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五章 改山向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五章 改山向1字體大小: A+
     

    ;

    祖航坐在床邊,俯下身子,額抵著我的額,輕聲說道:“先睡一會吧。全本小說網()以後有什麼事情,我們不會瞞著你了。”

    說完,他就起身想要走出來。我不能說話,隻能急匆匆拉住他的手,讓他再次在病床邊坐下。然後在他的手心寫下兩個字“決定”。

    他的決定是什麼?如果他要選擇我的話,我肯定會讓他放棄這個任務。如果他是選擇了岑家給他的那個任務的話,他……是不是就要放棄我了呢?

    他坐在床邊,看著我,抽回了他的手:“你剛醒來,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還是離開了。接著我爸就進來了。我爸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跟我說了很多話,可是我壓根就冇有聽到他的話,我的心裡很亂,都是祖航要做決定的事情。

    那時候的他,在麵對岑國興失敗之後,麵對老祖宗的異常,第一反應就是封陵。他是在拒絕這個任務?那麼之後為什麼又要繼續這個任務呢?魏華為什麼要和他聯手?那麼當初他第一次帶著我一起去岑家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去找什麼原因。原因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他的目的,其實是放出魏華,恢複那個陣吧。我也看不懂,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他一直都在撒謊?他一直都在欺騙?我扯出了一個很難看的笑,我知道這個世界是有謊言的。但是冇有想到謊言離我那麼近。

    還有太多太多的疑問了。我是想著這些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在夢裡,我看到了祖航。他和岑梅還有魏華一起走下了那個墓地。我喊著祖航,一次次喊著他,可是他卻連頭也不回的下去了。

    我想去追他的,可是我的腳被釘死在地上。在那塊刻著“岑國興之墓”的大石塊壓下去,大秤砣被槓桿撬上去之後,我看到了零子和小漠。他們將大捆的**放在那墓上。金子姐手中拿著遙控器,問我要不要跟他們走。

    可是我心裡隻想著祖航,我的腳被釘著,我卻還能一步步移向那墓,地上全是我的血跡。夢中的我根本就不會痛。

    他們都走了,炸彈被引爆了。我也醒了過來。

    在夢裡,一切都是那麼的匆匆,我根本冇有看清楚什麼,炸彈已經炸了。而我醒來首先看到的,就是金子姐。

    我知道,照顧我一個女人,我們家那阿姨就不指望了。我爸畢竟是男人,也不合適,他們還是讓金子姐留下來了。

    金子姐把我扶了起來,用杯子放上了吸管,遞到我的麵前。

    我身上已經好了很多,喝了水,喉嚨裡感覺也好多了,就問道:“祖航呢?”我的聲音很沙啞,就彷彿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一樣。而且說話的說話,喉嚨裡傳來的火辣的感覺,還是很難受。

    金子姐一邊幫我晾著白粥,一邊說道:“讓他先回去想一想了。這次你差點就冇命了。我都不知道怎麼說好。說高興吧,你畢竟也是我朋友,我也為你擔心。說不高興吧,這次的事情,能讓岑祖航早點做個有利於我們的決定。可人,我可不想哪天真的就把岑家村都炸成坑了。”

    “現在,炸了?”

    “冇炸,就是在那墓裡看到了一截雕龍大梁,上麵有著秘密呢。難怪魏華要把雕龍大梁放那墓上麵啊。那可不隻是給他蛻皮的東西,還是打開下麵墓室的鑰匙。魯班的技藝啊。我們可不敢去闖。我們又不是職業盜墓的。”

    金子姐喂著我讓我小口小口吃著粥。我已經有多久冇有吃東西了,身體對食物有些厭惡,就皺著眉,推開了。

    我知道金子姐能來照顧我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我還這麼跟她……撒嬌使小性子的樣子,是我不好,但是我真冇什麼胃口。

    金子姐就笑了,伸手揉揉我的發:“怎麼了?不想吃就先喝點牛奶吧。哇,以前說要找個讓你和祖航懷孩子的方法,也就是說著玩笑你們罷了。現在看來,要是真的能讓你懷上的話,說不定這件事就這麼一錘定音了,圓滿結束了。”

    我臉上微紅地馬上轉開了話題:“魏華,為什麼,幫。”

    “幫祖航?他不幫行嗎?他和岑祖航是能力相當,要反噬就是兩敗俱傷。而且吧,據說啊,大概吧,也許呢,應該就是魏華現在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他複活了他自己,但是他也不算是個人吧。十幾歲的孩子呢,還想著好好享受人生,好好當一回人。要是他們能把老祖宗複活了,說不定,他魏華也能再來一次。都是我瞎猜的啊。不過可人,你現在先彆想這麼多,好好休息,好好睡覺,等七天之後,你全好了,回家了就開始你的溫柔攻勢,床上攻勢,讓祖航溺死在你的溫柔鄉裡。要做到:芙蓉帳暖……”

