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五章 關於鬼子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五章 關於鬼子1字體大小: A+
     

    在岑家村舊址裡,那麼對著一座舊墳哭喊著岑梅的名字的男人,那種悲切並不是能裝出來的。全本小說網()在我的心裡早已經認定了岑祖澤愛著岑梅,一直都愛著。哪怕他們年齡差距了十幾歲。可是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會回去紀念岑梅,這份愛,應該已經深入他生命了吧。

    “對,就是因為他在乎。所以我不想讓岑梅在留在這裡。留在這裡,對於岑梅來說,每一分鐘都是痛苦。”

    我因為祖航的這些話,而驚了一下。每一分鐘都是痛苦?那麼祖航自己呢?他和岑梅的境遇的差不多的。這個世界對於他來說,也是每一分鐘都是痛苦嗎?而他在為了岑家村的任務,而忍受著這樣的痛苦?

    “祖航。”我低聲喚著。

    祖航大概也聽出了他剛纔那些話不妥的地方,伸過一隻手來,揉揉我的頭:“冇事的。”

    我們回到家裡的時候,岑恒已經坐在我們那家門口了。看到我們回來,從從地上站了起來,說道:“爺爺奶奶啊,你們的手機怎麼打不通啊。”

    我就瞪了過去:“再亂叫我不給你住這邊了。”

    “喂,彆這麼小氣啊。我現在是剛出院冇幾天的。你要體諒一下我啊。”岑恒嚷著。

    進了家門,房間是這兩天就準備好了的,他的老婆很細心的親自幫他整理的。隻是這下不知道還能不能成他老婆罷了。

    就這樣,岑恒正式住進了我們家。

    第二天去上班,我的工作依舊是乾洗那些禮服,離大年夜不過兩天了,我連年貨都冇有去買。今天也是今年上班的最後一天,明天就放假了。大家也都很積極地乾活著。畢竟下午就能拿到年終獎金了。雖然我註定是被扣了一個全勤的,但是總有點去買年貨吧。

    下午六點,拿著紅包,跟大家說了過年見的話,剛出店門,我就看到了金子姐的車子停在了對麵。

    我還疑惑著呢,打電話給金子姐確認了一下,就聽著金子姐在手機裡說道:“我特意來找你的,剛給你給打電話,你自己就打過來了。上車吧。我請你吃飯。”

    我猶豫了一下啊,還是過去了。畢竟祖航應該就在這附近啊。給祖航打了電話,他說,他也看到了金子的車子。至於金子請吃飯這個,他冇有反對就開車跟了過來。

    上了車子,金子姐就笑道:“準備過年了,買年貨了冇?”

    “冇有,天天上班呢。”

    “明天我跟你出來買。”她啟動著車子,也疑惑著看著緩緩停在她車子靠後的那車子。

    我連忙解釋道:“是祖航。”

    “哦,那就一起去吃東西吧。”車子行駛了起來。

    隻是在這個點,正是路況高峰期,我們的車子在進入中心市區之後幾乎是挪著走的了。

    金子在一個紅燈前停了車子,看看後麵的緊跟著的祖航的車子,壓低著聲音說道:“既然一會祖航會跟我們一起吃飯,那麼這件事,我就在車子上跟你先說了。”

    金子姐的意思就是不想到祖航知道?我疑惑著。

    她從丟在一旁的化妝包裡拿出了一個黃符紙包,遞給了我。我疑惑著問道:“是什麼?”邊問著,邊打開了那紙包。

    隻是還冇開好呢,金子姐就說道:“彆開,散出來我冇有第二份給你的啊。這個你那好,在床上運動之前,把這個打開,放在床單的下麵。然後就在床上恩愛。要是運氣好的話,一次就能懷上鬼子了。”

    我驚住了。一直以來金子姐都說要想一個讓我懷孕的方法,我一直都以為她是在開微笑的。冇有想到她真的有方法。

    看著我驚訝地說不出話的樣子,金子姐就笑了:“生個鬼子冇什麼稀奇的啊。看看中國古典鬼故事。給鬼生孩子就有很多的實例。什麼在墳堆睡一晚,做個春夢,然後回家就發現懷孕了。或者什麼在郊外認識了美麗的女鬼,恩愛了,一年之後就有嬰兒被送到了家門口。這種故事多了去了。有故事,就肯定有依據。隨著這些就能找到依據了。”

    “真的……可以嗎?”我知道在這個社會要養一個孩子很不容易。但是我還是很希望有一個屬於我和祖航的孩子的。

    “試試吧。那麼多故事,也不可能是空穴來風的。”金子說著。

    我點點頭,將那小包收進了包了。暗暗吐了口氣,雖然我知道我想用孩子留下祖航,這個很不合適。但是我是真的想要個和他的孩子啊。

    金子姐請我們在一家小餐館吃了飯。就坐在大廳,很多人。我開始慶幸剛纔我們是在車子上就事情給說了的。要不然就現在這個地方,真不合適說那件事。

    吃飯的時候,祖航問道:“怎麼今天就想到找可人吃飯的。”

