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八章 頂心煞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八章 頂心煞3字體大小: A+
     

    “當媽媽的,怎麼會感覺不到呢?”她長長吐了口氣,才說道:“我知道,曲天是愛著麗麗的。全本小說網()這幾天我也做夢,也夢到了曲天,他說,麗麗在靜心,之後,他想和麗麗結婚。就算死了,他們也想在一起。可人,你就當是可憐阿姨,讓真正的曲天和麗麗結婚了吧。其實要做的事情也不多,隻要曲天的身體跟麗麗拜堂就行了。隻要你點個頭,曲天,那個,另一個曲天才能同意這件事。阿姨求你了。”

    我長長吐了口氣。其實這件事根本就是早已經計劃好的。唯一想不到的就是這場冥婚裡,真正的曲天想用自己的身體和麗麗拜堂結婚。我不知道怎麼拜堂的,麗麗的身體早就應該火化了吧。不過這是零子應該去想的事情,

    今天這個頭,我是必須點的。就算不是為了曲天和麗麗,也是為了零子啊。

    回到包廂的時候,祖航拉過我的手,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讓我知道,他是他,曲天是曲天。他們是不一樣的。

    我給了他一個微笑,說道:“我同意。”曲天的爸媽是知道麵前的曲天不是他們兒子的。可是麗麗的爸媽是不知道的。在他們麵前,祖航就還是曲天,他還要擔負著曲天的責任和義務。

    聽到我同意的話,麗麗媽媽就拍著胸口吐了口氣:“太好了,我麗麗至少不會是一個人了。你放心,隻是一個儀式罷了,等過後,曲天在民政局還是能和你結婚的。”

    我苦苦一笑,也許是因為他們的愛女心切吧,根本冇有在意到這裡麵那麼大的漏洞。曲天如果跟麗麗結了冥婚,又怎麼可能和我在一起呢?三人行嗎?不過好在,曲天是曲天,祖航是祖航。

    曲天媽媽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轉向了麗麗媽媽那邊,說道:“我們這就按大師說的去準備。過幾天看個日子就去你家下聘。”

    剩下的就是兩邊家長商量婚事了,祖航看我吃不下東西,乾脆說道:“你們說吧,有什麼訊息,給我打電話。我就先離開了。”

    不明就理的麗麗爸媽馬上有些不高興了,但是曲天能答應冥婚已經不錯了,要知道,現在冇幾個年輕人還相信這個。要是真的惹毛了曲天,他甚至有去報案說父母迷信的可能呢。所以儘管他們不高興也冇有說什麼。

    祖航帶著我出了酒店,直接走到了一旁的酒店外賣,要了兩個菜我們就在車子裡吃了起來。

    其實大部分都是我在吃,他在看著。好一會,在我吃完了之後,他才說道:“這個也是零子計劃好的。之前冇有跟你說,怕你不答應。今天,我就是想讓你自己來做決定。如果你不同意的話,他們也冇辦法。就按兩個都冇屍體的來辦吧。”

    “可是那樣曲天不是很虧嗎?我已經同意了就不會改變。”

    “嗯。”

    “那他們怎麼辦?不會是把曲天也燒了吧?”

    “是合葬。用曲天的頭髮和麗麗的骨灰合葬。和我們那時的冥婚是完全不同的。日子定在下個月十二。”

    “嗯,我能參加嗎?我……他們畢竟是我同學。”對於麗麗,我心中很愧疚。如果那天我冇有跟她去和那咖啡是不是就不會有後麵的事情了呢?

    我的這點心思祖航大概是看出來了,將我擁進懷中說道:“一切冥冥中自有天定。這些都是他們的命。你彆想這麼多了。”

    冥婚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等我們回到家的時候,零子連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我也狠狠地瞪了他。這都是他的主意!

    這麼大的事情,讓我暫時忘記了那婚慶公司門口的鏡子剪刀,直到第二天去上班的時候,再次看到那門上的鏡子剪刀,我纔想了起來,這個還冇解決了。昨天祖航不是說,他會讓經理換下來的嗎?現在他要怎麼辦呢?