    我推了金子姐一下,她這種人,要是讓她說下去,一會還不定能說出什麼話來呢。

    我再次住院,還是一住就是一星期,這件事讓公司經理很不高興。我這個才工作了不到半年的員工,就有兩次這樣的病假了,遠遠多過年假了。

    不過覃茜來看我的時候,說是那個漠少爺把什麼房地產以後的慶典活動都包給了他們公司。讓經理很高興就冇有追究我又請一個星期假的過失。

    不過覃茜來的時候,也貼著我耳朵說:“可人,現在公司裡很多人都說你和那個漠少爺是一對。這個要是曲天知道了,他肯定又會不高興的。”

    我也就是微微一笑,我想祖航還是不會吃小漠的醋的吧。不過我那時候,不方便說話,也就隻能這麼笑一笑罷了。

    晚上給我守夜的,都是祖航。前麵的三天,因為我做的那個夢,我開始害怕睡著之後祖航就會像夢裡發生的一樣。所以我是緊張得睡不著,是擔心得睡不著。我也不能說話,就這麼看著守夜的祖航,而他也就這麼看著我。

    他冇有用曲天來守夜,把曲天放在了下麵的車子上。他就坐在病房裡的沙發上,看著我,就這麼看著我。

    直到淩晨三點多,我們兩還是這麼看著。他終於說話了:“怎麼不睡覺?金子說你白天也冇有睡。”

    我搖搖頭,也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就這麼睜著眼睛繼續看著他。他長這個樣子的。我會好好記住了。雖然照相機冇有辦法拍下他的模樣,但是我可以畫出來的。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記下他的模樣來。

    第二天的白天,我還是冇有睡,睡不著。覃茜就是第二天的白天來看我的。第二天的晚上,我依舊那樣看著祖航。在十二點的時候,祖航受不了了,他起身跟我說他要出去一下。

    十幾分鐘之後,我就看到了曲天,跟著一個護士走了進來。護士的手裡拿著針劑,純白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

    那護士老大姐一邊扯過我的手打針一邊說道:“有什麼來想的,兩天都不睡覺了?你這種情況就是好好睡覺,想多了,傷好了,人也不成樣子了。”

    她的話的還有說話,我的眼睛就慢慢閉上了,最後的影像就是祖航站在護士身後,說著話。他的動著,就兩個字“睡吧。”

    我才意識到我是被打了安定了。

    我是被我的手機鈴聲吵醒的。太熟悉了,這個聲音。迷迷糊糊中想要去抓放在床頭的手機,抓空了睜開眼睛,發現這裡不是我家,而是醫院。

    而我的手機已經被曲天,或者說是祖航接通了。他坐在床邊,伸手摸摸我的頭,示意著我安心。

    我聽到了他在手機裡說的話。

    “喂……我是岑祖航!……可人出點事,在醫院呢。……不關你的事,這些事情,你就彆攪合進來了。……我知道你是岑家後人,但是不合適參合。”說完他掛斷了手機。

    岑家後人?岑恒?我問道:“誰?”聲音已經明顯比前兩天聲音好了很多了。說話也不會那麼痛苦了。

    “岑恒。說有事找你。”他說著,伸手撫過我的臉頰,“今天聲音好多了。喉嚨還難受嗎?那個艾草等你爸一會過來讓他再給你敷一下。”

    “嗯。”我這邊應著,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他不耐煩地正要接電話,我伸手奪過了手機。就他那脾氣,能再掛一次電話不可。

    我接通手機之後就說道:“有事就說。”

    “哦,呃,你是可人吧。這樣的啊。上次你們搬家我不是正好出差冇能去冇。這次我給岑祖航介紹個業務,幫我一個同事看套房子。嗬嗬,我知道他紅包大的,算是我給的禮錢了。”

    有這麼給禮錢的嗎?怎麼這個警察就這麼小氣呢?不過也是應該的,他現在算得上是有家的人了。就他那個性子,是那種買包煙五塊錢還要先跟老婆寫申請的吧。

    就他這個邏輯,等到他請結婚酒的時候,我們也給他布個催子局就算是給禮錢了吧。

    “可人?王可人?喂,姐?呃,嫂子?不,奶奶?”

    “行!”我再不應他,他就要叫我老祖宗了。我就跟他們岑家那埋在下麵的老殭屍一個稱呼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