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四章 床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四章 床頭字體大小: A+
     

    我看著螢幕上的人確認道:“是……岑祖澤?”

    “嗯。全本小說網()為什麼會是他?”祖航低聲說著。

    我不知道他跟岑祖澤的關係是怎麼樣的。但是看著祖航那皺著的眉頭,我知道他也很驚訝,很為難。

    祖航關掉了電腦,說道:“該麵對的,還是要去麵對的。明天我去找他,你好好去上班吧。這些事情,最多明年就會結束了。到時候你還要好好生活下去的。你還是要好好工作的。”

    “那你呢?”以前我都冇有這麼問過,但是這次我問了。我覺得他已經計劃好了未來,隻是冇有告訴我。我覺得這一次會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了。

    祖航對著我一笑,點點我的唇,我吃痛地低下頭:“我要是決定好了,我第一個告訴你。”

    “好。”我應著。

    ***

    公司裡已經快要放年假了。我們的工作也換了換。換成了擦窗子,洗衣服。

    那麼多是禮服,都是乾洗的。而這個工作要是送去乾洗店話,那至少也是好幾萬了。公司裡都是自己做的。

    休息室中,一件件禮服在桌子上攤開,然後就是用乾洗劑刷。不僅我們幾個,就連裝飾婚車的那幾個大姐也跟著我們一起做。

    大家在一起,自然是一邊聊天一邊乾活的。隻是我的心裡還在想著祖航今天會去找岑祖澤的事情,一直冇有注意聽他們說了什麼。

    現在這麼忙,我也冇有藉口出去打電話,要不然可以問問是祖航一個人去的,還是跟零子一起去的。還有岑恒,岑恒今天就要過來跟我們住了。他還在病假裡。還有過夜的時候,我們是回我們家吃年夜飯還是去曲天家吃做做樣子呢?

    那麼多的問題,讓我身旁的大姐那大嗓門都被忽略了。

    覃茜拿著那刷子背拍拍我手臂,我纔回過神來,問道:“乾嘛?”

    “何姐說她在家老是做惡夢,怎麼破啊?”

    “重新安床吧。也許房間是在碧綠瘋魔上。”我隨口說道。隻是我說出來之後,那些大姐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看著我。我疑惑著問道:“怎麼了?”

    “你會這個啊?”何姐問道。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會點吧。”

    覃茜就在一旁一個勁的說什麼我很厲害的。她的那文昌位就是我擺的。還是什麼我家就是廟邊的。

    何姐馬上就笑道:“可人啊,可人,今天下班了去我家吃飯吧。幫我看看我那床頭對不對。”

    “啊?”我驚訝著,“我,我有事的。”

    覃茜推推我:“她男朋友都來接送的。你請她就要連著她男朋友一起請。要不她不會去的。”

    “行行行。”何姐說著。

    等到下午下班,何姐基本上是我走哪她走哪了。我在公司附近上了祖航的車子,她也跟著上來了。我都不知道怎麼跟祖航解釋纔好。而且大家都是同事,天天能看到的。我也不能把話說得太死啊。

    祖航疑惑地看著何姐,何姐這三十好幾的女人,就自來熟地跟著曲天說,我答應給他去看床頭的。

    我有些無奈地看著祖航,我現在比較想跟祖航單獨在一起,就說說他去找岑祖澤的事情。可是現在我們卻連好好說話的機會都冇有,被何姐那大嗓門震得車子裡都有迴音的感覺了。

    祖航回頭對著坐在後座上的何姐問道:“那大姐你家在哪裡啊?”

    何姐說了地址,那是一個廉租房小區。祖航啟動車子,伸過手來,抓住我的放在腿上的手,讓我看向他的時候,他無聲地說道:“冇事。”

    我微微一笑,我冇有想到他會這麼包容我,就連我的同事也能接受。

    車子開到了廉租房小區,那小區和我們住的那地方比起來,真的很擁擠。綠化也就那麼幾棵小樹,樓和樓之間的距離很近。跟著何姐上樓的時候,何姐就一路抱怨了。什麼房子不大,管理費貴,公攤多。電梯什麼根本就不是他們消費的,可都還偏要在廉租房裡用電梯。

    電梯在九樓停了下來。何姐打開了一旁的一家大門。小小的客廳放著沙發,電視,冰箱,都已經滿噹噹的了,隻剩下一人走的路。在沙發上,一個老人在顫巍巍地擇菜,看到我們過來,打了招呼也冇去了廚房了。

    “我媽,七十多了。還算利索。你們先幫看看,我去廚房幫忙。我老公一會就回來了。”何姐說著,朝著廚房走去了。

    我低聲嘀咕著:“羅盤都冇有拿。”

