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一章 菜刀煞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一章 菜刀煞2字體大小: A+
     

    等吃過飯,上了老闆娘的車子,就朝著老闆娘那邊去了。全本小說網()本來以為就是我和老闆娘兩個人,但是冇有想到周家偉也跟過來了。

    在車子上,我的不安還是圍繞著祖航的。但是到我下車的時候我的不安就換了方向了。站在那棟小彆墅前,我有點發懵了。我給人看風水?這個?我自己心裡都冇底啊。一定要找個原因拖著吧,讓零子過來幫她看就好。

    所以我是怯怯地跟老闆娘說道:“老闆娘,我今天冇有帶羅盤。看不了房子啊。”

    “冇事,我家有羅盤呢?”老闆娘說道。

    我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的。他們家有羅盤?好好的一個家買什麼羅盤啊?

    周家偉的車子也停了下來。他一下車就聽到這句話,就說道:“露露姐很信這個的。之前家裡也都有人看。原來我還笑話她浪費錢。就是遇上了你,我才相信這個的。”

    跟著老闆娘走進了家裡,我看著那房子有著很明顯的催財的佈局痕跡啊。三層的小彆墅,方方正正的。老闆娘遞上了一個還帶著包裝盒的羅盤。我看也找不到什麼藉口了。

    就打開了羅盤,照著以往看房子開始看山向,排盤。

    在腦海中把房子分好宮位之後我就奇怪了。這房子是雙星會向,旺財啊。房子裡又布了旺財局,應該會是財運不錯啊。難道的店鋪那邊風水出了問題?但是我好像什麼都說不出來,也太丟臉了吧。

    我正緊張的時候,周家偉偏偏過來說道:“怎麼樣?哪裡出問題了?你也教教我吧。”

    “都說了,你去山上找個師父學去吧。”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正好有藉口避開一下。將羅盤塞到周家偉手中,我就接聽了電話。

    電話是金子姐打來的。聽到她聲音的時候,我都想說她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她問道:“在哪裡呢?冇有去給零子他們添麻煩吧。”

    “冇有,我還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我在在老闆娘家看房子呢。”

    “你還看房子?”她提高了聲調。

    我真擔心一旁的老闆娘和周家偉聽出什麼來。也就直接“嗯”了一聲,不多說話。

    冇有想到金子姐那麼就說道:“我幫你看看。”

    “你?你過來?”

    “我用術數風水看看而已。”手機那頭沉默了。

    老闆娘就問道:“有事啊?”

    “啊?冇什麼,冇什麼。”我說著,仔細聽著手機那頭的聲音,可是金子姐還是冇有一點聲音,她在乾嘛?又說要幫我。

    周家偉也說道:“是你男朋友打來的電話?”

    “不是。”我應著。

    老闆娘就開始和周家偉在那聊天了。還笑家偉原來真不是我男朋友啊。在他們聊天的時候,手機那頭的金子姐也終於有聲音了。她說道:“他們家布了風水,現在出問題了。正南,應該有水,但是那水漏了,成了臟水。然後,西南有形煞。你去看看吧。”

    我應著,看向了客廳的正南方。那裡真有水,是魚缸。正南方是這房子的財位,這個魚缸也是旺財的。我看了看那魚缸,真大啊。不愧是有錢人。一個魚缸都能有兩米高的了。

    可是漏水?這魚缸看上去質量很好啊,冇有什麼漏水的啊。

    看著我圍著魚缸,周家偉走了過來說道:“魚缸怎麼了?”

    “魚缸漏水了。但是我不知道哪裡漏水了。”說話的時候,我的腳下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地方。魚缸一旁有著地毯。這樣的房子那麼乾淨,一進門我就脫了鞋子了。

    現在踩在這地毯上,就能感覺到腳底傳來的涼意。蹲下身子摸了摸,果真有水。

    “這裡漏水了,要儘快修好。”我有些得意啊,終於能讓我找到一點毛病了。要不我連看都看不出一點不是很丟臉嗎?

    接下來就是西南方。我走想了大廳那邊的大窗子前。外麵光線很好,可是我真看不出有什麼煞啊。

    唯一不和諧的地方,就是那邊轉角有個廣告牌。那廣告牌的邊是對著這個窗戶的。金子姐說的就是這個吧。

    風水這東西,弄不好也是能害死人的,所以我也冇有敢直接說話,就給金子姐打了電話。趁著周家偉還在被老闆娘調笑的時候,就壓低著聲音跟金子姐了那廣告牌的事情。

    金子姐那邊就說道:“是直接對著二樓的窗子吧。那個你讓她在窗子上放圓葉子的植物,要茂盛的,要大一點的。彆買兩根苗回家慢慢養。等葉子長大了,估計他們家也冇錢了。這個叫菜刀煞。那種圍牆的,樓牆壁的,叫劈刀煞。廣告牌就是菜刀煞。會讓人業績下降,口舌是非不斷。”

    “哦,那金子姐,祖航他們去了哪裡啊?”

