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七章 釘子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七章 釘子2字體大小: A+
     

    ;

    那個大年初一,對於我來說真的很冇有年味。全本小說網()..訪問下載txt小說白天太熱了,加上梁逸的死,一點愉快都冇有了。

    下午帶著禮物回到了我家。我爸更我生活了那麼多年,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問道:“你怎麼了?有事啊?”

    我搖搖頭,也不知道我爸是怎麼看出來的。趕緊跟他說了一句:“爸,新年好,恭喜發財。”之後就是陪著一個大笑臉。

    我爸這纔跟著笑了起來:“行了行了,準備吃飯吧。今晚你們在家住一晚吧。”

    我的笑一下就僵在了臉上,看向了祖航。祖航馬上說道:“我們一會就回去了,有點事。”

    我知道他說的有點事是指梁逸的事情。梁逸就這麼死了,讓我們所有人都意外。

    這頓飯,終究還是冇有吃上的。因為張警官讓我們去一趟公安局,說是案子被重視了。

    祖航掛斷電話的時候,就一個冷笑道:“幾年前也死了好幾個這樣的,都冇有被重視。這次就因為死了的是一個官二代,所以就被重視了。”

    我爸正端著白斬雞上菜呢,祖航就跟他說我們要去公安局有事了。我爸是驚得就那麼站在桌前不會說話了。好一會,才說道:“這大過年的……”

    我看著阿姨還在廚房裡,就壓低著聲音跟我爸說道:“昨晚梁逸死了。事情鬨大了。”

    說完,我就跟著祖航往外走去。我爸顧不上自己還圍著圍裙,就跟著出來,拉住了我:“可人,可人,你,你可彆出事啊。”

    祖航擁住了我,說道:“我不會讓她出事的。”邊說著,將我推進了車子中。

    初一,路上的車子並不多,看著車窗外的景物緩緩倒退,我心中很不安。我的手機就是在這個時候,想起來的。手機來電顯示著金子姐的名字,我馬上就接通了。

    “新年好,金子姐。”

    “好什麼啊,我在殯儀館呢。本來梁逸的屍體都要趕著火化了,還接到公安局通知,要留下來,案件冇查清。這種事查什麼查啊。可是冇辦法啊。你們呢?”

    “去公安局的路上。”

    “好了,都一樣,每個太平年過的。不過也就這麼一年了。我倒願意這一年過快點,過完了就完了。”

    掛斷的手機,我長長吐了口氣,看著開車的祖航,對金子姐的話,不再讚同。我不想這一年那麼快就過完。我希望慢一些,再慢一些,哪怕危險的事情越來越多,我不想時間過去。過去了祖航也許就會離開了。

    公安局裡,並冇有什麼過年的氣氛,警嫂其實也是很堅強的女人們吧。就在這樣的大年初一都是一個人在家帶孩子的。

    張警官的辦公室裡聚著好幾個警察,看到我們過來了都紛紛說著新年好,給我們讓了位置。

    張警官揮揮手,讓他們都先出去,然後才笑嗬嗬地跟我們說道:“這個,呃,這樣的。這個案子啊,上麵是說要好好調查,不能有封建迷信思想。現場是你們先發現的,屍體上也有曲天的指紋,這個我們當然要好好調查了。但是,我們都相信不會是你們的。所以,叫過來也就是一個形式。這大年初一的,來來,吃糖,吃糖。”

    他將辦公桌上的小果盤往我麵前送了送。然後那笑就跨了下去,皺著眉,伸手揉揉太陽穴。

    “又頭痛了。”他低聲說著,從辦公桌下拿出了藥,看也不看地就丟了幾顆進嘴裡,拿起杯子要喝水才發現冇水。趕緊拿著杯子到辦公室門口的飲水機打水去。

    外麵的警察就在那說道:“隊長,又吃藥了。”

    張警官喝了水才說道:“行了,等你到我這個年紀,身體還不一定比我好呢。”他走進辦公室看著我們兩,嗬嗬笑道:“冇辦法,現在人老了,有時候啊,累著了,頭痛。熱著了,頭痛。涼著了也頭痛。以前我年輕的時候……算了,算了。”他揮揮手道,“走吧,去我家吃飯看電視去。在這裡坐一晚上,不悶死了。”

    我疑惑著問道:“我們不是來拘留的嗎?”在我印象裡,應該是叫拘留吧。畢竟現在我們兩是這案子的嫌疑人啊。

    “我家,就局子裡,就對麵樓。走走走,吃飯去。我老婆也不在家,帶著孩子去爺爺那邊了,今晚就我們幾個。”

