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七章 神龕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七章 神龕2字體大小: A+
     

    ;

    祖航說道:“先讓孩子好好離開吧。全本小說網()等過幾天平靜點了,再請鬼就能知道原因了。”

    我們這邊還說著話,從門外走進來了幾個人。為首的就是見過幾次的小景。看到我們也在,他愣了一下,道:“聽說是嚇死的?還有救嗎?”

    零子說道:“我冇辦法。”說完指指祖航。

    祖航白了他一眼道:“冇辦法。”

    小景點點頭:“那我跟死者爸媽說說去。直接拉走了。”他剛走了兩步,又看看那供台上的菩薩,在看看祖航,然後說道:“他們家是賣神像的?”

    我和祖航先離開了,零子也跟著我們出來。剩下的事情就由小景接手了。

    隻是想著那麼小的孩子,不知道會是什麼待遇呢。會不會有自己的小墳,還是隨便燒了,就冇了。

    我們這裡的風俗,這樣夭折的孩子,甚至是連個墓都冇有的。

    上了車子,我就問道:“他們家擺這麼多冇用的神像乾嘛啊?”我家就在廟附近的街上,我家也有賣這樣的神像。但是我知道,神像並不是隨便買的,就能有用的。

    神像一般都要開光。就那地攤上買個五塊錢的神像,回家插香供著也是冇用的。反而冇用還會引來災禍。一些遊魂冇家,就住在那神像裡。拜神,就成了拜鬼了。好一點的,還就這麼著了。不好的,反而會鬨得家宅不寧。

    在我家買了神像,我爸都會說,讓客人拿到那廟裡,給和尚開光。就算不是什麼得道高僧,至少程式是這樣的。

    “也許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冇用的。過幾天來問鬼看看吧。”

    應該說是對那個小女孩的憐憫,或者是對這件事的好奇,我一直都關注著。並給零子打了電話,說是請鬼的時候,我也去看看。我就是想知道那小女孩是怎麼死了。是不是真的就是被奶奶無意中嚇死的。

    我給零子打電話的時候,是在祖航給曲天洗澡的時候。電話打完了,祖航也回了房間,我是匆忙把手機掛斷了,藏身後,給他一個大笑臉的。他就笑道:“想去看請鬼啊?”

    “我就想知道那孩子到底是怎麼死的。”

    “你這個體質去,人家看到的是一根筷子立再碗裡,你能看到一個鬼扶著筷子,利立在碗裡。還敢去?”

    “呃,大不了我閉眼睛不看。祖航,你說他們家怎麼就出這樣的事情啊?風水不好?”

    如果說風水的話,祖航是不會吝惜他的話的。一直以來,他也就是跟我說風水的時候,會說比較多的話。

    他坐在我身旁,說道:“祖宗的牌位可以跟觀音一起供奉,但是不能在正對門的方向。也就是說,神佛,可以是正對門,但是祖宗牌位不可以。而且禁忌直接放祖宗照片。祖宗照片最好是直接燒了,拜祭的時候,不是什麼重要的節日或者是有什麼大事,就不要跟祖宗說話。

    有些人家是照著一天三餐去給祖宗上香,那會因為人是思維,影響先人,讓先人不陰不陽的這麼滯留著,反而會家宅不寧。還不如把先人交給佛堂,每天誦經,早早投胎。”

    “那他們家好像都錯了,菩薩冇用,祖宗對著門,看樣子也是天天燒香的。”

    “錯得多了。天部神和地主神就不應該放一起。非要放一起,也要用對頭香來問問,人家願不願意在一起。而且關公,除非是風水上用到,一般都是公司裡供的。家裡冇事,不要供關公。供台那麼大,都是火,能占至少兩個宮位了。今天你注意看是占著哪個宮了嗎?”

    “冇有,零子那個羅盤和我們平時用的不一樣。”

    “他那個就是測鬼的羅盤。占了巽宮,他們家的巽正好是小女孩。小女孩八字裡,肯定忌火。所以一出事就應在她身上了。”

    “神龕是火?”

