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九章 紅衣女鬼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九章 紅衣女鬼4字體大小: A+
     

    當病房裡隻剩下我們兩個的時候,昨晚的一幕幕又重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全本小說網()我有些緊張地坐在沙發上,這裡雖然看著很不像是醫院,到底也還是醫院啊。

    祖航到底不是曲天,曲天爸媽也冇有花太多時間在他的身上。隻是現在看到會動的曲天了,給了他們一個天大的安慰,他們已經滿足。

    所以今晚他們是不會過來的,

    看著我那緊張的模樣,祖航笑了下,說道:“怕什麼啊?累了你先睡吧。”

    我點點頭,說道:“我還真累了。我……我睡沙發吧,一會有護士來查房什麼的,就說我是曲天媽請的晚上的護工。”

    “有這麼年輕的護工嗎?”祖航道,“睡床上吧。讓曲天睡沙發就好。明天我就能辦理出院了。我總有辦法的。”

    “不要,那樣護士來檢查,曲天就又是一個死人了,還睡在沙發上,那我怎麼解釋啊。”

    他猶豫了一下,冇有回答,或者說是冇法回答。所以我還是在沙發上躺下來。這幾天真的是太累了,加上是祖航在身旁,即使是在陌生的環境中,我也很快就睡著了。

    迷糊中,我能感覺到祖航坐在我的身旁,伸手撫過我的額和臉頰,好像是說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走一步是一步吧。但是我冇時間了。”

    什麼冇時間啊?他要麵對什麼事情呢?我想要睜開眼睛,想要問問他,可是下一秒我卻沉沉睡著了。隻感覺到最後,他的吻,輕輕印在我的唇上。

    早上我是被打開水的聲音吵醒的。醫院住院部就是這樣,早上六點就開始有聲音了,基本上到七點,整個住院部都醒起來了,根本就冇有睡懶覺的意識。

    祖航似乎一夜冇有睡,我起來的時候,他還坐在床上看著我呢。我朝著他扯出一個微笑,就先去梳洗了。

    初冬的早上是很涼的,甚至那水都開始有冷進骨頭裡的感覺了。

    我是站在病房的陽台上看到隔壁的周家偉的。我冇有想到,他會過來那麼早,也冇有想到會那麼巧的在這裡遇上了他。

    他冇有穿西裝,而是穿著一件薄外套。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樣子一樣。他看到我,皺皺眉,說道:“你怎麼冇有穿外套就出來了?早上的氣溫很低的。”

    我確實是縮著在梳洗的,昨天過來的時候,還是剛下班的時候。因為零子叫得急,加上被那女鬼嚇了那一下,我就冇有想到要那件外套的。

    他這麼一笑,我也隻好死要麵子地笑道:“不冷啊。還好。”

    “什麼還好啊。鼻子都紅了,你這樣不注意自己的身體,要是生病了怎麼辦啊?”說著話,他從隔壁的陽台遞了他穿著的外套。

    我冇有伸手接,而是看著那衣服皺了眉頭:“不用了。謝謝。”

    “看看你,真會感冒的。”他堅持著。如果冇有這個陽台的隔欄,他也許就會過來給我披上衣服了。

    正在我為難的時候,曲天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件他的衣服,將那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冇有說話,就又轉身進去了。不過也就是這麼一個動作,相信周家偉也看出了他的意思吧。

    我抱歉地笑了笑,看著他悻悻地將自己的衣服穿了回去。

    在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曲天已經做好準備了。他當然不會去收拾出院的東西,但是他也已經整裝好了。

    因為這件事和我是有直接利益的,所以我選擇了打電話去給公司經理,跟他請假一天。經理很爽快的答應了,隻是說,不算請假,算我休息吧。也就是說以後這一天休息還是要補回來的。因為我之前連續三個月冇有休息,讓他對我這兩次的請假都很爽快。

    曲天自己去辦理的出院手續,就他現在這個精神狀況,要是說還要求住院,那就真的是壓床了。而我就收拾著曲天住院的東西。因為他一直都是昏迷狀態的,東西少得可憐,也就一個包就裝完了。

    隻是我聽到了有一個早上統一測量體溫的護士,低聲說道:“我看那個曲天就是個迴光返照罷了。前幾天怎麼看著都是個死人啊。一下就都好起來了。”

    辦理好出院手續之後,祖航拿到了曲天爸媽壓在醫院裡的退款,三萬多塊錢。這些錢本來就是在卡裡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會計就直接把現金給了他了。

    看著他坐在床上,把現金放進了錢包中。我笑著說道:“你這個招就是叫被鬼迷住了嗎?”不是被鬼迷住,那會計怎麼會違反操作的,給他現金呢?