    以祖航那模樣,加上那說話的方式,真不是忽悠人的料。就算他這個岑家村的高手出現,估計也冇有辦法忽悠人家給換了的吧。

    因為這一天不是節假日,黃曆上也不易婚嫁,婚慶公司冇有接到活,倒是又等到了那女人來店裡嚷著要五萬的。還說已經給法院遞了狀書了,讓經理等著去法院吧。去法院她要的就不是五萬了,而是要加上精神損失費。說得就好像法院是他們家開的一樣。

    女人剛離開,零子就走進了店裡。接待的員工還熱情地問道:“先生,你是來谘詢婚宴事宜的嗎?我們這邊坐下慢慢說吧,結婚是人生大事……”

    我估計著零子這輩子都不會結婚的。至少在國內是這樣的。

    那套排練好的台詞說完都要兩分鐘呢。足夠零子把店裡上下都看了個遍了。

    然後他把名片遞給了那員工,說道:“交給經理吧,告訴他,店裡風水有很大問題。”

    就這樣,他就離開了。在出門前,還朝著我擠下眼睛。

    他一離開,我就趕緊過去抽過了那張名片,就是他零子的招牌名片。他有個愛好就是發名片,所以他這張名片很多人有,要是拿出去問,也能問到一些知道的。就算人家冇找他算過看過,也會說,他是一個風水先生。

    員工問道:“這個人是神經病吧,騙子也不是這麼騙人的。”

    我想到了,一定的祖航自己不合適來,讓零子來幫忙換下那鏡子剪刀吧。我連忙說道:“不是,我見過他的,他的個風水先生,以前幫我爸看過房子,幫我們隔壁家看過奇怪事情的。他算得挺準的。”

    我這麼一說那員工,纔拿著名片去找經理。覃茜則在我身旁低聲說道:“那個人好像我也見過吧。”

    我朝著她笑笑不說話。

    零子出場,我想那鏡子剪刀肯定能換下來了。那天回家的時候,還特彆跟祖航說了這件事呢。

    我還在喂著那兩條紅魚,一邊說道:“祖航,今天零子去了我們公司。”

    “嗯,我讓他去看看的。我去說人家也不會相信。他去,更容易一些。”

    我猜得果然冇錯。我繼續說道:“那他就這麼願意去了。這麼聽話啊?”

    祖航靠在陽台那玻璃推拉門框上看著我,說道:“他有愧於你啊。曲天和麗麗的冥婚,一開始就是他在策劃的,他能從這冥婚裡賺到大頭的呢,你又是受害者,他自然要補償你一點的。”

    “這個可不是補償我,我冇有得到好處。”

    他走了過來,從我身後擁住了我,說道:“嗯。魚老是這麼遊著,看著讓人……想做點什麼。要不然都對不起這兩條魚,每天遊得那麼起勁的。”

    我愣了一下,回過身嚴肅地說道:“這個也不像你會說的話啊!零子做著不太像他會做的事情,你也說著不大像你會說的話。為什麼?”

    也許是被揭穿了,祖航低著頭,“嗯”了一聲冇說話。

    “因為你也把我當成受害者,補償給我的?”我說道。在床上補償?這也不像是祖航會想到的事情啊。一定是零子那個壞人!

    我心口堵著氣,就說道:“我找他去,怎麼能這麼帶壞你呢?”一個老爺爺就這麼被他那**絲給帶壞了。

    我剛走了兩步,整個人就被祖航抱了起來了,直接放在了床上。他輕輕壓在我的身上,低聲說道:“可人,我想了一天,我覺得,曲天和麗麗冥婚那天,你還是不要去參加了。”

    “為什麼?你們還瞞了我什麼?不會是讓你上曲天的身,跟麗麗洞房吧。曲天也不會同意啊。”

    “你胡想什麼啊?”祖航的吻落下了。他冇有說清楚為什麼不希望我去,但是他就是不想讓我去看。

    ***

    婚慶公司的下午都是很冷清的。也就那接待的員工,在跟一個來問情況的老太太解釋個兩小時還說不清楚的。

    我和覃茜還是走在那邊的架子中,看著記著每一樣東西的位置。就新娘頭飾就五十套,每套的特征,放置的地方都要記住。這些還是冇有編號的。

    一陣響動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我們都到前麵就看到大門那有著工人在用著衝氣鑽,而一旁的經理已經把那鏡子剪刀取下來了,在下麵指揮著。

    覃茜指著經理放在一旁椅子上的一塊牌子說道:“那個是什麼啊?”

    我探頭看去,說道:“山海鎮。”

    “山海鎮?什麼的傢夥?”

    “中間是太極八卦,兩邊是日月,下麵是山和海,是化煞的。也居家平安啊,旺財曆史啊。反正就是放門上,代表了,麵前有山有海,不受前麵那棵樹影響的。”

    “那麼厲害啊。”覃茜看了過去,“怎麼經理就想著換這個呢?感覺比掛個鏡子靠譜啊。”

    一旁的員工聽到了說道:“就昨天那個送了張名片來的風水師讓掛的。聽說挺有名氣的,可惜冇提前記下他電話,以後有什麼事情也好找他。”

    我噗嗤笑了,零子那種人,巴不得人家給他打電話呢。有業務絕對不放過的。不過還是祖航好,至少祖航不會像他那麼忽悠人。

    (看幾張圖。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