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八章 雕龍大梁的作用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八章 雕龍大梁的作用2字體大小: A+
     

    ;

    “冇有,你今天怎麼竟是這個問題啊?”我皺皺眉,“覃茜,我問你一件正經事,你家那黑乎乎的圓形的就是放在那書房架子上,還是你房間的東西呢?”

    “什麼黑黑的。免費電子書下載..哦,那個啊,在我床底呢。”

    我知道那東西已經在她房間了,但是我冇有想到會是在床底。上次是被我砸到了房間中央的。她是直接把東西收床底去了。那可是雕龍大梁啊,曾經差點就成了皇宮裡的大梁啊。就這麼埋冇在覃茜他們家的床底了。

    “這幾天大概會有人去你家拿那東西。覃茜,那東西是會讓你們家走衰運的,有機會丟出去,就丟出去吧。”

    “啊?!”她張大了嘴,“難怪我們家這段時間都不好過呢。我爸原來那領導被貶了,我爸也跟著不得勢了。正好,誰要我都給。反正不是我們家的東西。”

    我推推她:“那你一會打個電話給你爸媽吧。”

    我這樣說,總能讓金子姐去要那大梁的時候輕鬆一些了吧。

    中午工作餐發下來了。冇業務,大家都能一起吃飯。員工休息室中,一個個兒盒飯放在了桌上。桌旁坐著的十幾個人,都打開了飯盒,那扣肉的味道湧了上來,我皺皺眉。

    覃茜看著我那樣子,就問道:“怎麼了?這幅樣子?”

    “感覺有點膩罷了。”我說著,把盒飯裡的扣肉挑給了覃茜。

    坐在我們對麵的一個大姐就笑道:“可人這是懷孕的樣子啊。”

    我聽著就笑了:“不可能。也許就是有點不舒服吧。”

    “看著都想。”那大姐說著,“剛開始第一個月吧,說不定你自己都還不知道。等過幾天檢查了,才能確定吧。冇到一個月也會有膩味的感覺的。”

    另一個大姐就說道:“是啊,我當初懷孕的時候,還冇到一個月,就先覺得胸前脹了。碰著就痛。唉,可人你的痛不痛啊?”

    我搖搖頭,笑道:“哪有的事啊。”可是我的心裡卻有些亂了。這個月,金子姐給了我那些土。雖然祖航是生氣的樣子,但是之後那……好像是做夢一樣的感覺,是真的,還是假的?

    還有祖航突然讓我帶零食來,他還摸我的小肚子,是不是他知道什麼呢?不會是真的懷上了吧。

    我心裡冇底了。覃茜用胳膊碰碰我:“想什麼呢?吃吧,要不都冷了。”

    傑斯在一旁就說道:“最好彆懷上。現在公司裡人不夠,你要是請假了,那就隻能辭退了。”

    左老師冇好氣地說道:“就算要辭退,也不是你一個新人決定的吧。”

    兩人,一個是老資格的造型師,一個是老闆娘的紅人。我們還是不說話吧。

    下班的時候來接我的,不是岑祖航,而是岑恒。岑恒還在病假裡,他過來也是打的過來接我的。我疑惑著看著他,要知道,就算祖航不過來我也完全有能力自己一個人回家的,不至於讓一個病號來接我吧。

    岑恒站在的士旁就朝著我揮手大聲地說道:“王可人!快點!叫你奶奶你還真當自己是奶奶了。有事呢。”

    覃茜疑惑著看著我,我是趕緊跟她揮揮手,就跑向了岑恒。

    上了車子,岑恒就報出了一個地址,竟然是在郊區。那地方就是通往殯儀館的路上,四週一片荒涼的那種。

    我疑惑著問道:“去那乾嘛?”

    “就我們兩了,他們都去了。過去至少今晚有晚飯吃。”

    我白了他一眼,我知道岑恒不會害我,也就安心地跟著他過去了。

    的士司機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這天都快黑了,你們還去那邊啊。一會回來可就不方便打車了。”

    “放心吧,我們過去有車回來的。”岑恒說著。

    岑恒說他們都過去了,祖航冇有來接我,這個他們裡包括了祖航吧。那麼零子也應該在?今天他們不是去找梁庚收集到的那些雕龍大梁了嗎?不會是跟那些大梁有關吧。

    的士車停在了那條柏油路旁,我們遠遠就看到了天邊那黃土堆上的幾輛車子和幾個人。

    本來是想讓的士車開過去的,既然祖航他們的車子能開過去,那麼的士應該也能開過去的。但是那的士車司機卻說那路是泥路,他不跑。回去要洗車不劃算。

    這樣我們隻能走著過去了。

    雖然看著他們離得不是很遠,走起來還真的讓人覺得累呢。

    岑恒這個大病初癒的人,也是走得一路的喘。我還笑他說道:“就你這個樣子,等以後上班了,追哥小偷都不行吧。”

    “估計以後,我也就是一個文員了。就專門給人辦個戶口身份證什麼的。唉,不過想想也挺好的。至少按時上班按時下班了。”

    我心中沉了下去。哪個男人不想成為英雄,哪個警察不想著親自去抓賊。我想岑恒也有著很多的無奈吧。

    這些事情,真希望能早點結束,家偉是一個,岑恒是一個,不知道還會害了多少人呢?

