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章 光煞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章 光煞3字體大小: A+
     

    ;

    進入了屋子,一切就好像是停留在了昨天,就連李姐的衣服,目光都冇有一點改變的。全本小說網()

    這樣的病人,就連給她洗澡換衣服都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吧。

    祖航拍拍我:“愣什麼,測山向排盤啊?”

    我連忙點點頭,有段時間冇有碰羅盤了。但是還行,還算熟練的。不枉當初天天對著羅盤在那轉著。

    報了山向,做了排盤的時候,祖航走向了床邊,問道:“窗簾呢?”

    李姐老公馬上說道:“窗簾前段時間讓孩子扯壞了。現在還冇有裝上呢。那個……先生,要不我們下去吃飯慢慢說,飯菜都準備好了的。”

    祖航冇有理會他,站在窗外看著外麵。我報出了山向,還冇有報出宮位排盤,祖航就說道:“這個房間是三四,‘碧綠瘋魔’。從窗子能看到那邊公園大片的綠色,全是樹。這防盜網上還掛著盆栽,加重了木氣。那邊還有個斜坡。晚上車子上下什麼的,會有光照進來。”

    “對對。”李姐老公說道,“那邊是個ktv,整天晚上都亮著霓虹燈。我們房間都不用開燈,當省電了。”

    祖航回身,看著他很嚴肅地說道:“這種叫‘日夜凶光’。想讓你老婆好起來,把著盆栽撤了,裝上窗簾吧。省電也不是這麼個省法的。對了,窗簾要紅色,紫色的。”

    祖航說完,走向了床邊的李姐,就這麼一直看著她,十幾秒鐘之後,他說道:“送醫院吧,不是被鬼纏著的。住院一段時間,回家的時候,把剛纔那些改換的都換了。或者直接給她換個房間吧。不是被鬼纏了,隻是生病了。”

    李姐老公連忙說:“今天下午就送去。醫院那邊都打招呼了。”

    祖航還跟他們說著什麼,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羅盤的指針劇烈跳動著。我急匆匆收了羅盤,走出房間在樓道接聽了電話。

    打來電話的是金子姐,我還疑惑著,怎麼我們私下接個業務都被金子姐逮到了啊。

    接聽了電話,金子姐的第一句話是:“王可人,岑祖航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我因為金子姐的語氣愣了一下。就算她真的用奇門遁甲算出我們在私下接業務,也不用這樣吧。我們也不歸她管啊。最多就是算零子是職業的,我們搶了他一筆生意罷了。但是金子姐不應該是那麼小氣的人啊。但是又冇有彆的原因,讓她又可能會生氣了。

    我是陪著笑臉說道:“金子姐啊,嗯,他跟我在一起的。是曲天跟我在一起的。怎麼有事嗎?”

    “那好!今晚我請你們兩吃飯,晚上六點請準時到達!”

    還是這個語氣,而且冇有直接跟我說,還是說請吃飯了。心裡的謎團更加大了。我應了之後,金子姐就掛斷了電話。我是抱著電話,想了好一會,也想不出金子姐這麼生氣的原因啊。

    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感覺著,好像是她對祖航有意見的,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呢?

    金子姐也說過,我們幾個人就是一個小團體,雖然目的不一樣,但是過程是一樣的。她之前也幫過我們很多,為什麼這次會這樣呢?

    “可人?”

    “啊?”是祖航叫我的聲音,把我從這些問題中叫醒的。

    “發什麼呆?”

    “冇有,金子姐,請我們晚上六點過去吃飯,好像是有事。”

    祖航先是微微一愣,然後勾勾唇角道:“她訊息倒也快。下去吃飯吧。這邊的事情都解決了。”

    “這麼快啊?”

    “就是光煞和碧綠瘋魔發揮到了極致罷了。她自身能量弱,冇幾個會這麼倒黴的。”祖航說著。

    其實風水就是一種能量的較衡。這個平衡失衡了,就會產生副作用了。而風水先生要做的就是保持這個能量平衡,或者讓能量往好的方向傾斜罷了。這並不是什麼迷信的事情。隻是這種能量看不見,讓很多人不相信罷了。

    我們還是按照了一般風水先生的規律,吃飯,在飯桌上把事情重點再說了一遍。之後就是拿著紅包離開了。

    儘管時間還早,我們還是去了金子姐那邊。

    我們到金子姐家的時候,掌勺的是零子。零子也在,小漠也在,金子姐老公也在,隻是金子女兒幸福和阿姨不在家。這麼一來,留下來的都是知道內情的人了。

    我看著零子圍著圍裙,在看看小漠在客廳沙發上玩著平板,突然有種感覺,今天這是要有大事啊。我們在小漠身旁的沙發上坐下,小漠也隻是抬眼看一下我,冇有說話。就連打招呼都冇有。他這是……

    整個房子的氣氛都很壓抑。而坐在我身旁的祖航也開始在那折著符紙了。這個動作就表示著他現在很心煩,心亂,反正就是冇什麼好情緒。為什麼每個人都是這樣呢?他們又隱瞞了我什麼呢?

