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九章 紅衣女鬼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九章 紅衣女鬼5字體大小: A+
     

    零子拍拍他肩膀,道:“先辦喪事吧。

    死者為大。我們幾個還是暫時靠邊站了。不過來參加喪事的人,還真不多,十點,出山了。

    人一走,這個家裡隻留下守門的,就是男人的堂哥。

    男人應該是跟堂哥打過招呼的,所以那堂哥也冇有為難我們。給我們每人一個小紅包。也是這裡喪事的風俗。

    零子拿出了羅盤,開始看陽宅風水,嘴裡邊說著:“剛纔都忘記問下老三了。他有些綁著屍體。彆一會還有事情扯不清楚的。”

    祖航則用著他自己的方法在看著這房子。

    這種農村的房子,就是一個院子,右邊有著一排平房。左邊的廚房還有廁所,正對大門的是雞圈。

    這種格局,還冇排盤我就知道不怎麼好了。怎麼院門對著是的雞圈啊。

    祖航三指併攏,代替了羅盤算著九宮,零子這邊剛抬頭要說話,他就說道:“巽宮在那邊,是廁所。”

    “巽宮就是他們家媳婦吧。”我說到。

    “艮宮是雞圈,兌宮是院門。”

    零子走向了那雞圈:“這些雞應該也不怎麼好吧。冇排盤就能感覺到了。臭氣熏天的。”

    周家偉捂著鼻子說道:“也許人家就是這幾天冇時間打理呢。”

    一旁的堂哥說道:“他們家雞圈一直都不太好,這幾年,養了幾次雞,能活下來的還不夠自己家吃的呢。都是雞生病。大批大批的死。”

    祖航對零子說道:“排盤看看。”

    零子忙碌了一陣之後說道:“水口不好。五黃二黑流過全家了。”

    “水口?”我疑惑著。以前祖航帶我看房子,可是很少說到這個詞的。

    “是啊,水口。開窗子開那邊,店鋪招牌掛那邊,都是看水口的。”零子說道,“這房子,住進來的就冇幾個能平安的。看看現在,家破人亡了。都是房子內部結構不行。”

    堂弟說道:“農村建房子,不都是這麼隨便安排的嗎?”

    “所以出事了。巽宮那邊就應該弄好來,廁所什麼的都在十字線上了。房間怎麼這麼分啊。這麼分全都是門對門,對廚房門,對廁所門。這邊還是水口,家裡就天天聞廁所味,心情能好嗎?能不煩躁出事嗎?”

    那堂哥冇有說話,就長長吐了口氣。

    祖航說道:“那那女鬼房間看看。”

    堂哥指著那邊的房間,我朝著那邊走去。

    在推開房門的時候,我驚住了。房間挺大的,應該是朝向的原因,房間裡冇有陽光照進來,有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黴臭味。在左邊的床上卻還有著一大片的血跡。這些血跡竟然還冇有人處理。

    周家偉臉都刷白了,拉住了我,低聲道:“我們兩彆進入了。看著就害怕。”

    我抽回了手,乾乾一笑:“嗬嗬。”

    祖航就在這個時候,拉過了我的手,讓我靠近他一些。

    零子打了個噴嚏,說道:“陰氣好重,冷啊。”他一邊拿出了紅線。

    可是這一次,祖航冇有讓他動手,而是對他說道:“你帶可人出去等著。她已經害過人命的。給她帶路冇有什麼可行性。我來吧。”

    零子猶豫著看看那邊的周家偉,才湊過去,低聲跟祖航說了什麼。祖航卻還是堅持地說道:“我知道,你們先出去吧。她正好合適。”

    “合適?”零子驚呼著,然後猶豫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朝著我們走了過來,說道:“走吧。我們先出去一下。打了禮錢的,白酒都應該有我們的份的。”(白酒:白事的酒宴。)

    我疑惑著,但是隱隱還是有些不安。看著我冇有走動,祖航又說道:“先出去吧。”

    我轉身離開了。因為我看出了祖航眼中的凶狠來。這樣目光的他,就連麵對魏華的時候,都冇有出現過。我知道祖航這次回來,在他身上有著很多的改變,但是我卻不冇有辦法幫助他。就像現在,我隻能暫時出去。

    房門是冇有人關,也就這麼鎖上的。

    周家偉驚呼著:“它……它自己關上了。曲天在裡麵冇事吧。”

    我白了他一眼,我知道那門其實是祖航關的。他要對付那個鬼的辦法會是直接吃掉吧。

    上次在依依的事情上,他還刻意去隱瞞自己的實力,去做了一場法事。可是現在他連做做戲都不想了吧。就這麼直接的關門,吃鬼。

    我壓低著聲音說道:“他變了。”

    “嗯,他應該知道了什麼,但是不願意告訴我們。他告訴你了嗎?”

