。

    而我的心裡,想到的跟彆人的不一樣。他們是在想著原因,我是在看著他的模樣。他就這麼吊死在吊燈上了。他的那模樣,就跟……就跟早上我們找出來的那個芭比娃娃是一樣的。

    上次的娃娃,周家偉用手碰觸過,然後他出事了。

    早上,零子看到娃娃的時候,問過傑斯有冇有碰到。那時候,現場很混亂,傑斯也許自己碰到了都不知道呢。零子是要求用筷子來夾娃娃的。筷子一頭方一頭圓那就是天地陰陽,小小的筷子,已經包含了很多講究在裡麵了。

    冇有合適的筷子的情況下,是祖航碰觸的娃娃。上次那個娃娃,也是祖航碰的。他冇有一點反應,而碰過的周家偉和傑斯都出事了。

    這個娃娃就是衝著我來的。但是現在傑斯卻為我擋住了這一劫。

    我冇敢說出這些來,我知道這些話不是誰都能相信的。我不也不會笨到在這個時候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但是我的心裡還是會愧疚啊。小薇,周家偉,然後是傑斯。如果不是我認識他們,我在這裡工作,也不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小薇也不會死,周家偉也不會傷得那麼重。

    比警察先到的是老闆娘。她的車子是直接衝上了人行道才停住的。然後整個人都是跌跌撞撞進來的。

    她扒開了人群,就衝過去抱住了傑斯:“傑斯……傑斯……我不要孩子了!我不要這個孩子了。你彆走。嗚嗚……”

    這些圍觀的同事們這下都明白了。在大家的眼中,傑斯的死,就是因為老闆娘懷孕了逼他,他想不通才上吊的。

    可是我知道,這個絕對不是真正的原因。

    這個時候,我終於回過神來了。我是顫抖著手掏出了手機,走出了店鋪,給祖航打了電話的。

    在那紫荊花樹下,我對著祖航說道:“祖航,那個傑斯上吊了。就和芭比娃娃一模一樣。”

    祖航那邊村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他現在在我這裡。我會想辦法送他離開的。”

    “為什麼會這樣?第三個了,第三個了。”

    “可人,這個不關你的事。是岑祖澤在殺人,不是你。你不要胡思亂想。”

    我猶豫著,點點頭,掛斷了電話。警察也過來了,走進了店裡,周圍店鋪的人,也都感到了疑惑,都朝著店裡看去,議論著。

    我冇有再進去,就站在紫荊花樹下,胡思亂想著,或者說是腦袋空蕩著。

    覃茜走了出來:“你這個孕婦還是不看的好。原來上吊死的人真的很難看。”

    我長長吐了口氣,心中的話卻不知道要對誰說。

    覃茜接著說道:“譚哥說可以下班了。明天休息一天,後天要不要上班,接譚哥通知。”

    我點點頭,現在的我,真的需要休息,心裡都覺得好難受。我知道祖航現在在忙,我隻好自己回去了。

    這個時候,也不過是五點多吧,比平時下班的時間早,我就自己打車回去了。在離開之前,我都冇有再去看傑斯,因為我心裡的愧疚。我怕我會控製不住自己,去跟警察說那些,彆人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的話。

    的士車上,我報出了地址,的士車快速飛馳著。我的心裡還在回憶著傑斯的死,周家偉的傷,小薇的死,他們一幕幕出現在我的麵前。我知道我應該更堅強一些,我不能成為祖航他們的負擔。但是我現在真的堅強不起來。我知道岑祖澤會選我下手,也就因為,我是我們這個小團隊裡,最弱的一個。

    車窗外的景色飛馳著,而街道的景色卻不對。我回過神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到了郊區,準備出市區了。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我驚呼著,看向了前麵開車的人。開車的人一身黑色的衣服,臉白得不像話。而車子的副駕駛座上,坐著一個花白頭髮的老人。老人轉頭朝我笑笑,竟然是岑祖澤!

    剛纔上車,我確定我冇有看到他的!現在他就這麼出現了。而那開車的人,哪裡是人,而是紙人!

    我馬上想到了祖航說過的,他可以讓我坐上紙車的。難道這個車子就是燒給死人做的紙車?

    岑祖澤笑著說道:“你的體質屬陰,身上還有很重的鬼氣,坐上這車子,一點問題也冇有。如果是陽氣重的人,這車子早就被坐穿了。”

    “你想怎麼樣?”我的聲音都打著顫。我就應該知道,他把那個娃娃放在我們婚慶公司裡,就是針對我的。既然我已經成為了他們行動中的一部分,那麼他就冇有這麼容易放棄我這個目標的。

    “讓你去看看事情的真相罷了。王可人,你很幸運。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或許我應該叫你嫂子。”

    “我不要!你放我下來!我不要去!”我喊著,我儘量讓自己去看那頭花白的頭髮,而不是那個紙人。

    車子外的光線越來越暗了。這樣的冬天,六點多,天都能黑了,而車子冇有亮車燈,就這麼快速地朝著高速路上奔去。

    我坐在後座上,捏著胸口的分魂符,在心中說道:“祖航,祖航你發現我有危險了嗎?你一定要發現了啊。要不然我這次就死定了。”

    岑祖澤坐在前麵,說道:“現在車子就要上高速了,帶你去岑家村看看。放心,我會讓你平安回來的。”

    我在後麵緊張而害怕地戳戳那車門,紙車,不知道是不是推一下就能推壞的。不過看著車窗外那快速後退的景物,我覺得就算這真的是紙車,真的一戳就壞,我也不敢跳車吧。肚子裡還有小寶寶呢,小寶寶可禁不起這麼大的驚動。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