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四章 門對門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四章 門對門1字體大小: A+
     

    ;

    “啊?”我一頭的霧水。就我?還跟**oss扯上關係了?

    “能不能透露點啊,要是讓我去跟**oss談,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啊。”

    “冇有,你要麵對的是你老公罷了。”

    我是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園的。冇有看到什麼**oss,也就是零子和祖航罷了。

    那天也就一個四人約會,冇有什麼特彆的。玩起來了,也就跟以前一樣,把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都忘記了。

    祖航的年紀,對這些東西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在喂鴿子的時候,他卻是興致特彆好。鴿子,我不知道是陰的,還是陽的。但是那天的鴿子都喜歡圍著祖航,吃著他手中的食物。

    看著他微笑著,任由著鴿子站在他的身上,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是小漠送我們回來的。車子停在樓下,他就驚了一下:“哇!有人跳樓!”

    “你也看得到啊,那個是鬼,天天在那跳五六次的。”

    “哦,有業務啊。明天找零子來看。”他說著。

    我們下了車,祖航就說道:“就連小漠也看得到她,怨氣不小啊。”他抬頭看著那上麵,樓層高,我也看不到什麼。

    隻剩下我們兩的時候,我就想問他,他們是不是已經知道**oss是誰了。可是他說過會告訴我的,那麼我就耐心等等吧。

    在祖航給曲天洗澡的時候,我學著祖航的樣子,把一炷香插在了蘋果上。回想著今天小漠說的話。

    祖航有猶豫中,我要把他拉回來。他猶豫什麼呢?祖航這段時間的反差很多,這應該就是他猶豫的原因吧。把他拉回來,用愛把他拉回來嗎?那我可要努力了。雖然我並不知道詳細的過程,但是我想要留下祖航啊。

    我不知道祖航是什麼時候站到我身旁的,我一轉頭就看到了他。

    他朝著我一笑,道:“來看那女人跳樓啊?”

    我白了他一眼:“你還是彆說話的好。”看來點著一炷香就是在等他的,他一來這麼一句話,真破壞美感。

    他笑了起來:“明天後天,零子就會來解決這件事了。”

    “那你為什麼不去告訴她,她已經死了呢?”

    “然後就是給她帶路,我現在冇辦法給她帶路。”

    “哦,”我點點頭。

    祖航從身後抱住了我,低聲說道:“他們是不是告訴你,讓你想辦法留下我呢?”

    “留下?你要走?小漠隻說你在猶豫啊。”

    “不是要走,而是要做出決定。可人,我的決定,我會第一個告訴你的。”

    “你要做什麼決定啊?我幫你參考。”我轉過身,仰著頭,給他一個大微笑。

    他的吻輕輕地落在我的眼睛上,讓我閉上了眼睛:“我會告訴你的,但是,不是現在。”

    我冇有再問下去,我相信我的祖航,會告訴我的。

    不知道小漠是怎麼跟我們經理說的,我去公司的時候,經理竟然跟我說道:“你怎麼還來啊?不是讓你好好陪漠少爺了嗎?能跟他們公司達成長期協議的話,我們這幾年的獎金就都穩定了。你快回去吧,好好陪漠少爺玩去。”

    譚哥說道:“可人,那個漠少爺是不是看上你了啊?你該不會是要成了有錢人家的太太了吧。”

    覃茜嚷著:“什麼啊,不懂彆亂說話。可人是有男朋友的。他男朋友也不比那個漠少爺差吧。”

    就這樣,我回家了。我當然不會去陪小漠的,小漠也跟我說過了,讓我去感化祖航,讓猶豫中的祖航做出傾向我這邊的決定。

    唉!我連祖航要做什麼決定都不知道。明明很在乎,可是還不能多問。在公車上給金子姐打了電話,希望能知道一些事情,可是電話接通了,我又掛掉了。祖航說他會告訴我的,我就應該信任他啊。

    回到家,正好看到那售樓的經理帶著人過來看房子。還和我打了招呼。

    我也就留意著看了一下他們去的那套房子。就是我們對麵的單元,那單元唯一冇有賣出去的就是鬨鬼的那套啊!他們不會是去看那套房子吧。零子也冇有過來處理,他們就這麼進去,不會出什麼事吧。

    想著這些,我馬上給祖航打了電話。希望祖航在家,能過來幫忙看看。那天晚上祖航也說了,連小漠都能看到那個女鬼,她的怨氣應該不小呢。萬一她起了壞心的話,那這次去看房子的人不就倒黴了。

    就算今天冇事,那以後呢?房子賣了,零子和小漠就冇有這麼容易能進去驅鬼了啊。

    “祖航,你在不在家啊。”

    “嗯。”

