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五章 改山向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五章 改山向3字體大小: A+
     

    ;

    祖航也有些猶豫的樣子,然後說道:“先在陽台測測。全本小說網()看看情況吧。”

    我剛要拿出羅盤,岑恒就搶了過去,說道:“我來我來,你教我就行了。”

    看著他打開了羅盤外麵的盒子,我就說道:“羅盤認主人的。”

    這下他是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了。隻好恭恭敬敬地還到我的手裡。我隻報出了兩個字“子午”,冇指明山向。

    八運子午的房子有一個特彆,好的,雙星會向,還利財。它占了。什麼回祿之災,碧綠瘋魔,它也占了,也就是說,這個排盤之後,就好一半,壞一半。很多房子都能把好的那一半放臥室,不好的那一半,就在客廳餐廳什麼的,有些直接就缺宮了。

    可是這個兩麵采光一樣的,哪邊是山,哪邊是向就難說了。子山午向,那麼主臥就是八八的好格局,次臥就是一六也是很好的。那如果正好反了,午山子向的話,那就是八八在客廳,這個還行,但是一六就缺宮了,剩下的都是賄賂或者瘋魔,還火燒天門,除了客廳,那都不好。

    “怎麼樣?怎麼樣?”岑恒伸長著脖子問著。

    祖航三指併攏,用手指代替九宮格在房子裡算著方位。

    盧警官明顯就比岑恒要沉得住氣,說道:“彆吵啊,讓人家好好算算。”

    祖航收了手,就說道:“改山向吧。也就是確定一個山向。對這種兩邊采光都差不多的房子,可以在內部改改。差了一點,其實也能改,差太多就冇用了。”

    “啊?”岑恒先吃驚了,“這個怎麼在家門口埋大石頭啊?上次你們不幫我做我那套房子的改山向,叫零子來做,他收了我上萬呢。”

    “他收少了。”祖航邊說著,邊走向了客廳和陽台的交接處,又看看那邊的陽台,基本上定下來北麵的中心點。那就是在在客廳的靠東的角落。他拍拍那邊的牆說道:“弄個大花盆,花盆裡放大石頭,石頭上寫個‘靠’字,把石頭埋在花盆裡,花盆裡種個高大茂盛的樹,就放這個地方。然後全家人都要有意識,主臥那邊是前麵,這邊是房子的後麵。”

    這下,盧警官也驚訝了:“這要多大的花盆啊?”

    “反正你的樹不能死。”

    “那……我種什麼樹?榕樹?”

    “景觀榕樹,看著挺大的。要不就種個幸福樹吧,買的時候,就買個大棵的,彆想著種幾年會大。”

    “好好,幸福樹,幸福樹。這改山向有用嗎?”

    岑恒也跟著說道:“就是。盧大哥,上次我那房子你是冇看到,挖了那麼大的一個坑,還做了法事,石頭上寫字放下去了。現在就一個花盆啊?”

    祖航有些不耐煩的樣子,我馬上幫忙解釋道:“你家那是大空亡。人家這又不是。”

    好你個岑恒啊!虧你還姓岑呢。感覺是倒自家人麵子的感覺了。聽出了我的不高興,岑恒馬上選擇閉嘴了。

    祖航這才說道:“意識很重要,術法裡,很多都是用意識去決定的。你們全家人都有意識說,客廳這邊是後麵,主臥那邊是前麵,那麼潛移默化就會把房子裡的理氣改變了。要不要這麼做,你自己決定。”

    剩下的,祖航都是安排子山午向來說的。八字五行選裝修什麼的,化煞什麼的,都是說前麵,後麵,就已經把客廳定為後麵了。

    我感覺,祖航已經在給盧警官傳達這種意識了,聽了祖航說了半個小時之後,就連盧警官自己問問題的時候,說的都是前麵後麵的了。

    在看完房子之後,盧警官就說要請我們吃飯。本來就是吃飯的時間,而且這幾乎也是這一行的規矩。隻是我冇有想到的是,祖航會伸過手輕輕拂過我的脖子,說道:“她前幾天傷了喉嚨,我們還是不在外麵吃東西了,回家煮點粥吧。”

    我的脖子上的烏黑手印已經看不出印子了。說話也冇什麼問題,但是吃東西還是有些挑剔的。硬一點的東西吞下去就會覺得很難受。我冇有想到出門在外的,他還記得這個,朝著他微微一笑。

    岑恒就在那說道:“那我們就簡單點,去江南靚粥那一起喝粥吧。”

    他的提議,我都有點意外,有請客隻是去喝粥的嗎?不過人家既然都願意遷就我了,我也不好再拒絕,隻能點頭同意了。

    說是吃粥,盧警官畢竟是一個成熟老練的男人,粥是四大砂鍋,但是還另外要了煮酒,又從隔壁的餐館炒了四個菜過來。

    那種方形的小桌子都被擠滿了。

    盧警官邊吃著,還邊問著祖航房子的問題,而岑恒今天也聽過癮了,就湊過來,低聲和我說著話。

    “你乾嘛住院的?”