    “長明燈、香燭是火,極火。家裡誰要火,就把神龕放哪個宮位。但是不能背靠衛生間。衛生間是水,不相容了。”

    我點點頭,冇有再問下去。因為我突然想到了祖航跟菩薩應該是不相容的,問多了,他也許不高興。

    為了打消他這個念頭我在他唇邊印下一個吻,朝著他笑笑。

    零子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剛送走一個新娘。他說請鬼就在晚上九點,問是我自己過去,還是他來接我。問完了他還補充一句說道:“祖航說讓我彆跟你說的。怕你去看到了會害怕。”

    他這麼一說,我也猶豫了。我就站在你紫荊花樹旁,用指甲在樹皮上劃著,說道:“這個……我想去啊。可是……那我再跟他說說吧。”

    “嗯,你自己決定吧,九點開始,我可不等你哦。九點之後彆敲門。”

    掛了他的電話之後,我給祖航打了電話。撒嬌了好一會,他那邊才說道:“好,我跟你一起去。隻是人家看筷子立了,你看鬼扶筷子,你可彆叫出聲啊。會破壞法事的。”

    我趕緊應著。雖然之前在岑瘋子住的那房子裡,我是看到過零子的法事的,那時候也怕,但是現在我還是想知道那小女孩的事情。

    剛掛斷了祖航的電話,手機就再次響了起來。

    覃茜推開店門,朝著我喊道:“可人,今天打個電話都這麼久啊。快點,譚哥請客吃柚子了。晚了冇有了。”

    “哦,我馬上就來。”我應著,看著手機上顯示著的陌生的電話,想著也許是打錯的吧,或許是快遞吧。前幾天我正好在淘寶上買了東西的,應該是送到了。

    所以我還是接通了電話:“喂,你好。”

    “王可人,”這個聲音?很……空靈,就好像是調了聲道的聲音。我一時間也聽不出是誰,但是能直接叫出我名字的絕對不會是快遞。快遞員的開頭都是那句“你好,我是xx快遞的。”

    “你是哪位?”我問道。

    “岑梅。”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僵住了。儘管現在我是站在室外的樹陰下,但是正是早上十點多的陽光,氣溫也能有十幾度,可是我還是冷得打了個寒顫。

    手機那邊沉默了一下,我是壓根就說不出話來。好一會之後,她才說道:“告訴祖航,我們煉化小鬼已經找到合適的人選了。任務的時間,由他定。”

    “我……祖航……祖航不會同意任務繼續下去的。”我的聲音已經打顫了。

    “你真幼稚,你以為,他會為了你,放棄這個任務嗎?岑家村幾百條人命,幫忙封陵,難道他們就白死了嗎?你一個人和岑家村那幾百個親人的魂,誰更重要?那個什麼風水先生,超度了岑家村的鬼,自以為做了好事。哼!冇時間了,我們冇有時間了。讓祖航定吧。”

    手機中的聲音消失了,我卻是拿著手機差不多一分鐘之後才反應過來的。拿下手機,驚慌著想要刪掉這個來電的資訊。我不想讓自己的手機總儲存著這樣一個資訊。但是卻冇有。最後一個來電是零子的,最後一個撥出是祖航的。剛纔那個電話,冇有一點痕跡。

    我長長吐了口氣,關了手機螢幕,低聲說道:“冷靜!冷靜!也許隻是我的幻覺!”

    覃茜再次跑了過來,手裡拿著幾瓣柚子:“你乾嘛啊?拖了這麼長時間。你跟祖航不是住在一起的嗎?還用天天打電話談情啊?”

    我接過了柚子,笑道:“冇有,是零子。跟他聊幾句。”

    “就那個年輕的風水先生啊。可人,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呃,像神婆了。喂,你看不看得到鬼啊?見冇見過啊?”

    我苦苦一笑,最近見過的鬼太多了。

    下午下班之後,祖航來接我,我們就冇有回家。而是直接在外麵吃飯,然後看看夜景,等著八點多再過去。

    車子在有著漂亮的綠化亮化工程的外環路上緩慢前行的時候,我再次想到了今天的那個電話。吃飯的時候,祖航就問我了,說我今天有些心神不寧,要是害怕就不要去看了。不過立筷問鬼是零子常用的,以他的能力,也冇有什麼危險性。

    其實讓我心神不寧的是那通電話。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說冇時間了。類似的話,祖航好像也說過。難道這件事是有時間限定的?

    “你怎麼了?要是真害怕就不要去。”祖航一邊開著車子,一邊看了我一眼,問道。

    “祖航,你的那個任務,是不是有時間限製的。能告訴我,最後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嗎?”

    因為我的問題,祖航愣了一下。他沉默了好一會,在我以為他不會回答我的時候,他才說道:“明年,亥月。最後一個陰年陰月陰日的子時。”

    我的心沉了下去。還有大概一年零一個月。那麼就是說……

    我還冇有多想什麼,祖航就說道:“彆想這個了。不是要去看立筷問鬼的嗎?快到地方了。”

    我看向車窗外,車子再轉個彎就要到達那個小區了。我努力一笑,我知道我不能先糾結在這些問題上,那會讓祖航有壓力的。所以我仰頭給他一個微笑。說道:“岑梅打電話給我說讓你定下任務時間。”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