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章 光煞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十章 光煞1字體大小: A+
     

    ;

    祖航出院的第一天,我們就去處理了那紅衣女鬼的事情,第二天,我乖乖上班去,而祖航去了曲天家。全本小說網()..免費電子書下載

    在外人麵前,他就是曲天,要想留下這條路,就要好好扮演這個角色。

    我到公司的時候,覃茜已經先到了。她現在跟著男朋友出來租房子住,就在這附近,而且早上都是坐著男友的電動車上班的,所以她都能早到。

    覃茜這個家裡有著好房子,有著小車的,還是公務員家庭的孩子,現在竟然也能跟著男朋友一起吃苦了。有時候我覺得覃茜真的很不錯呢。

    覃茜看到我來了,馬上拉過我的手,就說道:“可人,可人。你昨天怎麼冇來啊?昨天我們這裡有重大新聞呢。”

    “什麼重大新聞啊,我冇注意看報紙。”

    “不是,是我們公司內部的。”她拉著我坐在了梳妝鏡前,壓低著聲音說道;“李姐被診斷出是精神分裂症,送醫院裡去了。”

    “精神分裂?李姐?怎麼會呢?她之前不是好好的嗎?”我真的不敢相信,就前天,我還給他當助理,那時候她都還一切正常啊。怎麼就這麼瘋了呢。精神分裂啊,說通俗點,就是瘋了。

    我馬上想到了碧綠瘋魔。有可能她的房間是碧綠瘋魔,而且有形煞,纔出了這樣的事情的。

    可是我也不好去她家看啊。現在人都出事住醫院了。對了覃茜隻說是送醫院,有冇有住院就不知道了。

    我問道:“她住院了?”

    “具體的不知道啊。昨天才送醫院的。”

    李姐雖然平時對我們挺嚴格的,但是畢竟也是同事,是老師啊。我猶豫了一下,才說道:“覃茜,下班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吧,打聽一下,李姐有冇有住院。”說完,我就開始化工作妝,而覃茜,就在那跟譚哥打聽情況了。

    等我化好妝,覃茜的確切訊息也已經拿到了。李姐是被送去了醫院,但是醫生說不需要住院,拿了藥就回來了。

    我就跟覃茜說道:“我們下班去看看李姐吧。”

    “喂,精神病怎麼看啊?我們去了,她認不認識我們都不知道呢?”

    “精神病也有很多種的啊。她又不用住院,隻是小問題罷了。也有人治療之後,又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的啊。”

    覃茜猶豫了一會同意了。而我那天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做在沙發上發呆。把風水上關於精神分裂的特征都回想了一遍。

    下班之後,我給我爸打了電話,說會晚點回家。可是我爸卻是冇好氣地說道:“可人,你也注意一下的。這幾天你天天在外麵……唉。算了,安全就好。讓祖航護好你的安全吧。”

    “爸,放心,我會平平安安的。我會給你養老的。”我知道我爸最擔心的是什麼。他就是擔心我自殺了,或者是被逼著自殺了,去陪祖航的。但是我知道,我不會走上那樣的路的。

    我掛了手機,看著那紫荊花樹,拍拍它的樹乾,說道:“你聽過我好多秘密的,要保密哦。”

    我關於祖航的電話,都會在這樹下麵打的,也是為了防止被人聽到。剛掛了電話,就看到覃茜拎著包出來了,嘴裡還抱怨著:“討厭啊,我家那男人,說得真誇張。說什麼神經病的,彆我們去了,她拿著一把菜刀砍我們的。李姐也不至於這樣吧。要是到了那地步,她肯定就住院了。”

    因為是代表了公司的,我們得到了允許,在中午吃過工作餐之後,就去看李姐了。算出差。

    我們是打車過去的。李姐家我們也冇有去過,就照著譚哥給的地址去的。跟著我們一起的,還有公司裡的另一個造型師,都是同事,就過來關心一下的。

    的士停在了一條小巷子裡。這巷子裡的房子都是自建房,四五層這樣的自建房。

    不過是挺老的房子了。大概都是七運的房子吧。

    另一個造型師我們叫她左老師,她是一個很嚴謹的人,首先敲開了家門。

    給我們開門的是一個老男人,說明瞭來意之後,他說道:“李潔是我兒媳婦。進來吧。她還在樓上呢。不過她情況不是很好。”

    左老師說道:“我們去看看吧。”

    走進那房子,我就察覺到了有些和彆的房子不一樣的地方。這樣的自建房,現在建起來,都是樓梯在最裡麵,靠角落的地方。然後上去就是一層一套房子。可以分成**的幾房幾廳的格局。而這房子不一樣,樓梯在房子的中間。就是天心的位置,在樓頂是用玻璃封頂的,陽光能照下來。

    今天的陽光很好,把樓梯照得很明亮。我小聲嘀咕著:“這房子樓梯怎麼在中間啊?”

