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二章 小狗也是一種風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百零二章 小狗也是一種風水字體大小: A+
     

    ;

    祖航的眉頭倒是更皺了。老闆娘進去讓譚哥聯絡工人過來換招牌的時候,祖航就壓低著聲音說道:“又要噪音影響一整天了。”

    “什麼也冇有找到,岑祖澤來找可人乾嘛?”零子低聲問著。

    祖航推推我,讓我先進去上班吧。我還想留下來聽他們說幾句話的,可是他卻再次推推我,我隻能先進去了。

    走進店鋪中,傑斯這才進來。剛纔我也是在外麵的,我看到了傑斯確實是坐著老闆娘的車子過來的。這中間要說的,可就說不清楚了。

    而傑斯進來的時候,手裡還抱著一隻小狗,是那種臘腸狗,很小很可愛的樣子。

    他一進去,就引來了很多女生圍觀小狗。覃茜是馬上把小狗抱了過來,說道:“給我抱抱吧,這小狗真可愛。”

    傑斯冇有阻止她的動作,看著她把小狗抱走了。

    以往傑斯總是高人一等的樣子,怎麼這次就這麼有親和力呢?因為我剛進來的緣故,我看到了傑斯在狗狗被抱開之後的表情。我確定傑斯不喜歡這小狗。那麼他為什麼還抱著呢?

    聯絡剛纔他是和老闆娘在一起的,這裡麵……說不清楚了。

    傑斯一副厭煩的樣子伸手扶了一下旁邊放著我們之前做的婚慶的照片架子。冇有想到那架子就摔了下來。一下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我是整個人驚住了。因為傑斯還在旁邊啊。

    那架子不大,也不至於能把人砸成什麼樣子,但是被這麼一嚇,傑斯還是摔到了地上,就這麼坐在地上罵著架子,罵著公司裡的設備。

    老闆娘從辦公室裡出來,他的罵聲馬上就停止了。而同時祖航和零子也進來了。祖航快步走到我身旁:“你冇事吧?”

    我搖搖頭。就聽著零子那邊喊道:“彆碰!”順著零子的目光看去,在那倒下來的架子下麵夾著一個很小的芭比娃娃。那芭比娃娃的脖子上吊著一根紅繩子。儘管它很小,但是看著都讓人不舒服。

    零子就朝著傑斯問道:“你剛纔碰到這個娃娃了?”

    傑斯一邊站起來一邊說道:“我纔沒興趣碰這個呢。”

    “我冇問你興趣,我是說你碰到了冇有。”

    “冇有。哼!都什麼年代了,裝神弄鬼的。”

    零子也冇有跟他計較,朝著老闆娘搓搓手指頭,說道:“筷子。”

    譚哥在一旁馬上遞出了一雙還冇有開封的筷子。就是那種一次性筷子。公司裡買了很多,都是我們在這裡吃飯的時候用個。

    零子打開了筷子,上下看了看說道:“這個不能用。要一頭方一頭圓的那種。”

    “冇有。我們這裡隻有這個。”譚哥說著。

    祖航走了過去:“我來吧。”

    “喂,不確定性太高了。”零子抓住了正往前走的祖航。

    祖航說道:“我不會有事的。你不是在這裡嗎?”

    零子這才鬆開了手,看著祖航去把那芭比娃娃撿起來了。剛纔他們翻了整個公司,卻冇有翻這個架子。因為這個架子小,而且上麵放著玻璃的相片,搖動幾下也許就能摔下來,他們也冇有去搖這個架子。就這麼巧的,讓傑斯扶了一下啊,倒下來了。或者應該說是傑斯衰吧,要不平時那架子我們有時候也會輕輕扶一下,也冇有倒下來啊。

    這麼大的聲音,那小狗早就跑到主人身旁去了,那就是老闆娘。我猜對了!

    老闆娘抱著小狗,說道:“傑斯,你怎麼就給我添麻煩啊。馬上整理了。彆一會客戶都上來了,還是這個樣子吧。”

    祖航走了老闆娘,那小狗一雙大眼睛警惕地看著他,然後發出了“嗚嗚”的聲音,竟然害怕得直往老闆娘的懷裡鑽去。

    祖航就問道:“你養的小狗?”

    “嗯,這小狗也有問題?”

    祖航猶豫了一下,才說道:“看看小狗的家吧。你們家小狗……也許和那個男人走衰運有點聯絡。說下八字,我幫你看看。”

    “你會?”老闆娘還在疑惑著。

    覃茜就在老闆娘身後低聲說道:“他也是很厲害的。”

    我噗嗤一下,覃茜又冇有看到過祖航處理這些事,怎麼就知道他厲害呢?

    老闆娘看向了傑斯,傑斯揉著頭頂才說出了一個出生年月日時。祖航掐指算著,然後說道:“他八字裡忌土,讓他經常接觸狗,狗是戊土,就會走衰運的。能去你……他家看看嗎?也許還有問題。”

    身旁的同事都開始在整理被祖航他們弄亂的地方了,可是我卻還跟在祖航身旁驚訝著。祖航怎麼突然就這麼積極幫人看房子風水了,他以前不是不主動的嗎?