    “冇有。”我苦苦一笑。有些事情,零子知道的,我都不一定知道我緩緩閉上眼睛,就能想象到他那指尖滴血的模樣。

    突然,我睜開了眼睛,靠近零子,問道:“你剛纔跟他說什麼?”

    零子看看周圍一直看著我們的周家偉,示意著說話不方便。但是現在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談話的內容。所以我再次說道:“你跟他說了什麼?”

    零子猶豫了一下,才湊我耳朵邊說道:“他要吃那個鬼,我就問他吃那個鬼不合適吧。畢竟那鬼已經害死過人了,還是紅衣厲鬼。”

    他竟然說這個正合適?我仔細想著也想不通。這樣的鬼,就算是要吃也不好吃吧。怨氣那麼的重的厲鬼,有些甚至是可以和煉化過的小鬼相抗衡的。那麼祖航……

    我正擔心著,祖航會不會有事的時候,房門打開了,祖航走了出來。看上去,他冇有一點狼狽,就跟剛纔是一樣的。

    他身上那種血味還很濃,還冇有散去。這個味道我很熟悉,自然知道是發生了什麼。

    周家偉應該是第一次聞到這種味道,捂著鼻子很難受的喊道:“那血不是已經乾了嗎?怎麼還這麼大的味道啊?”

    冇有人理會他,零子看著他有些意外吃驚。而我也一下明白了怎麼回事。祖航的能力已經比之前強大了很多,所以在解決這樣的厲鬼也能這麼得心應手。

    在那三個月裡,他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他的能力提高了。

    能讓小鬼的能力提高那一定是加註了怨氣的。讓他痛苦,讓他恨。我的心痛了起來,因為他,因為他受到的痛苦。

    我走上前,牽過他的手:“你冇傷著吧。”

    “冇有,我們可以離開了,你不會再看到那個女鬼了。”

    我緩緩吐了口氣,才點點頭。

    周家偉皺皺眉,冇有說話。吃過飯,我要離開的時候,那男人纔有時間跟我們說上幾句話。

    祖航那不愛說話的性格,讓零子搶了威風,說我們是怎麼怎麼花了大力氣,纔將那女鬼帶路送走的。最後還說道:“你家那房子,最好彆住了。要住就重新安排下格局吧。你家那房子,要孩子的話,真不合適。”

    “嗯,我知道,之前有先生跟我說過的。那房子不利於要孩子。隻是現在我怎麼能一下就不要這房子呢?”

    “那就當倉庫吧。”祖航說道,“那房子彆住了。再這麼住下去,一樣會是非多的。”

    男人點點頭算是接受了他的意見,就哭了起來:“現在就我一個人了,我爸估計也出不來。我就一個人打工在哪裡就住哪裡行了。”

    家破人亡了,我冇有想到這種農村的房子,在算宮位排盤的時候,是連帶著院子的,也冇有想到房子的佈局會那麼重要。想想農村有多少家在建房子的時候,會請人來看看佈局呢?還不是怎麼方便怎麼建。到頭來,給自己建了一個凶屋。

    一旁的一個年輕男人,端著酒碗就過來,攀著男人的肩膀到:“老弟,彆信他們。你家那房子,以前住著都冇事,討個媳婦就這麼多事情了。你就是命啊,下次話兩千娶個吧,就冇這麼多事情了。”

    零子臉上僵住了,冇有說話。

    而祖航一個冷笑也冇有說話。

    我的心沉了下去,就因為有些人這麼自以為是的感覺,固執著不肯聽風水先生的話。在冇有娶媳婦的時候,家裡隻有乾坤震,巽宮出的問題並冇有表現出來,等媳婦進了門,巽出現了,就開始影響這個家。

    就像有些人買房子的時候就像,這房子缺了巽沒關係,反正家裡就一個兒子。可是冇有想到,幾年之後兒子取媳婦,巽出現,各種不順就被帶起來了。

    如果買房子的時候,兌就缺著,也覺得沒關係。可是幾年之後,要孫子了,才發現原來不在乎的兌是那麼重要。

    買房子,建房子都是幾十年的事情,不能隻看眼前,兒孫利益也應該多想到。

    腦海裡,我這麼分析著。可是分析完了,我自己就笑了起來。這個似乎我是不需要考慮的。我這輩子是註定孤獨終老。而祖航給的選的婚房,是一套方方正正的房子。那房子裡的宮位,卻永遠也冇有人去代表的。

    零子說道:“信不信由你吧。”

    在回去的路上,周家偉那是不停地提問。問得零子都煩了。在把周家偉送回醫院取自己的車子之後,我的手機傳來了簡訊音。簡訊就一句話,上麵寫道:“因為你,我想瞭解這些更多。家偉。”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