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七章 催丁局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七章 催丁局2字體大小: A+
     

    ;

    他們是一輛車子過來的,停在了那彆墅門前。全本小說網()

    我馬上緊張地站起身來,祖航啊,真的是祖航嗎?最先下車的是黃小姐,然後就是他老公,接著就是從後座上下來的……岑瘋子!

    我驚得往後退了一步,腳下就絆倒了那張小凳子。因為踩到小凳子上,我重心不穩地撞到了身後的那棵樹乾上。

    我的動靜讓黃小姐看了過來,她叫道:“喂!”

    可是我卻直接轉身就跑了。岑瘋子啊。那就是岑瘋子!岑瘋子已經死了!死了!死了的岑瘋子,現在卻在這裡走動著,給人看風水不說,還是在這樣的大太陽下!

    岑瘋子說他叫岑祖航的。這個岑祖航竟讓不是我的岑祖航,而是岑瘋子。

    “喂!怎麼回事啊?”黃小姐在我身後喊著,可是我卻冇有理會她,驚慌地往前衝著。但是我的腳步卻在二十幾米之後停了下來。

    岑祖航是岑瘋子,真名是岑舟。可是他已經死了啊。就算火化冇有普及到那個小鎮,他也是警察看了屍體之後,認定死的。那麼岑舟就是不存在的。

    現在這個會動的岑瘋子,他說他是岑祖航,會不會是和曲天一樣的情況呢?可是祖航為什麼要來給人家看風水?為什麼要藉著岑舟的身體。岑舟都已經死了那麼長時間了,又是誰提前把屍體留下來的?

    岑舟的死,本來就有很多的疑點。警察認定是意外死亡,但是我們去看的時候,卻是被人用術法整死的。

    那麼整死他的人,是不是跟進了這件事,是不是在警察處理之後,要出了岑舟的屍體呢?

    一個個疑問在我的心中盤旋著。我就這麼站在那路旁想著這些事情,知道車子的喇叭聲驚醒了我。

    我抬頭一看,還是那車子,還是那男人,他從車子裡探出頭來說道:“喂,小姐,你現在是什麼意思啊?擋著路了。”

    我連忙讓了讓。他的車子叢我身旁滑過的時候,我纔想到了那張小凳子。我就喊道:“喂,我小凳子我一會放剛纔那個……你朋友的家門口。你回來的時候,去拿一下吧。謝謝你了。”

    “你不是要走了嗎?”

    從我的方向看,我確實是要離開的。可是現在我又打算回去了。不管那個岑祖航到底是人是鬼,我都要去看看。我已經被捲進來了,還能置身度外嗎?

    我搖搖頭,轉身走了回去。

    隻是我冇有想到的是,那男人竟然又倒車回來了。在我走回到那彆墅門前的時候,他的車子也停在了一旁。

    我好奇地看著他,他下了車子,說道:“我也跟他們打聲招呼。”

    岑舟已經進了屋子了,我走進去到時候,他正在測量著房子的山向。那個紅色的羅盤不大,但是一看就是古董貨。祖航是很少拿羅盤的,我不知道這個岑舟拿著羅盤會不會受到影響呢?

    看到我回來,黃小姐臉色明顯不高興:“剛纔叫你,你怎麼還走啊?”

    我陪著笑說道:“我去追他車子呢。他剛纔借了我椅子,我看到他車子過去了,就去追車子還椅子。”我指著跟在我身後進來的男人。

    那男人微微一愣,很明顯是聽出了我的謊話。明明就是我已經跑走了,他才從我身後超越過去的。我還擋了他的路呢。誰叫人家開著的是名車呢?

    男人點點頭說道:“對。呃,是這樣的。”

    我朝著他感激的一笑。看來他是一個很聰明的男人呢。

    在我回過目光,看向岑舟的時候,他冇有一點生氣的意思。看著我和彆的男人這麼眼神互動著,冇有一點生氣,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岑祖航啊?就這祖航讓魏華送來分魂符這麼一件事,我敢說祖航是記得我的。

    就算不記得,他喝了我的血,恢複了能量,那充分說明瞭我們之間是有聯絡的啊。他不會把我當路人這麼簡單的吧。

    黃小姐的老公說道:“家偉,你認識這位小姐啊?”

    我身後的男人原來叫家偉。他點點頭,說道:“剛認識。”

    “哦,聽說她可是風水世家岑家的人呢。你竟然她啊?”

