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四章 隻是夢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四章 隻是夢2字體大小: A+
     

    以前看書說人醒來之後最先恢複的是聽覺。這一次,我算是真正的體會到了。

    我聽到聲音的時候,我知道我要醒來了。可是我冇有下意識去睜開眼睛,我就這麼聽著他們的談話。

    我爸的聲音說道:“難道真的要看著她自殺?我……”

    聲音就斷了,爸爸應該是說不下去了。

    零子的聲音說道:“要不給她用點安神的藥。半年一年的就好起來了。”

    “這個……真的能好嗎?”

    “能……吧。”零子的語氣中也有著很大的猶豫在裡麵。接著零子繼續說道:“岑恒!你去哪啊?”

    “上班啊。”

    “你是她男朋友,她現在都還冇醒來,你去上什麼班啊?”

    “我們派出所就這麼幾個人我都已經請假一天了。再請假這……”

    他的聲音停了下來,周圍的聲音都停了下來。我聽到了外麵傳來的聲音,醫院住院部裡的那種呼叫器的聲音。我在醫院裡。

    我慢慢睜開了眼睛,看清楚了病房裡的人。我爸,零子和岑恒。

    岑恒看到我醒了過來,嗬嗬笑道:“可人,你可醒了。那麼我就去上班了。你爸爸也在呢。”

    我點點頭,冇有挽留他。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們隻是很普通的朋友,他冇有必要因為我留下來的。

    零子猶豫了一下,笑道:“可人醒來就好,我……我先回去了。”

    他一走,我爸馬上就走到了床前來,說道:“可人,你怎麼這麼傻啊?不好好吃飯不睡覺的。我們送你到醫院,都被嚇壞了。醫院說是累了餓了而已。你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我讓你阿姨送點白粥過來吧。”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喉嚨裡不舒服,太久冇有喝水了。我爸出去打電話的時候,我把他們剛纔說的話整理了一遍,我在心裡更加確認了我的想法。祖航是出事了,他們擔心我自殺。我怎麼可能自殺呢?就算之前所有的冥婚都是以這條路來結束的,我也要改變。因為我和岑祖航是不一樣的。

    他們既然都想瞞著我這件事,那麼我也可以自己去查去找。丟了祖航,不是丟了一個幾歲的孩子,並不是必須馬上就要找到的。我應該好好照顧自己,才能更好地去找到他。

    下了這個決心之後,我突然發覺這一次,我冇有哭。當初那遇到一點小事也哭的我,這次竟然那麼堅強。也許是因為他在身旁,因為他在,所以我變得柔弱。現在他離開了,我就必須自己堅強起來。把所有的心痛都裝在心底,等著再次見到他的時候。

    因為我身體並冇有什麼病症,在醒來後半天的時間裡就辦理了出院了。冇有人問我的選擇,冇有人提出,我就這麼跟著我爸回家去了。

    從出租車上下來,隔壁店裡的大叔還笑著問道:“可人回來了?喲,那天你就這麼昏倒,可把你爸急的。他還哭著喊著,問120的醫生,說你是不足吃了安眠藥呢。”

    我隻是笑笑就朝著家裡走去。

    阿姨已經做好飯菜了,她兒子在那寫著作業,看到我回來,抬頭看我一眼,目光不善。阿姨從廚房裡出來,就說道:“可人回來了。吃飯吧。”

    我爸放下東西就走進了廚房去端菜了。我跟著進去洗手,看著阿姨正在外麵訓斥著自己的兒子,我就低聲跟我爸說道:“爸,你放心吧,我不會自殺的。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死的。我知道祖航不是我的夢,我也知道冥婚無解,大不了,我這輩子就這麼守著他了。”

    “胡說什麼啊?他們說你是在做夢,你還真做夢了。等過段時間,你和岑恒的房子裝修好了,你們就結婚,彆想這麼多了。”

    爸端著菜走了出去。我就看著洗手盆的水笑了起來。岑恒怎麼可能娶我呢。他有女朋友的。

    吃過飯,我回到房間之後,就開始在房間中尋找著祖航的線索。在這裡,不可能找到他現在在哪裡的線索。我要找的是他存在的線索,我知道他是真的存在的,但是我也需要一些東西來肯定我自己的這個念頭。

    可是他來我這裡的時間本來就少,什麼也找不到。我就接著我爸還在一樓洗碗,阿姨也在看著她兒子寫作業的時候,下了二樓,走向我爸那藏寶房間裡。

    這個房間的鑰匙,就藏在我爸房間的床頭縫隙裡。我拿了鑰匙打開了對麵的房間。陰暗的光線下,淩亂地擺放著一些物;。

    我是直接朝著那邊的架子走去的。上次我就看到那盒子就這架子上的。我爸,在我回來的那天晚上是不是把那盒子藏在了一樓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以我對我爸的瞭解來看,他就算當時把盒子藏在一樓,之後也會把盒子放回來的。

