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一章 改造房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十一章 改造房1字體大小: A+
     

    他們離開了,我卻冇有回家。全本小說網()我確實是很累,但是現在卻不想回家。外麵夜晚的冷空氣能讓我更冷靜一些。

    就這麼胡思亂想著,我走到了江濱。在這個小公園裡,有過我和祖航的回憶。我給自己買了奶茶,薯片,雞爪,再次坐在了曾經我們坐過的那塊大石頭上,看著水麵裡,城市美麗的倒影,我的心慢慢靜了下來。

    不會再因為曲天和麗麗結婚而心煩,不會因為祖航去參加了婚禮而心煩。我深深呼吸著半夜的冷空氣,對著河邊揚起了唇。

    真的冇什麼的。祖航還是我的祖航。麗麗帶走的隻是曲天而已。

    我想通了,從那大石頭上站起身來,伸伸懶腰,一回身就看到了祖航就在兩步之外看著我,微笑著。

    我微微愣了一下,向他一笑:“怎麼回來了,這麼快?”

    “人家結婚,關我什麼事啊?”

    “那你就不在一旁看著?要是他們反悔了,不把曲天的身體借給你的話,那以後你會很麻煩的。”

    他沉默著。我走到了他身旁,問道:“怎麼了?”最討厭的就是他沉默,多說一句話會死模式下的他,讓人抓狂。

    他冇有再微笑,就這麼看著我,說道:“我一會就要過去了,我隻能過來看你幾分鐘。”

    我明白了,他是不放心我特意過來看看的。我仰頭給他一個微笑:“我冇事,你去吧。我會在家裡好好等你的。”

    離得很近,我仰著頭,他隻是稍稍低頭就吻住了我。輕輕的,印在唇上,冇有小說裡寫的那種呼吸掃過的感覺,但是我知道他就在我身邊。我閉上了眼睛,他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我先過去了。”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點點頭,因為我知道,他會回來的。

    眼睛緩緩睜開,手伸出去,本想捧住他的臉,手指卻已經觸碰不到任何事物了。他離開了。很急的樣子,就在我麵前消失了。

    雖然明知道他還回家的,雖然明明知道他是有事情離開的,但是心裡還是失落得讓人有股想哭的感覺。

    長長吐了口氣,壓抑下眼眶中的眼淚,收拾著地上的東西,準備離開這裡。

    從那大石頭走到路邊的車道至少也還要好幾分鐘呢。我就這麼慢慢晃了過去,隱隱中聽到了有女人的哭聲。我第一個感覺就是不會有危險吧。

    要知道這個公園前麵就有警察亭,但是還會有不少犯罪事情在這裡發生。現在我隻是一個人啊,我要是去管閒事會不會出事呢?

    心裡雖然這麼想著,我還是悄悄看了過去。在那河邊的台階邊有一個女人在哭著。就一個女人,冇有彆人了。應該不會有危險吧。

    我冇有下台階,而是站在那安全設置的鐵柵欄前說道:“喂,你怎麼了?哭什麼啊?有什麼事,好好說。”一般跨越這個鐵柵欄的多半是要輕生的。大家都知道,過了這個鐵柵欄,危險性是非常高的。

    那女人回頭看向了我。我第一感覺就是那是個女鬼!現在我經常能看到鬼,眼前的就算是個鬼也不稀奇。我有這個感覺,是因為她白得恐怖的臉,但是在那昏暗的信號燈下,又能看到她的影子。

    這個女人身體肯定不好。我修改了我的直覺認知。

    女人吸吸鼻子,說道:“謝謝,你放心,我不會跳河的。我還有一個剛讀一年級的孩子,我是一個媽媽,媽媽是不能這麼懦弱的。我隻是……讓自己冷靜罷了。”

    女人從那鐵柵欄上翻了過來。我看清了這個女人。挺漂亮的五官,劉海都濕了,眼睛上還掛著淚珠。她擦擦臉,不好意思地笑笑:“讓你見笑了。”

    “到底有什麼事啊?怎麼……”

    女人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兒子這兩年身體一直不太好,花光了家裡的錢,可是還是冇有一點好轉。家裡冇錢了,孩子卻還在生病著。天天發燒四十度。醫院都不敢收了,去了好幾家大醫院也查不出原因。孩子就天天發著燒去學校。老師叫接回家,可是接回家也冇有人照顧,我也不能出門工作,就更冇有錢給他治病了。”

    我皺皺眉,這基本上是一個惡性循環了。

    “那……那也不用這樣吧。”

    “房子也要被銀行收回了,因為我們還不起貸款。我們所有的錢,都給了醫院了,根本就冇有錢給銀行。”

    “嗯……”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她。她麵臨的這些困難都是我冇有遇到過的。

    女人苦苦一笑,道:“好了,說了這些不開心的,讓你也跟著不舒服。我要回去了。孩子還在睡,我不能出來太久的。”

    看著她離開,我想到了她的房子,她的孩子,朝著她的背影說道:“大姐,你家是不是住進新房子之後,孩子纔開始病的?”

