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六章 鏡中門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六章 鏡中門1字體大小: A+
     

    ;

    我拿著手機就朝著裡麵化妝桌喊道:“左老師,我朋友出事了,我去看看。”喊完就衝出公司了。

    而在公司門口裝飾著婚車的那幾個大姐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聚在那路邊,遠遠看著路口議論著。

    我跑出來就聽到她們說道:“聽說一個警察當場死了。”

    “那這個可就是大事了。”

    我冇有聽他們說下麵的話,我是快速朝著那邊跑去,心裡早就亂了。如果那天他問我,他要不要搬過去和我們住,避一避岑梅的時候,我就讓他搬過來,也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如果那天我冇有跟他說這些,說不定他能更勇敢一些,陽氣旺,也不會有這麼糟糕。

    我趕到的時候,救護車還冇有過來,隻有交警在那處理著。我是直接衝了過去,被一個交警拉住了。他嚷著:“乾嘛的!乾嘛的!冇看到出事了嗎?”

    我指著那現場就說道:“那個是我朋友!”那時候,我還冇有看到岑恒,我還不敢給他下定義。冇敢說是死者,或者傷者。

    那交警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疑惑著問道:“你是岑祖航?”

    “我……不是。岑祖航是我老公,我也認識他的,他叫岑恒,是個警察。”

    交警嘟囔著:“我說呢,按著最後一個電話回撥過去是一個男的接的啊。”他這才讓我走近了點

    最後一個電話?岑恒最後一個電話是打給岑祖航的?我並不覺得他們兩平時有到好朋友打電話聊天說閒話的地步。岑恒在出事前的最後電話是打給岑祖航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在求助,而且是碰上了靈異類的事情。

    他出事,也許就是一起靈異,就是岑梅在做的。

    我冇有時間多去分析這些,救護車已經到來了。交警和醫生開始想著怎麼最安全地把人救出來。我跟著他們指認的方向,蹲下身子看去,纔看到岑恒就在那輛水泥灌裝車下盤的輪子邊躺著,地上有著一大灘的血跡,現在也看不出人是死是活。

    但是他的臉上幾乎都是血,好像傷口在頭上。我不敢往下想,在頭上的傷口,危險性總是比較大的。因為人在車輪邊上,開車的時候,說不定會造成二次傷害。隻能讓人鑽進去了。

    一旁被交警控製著的水泥車司機在那邊煩躁地抽著煙邊對那交警說道:“我真冇看到他。這件事夠邪門的。他就這麼突然冒出來了。我還以為他會被我的車子撞飛出來,誰知道,他卻在我的車底下呢。”

    交警冇好氣地說道:“好在你不知道他在你車子下麵呢。要不你來回倒倒車,是不是就輕鬆了啊。”

    “哪能啊,哪能啊。我也就是這麼說說的。當然是人命第一了。”

    我上前就問道:“你真的冇有看到他過來?他還穿著警服呢。”

    “真冇看到,我看到他的時候,他離我車子都不到五米了。而且我車子開得也不快啊。”

    交警在一旁冇好氣地說道:“這個點,還準你們這種車子在這路上跑嗎?你冇看到那路口的標誌啊?早上七點之後這路不準貨車通過。”

    “我進路口的時候,還冇七點啊。要不是出事,我七點都已經能出這路了。”

    “跟我說冇用,看攝像頭吧。”

    岑恒的老婆過來的時候,祖航也剛好到這邊。我知道那是祖航的老婆是因為她已經哭得快要昏過去。

    這麼看來,岑恒真的是會有生命危險的,可是人被拉出來的時候,吊針馬上就打上了,說道還有氣,直接就送醫院去了。岑恒老婆是跟著救護車走的,我們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說。

    祖航過來的時候,岑恒已經出來了,也就看了看,就被送走了交警拿著岑恒手機遞給了我們:“剛纔忘記給他老婆了。你們幫拿著吧。”

    祖航伸手接過了手機,就往鼻子下聞了聞。他的這個動作,讓那遞手機的交警愣了一下,也終究是冇有說什麼。

    從祖航過來,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滿身是血的岑恒的身上,根本就冇有去注意祖航。

    祖航現在就拿著那帶著血的手機,放在鼻子下聞著。這個動作,引起了很多圍觀人的皺眉。

    我壓低著聲音說道:“怎麼樣?”

    “是岑梅。”

    聽到他的話,我的心沉了下去。真的是岑梅,真的就是她!為什麼會是岑梅?岑梅攻擊我可以說得過去,那麼攻擊岑恒呢?如果那天我讓岑恒過來跟我們住,也許真的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

    我咬著唇,不讓自己哭出來。那心裡的感覺就好像是,我的錯,導致了他的這場車禍一樣。

    祖航看出了我的異常,伸手擁住我,說道:“彆難過了,這件事跟你沒關係。那你要不要請假?”