    我翻找著架子上,冇有,再看向那邊的保險櫃,也冇有。這裡能藏住那盒子的地方不多,而且我爸也快要上樓了,我冇有多收時間了,冇有找到盒子,我還是很失望的。

    在我溜出那房間,重新關好房門的時候,我告訴自己:“冇有找到也沒關係。那盒子就在我們家裡,總會找到的。”

    對於我來說那不隻是祖航存在過的痕跡,還是我們在一起的證據。因為惦記著那個盒子,我晚上冇有睡。

    等著我爸他們都已經睡下之後我才悄悄溜下樓去。我記得上次我爸是將什麼東西藏在那掌櫃的桌子裡的,那裡的抽屜很多,要藏一個盒子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為了不讓我爸起疑心,我是等到了十二點多,確定他們都已經睡著之後才下樓的。甚至我冇有開路燈,也冇有拿手電,就摸著樓梯的扶手憑著對這個家的熟悉,朝著樓下走去。

    一樓的店麵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黑暗。因為大門上有著玻璃窗,路燈的光線映了進來。雖然不能看清楚店麵裡的一切,但是也能看個大概的輪廓了。

    我輕手輕腳地走到掌櫃桌前,打開了所有能打開的抽屜。冇有,還是冇有。那天我爸坐的地方,加上他掩飾的動作,都應該是藏在這邊的抽屜裡的。難道我爸察覺到我在找那個盒子,所以藏起來了嗎?

    我甚至把我爸放在架子上的那些假冒的古董瓶瓶罐罐都倒了一遍,希望找到藏在那瓶子裡的鑰匙。可是冇有,就連平時藏鑰匙的地方,都冇有找到。冇有鑰匙,那些抽屜我就冇有辦法全部打開。

    我也不敢直接撬了鎖,那掌櫃桌雖然說是仿製的,但是也是很結實的。讓我撬的話,肯定會發出很大的響動的。

    我不能置信地再一次拉開那些抽屜。冇有,冇有,還是冇有。難道真的隻是我的一場夢?一場那麼真實,那麼漫長的夢而已?

    我很難受,很急,很慌,很難受。就好像胸口的氣堵著,卻出不來一般。我想我是真的怕了,害怕祖航隻是我的一場夢。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冇有多想。冇有想到這個時間是一天陰陽混亂的時候,冇有想到我們家是處在一條有著野鬼的路上。我就在十二點多,打開了店麵的一扇門,做了一個深呼吸,呼吸著那夜裡的冷空氣,低聲說道:“怎麼可能!絕對不是夢!”

    我說完這句話,抬頭一看,就在對麵一盞昏暗的路燈旁,席地坐著一箇中年男人。他的手裡還拿著一隻酒瓶。在我看向他的時候,他也看向了我,然後他朝著我笑笑,說道:“是可人啊,明天幫我弄些酒來吧。”

    一秒,兩秒,三秒。我在愣了三秒之後,轉身就關上了門,背抵住門,大口大口喘息著,壓抑著心中想要驚叫的衝動。

    那箇中年男人我認識的,他就住在我們家斜對麵。我那麼害怕的原因是因為,他在前年就死在自己家門旁的不遠處。他喝醉了,彆人用摩托車載他回來。就在離家門不到十米的地方,一輛運貨的車子超車前行,摩托車為了避讓,急急轉彎。喝醉的人是扶不穩的,這個轉彎把那男人甩下了車子,而後麵超車的運貨車,就這麼撞了過來。男人當場就死亡了。

    他是死的,他是鬼。前年的事情,我在家裡也住了很多個晚上了,可是我從來冇有看見過他。雖然我不是純陽命,但是我真的冇有見過這個男人,不,男鬼啊。

    現在冇有任何特殊的事情,我就看到他了。而他也注意到了我。冇有一點不同空間的敵意。而是很平和地叫她給送瓶酒。

    這……“是我身上的鬼氣。”我靠在那門背上低聲說道。祖航和我的那麼多個夜晚,我的體質早已經改變了。我的身上有他的鬼氣,我能看到鬼,而鬼的眼裡,我也是一個鬼。或者說是一個滿身都的鬼氣的人,跟他們冇有區彆的人。

    祖航是存在的,祖航和我的那點點點滴滴也是存在的。靠著門背,我揚起了唇,笑了起來。隻要祖航是真的存在的,那麼我一定能找到他的。就算他灰飛煙滅了,至少我還能光明正大的祭祀他。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