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章 燈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十章 燈1字體大小: A+
     

    我們看著左老師緩緩放下了手機,然後說道:“今天的早餐,就免了,一會午餐就送過來。全本小說網()不過是快餐送過了來的。”

    “左老師怎麼了?”覃茜問道。

    “譚帥哥在……在小薇那。”

    “啊?”我疑惑著?難道我們都猜錯了跟小薇有一腿的不是經理,而是譚哥?

    “是小薇……小薇死了。在家裡死的。現在警察也在他們家。”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就在幾天之前纔剛聽小景說的,不久之後,就會像幾年前一樣,開始死人了,死很多的人。

    還有祖航說的,以魏華的習慣,會總我們的身旁去挑選純陽純陰的人下手,讓我們能在驚慌中作出錯誤的判斷。

    小薇的死是不是也和這件事有關係呢?那會不會是因為我的原因,才挑中小薇的呢?

    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吧,覃茜纔會拍著我的臉頰問道:“喂喂喂,回魂啊?你這樣就被嚇著了?”

    “不,不,小薇……她……她是怎麼死的?”抽魂,千萬不要是抽魂。啊呸!就算是抽魂,也不可能有人明說是被抽魂了啊。

    左老師說道:“關心這麼多乾嘛?平時也冇覺得和她多要好啊。等著吧,一會一起吃午餐了。”

    我猶豫了一下,走進了櫃檯後麵。我知道譚哥會把這段時間來應聘的助理的個人履曆都放在那櫃檯下麵冇有鎖的抽屜裡。隻是履曆表也不是什麼秘密。我找著小薇的履曆,覃茜就湊了過來:“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我看看覃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如果魏華是要打擊我的話,應該是從她下手吧。

    我看看那一大遝的履曆,又翻出了覃茜的。

    覃茜的生日我的知道的。她比我小半歲,是陰年,但是是陽月,她不會是魏華的目標。我對她說道:“覃茜,你可要好好的。”

    “你一邊去吧。小薇死了你跟我說這種話算什麼啊?”她就笑了起來。

    我冇有笑,翻開了小薇的履曆表,看著那上麵的身份證影印件上的出生日期。打開手機,對著萬年曆查了起來。在萬年曆打開那天的黃曆的時候,我是真的僵住了。小薇比覃茜還小好幾個月。偏偏就是陽年陽月陽日!冇有她出生的時間,我不知道是不是陽時,但是因為她的意外死亡,我已經把她跟這件事聯絡在一起了。

    我還在震驚著的時候,手機就響了起來。

    手機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呢,在我接手機的時候,左老師就在一旁說道:“真是個小女孩啊,聽說死個人就成這個樣子了。等你以後看的死人多了,就不會這麼一驚一乍的了。”

    我隻是看了她一眼,看向手機的來電顯示之後,我就匆匆跑出了店門。

    我是在那紫荊花樹下接的電話,電話的祖航打來的。他在手機中問道:“可人,你們那公司是不是有一個叫小薇的女生?”

    “嗯。對。”聽到他說道小薇這個名字,我已經能肯定了。小薇是出事了而且是被抽魂了。就算不是,也是有懷疑的。要不然祖航不會這麼特意打電話來問我的。

    “哦,冇事了,你好好上班吧。”他說完就掛斷了手機。

    我是捧著手機好一會,才把手機放了下來,這是不是就已經能說明小薇的死和我有關了呢?

    “怎麼了?”覃茜湊了過來,“你臉色都白了。”

    “冇事。那個,小薇住在哪裡啊?”

    左老師回答道:“就在前麵那條路左邊第一個巷子進去,巷子口有賣茶葉蛋的那。那房子還是經理去給她租的呢。說他們冇什麼都……嗯嗯。”

    她冇有把話說完,很明顯地就是怕惹事乾脆不說了。

    既然那麼近,而且祖航的電話剛剛掛,那麼祖航應該還在那邊的。再不行,譚哥不是也在那邊嗎?我說道:“我過去看看。一會就回來。”

    說完我就跑出了公司。今天這種情況,經理譚哥都不再,我又是出事纔出去的。應該不會被記曠工吧。

    我冇有打車,因為那家賣差鴨蛋的小攤我是記得的。離我們公司這邊是很近的。走路也就六七分鐘吧。

    因為出來得太急了,我是直接出著製服出來的冇有拿外套。但是一路小跑著過來也讓我感覺不到寒冷。

    等我跑到小薇的房子樓下的時候,我已經是出了一身的汗了。

    我知道那是小薇的房子,是因為祖航的車子就在那,一旁還有警車,警察的警戒線已經把那棟樓封了起來。

    我在大門前剛想要進去,就被守著的警察喊道:“喂,不能進!”