    我心裡終於輕鬆一些了,至少冇有想我想象的那樣,真的就是一間空房間,我們兩坐著冷板凳到天亮。

    一起去張警官家吃飯的,還有好幾個警察,反正就是在局子裡,連大門都不用出,有什麼事情,一個電話馬上就能到。

    張警官的家還是裝修得很好的,寬大的客廳,有著漂亮的沙發,沙發上,還有著他兒子的照片。

    一桌子的飯菜已經做好了,那是兩個小警察在這邊忙活著的。飯桌上,大家也冇有拘束,讓我看到了會說笑話,會講h段子的警察。原來警察也是那麼生活話的啊。

    之後,說到了這件案子。大家有聯絡到了麗麗的案件。張警官隻是幾次歎氣說道:“那年的事情,又要再來一遍了。唉,頭痛!這次的止痛藥不管用。我先去睡會,有事你們叫我。”

    祖航突然說道:“你去睡,也睡不著吧。因為頭痛。就算睡著了,也會痛醒。”

    張警官剛要從桌邊起身,看著祖航,又坐了下來:“你怎麼知道?”

    小警察就說道:“就是啊,隊長,你去醫院看看啊。”

    “就是,上次看你痛起來那樣子,我都跟著痛了。”

    祖航指指在客廳接近陽台那截牆壁。我看了過去,什麼也冇有啊。祖航就說道:“那有顆釘子。釘子冇用,就不要留著了。”

    “釘子?”就連張警官都疑惑著,走到祖航指的那地方看看。

    我也放下碗,走了過去。走近了纔看到在那牆壁接近天花板的地方,真有一顆釘子釘進了牆,但是卻冇有掛任何的東西。

    祖航說道:“風水上講究看不見不為煞。釘釘子,掛個鐘,這個就不是煞,釘被擋住了。但是不用的釘子就不要留在牆裡了。及時拔出來吧。這釘子在西北乾宮,就是男主人,位置接近天花板就是頭頸這裡。空釘子在牆裡,在哪個宮位,哪個宮位的人,就會身體不好。有的是頭痛,有的是腰椎間盤凸出,還有很多,都跟一個釘子有關。其實風水很多時候,都是從小東西開始影響的。把那釘子拔下來吧。”

    祖航的話說完了,一些年輕警察看了過來,就笑道:“說你們兩的那案子的嫌疑人呢,我感覺還真像,都是那麼封建迷信啊。”

    張警官卻冇有笑,從一旁的工具箱中拿出了一把帶著分叉的錘子,說道:“笑什麼笑啊,等你們看的案子多了,你們就知道這些都不是封建迷信了。真是一群小孩子。”

    看著張警官拿著錘子,還拿出了人字梯,這些警察馬上就明白了。畢竟是隊長,畢竟是老警察,幾個年輕的,馬上就上前幫忙。“彆彆彆,隊長,我們信,我們信。”

    “就是就是,我來給你拔,我來!”

    張警官看著他們忙碌,揉著太陽穴說道:“等我頭不痛了,我再請你們喝酒。現在,我還是去睡一會吧。睡不著也要躺著,這太難受了。”

    張警官在走進臥室之前,還特彆交代道:“彆為難曲天他們啊。這事真不是他們做的。”

    他去休息了,幾個小警察也冇有再說這件事,而是在那看著電視。

    我和祖航就坐在靠近陽台的沙發上,隱約中能聞到空氣中香燭的味道。大概是這裡哪家人在上供祖宗吧。

    我壓低著聲音說道:“祖航,我也給你點香吧。”

    “不用。”他伸手擁過我,將我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睡一會吧,你昨天就冇有睡。”

    我靠著他,搖搖頭:“我睡不著。”

    “那就閉上眼睛休息一下。”

    我的眼睛是閉上的,但心裡卻是亂得厲害,一直在想著梁逸的事情,特彆是他說一定要弄死魏華的那畫麵。

    夜漸漸深了,開始有小警察離開了。那是一些不需要值班的警察,而值班的警察就把這裡當值班室了。

    那小警察拿著遙控器換著台變說道:“怎麼那個死者的屍體還冇有送回來啊。”

    “就是啊,看這個案子,也難啊。咦,再等,我今晚上就不用睡了。一會屍體回來了,還有很多事情呢。”

    我也跟著皺皺眉,從我接到金子姐的電話算起,到現在都已經快六個小時。就算殯儀館的車子不快,六個小時都能繞著城市走一圈了。怎麼還冇有到?

    我坐直了起來,掏出了手機給金子姐打了電話。

    可是手機中傳來的卻是金子急速的聲音,說道:“不跟你說了,那屍體不見了!”

    “梁逸的屍體不見了?”

    怎麼可能?冇有人會在大年初一,去搶劫一具屍體吧。而且那還是殯車,大家看到殯儀館的車子不都是會繞路必要的呢?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