    “說明岑家?你還信風水啊?”家偉看看他們,再看看我笑了。我也不奢望這種男人會信風水。他信不信都跟我冇有關係。

    我在乎的是岑舟聽了這些話的反應。岑舟沉穩著說道:“乾山巽向的房子,一等格局。要布旺丁就有了先天的好條件了。”他走向了彆墅後麵的窗子,看看外部環境,說道:“後麵……還行吧。能佈局。”

    就這樣?這個和祖航的習慣很不一樣啊。金子姐和零子在佈局之前也不是這樣的。我說道:“大師,就這樣決定佈局了嗎?不用奇門遁甲來看看?”

    每個風水師都有自己的習慣,每個派彆也都有自己的習慣。彆人我不知道,但是祖航我很清楚。他要是佈局,他絕對會先用奇門遁甲看看才決定的。

    岑舟看看我,說道:“你會?”

    “我不會,但是岑家很多人都會。”

    岑舟一個輕蔑的冷笑,說道:“要催丁,首先要看男女有冇有身體上的疾病。有就看坤坎。這房子他們還冇有住進來,這個就可以先不看了。再來就是山澤通氣。艮兌乾淨整齊,通風良好,不能有大的動盪。大門,衛生間這種就是不穩定的。還有就是在催旺的位置,放一些送子的東西。送子觀音,結果的植物什麼的。”

    黃小姐問道:“那大師,在我們房間佈局嗎?”

    “看風水是整個房子看啊,不是隻看一個房間。要是房間安排得下,艮兌的宮位的房間好,也可以去那房間去住。要是住不了,就去那位置**。”

    “啊噗”我身後的家偉一口水就都噴我背後了。我回頭看去,原來黃小姐的老公給了他一瓶水,他剛喝了一口,就噴出來了。讓他噴出來的原因,應該就是岑舟的那句“**”吧。

    想想這個風水先生,看上去都能有六十了吧,那樣子,雖然比當初那在鎮子上看到的模樣要整齊了一些。衣服也乾淨了不好,但是一臉的黝黑,外加一臉的皺紋,還有那一股子的煙味,說出這樣的話來,真的讓人不太適應呢。

    我知道風水先生有時候就是房子的醫生,給房子看病的。這佈局就像是醫生給病人下藥一樣。要治病就不能諱忌就醫。但是這視覺效果真有點讓人接受不了。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了,雖然我們這裡的十二月也不算冷,這樣的天氣裡,我也隻穿著兩件衣服,還是婚慶公司的製服。但是那口水噗出來,因為他比我高,很多水珠都噗在了我的脖子上。

    水珠順著衣領流下去,後背一下就體會到了涼意。出來匆忙,我也冇有拿紙巾,這裡是剛裝修好的房子,也冇有紙巾在的,我隻能尷尬得用手擦著那些水珠。

    家偉連忙道歉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車子上有紙巾的。”說著他就跑出了房子。

    我看向了岑舟,如果他的祖航的話,那他該是什麼表情呢?但是我看到的,就是他那輕蔑的笑著,那雙關節突出的老手,摸出了煙。

    黃小姐的老公馬上就給點上了煙,說道:“全聽先生的。”

    岑舟吐出了煙氣,說道:“我包你頭個月就能懷上。”

    黃小姐說道:“大師,我們在一起可是好幾年了,都冇懷上呢。”

    “能懷上的。”他說著。

    家偉跑回來了,手裡拿著紙巾盒。我扯過紙巾,擦著脖子上的水。但是那些流下去的水我卻擦不到。

    家偉連連說道:“對不起,真對不起。我幫你擦吧。”

    我還冇有答應,他已經拿著紙巾,將手深入我的衣領下。這樣的接觸,讓我緊張地想要退後,他卻伸手拉過了我的胳膊。這麼推搡間他原來夾在胳膊那的水,蓋子就被衝開了。因為我們離得近,水嘩的濺了我們兩一身。

    我的衣服濕了,他的衣服也濕了。

    這下,我們都愣住了,黃小姐他們也都愣住了。

    我有股想哭的衝動。都是該死的岑舟,要不今天我也不會來這裡了。

    看出我的難堪,家偉說道:“這樣吧,我家離這裡近,你去我家洗個澡換衣服吧。”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我說著就想要往外走去。今天來這裡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岑舟對我的出現冇有明顯的表示,就好像他並不認識我一樣。我不明白他到底要乾什麼,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反而讓自己弄得那麼的難堪。

    可是家偉卻拉住了我的手臂,說道:“喂,小姐,你這個樣子出去,人家會怎麼看你笑話啊。”

    黃小姐也說道:“是啊,王可人,你這麼就算走大街上也會被人指指點點的吧。這樣吧,我今天早上逛街買的衣服先給你穿吧,我去拿。”

    我被家偉扯了出去,被塞上了他的車子,黃小姐把兩個紙袋交給了我,說道:“放心吧,家偉是好人,不會趁人之危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