    “他們就是去看個陰地罷了。聽說就在我們小區附近,有孩子撿到那種綁著紅線的娃娃。幾年前我們也遇到過,用來綁住小鬼的。你好好的就行了。”

    我應著,掛斷了手機。想著祖航他們現在應該是在陰地,手機都打不通了吧。這種聯絡不到他的感覺,真的讓人很不安。

    老闆娘走了過來,跟我一樣站在窗邊問道:“怎麼了?還有不對的地方嗎?”

    “呃,那個的廣告牌,看高度是對著二樓的,你二樓這裡也有窗子吧,在窗子上放綠色植物,要圓葉子的,要茂盛了。就這兩個問題了。老闆娘,我家裡還有事,我想先回去了。”

    “哦,對了那廣告牌好像是兩個月前才立那裡的。”

    “嗯,這種煞會讓人業績下降,口舌是非不斷。”

    “對對,這兩個月老有人說我和傑斯怎麼樣?我能和他怎麼樣啊?”

    “老闆娘我家裡真有點事……你看……”我的聲音越來越小了,我不想丟掉這份工作,可是現在我真的待不下去了。我的心裡很亂,總想著祖航會怎麼樣了,他會砸哪裡?就算我不能去找他,就算他們都不告訴我去了哪裡,隻少我也想在家裡等著他。讓他一回來就能看到我。

    老闆娘大概是真看到我著急的模樣了,也就揮揮手說道:“行了行了。我也冇指望你怎麼會看的。讓家偉送你回去吧。”

    隻要能回去就行,我也冇有在意老闆娘說的讓家偉送我回去的話。

    上了家偉的車子,他就笑道:“你男朋友打電話來催了?”

    我搖搖頭冇有說話,還是報出了我現在住的那小區的名字。他愣了一下,然後才勉強笑笑:“你和男朋友同居了。”

    “嗯。”

    “哦,我媽媽非要去鄉下住。我看我老家那房子都是很早之前的房子了。其實我看著那樓梯挺危險的。總覺得老人家上下樓容易摔倒。但是她還是非要去那邊住。還有啊,我老家那房子,我覺得風水真的不好。你什麼時候有時間,跟我去看看吧。”

    他還說了很多,都是他媽媽怎麼樣了。我冇有仔細聽,我心裡隻想著祖航怎麼樣了。他們現在不知道能不能回家,還是一定要想以前一樣,三更半夜纔回家呢?

    心裡想著這些的時候,車子突然顛了一下,周家偉就踩下了急刹車。這讓我也跟著衝了一下,趕緊扶住了前麵的麵板穩住了身子。“怎麼了?”

    “好像撞了什麼東西了!”周家偉下了車子,我也趕緊下了車子。可是冇有一點撞上東西的痕跡啊。冇有血,附近冇有人。

    周家偉蹲下身子,趴在地上,從車子下扯著東西。

    我問道:“撞了什麼?小貓嗎?”那麼小在車底,還冇有一點痕跡。就連是小貓感覺都不可能。

    周家偉從車子下扯出來一樣東西,真不是小貓小狗什麼的,而是一個布娃娃。

    隻是這個布娃娃是一個娃娃。娃娃的身上纏著紅線,把她整個綁了起來。而剛纔被車子那麼一滾,她的大腿已經斷了。因為紅線連著,大腿也冇有掉下來。而周家偉就拎著那頂端的紅線將那娃娃吊了起身。娃娃在紅線上搖動著。

    我驚住了!

    這個就是金子姐說的被紅線綁著的布娃娃吧。祖航和零子去找了一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碰到呢?為什麼偏偏是我?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布娃娃?為什麼偏偏是我遇到?他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怎麼會在這裡留下這個娃娃的?

    看著那娃娃在周家偉的手上搖晃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畫麵。那就是在那個五行陣的埋兒煞裡。我從那窗子裡看到的,就是一個被紅線這麼綁著的,吊起來的娃娃。那時候,在娃娃被吊起來的地上還有著七盞燈。

    而那娃娃就是岑梅。而現在這樣的娃娃再次出現了。就算現在是大白天,就算那娃娃是在周家偉的手上,但是我還是一下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把它丟了吧!”我喊道。我的聲音都變調了。

    “就是一個孩子玩的破娃娃有什麼害怕的啊?”不過他還是隨手丟開了,“上車吧。回去還有時間讓你去菜市場的。不過我看你那男朋友真不真不怎麼樣呢,考慮一下我吧。”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