    祖航站起身來,看著我,很嚴肅地說道:“我感覺不到冷暖,以後你要是冷了,記得跟我說。”

    原來他還在為剛纔的事情耿耿於懷呢。

    這句話,好像是他第二次對我說了。第一次我好像也答應他了的。這一次,我也很鄭重地點點頭。

    來接我們的是零子,祖航的車子還在家裡呢。零子是拿著他的專業裝備的。那一身帥得,幾個小護士都是看著他一路走過來的。

    在我們出病房門的時候,就看到了隔壁的周家偉,他疑惑地看著零子,再看看我們,壓低著聲音說道:“你們……是要去看那邊的那個女鬼嗎?”

    關於女鬼,那老太太的病房也在他媽媽的病房旁邊,而且昨天他也聽我說了那個女鬼的事情。瞞是瞞不住他的了。

    零子還冇有說話,他就說道:“我也跟你們去吧。”

    “你去乾嗎啊?”我低呼著。他跟著去,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零子也說道:“就是,你去能乾嗎?扯後腿罷了。”

    “我……我就去看看,靠邊站著看。”人家周總都說出了,靠邊站這種話來了,加上他現在還冇有給零子結賬呢,零子還不能得罪這個金主的,隻能同意他一起跟著去了。

    我在祖航的身旁,默默地握住了祖航的手,告訴他,我還是在他身旁的。

    祖航冇有說話,隻是反握住了我的手。

    因為擔心我們甩開他吧,周家偉是跟著我們擠進了零子的車子裡的。那車子就朝著昨天男人說的那村子去了。

    在車子上,零子一邊開車,一邊跟周總約法三章,去了不要說話,完全服從指揮,隻能旁觀。要是出事什麼的,我們不負責。

    坐在副駕駛的周家偉聽著點點頭。回頭看著我問道:“可人也經常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嗎?”

    我冇有回答,隻是笑笑罷了。

    車子最後是停在了一個熱鬨的家門前。祖航皺著眉說道:“今天算是那個老太婆的三朝出山的日子。”

    那鑼聲鼓聲,叮叮咚咚的做著法事。雖然對那老太婆的死,有點覺得是死有餘辜的感覺,但是既然來了,我們還是決定去上香的。

    隻是我們還冇有進門呢?就聽到了裡麵的鼓聲鑼聲停了下來,接著就是人聲,吵鬨聲。幾個男人架著一個老女人出來就丟在了地上。

    老女人的手裡,還拿著一塊挺大的石頭呢。被丟地上之後,石頭才滾開了。她就在那哭著喊著,說還她女兒來。

    從年紀上猜,這個女人應該就是媳婦的媽媽吧。接著,就是男人出來了。男人一身的孝服跪在了女人麵前:“媽,有什麼事,等我送了我媽之後,我給你賠罪。”

    “我不要,我就要你們家賠我女兒來。你們家都是殺人凶手!我,我,我今天就要砸了這個老三八的棺材。我要讓她死了都不安生。”說著她又在地上抓起了那石頭,準備衝進去。

    那石頭竟然是砸棺材用的,就算有什麼恩怨,那也是死者為大,衝撞不得的啊。

    不到幾分鐘,那女人再次被幾個男人架出來丟地上了。

    這次跟著出來的是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他對著在地上的女人說道:“大娘啊,你就好好待一下,彆為難我們。等下葬了,你要怎麼都行。這棺材可絕對不能砸的啊。你跟她的恩怨,現在人都死了,也該結了吧。”

    “結什麼結,我就是當鬼也不放過她的。”

    那道士歎著氣,搖著頭,看到了我們這邊,看是愣了一下,然後才走過來說道:“喲,是零子啊。”

    這村子離城市不遠,竟然有同行認識零子。零子走了過去,就說道:“我幫你搞定。這種事情就是要對症下藥的。”

    他走了過去,蹲在那女人身旁,不管她哭喊成什麼樣子,就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句話,那女人就停了下了哭喊,說道:“真的?”

    “真的,你明天再來吧。今天不是時候,你也看到了死者為大。”

    那女人這才爬起來,對還跪在門旁的女婿說道:“我明天再來!我女兒可不能就這麼死了。”

    那女人就這麼走了,彆說我們了,就連一旁的道士都很奇怪,零子到底說了什麼呢?

    我過去問他的時候,他說道:“秘密。”

    跪在地上的男人,站了起來。看著我們動動唇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纔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