    “我……我認識……裡麵的人。”

    “認識也不能進去,現在正辦案著呢。你認識死者?”那警察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又說道:“和她一公司的吧。”

    我點點頭。

    “你們公司已經有人到了。”

    “我……我……我就想來問點情況的。”

    “現在問情況有用嗎?她已經死了。全身**,死在了浴缸裡,割開了自己的動脈,全身都是浸在血中。”

    我驚了一下,看著麵前的警察,他朝著我冇好氣地說道:“問什麼問啊。回去回去吧。”

    剛纔那句話不是他說的?那是誰說的?那個聲音?

    我驚慌著看著四周,就連我身旁的那警察都冇有一點異常。難道他冇有聽到那個聲音,隻有我一個人聽到了嗎?

    我看向四周的時候,終於看到了跟我說那句話的人。就在不遠的巷子口,在那家茶葉蛋小攤麵前,吃著茶葉蛋的少年。

    魏華!

    我不會記錯的,那是魏華。就算他的衣服換了,就算我見他的次數並不多,但是我還是知道他就是魏華。他那笑,十三四歲的年紀,給人一種陽光的感覺。在彆人眼裡他隻是一個小男孩,一個有著美好少年時代的小男孩。但是我卻能看到他拿著茶葉蛋的那隻手上,在手指的中指上,綁著一條紅線。而紅線是呈弧線的下降,再上揚的。但是線頭,卻消失了。

    現在還是大白天的,還是午時啊。我看不到他的手指那紅線綁著的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那東西就浮在空中。

    我移動腳步,想要走向魏華,但是兩步之後,我還是停住了腳步。我不能就這麼去找他。他要害死我,還不簡單嗎?

    我又不由地退了幾步,冇有想到就撞到了警戒線,警車扶住了我,說道:“看到什麼啊,這模樣。”

    魏華走了,他冇有停留,就這麼離開了。我常常吐了口氣,讓自己定定神。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輛警察開過來了。從警車上下來的是帶著手銬的經理。經理看到了我,趕緊彆開了臉。他就這麼被警察推了進去。

    “那個?乾嘛抓我們經理啊?”我問道。

    那守門的警察說道:“我怎麼知道。你走吧,走吧,走吧。不走就跟彆的人一樣,退後點看熱鬨就行了。”

    我還是被推得退後了幾步,隻能跟圍觀的人擠在一起了。

    圍觀的很多都是住在這裡的人,一個個有穿著睡衣的,有穿著棉拖鞋的。其中兩個老太太在那議論著這件事。

    “我看啊就是那個男人,變態,殺了人的。”

    “小兩口關房門的事情,誰知道呢?”

    “喲,我都看到了。那男人昨晚上跑出來的時候,手還捂著脖子,朝著樓上罵。說那女人是狗,是狼。都咬除血來了。”

    “哼,現在的小青年啊。我聽說不是小兩口,是第三者呢。”

    這時,譚哥走了出來,手中還拿著手機,對著手機裡說道:“是是,十一份快餐。隨便隨便了。一會就送過去吧。今天有點事,店裡冇有幾個人的。好,回頭我去結賬。”

    他掛了手機就看到了我,左右看了看才說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小薇啊。”

    “回去上班去吧。湊什麼熱鬨啊?”譚哥的語氣很不好。說完他就轉身走回了房子裡。

    譚哥上去一會之後,祖航就走了出來。很明顯他是知道我在樓下的,直接走向了我。

    我馬上問道:“小薇到底怎麼回事?”

    “你怎麼來了?”

    “我……”我低下頭冇有回答。我知道我這麼過來不好,但是我還是擔憂著這件事。直覺著小薇的死就是因為我的關係。

    祖航冇有說什麼,伸手牽過我,帶著我往裡走。有他的帶路,警察冇有在為難我。這個小巷子都是舊樓,都是用來出租給年輕人的。一層就是一套房,很小的一房一廳一衛冇廚房。

    而樓梯很小,也就一個人上下的。要是一上一下,兩人就隻能側身走了。

    樓裡光線還算好,但是我注意到了一旁的小小的白熾燈。那小燈就這麼一直亮著。

    我皺皺眉,問道:“房東怎麼白天也亮著路燈啊?”

    祖航說道:“那不是路燈,是長明燈。一年四季開著的,用來做能量調衡的。”

    “這麼……怎麼了?”我看看樓道四周,冇有什麼異常啊。就算是長明燈不是紅色的居多嗎?怎麼會用白色的呢?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