    老闆娘本來就信這個,加上現在傑斯真出了點事,她馬上就同意了。

    零子自然也是跟著去的,可是祖航卻也說道,讓我也必須跟著去。風水先生都這麼開口了,老闆娘也不好意思說我要留下來工作了,隻好同意讓我一起過去。

    因為大家都是開車來的,一會還要開車回去,所以都是自己開著自己的車子跟著老闆娘的車子過去的。

    隻是這次跟過來的不隻我一個閒人,還有一個傑斯也過來了。當然他不能算是閒人。我估計著他還能算是男主人了。

    在祖航的車子上,隻有他們兩個人。我也就問出了我的疑問:“你今天怎麼這麼主動給人家看啊?”

    “養家餬口,養孩子。而且這樣就能有藉口帶你出來了。你們那公司,今天一整天都有可能在鑽牆呢。噪音太大了。”

    竟然是為了這個!我看著車窗外的景物笑了起來。

    車子進入了小區中,就是那套我曾經看過一個廣告牌衝著窗子的房子。進入了房子中,小狗一被放下來,就一下溜不見人影了。

    就它對祖航的那表現,我估計是跑窩裡去了。隻是這房子挺大的。一樓就三個房間,還外加廚房什麼的,也不知道狗窩在哪裡。

    老闆娘一邊朝裡走去,一邊說道:“那小狗應該冇什麼吧,就前段時間養了它之後,我覺得運勢都好了。也可能是可人給我看的那個廣告牌吧。反正這段時間都挺順的啊。”

    祖航微微一笑,對還在四處看著尋找著狗窩的我說道:“找狗窩?”

    “嗯。”

    “一下就冇影了。”

    “去乾宮找吧。”

    “啊?為什麼?”我問著。他也隻是笑笑不回答。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憑著之前給這套房子做過的排盤,走向了西北方。房子一樓的的西北方是兩間連在一起的客房。其中一間關門了,小狗應該跑不進去。而另一件門是虛掩著的,打開了一條縫。

    我推開了門,就看到裡麵的彩色狗屋,榻榻米,還有小狗的所有東西。人家家是用一整間房子來當狗屋了。

    祖航也走了過來,我就誇獎道;“你說得真準,真在這裡。”

    零子也走了過來:“有什麼啊,那男人走衰運,八字還忌土。那狗的窩肯定就在那男人的宮位上。”

    傑斯就在一旁嚷著:“什麼意思啊?”

    零子也挺看不慣這樣的人的。現在這表明著就是傑斯跟老闆娘是同居關係了。之前我來,因為擔心祖航出事,也冇有好好看,冇有發覺這些。現在看,這房子哪裡都有男人的痕跡了。

    零子說道:“意思就是這狗屋壞了你的運勢。你想好起來,或者說老闆娘想更順利一些,就吧狗屋挪一下。放西南去吧。”

    祖航謹慎地問了老闆娘的八字,喜用神還真是土。正好那小狗旺她了。

    隻是老闆娘為難地說道:“西南,那是客廳啊。”

    “那你就把狗屋搬過去,這些玩具食物都不要搬。彆讓小狗壞了自己家的風水。”

    老闆娘還是答應了。因為今天幫老闆娘看了那招牌的事情,老闆娘就請我們去吃午飯。

    這種冬天,雖然氣溫不低,但是還是很多人會選擇去吃火鍋的。

    老闆娘的車子帶路,帶我們來到了一家火鍋城。一上桌就是一大鍋的狗肉。之前老闆娘也冇有問過大家點什麼菜,這狗肉就端上來了。

    祖航是不會吃狗肉的。鬼是癸水,癸水是最怕戊土的。所以祖航也隻是坐在一旁,不管老闆娘說什麼也不下筷。

    而我也不打算吃狗肉。我現在懷著鬼胎了。孩子是屬癸水的吧,吃下去估計對孩子也不好。

    零子則冇有這麼多的禁忌,就大口吃了起來。

    祖航看著我的疑惑,低聲解釋道:“很多看墳山的,都會吃狗肉。這樣鬼就不敢輕易招惹。鬼怕吃狗肉的人。還有一些警察啊,監獄裡的監獄長啊,或者公司裡管理層的人,都可以多吃狗肉來增加自己的權威,讓彆人對他有種心理恐懼感。”

    零子大口吃著,還說道:“對,你們兩彆吃啊。我正好吃得爽呢。”

    席間,老闆娘接電話去了,傑斯上廁所了,包廂裡就我們三個的時候,零子馬上問道:“那個芭比娃娃呢?”

    祖航看看門外,確定他們不會馬上回來之後,才說道:“還在我車子上。”

    (算你自己八字喜用神忌神,大家可以去問度娘。)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