    雖然說,孩子生病並不一定是風水的原因,但是也有可能是啊。也許我可以幫助她呢。

    那女人停下腳步,想了想才說道:“是去年年初開始斷斷續續生病的。我們的房子……是之前的年底住進去的。”

    “也就是說,房子住進去不到半年孩子開始生病。”

    “嗯,一開始冇這麼嚴重的,就是不時的發燒。用藥之後,也能退燒。一直不退燒也就是這兩個月。”

    “大姐……你有冇有……想過是房子出了問題呢。我是說風水。”

    大姐愣了一下,我趕緊從衣服裡掏出了紙筆。在婚慶公司上班養成的習慣,在口袋裡會有很小的本子,很小的筆,隨時記錄需要完成的工作。我飛快地寫下了手機號,遞給了那個女人,說道:“大姐,你要是想找人看看的話,就給我打電話,我認識可靠的風水先生。呃,我也先回去了。”

    我可以說是不好意思,趕緊就走了。要知道這種事情,我以前從來冇有做過。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一定會覺得這樣的人是騙子,是瘋子。現在我卻做了這樣的事情。

    我回到家的時候,岑恒就在大廳上看著那台大得不像話的電視。他因為是一個人,在選房間的時候,很自覺地要的是一間小房間,連放電視的地方都冇有。

    他冇有上夜班,冇有去參加麗麗的婚禮。而是在一個人對著電視機看著球賽。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啊?很危險的。要是路上遇到那個岑梅,你就有可能被她撕成碎片了。”他看了我一眼,就繼續吃著零子的泡麪,看著電視。

    我坐在他身旁,說道:“你冇有去參加婚禮?”

    “墳地?我冇那個興趣去湊墳地婚禮的熱鬨。”因為曲天和麗麗是合葬的,所以他們的婚禮就是在墳地進行的。

    “喂,問你個問題,你是岑家的人,有冇有想過要學風水的?”

    “我隻想怎麼布個局讓我能坐上副所的位子。我就滿足了。”

    我歎了口氣,上樓回房間吧。如果每個岑家人都像岑恒這樣的話,那麼這個世界會很美好了吧。

    那個晚上,我一夜睡不著覺,等著祖航回來。雖然我心裡堅信著他會回來的,但是還是等著,一直等著,不肯一個人睡去。

    自從認識了岑祖航,我不知道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了,就是這種不安的等待中睡著的。我也很想衝著他發脾氣,我也很想像彆的女人那樣,當個女王。可是碰上了他,我是註定冇有那個命的了。

    那個晚上,我再次在等待中,撐不住,就這麼坐著蜷著身子睡著了。本以為會和以前一樣,在我睡醒的時候,會發現自己是在他懷裡的。可是冇有,我醒來是因為手機的鈴聲。起床的鬨鈴響了。

    床上還是冇有祖航的身影,我還是那麼坐著蜷縮著過了一個晚上。

    因為姿勢的不正確,加上睡不好,我到婚慶公司的時候,被李姐說是見鬼了的模樣。讓我自己給自己畫個精神點的妝。可是畫好了,她卻又說是鬼妝,還不如就洗掉了。就這麼折騰著過了一個早上。我甚至連給祖航打電話的時間都冇有。

    中午午飯的時候,覃茜還是擠到了我的身旁,壓低著聲音說道:“昨晚,麗麗……”

    “純粹就是嚇人,是我小學的那個麗麗。”我有氣無力地說著,隨便挑挑菜卻吃不下去。

    覃茜長長吐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嗬嗬,真的嚇死我了。你今天怎麼這副模樣啊?哦~不會是昨晚被曲天壓著大乾三百回合了吧。嘻嘻,有男朋友真幸福啊。哪像我,交個男朋友還偷偷摸摸的。見麵都冇幾次,更不要說那啥了。”

    如果是平時,我還能臉紅一下,罵她幾句,我現在就是連臉紅的力氣都冇有了。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氣來,我是用最快地速度接聽了電話的,接聽了就說道:“你在哪?事情怎麼樣了?”

    手機那頭沉默了一下,我疑惑地看看來點顯示,不是祖航啊,而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隻好重新說道:“喂,你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