    “用手機羅盤吧。關掉所有電器,站幾個點試試。”

    我點點頭,開始測量山向,而祖航則把這個家裡裡外外走了一遍。

    等我排好盤,對著房間一看,何姐的房間還真的就是碧綠瘋魔。不過廉租房都很小。就像何姐這套也不過六十多平方吧。都已經是三房一廳的了。這樣房間就有可能是壓在兩個宮上。

    我和祖航站在主臥裡看著房間,不大,也就一張床一個大櫃子。他看著我手機裡的排盤,說道:“如果有平麵圖,直接在電腦上套羅盤就好看多了。現在隻能用估計的了。”

    我就笑道:“你這個老爺爺也知道電腦好用了。”

    “隻是比較方便。不過這麼多年,看風水不都是這麼直接看的嗎?”他指著房間說道:“她的床頭是在三四上了。換一下,南北向的話,床頭正好在八八。而且一般放床,不是八字特彆忌諱的話,都南北放的。讓她選個日子重新安床吧。之前安床的日子不對,睡床上也會不安寧的。”

    我們說話的時候,何姐的老公回來了。那個有著大大絡腮鬍的男人在聽了何姐的介紹之後,連連笑道:“喲,那真是謝謝了。你們說,改哪裡。我一定好好改。”

    一旁另一個房間,我一走進去就覺得不舒服,太陰暗了。房間裡有窗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要用一個立櫃把床隔斷在一個比較陰暗的角落裡了。立櫃上有著很多的書,在窗旁明亮的地方是一張書桌。

    何姐老公跟著我們走進了房間,就說道:“這個是我兒子的房子,他今年高二了,明天就高三了。”

    祖航就問道:“為什麼這麼放櫃子?”這個我也想問,這樣床那邊就感覺很陰暗了啊。

    “我兒子說他在床上看書,書櫃著放著,天冷的時候,好拿書放書。而且房間就這麼一點。你也知道的,我們這就是廉租房。窗子那麼小,隻能放書桌了。”

    “床要向陽,人躺在床上,要看得到門窗。這個是吸納陽氣的。就現在這張床的擺放,你兒子身體肯定不是很好。”

    “對對,他三天兩頭就不舒服。但是上課還是要硬撐著。”

    “櫃子移開吧。讓窗子光線能照到床上。讀書的人,床頭櫃要比床高。促進智力的。”

    “哦,這個我一定改。隻要我兒子能考得上好大學啊。”

    就像這樣的人家,一家人的希望都在兒子身上了。

    那絡腮鬍繼續說道:“去幫我看看我媽的房間吧。她也總是睡不安穩。也不知道是床頭,還是人老了都這樣。我媽身體也不是很好。大病冇有,小病不斷.”

    我們轉到了老人的房子。第一眼我就看出了這是一個門衝門。衛生間門正好對著老人家的房門了。

    “用門簾吧。”我低聲說著。祖航在,我也不好直接說自己的意見。看著那絡腮鬍就是完全相信祖航的樣子,壓根就不理會我。

    “有些老人是不喜歡用門簾的。把衛生間門關了。不用也關著,用也關著。”

    祖航說著。

    絡腮鬍趕緊點頭:“我跟他們說,全家人都能做到的。隻要我媽能多好點。”

    推開那虛掩著的房間。房間裡也九平房吧,一張床走占了差不多一半了。而那床頭就在門側。一邊在門側,一邊已經靠牆了。

    “衝煞了。”祖航說道,“這種門對門的本來帶煞,床頭還在門這邊,更不好。門口動盪不穩。”

    絡腮鬍就解釋道:“床放這裡,老人家伸手就能關燈啊。要不晚上關燈再走幾步上床,黑麻麻的,還容易摔著呢。”

    “那為什麼不把開關移那邊去?”

    “因為……當初裝修就想著省下幾米銅線的錢。開關都是在房門邊上的。”

    祖航忍忍壓著氣:“你省下來的幾塊錢,不夠給老人買藥的。”

    吃飯的時候,祖航又給他們算了日子來安床。就這麼等到了八點多我們才離開何姐家。

    在車子上終於能和祖航說說話了。“祖航,今天你去找了岑祖澤嗎?”

    “嗯。”

    “他什麼意思啊?”

    祖航,轉頭,朝我一笑,冇有說話。我嘟嘟嘴,又是這樣,多說一句話會死的模式又開啟了嗎?

    “行了,彆不高興,我說過我做出決定的時候,你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不過他確實是想要計劃進行下去的。隻有計劃進行下去,岑梅纔會消失。”

    “岑梅消失。他想要岑梅消失?他不是在乎岑梅的嗎?”我說著。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