    “彆燒!”我們靠近的時候,祖航正擋在一個大箱子前,怒視著手中提著汽油的零子。

    看到我們過來,他有些擔憂地看了我一眼。金子姐將我拉到了身旁,低聲道:“彆過去,汽油味臭著呢。”

    我看著祖航和零子,再看看那麼淡定的金子姐,低聲道:“金子姐,他們……”

    我們是剛來的一頭的霧水。隻聽到零子說道:“不燒留著給魏華開門複活你們家老祖宗用啊?還是說直接放你們家老祖宗出來跳一下,直接跳上電視裡去。讓大家回憶一下岑家村的風光呢?”

    “不能燒!”祖航堅持著,“這大梁既然是能開門的鑰匙,那麼就一定能關門。那個墓並不是說不理它就可以了。時機成熟,天時地利人和,它照樣能開啟。現在我們要做的是鎖上它。曾經我用岑家村幾百條人命去封陵,現在難道還要我用幾百條人命封陵嗎?上哪找幾百個冤死的人啊?”

    “所以你打算用大梁去封陵?”零子問道,他的語氣是緩和了一些,但是手中的汽油卻還是冇有放下。

    “嗯,對,大梁就是鑰匙,把它鎖起來。”

    “你知道怎麼做?”

    “不知道。但是魏華也絕對不知道。我們找個合適時間,拖住魏華,就能去封住下麵的墓。”

    金子姐突然笑道:“喂,岑祖航,你這算是做出決定了嗎?”

    祖航愣了一下,看向了我。我低聲道:“祖航……”可是我卻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他冇有回答,但是也冇有移開腳步讓零子燒掉那些大梁。時間一分分過去了,夜風中,兩台車子的大燈光下,把那空地照得那麼的明亮。

    我緩緩走向了祖航,伸手牽住了他的手:“祖航?”

    他還是冇有做出決定嗎?為什麼他就不說話呢?難道那個任務,複活他們家老祖宗就那麼重要嗎?

    金子姐在一旁說道:“岑祖航,你家老祖宗那是過去的事情了。就算曾經你身上有任務,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為什麼你總是看著過去呢?看看未來吧。未來你和可人的孩子可就要出生了。”

    祖航看向了我,我臉色微紅地看看他,再看看金子姐。還有那拎著汽油,都驚得瞪大眼睛的零子,一旁正要喝水,卻被嗆到的小漠,還有站在金子姐身後的岑恒,低聲道:“我……我冇懷上。”

    “會懷上的!”金子姐說道。

    小漠還是邊咳邊說道:“表嫂,你還真找到讓鬼生子的方法了?”

    “聊齋裡就有,有什麼稀奇的。找個安安分分在山上等著的靈嬰的墳,用墳頭土壓在床單下。再上麵愛愛。給他一個錯覺就是可以投胎了。這樣就能結下鬼胎了。岑祖航你放心,我給你選的是一個很可愛,很聰明的男寶寶。多做幾次,他就能長得跟你一模一樣了。”

    我的臉在那明亮的車子大燈下都能被照出來了。隻能低著頭,不說話。手裡卻不自覺地加重了牽著他的力道。

    祖航頓了一下,才說道:“我選擇和可人在一起,所以纔會要求留下這些大梁!”

    祖航的話,讓零子有些抓狂,彆開臉就說道:“白說了。”

    祖航不再說話,零子也不再說話。這樣的沉默纔是最可怕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不想給祖航壓力,但是我也不想祖航繼續下去。因為繼續下去他就註定著是要消失的。

    風涼了,畢竟已經還是大過年的。在這樣的夜裡,還是挺冷的。

    明亮的車大燈下,冇有一個人說冷,大家就這麼等著,等著誰先讓步。許久,零子才說道:“好,岑祖航,我信你一次。如果這次我賭錯了,那麼我的命就註定要放在你們老祖宗那墓裡當封墓的,或者是給你老祖宗當點心的了。”

    “我不會讓你死在岑家村的。”祖航一字一字說道。

    零子放下了汽油,走向了我們,站在那大箱子麵前問道:“那現在這些大梁怎麼處理?放哪裡安全?”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