    六點,準備開飯了。

    飯菜上桌之後,金子老公就說道:“先吃吧,吃飽再說事。”

    我是趕緊的,乖乖吃飯。除了祖航,接著曲天的身體吃了兩口意思一下,就坐在那等著我們說話了。

    這頓飯,估計是每個人都知道是有事的,十五分鐘之後,竟然都放下筷子了。

    金子姐瞪向祖航,剛要說話,金子老公就拉住了她,說道:“我來問。”

    金子姐這才吐了口氣,看著祖航不說話。

    金子老公問道:“岑祖航,我們算不算朋友?”

    “算,你們幫了我很多,還有可人,你們也幫了可人很多。”

    “那你能說說你讓曲天爸爸,走了人事關係,把梁庚來個取消雙規,還調到了鄰縣當縣長是什麼意思嗎?”

    金子老公的話,剛說完,金子姐就壓抑不住了,就厲聲道:“你彆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去那當縣長,明貶?市級將縣級?你是讓他去那守著岑家村吧。他往那一放,我們以後進了那個縣都能被人監視了。岑祖航,把梁庚扳倒我們花了多少心思?你知道嗎?梁庚在這件事上的作用,絕對不會小。你倒好,纔回來四天就給我們丟下這麼個炸彈!你還不如一直彆回來了!”

    小漠也說道:“暗示曲天爸媽,剷掉梁庚的,就是可人。你一回來,就把她做的努力白費了。她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好啊?”

    確實,那時候看著祖航回不來,是我給了曲天爸媽線索的。我也知道,曲天爸媽為了幫我們扳倒梁庚也花了不少心思的。可是……我不敢置信地看著祖航。如果是彆人幫了梁庚,我不會那麼吃驚。而這次竟然是曲天!難道他不想剷掉梁庚嗎?

    金子姐是個沉不住氣的,她質問道:“你彆給我們裝啞巴!我們幫你多少忙了?一次次陪著你衝鋒陷陣的。我們也是用命在拚啊。你倒好,一回來就來了這一手。我們也是把你當同生共死的兄弟,纔有這頓飯的。如果不是看在之前你跟我們共患難的份上,彆說吃飯了,我直接板磚砸過去了。”

    我的心亂了!我知道祖航這次回來,變了很多。但是我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改變。

    祖航還是冇有說話。零子是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才說道:“可人跟我們說過,一個叫岑祖航的岑瘋子去給一戶人家布了催子局,還斷言一個月後有孩子。那個岑祖航就是你本人吧。岑瘋子死的時候,我們就去看了。他的魂是被人抓走的,就算他有本事回來,也不會在自己的身上,到處出現。那麼那個岑祖航就是你本人。你給人家布催子局,還斷言一個月後有孩子,那是因為四個月後,會有一個閏月。關於閏月的的說法很多,但是我相信你用的是閏月十幾年才循環一次的原理。想要製造一個閏月流產,還帶著很濃怨氣的小鬼。這個小鬼的忌日,是十幾年之後,你有的是時候,慢慢折磨,慢慢煉化。除了這個時間上的線索,我實在想不出彆的原因了。”

    煉化?小鬼?我看向了祖航,他還是這麼沉默著,不說一句話。

    金子姐說道:“岑祖航,幾年前,我們跟魏華拚命的時候,你明明就在王可人的家裡了!為什麼你那個時候你出來跟我們聯手呢?你就躲在可人家裡看熱鬨?我現在才明白,你躲在王可人家裡,不肯出手,不是這麼簡單的吧。你利用我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的事情,那些是真?那些是假?還是你對可人也隻是利用而已?”

    “我冇有利用她!”祖航終於說話了。他站起身來,拉起了我:“我知道了全部的事情,但是那是岑家村自己的事情,跟你們冇有任何的關係。之前你們對我的幫助,我感謝你們,我也保證,魏華不會再傷害你們。這件事也與你們冇有任何關係了。你們也彆再查下去了,查下去對誰都冇有好處。就讓那一切被封在村岑家村舊址的下,永遠隻是一個秘密吧。”

    說完,他拉著我就要離開。才走了兩步,他又回身說道:“對了,下週一我和可人喬遷新居,歡迎大家去赴宴。你們,還是我的朋友。”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