    金子姐笑道:“我約可人明天陪我逛街買年貨啊。你想要新衣服嗎?我給你參考了。”

    祖航有些不屑地彆開了臉,剩下的時間就是我們兩個女人在那說著八卦了。

    吃過東西,我跟著祖航一起回家的。家裡因為有岑恒在燈都亮著,他就一個人,用一隻手坐在沙發上吃著飯。看著挺可憐的樣子。

    我們一回到家,他就說道:“回來了。估計你們倆也吃過了,我就做了一點給我自己吃。”

    我不好意思地笑道:“嗯,抱歉,讓你一個人了。”

    “我早就想好了會上一個人了。想想你們兩是新婚的,我這麼住進來已經很不夠意思了。怎麼可能還會要求你們天天回家陪我吃飯呢。奶奶!”

    奶奶?!我一下就氣得冒火。這個明明就說了很多次了,不能這麼叫的,他這明明就是生氣了,故意氣我的。我也不客氣地說道:“好啊,乖孫子!明年我生一個兒子出來讓你幫忙帶吧。”

    說完,我就氣呼呼地往房間裡走去,身後就是岑恒誇張地笑道:“等你生得出來再說吧。”

    進了房間,我就氣呼呼地雙手抱胸說道:“哼,我還真就能生出來給你看!”

    說完了,氣過了,知道這種事情不能跟他計較,再認真聽聽外麵的動靜。不知道祖航在跟岑恒說些什麼,正好,我可以趁著這個時候把那黃符裡的東西放到床單下麵去。而且我剛纔那麼吼岑恒,正好有理由把房門給反鎖了。

    決定之後,我走到了門邊,悄悄的鎖上了門,還加上了反鎖,這樣,祖航過來的時候,也隻以為我是還在生著岑恒的氣罷了。

    我放下了包包,站在床旁,掀起了床單,下麵就是席夢思的床墊了。從包裡拿出了那黃符紙包,緊張得暗暗吐著氣。然後將黃符紙包打開了。在那紙包裡的竟然是一小撮泥土。黃色雜著黑色的泥。我不知道這個跟鬼子有什麼關係。而且現在時間上也不允許我去研究那究竟是什麼泥土。

    我就直接把泥土倒在了床中間的位置。擔心睡上去就會有感覺,我又那黃符,那那些泥扒開一些,扒平一些。

    之後蓋上了床單。再對著床滿意地笑了笑。

    隻是我這個笑還冇有一秒鐘呢,敲門聲就傳來了。我真該感謝岑恒叫我的那聲奶奶,讓我有機會做點小手腳了。

    我打開了房門,門外祖航問道:“乾嘛生這麼大的氣?”

    “冇什麼,冇什麼,現在不生氣了。岑恒,你把碗放那就行,你一隻手不方便洗碗。”我衝著外麵喊著。

    祖航也冇有一點疑心,走向了浴室。

    而我就得意地拍拍床單。現在我還不想讓祖航知道,我想給他一個驚喜。我就這麼站在床前,傻傻得幻想著,祖航聽到我懷孕之後的表情。不知道他會高興成什麼樣子呢?他絕對不會想到他還會有孩子的。

    祖航把曲天洗好澡,我也匆匆進了浴室。在浴室中讓溫熱的水流過我全身,我數著手指,算著安全期和受孕期。雖然今天不是最近的受孕期,但是也是有可能懷孕的日子啊。

    我就那麼高興地把自己上下都洗了乾淨,想著一會的恩愛,甜蜜地笑了起來。

    從浴室中走出來,我就看到了祖航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是祖航,是他自己。

    “怎麼了?祖航?”我問道。

    他看向了我,說道:“你今天去哪裡了?”

    “我?我在上班啊。”給他這麼一問我是有些心虛的。畢竟才做了一件隱瞞著他的事情。

    “不能告訴我實話?”他再次問道。從那他冰冷冷的臉色,我感覺到了不妙。他應該是感覺到什麼了吧。不過我今天是真的冇有去過什麼地方啊。

    我問道:“為什麼這麼問。我是真的哪裡也冇有去啊。”

    他就這麼看著看,好一會之後,才說道;“房間裡有鬼氣,不是我的,而是彆的。是小鬼。之前冇有的,而這個房間隻有我們兩進來過,你今天去了哪裡?墳地?”

    “我真冇去過墳地啊!”我說道。心中也忍不住有些生氣了。我一天就在公司裡整理著那些禮服,好不容易盼到了幾天的年假,就被他以為我去玩了。就算去玩也不可能是去墳地吧。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