    這個家裡的爺爺,也就是李姐的公公,跟在我們身後說道,“老房子都是這麼建的。以前劃地皮都是這麼長長的一條。中間不弄個天井的話,那基本上中間這個房間就不能用了。”

    我點點頭,好像是這個道理啊。這房子,門口就那麼幾米,卻是深進去的。

    上了樓梯,陽光照在了樓梯那不鏽鋼扶手上,光線到處折射。因為扶手還是做了花的,光線的折射很混亂。讓整個樓梯都映著的陽光。

    覃茜就說道:“這光多好看啊。很亮堂呢。”

    我點點頭。可是在第一個樓梯轉角度時候,目光掃過的最角落,好像有著一個影子閃了一下。

    我心中一驚。這陽光這麼強烈的曬進來。這樣的房子應該不會有臟東西了吧。怎麼還會有影子閃過?難道是我的幻覺?

    我警惕地看著四周,在樓梯的另一個轉角,我再次看到了那個影子,而且就在我身後。我驚得回頭一看,那影子終於看清楚了。

    那根本就不是鬨鬼,而是不鏽鋼扶手摺射的光線,將我們的影子雜亂的投在了牆上地麵上。走在樓梯間,一個人就能有五六個影子,還是有大有小的。

    而我們一起就有四個人上樓,那四周基本上全的影子。

    “啊!”前麵的覃茜叫了起來。

    左老師還是用她那溫柔而嚴厲的聲音問道:“叫什麼啊?”

    “哦,我看錯了,我自己的影子呢。有些不習慣。”

    原來覃茜也看錯了。我低聲說道:“剛纔,我也看錯了。”

    走在最後麵的爺爺說道:“這不鏽鋼好吧,還亮燦燦的。這房子都十五年了,現在還能這麼亮程,能照見人呢。以前的不鏽鋼就是貨真價實啊。哪像現在的,用個幾年就生鏽了。”

    給他這麼一提醒,我才注意到那扶手上的人影。因為各種雕花,不鏽鋼扶手上的人影是變形的,很多很多個重複著。

    我心中緩緩噓了口氣,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啊。鏡子在風水上是有講究的,就連電視螢幕,電腦螢幕都算是暗性的鏡子了。那麼這個能照到人臉上痘痘的不鏽鋼也應該算鏡子了吧。還是那麼多,那麼雜亂無章的鏡子。還有這樓梯間牆上地上的人影。

    上到了四樓,李姐的老公就衝房間裡匆匆衝了出來,抓起放在樓梯旁的繩子就跑了進去,他甚至冇有看到我們的到來。

    爺爺一看這陣勢。馬上就跟著衝了過去,將一個小男孩退出來就關上了房門。接著我們就聽到了喊聲,哭聲,罵聲。

    哭的是被推出門外的李姐的兒子,那小男孩也就七八歲的模樣,拍著門,大聲哭喊著:“爸爸,媽媽,媽媽,媽媽……”

    李姐把他帶去公司過兩次,所以我也算是認識這個小男孩吧。

    罵聲是李姐的老公,他吼著:“李潔,你要瘋就自己瘋,彆傷了我兒子。我***今天打醒你!我看你還瘋不瘋!”

    接著就是一陣打架的聲音,李姐的孩子哭得更恐怖了:“爸爸,彆打媽媽。彆打媽媽……”

    而那喊聲就是李姐的,她的聲音喊道:“殺了你,我砍死你。你們躲在我家裡,我劈死你們。彆綁著我,華鋒,彆綁我,我是在救兒子,救你啊。家裡有鬼!有鬼!他們要害我兒子!”

    這些話讓門外的我們都震驚了。

    左老師抱過孩子問道:“你媽媽到底怎麼了?”

    孩子哭著說道:“我媽說家裡又鬼,要害我。她就整天拿著一把菜刀。我爸搶了她又拿房間裡的檯燈。這個就是我媽媽打的。”說著他拉高了衣袖,我們纔看到了他手臂上纏著的繃帶。

    從那繃帶的痕跡來看,傷口應該挺大的。覃茜壓低著聲音說道:“看樣子至少縫了五針。我們,還看不看李姐啊。”

    就現在這個樣子,真不適合我們去看望她的。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打開了,爺爺走了出來,抱起孩子說道:“彆哭了。你媽媽好好的,下午自己在家,我跟你爸送你媽去醫院。”說完,他朝著我們歎口氣,道:“不住院不行了。你們去看看吧,冇事,綁起來了。”

    我們三個走進了房間中,但是心裡還是緊張得要命的。要是李姐真的揮菜刀來了,我們連跑都跑不快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