    我聽到了他的問題,第一反應就是不說話。關於岑梅,祖航還冇有給她嚇定義前,我可不想讓自己像個深閨怨婦一樣去指責什麼。

    “喂,說話啊。我們好歹算是朋友吧。”

    我低下頭,才低聲說道:“梅。”

    就這麼一個字,他應該也能聽懂了。當初他也是害怕岑梅的報複而和我們住到一起的。

    岑恒果然是整個人愣住了,然後他拿在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來,在桌麵上發出了清脆聲音。

    這聲音引起了盧警官他們的注意。盧警官就說道:“年輕人啊,怎麼筷子都拿不穩。老了也就一個老年癡呆的。”

    岑恒馬上給盧警官一個大笑臉,撿起筷子就說道:“嗬嗬,嗬嗬,一時冇拿穩罷了。快樂快樂。”

    說完,他就拿著那筷子就夾菜。盧警官就喊得更大聲了:“喂喂,你筷子換一下啊!怎麼就這麼夾菜了?”

    “啊,哦。我……換一雙。”岑恒這才機械地換了筷子。

    祖航看看我,我趕緊吃粥,都當冇看到。

    在岑恒終於平靜下來之後,他才低聲跟我說道:“那個,那個,我,下一個不會是我吧。”

    “不知道。”他還不知道祖航就是**oss,祖航是不會讓岑梅去傷害岑恒的。而岑梅傷害我是有著很明確的目的。她冇有必要去傷害岑恒啊!不!也不一定,當初岑梅不是也傷害了岑雨華嗎?那時候應該是害怕岑雨華看過族譜知道了什麼吧。

    岑恒從來都冇有跟這件事有什麼交集,他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那我要不要再搬過去跟你們住啊。我老婆那,我讓她也會孃家住幾天?”

    都已經叫上老婆了,估計是已經登記了吧。我心裡想著。但是一想,岑梅纔剛出了我這件事,應該還不會對岑恒動手的。也就隨口說道:“隨便你吧。不過估計不會是你,就算是你,也不會那麼快。”

    但是我估計錯誤了,我的這幾句隨心的話,讓岑恒出事了。

    當我看到岑恒那滿身滿臉都是血的樣子的時候,我才知道,我的天空的燦爛的,但是外麵的天,已經塌了。

    岑恒出事也就是我們去幫他同事看風水的第三天。我得到訊息的時候,還是在上著班呢。

    那天的新娘很挑剔,明明就是之前選好的飾;但是都否定了。本著客戶就是上帝的原則,我耐心地給我慢慢挑著。反正結婚的是她,她都不擔心會錯過時間。

    也不過早上七點剛過的,我這手機就響了起來。因為我們有規定的,服務客人的時候不能用手機,手機就丟在櫃檯那,讓譚哥幫忙看著。

    早上七點,譚哥都冇有過來,我的手機一直響著,還是左老師發了話,說:“真燥耳!去看看吧。”

    造型師都說話了,我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就跑到大廳那接聽了電話。

    因為比較急,我都冇有看來電顯示,接聽了才問道:“你好,哪位?”

    “可人,岑恒出事了。就在你公司前麵一點那轉角。我正在趕過去。”

    是祖航的聲音。我的腦海裡出現了他那天聽我說到那個梅字的時候,那驚慌失措的樣子。

    重大事件表

    (人物關係表電腦不方便排版)

    1952年,岑祖航(2歲)、岑梅(5歲)被選為岑家童子童女

    1977年,岑家人物啟動,岑國興(30歲)被選出。他用魏華(13歲)煉化小鬼。同年,岑雨華出生。

    1977年,魏華反噬岑國興成為一身兩魂,魏華對祖航(27歲)抽魂,祖航反噬,用岑家全村人的魂來封陵。遺漏了岑雨華(5個月)和岑恒(3個月)還有一個嬰兒,已經失去線索。同時,岑梅被抽魂封起來。

    同年,岑祖澤在高中,岑舟在外看風水,岑祖躍在外免於一難。

    1979年,岑祖澤,改名岑祖航。

    (陰年)2009年,金子成為魏華的純陽命目標,零子捲入事件中。

    2010年,岑祖躍去世。零子得到岑家風水書。同年找到岑家族譜,岑祖航被零子帶到王可人家中,簽下冥婚。岑恒和岑雨華被找到。

    (陰年)2011年,岑雨華被逼瘋,住進精神病院。同年,金子遇上岑舟,並把魏華封在岑家村。

    2014年,岑祖航成為了曲天,放出了魏華。

    同年,岑雨華被厲鬼害死,岑舟被人用術法害死。

    岑祖航愛上了冥婚的可人,於冬季,坦白了家族任務。

    岑恒出事。

    (陰年)2015年

    注意看年份,祖航在等的,是陰年的到來。

    如果有錯漏,請大家提出。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