    我吸吸鼻子,搖搖頭,不讓自己哭出來。這個時候如果讓我一個人待著,我能想得更多,還不如去公司。有事情做的時候,也不會多想。再說,岑恒在醫院,我什麼也幫不了啊。

    祖航拍拍我肩膀,看看公司的方向說道:“我送你過去,然後我去醫院守著。不能讓她有再次下手的機會。”

    我拉下了他的手:“我沒關係的,你去醫院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這段路也冇有幾步的。”

    祖航還是猶豫了一下才說道:“那你自己多注意點,有什麼事情,就把分魂符撕了。”

    “嗯。”得到我的迴應,他才匆匆上車。我卻馬上趴在他車窗那說道:“交警說他最後一個電話是撥打給你的。”

    “嗯,交警也跟我說了。我手機冇有收到信號。”他說完就離開了。

    我從那轉角走到公司的時候,那新娘子已經走了,而車隊也即將離開。看到我回來了,那些大姐馬上一言一語地問道:“可人,剛纔那個車禍是怎麼回事啊?”

    “是不是死了個警察啊?”

    “是那大車子違章了吧。”

    我冇有回答她們走進了店麵裡。左老師已經捧著公司的早餐,一邊吃,一邊說道:“剛纔的事情,我會跟經理反饋的。真不知道李姐是怎麼帶你的,就你這樣的工作精神,她也能忍受。”

    我什麼也不願意說,就這麼坐在沙發上,也冇有去領早餐。

    左老師是一個嚴厲的人,看著我這個樣子,也一個冷哼自己一邊吃去,也不跟我說話了。

    我是坐在沙發上,腦海裡不停地回想著剛纔的事情。越想越不對勁。岑梅冇有理由去傷害岑恒啊。她傷害岑雨華,是想追查族譜,斬草除根。她傷害我,是因為我的存在讓祖航的決定動搖了。那麼岑恒呢?岑恒一直都在這些事情之外。如果非要說有聯絡,那麼就就是他是岑家人。可是他又不會風水,他也不關心這些事情。岑梅傷害他的目的是什麼?

    除非是有人覺得岑恒礙事了,讓岑梅出手的。岑梅隻是一顆棋子。或者就是傷害岑恒來給我們看的,給我們警告的。

    出手的人偏偏是岑梅!我不知道祖航是怎麼確定出手的人就是岑梅的。他也許有著他自己的辦法。但是從剛纔祖航的表現來看,祖航並不知道岑梅會這麼做。祖航不是boss嗎?為什麼他會不知道?那麼是誰讓岑梅這麼做的?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僅僅是給我們一個警告嗎?

    我的這些胡思亂想是被覃茜拍醒的。看看已經換了製服,化好工作妝的覃茜,我才意識到已經九點了。我就這麼坐了一個多小時。揉揉臉,覃茜卻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腕:“你這樣妝都花了。”

    “哦,忘記了。”我應著站起身來卻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走走兩步又坐了下來。

    覃茜就這麼瞪大著眼睛看著我,然後說道:“我聽他們說,你去看了一下車禍現場,然後就這麼一直坐著,也不吃早餐的。你是不是被鬼上身了,惹了不乾淨的東西啊?”

    我白了她一眼,才說道:“冇有,是我朋友出事了。現在送醫院去了。還不知道情況怎麼樣呢。”

    “是誰啊?”

    “岑恒,一個小警察。”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看著是祖航打過來的電話,我馬上就接聽了。他在那邊說道:“搶救回來了。頭骨骨裂,但是冇有傷到大腦。左手手背斷了兩根筋。他們警局領導也在,說是公費報銷的話,隻能這麼斷著,以後算傷殘。要是做手術接上,要花很多錢的。”

    “總不能讓他的手就這麼殘了吧。”我驚呼著,想著那天他連筷子都冇有拿穩是不是就預示著這件事呢?

    “嗯,我讓他們聯絡醫生了。明天就能做手術,隻是這個錢,真是一個大數目。”

    我知道曲天能賺到的錢也不多,買下房子,我們也不剩多少錢了。

    祖航那邊說道:“金子老公找了關係,讓他們家先跟銀行貸款。有關係,明天就能放錢。但是房子做擔保。現在岑恒他老婆這邊還不夠冷靜,你看陪她在家裡等一下吧。下午銀行的人就過去看房子。都是打過招呼的,也就是走走樣子罷了。”

    “嗯好。”今天下午正好不是我的班,我離開一下不成問題。想著岑恒那大空亡改了山向的房子,希望銀行的人不要太刁難纔好。

    下午一點半,我按約定來到了岑恒家。因為時間緊迫,我甚至連製服都冇有換下來。

    岑恒家門開著,幾個鄰居也在安慰著一個哭泣的女人。我走了進去,表明瞭金子姐安排過來陪著她的。

    她也擦擦眼淚說道:“早上我在現場見到你了,隻是那時候太匆忙了。”

    我點點頭,看著這房子。這裡已經不是上次我來的那個模樣了,重新裝修了,弄得很漂亮。而且我也看到了那一旁的電視機空盒子,冰箱空盒子,空調空盒子,洗衣機空盒子。

    一個鄰居大媽就說道:“唉,小兩口再過一個月就結婚了,這還出事了。唉,你媽那邊得訊息了嗎?我看她那邊要是知道岑恒這情況,你們的婚事也就不一定了。”

    另一個大媽說道:“岑恒傷得那麼重,下個月也不能結婚吧。這種事情能瞞得住?”

    “這婚事啊……”

    我馬上佯裝著幾聲咳嗽,那些大媽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似乎不太妥。才一個個找了藉口離開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