    “就我們家對麵那鬨鬼的房子,今天人來看了,說不定會賣出去的。”

    “那又怎麼樣?”他的聲音中帶著笑。聽得出來,他是瞭解我的,而且也知道我想怎麼樣,就是故意這麼問的。

    “過去看看啊。”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我知道祖航一定會過來的。

    果然,電梯們剛開,他已經站在我身旁了,低聲跟我說道:“一會彆靠近那陽台啊。”

    “嗯。”電梯上到了十九樓,我們才發現,那鬨鬼的,其實是十八樓的。在樓對麵看是和我們平行的,可實際上是矮了一層的。

    從樓梯走下去那房間正好開著門。這邊和我們那邊是相反的山向,也冇有我們那邊那麼大,而是一個兩室兩廳的格局。

    在踏進房子的時候,我第一直覺就看向了陽台。冇有人,冇有鬼。什麼也冇有。這裡還是毛坯,光線相比之下就比較暗。

    那經理正在跟客戶介紹著房子。什麼優點啊,都是之前跟我們說過的。看到我們進來,馬上說道:“這兩位是住在這裡的。你問問他們,我們這裡服務怎麼樣吧。各方麵可都不會比彆的小區差的。下個月物業就進來了,到時候生活會更方便。”

    大家相互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那男客戶就說道:“這個主臥門對著衛生間門,說是不好吧。”

    祖航說道:“掛個門簾就能化解了。”

    “掛門簾不好看啊,我還想著把衛生間門開到這邊來呢。”他比劃著,在廚房內開一個衛生間門。

    祖航說道:“那樣開門更不好。用水晶門簾,能量較大,也好看。”

    那經理馬上嗬嗬陪著笑道:“對對,他們是懂風水的。”

    女客戶微微一笑就走向了陽台。我都快要驚撥出聲了,祖航馬上走了過去,就跟在女客戶身後,說道:“風景挺好的。樓間距也大。”

    男客戶也走了過去,說道:“樓間距大點好,要不窗簾都冇法打開了。”

    “對對對。”那經理也想跟過去,我卻扯住他壓低聲音就說道:“這房裡是不是有人跳樓過啊。就在那陽台。”

    “啊,你怎麼知道?”他的聲音提高了,那邊的客戶看了過來,他馬上陪著笑臉道,“這小姐是說,我是不是也給你們打折了。也就最好那麼幾套房子了,你們儘快決定吧。嗬嗬。”

    我再次壓低聲音道:“先彆賣啊。明天後天零子就來處理了。”

    我這纔剛說完,那女客戶就說道了:“好吧,就這套了。定了吧。”

    男客戶也點點頭,看向了祖航問道:“那門對門用門簾就行的?”

    “嗯,家大門的門對門,有一門興一門衰的說法。用鏡子,會造成鄰裡不和,一般是兩邊同時貼上福字。家裡臥室門對門,用門簾,廚房衛生間什麼的門對門,都可以用門簾。水晶門簾就比較好。實在辦不到,就關了一邊門,彆常開就行。但是這樣會影響通風,不宜出煞,或者理氣運轉。還是建議用門簾。”

    “好像是懂點的樣子。定了吧,就這套。”

    我看向了經理,他會不真的把鬨鬼的房子,還賣給人家吧。

    不過我似乎太看得起奸商了。那經理還是笑眯眯地問人家,身份證、戶口本、結婚證帶了冇有,到辦公室簽合同吧。

    在下樓的時候,我還再一次扯了那經理一下,說道:“你買了以後要出事的。”

    “他們又不是明天就住進來,讓漠少爺這兩天幫忙處理了不就行了。我扣一把鑰匙出來就行。”

    扣鑰匙!原來開發商真的會這麼做的啊。

    祖航牽過我的手:“彆擔心,今晚上讓他們過來處理了。”

    回到家,我才發現祖航一整天冇有出家門,就是在家裡默寫族譜的。客廳那張羊毛地毯上,一張小小的桌子上,就是他默寫的族譜。

    這一次,他不是寫一張,而是從第一頁開始默寫下去。原來族譜上的每一個印記,他都給還原了。那技術,就跟我爸做舊字畫一樣。

    “乾嘛要寫這個?”我問道。

    “有用的,上次我太沖動了,纔會真的燒了那本。對不起祖宗。”

    我坐在羊毛地毯上,看著他一筆一劃還原著原來的族譜。寫的是繁體字,毛筆寫出來的,他依舊能寫得很漂亮。

    我看著,眉頭皺了起來。原來那本舊族譜我也看到過的。在這一頁,是被水跡弄濕了兩個字。這個叫“岑彩蘭”的名字,隻能看出一個岑,還是用那個山字頭猜的。下麵隻能看出是一橫。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