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七章 虎口煞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七章 虎口煞3字體大小: A+
     

    ;

    那天晚上,我拿著被人退了的求職信回到那小彆墅,就隻看到小漠在給外賣送來的晚飯結賬了。全本小說網()我問道:“岑恒不做飯?”

    “他打電話回來,今天加班,連著上二十四小時了。”

    “那零子不做飯?”大家彆吃驚,在我們這裡,男生做飯的機率確實比女生多的。

    “零子和你老公去處理麗麗的事情了。”

    “啊?他們……什麼時候去的啊?”

    “下午就一起去了金子家了。今晚就我們兩吃飯,過來洗碗吧。”

    那晚上的飯,我是五分鐘就吃完了,然後衝上樓就給金子姐打電話。他們要行動隻要也應該跟我說一聲吧。

    “喂,金子姐,你們在哪裡啊?”

    “正在上次你們發現的那個陰地小樓。好了,一會你的岑祖航就回去了。”

    “我是說我能不能過去啊?”

    “你彆過來了,陰地呢,一會就進了陰時,你再進來,就有可能撞鬼找不到我們了。”又說了幾句,我還是不放心的打車過去了。

    但是的士隻到那學校的後麵不肯往裡走了,我隻能從那路口自己往裡走去。在那陰地的小樓前,我藉著鑰匙上的小手電看到了金子姐的車子。

    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驚險,金子姐就在車子上。她看到我過來的時候,驚訝地說道:“不是叫你不要過來了嗎?”

    “他們呢?祖航呢?”

    “你家祖航絕對能應付這種小場麵的。你……你這要是出了什麼事,不是給我們添亂嗎?”

    被金子姐這麼說著,我心中委屈了起來。我也會擔心祖航啊。委屈的我低著頭,不肯說話。

    看著我這個樣子,金子姐就說道:“上車吧。在車上等著,一會就結束了。”

    我上了車子,之後問道:“祖航真的不會有危險?”

    “不會,今晚的主角是零子。他們就是把曲天放裡麵,吸引麗麗過來,然後抓住麗麗封起來就行了。”

    “封起來之後呢?”

    “送廟裡超度,讓她靜心下來,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就能給她帶路了。”

    我看著那黑漆漆的小樓,不知道祖航現在在哪裡,麗麗又在哪裡。希望他們都平安。我冇有提議進去,我是很擔心,我是能一個人找到這裡來,但是不代表我就真的蠢到會去給祖航他們製造麻煩。我隻是他身後的……身份證。

    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出來了。我是衝下車子就撲了過去。

    金子喊著:“喂!小心啊!”

    可是我已經撲過去了。

    祖航看到我的時候,還驚訝了愣了一下,推開我就嚴厲地說道:“你來乾嘛?”

    “我……我擔心你啊。”

    “有你這麼擔心的嗎?你一個人過來的?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我還要去找你?我們這邊已經夠忙夠亂的了。你就不能好好在家等著嗎?”

    他的語氣是咄咄逼人的。我是整個人都愣住了。

    零子在他身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喂,現在冇事不就行了。”

    金子也說道:“呃,先去吃宵夜吧。我是告訴可人我們在這裡的。”

    可是祖航卻是繞過我直接上了車子。我聽到金子壓低著聲音問零子:“岑祖航怎麼了?吃**了?”

    “不知道,他剛纔就是遮蔽所有氣息當死屍,被曲天控製了一下。也就半分鐘的時間,可能心情被曲天影響罷了。”

    上了車子,祖航依舊對我沉著臉不說話,我就坐在他身旁,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車子停下來的地方是附近的一個夜宵攤。金子姐他們似乎都有吃宵夜的習慣。她和零子那是大吃特吃著,說著把麗麗送到那個寺廟好的問題。而祖航隻是這麼坐著,之後乾脆起身離開,靠在了車子黑暗的另一麵,把自己藏了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也走了過去,也靠在車子上,就在他身旁。

    “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是真的擔心你。我知道小樓裡有危險,我就跟著金子姐在車裡麵等著了。”

    “嗯。”

    “能跟我說說,到底怎麼了嗎?你在生氣?”

    他沉默了。好一會,就在我以為,他就像以往一樣,不會跟我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他開口了。“我裝死屍,在那等著麗麗來咬我。麗麗出現了,我成功的抓住了她。她現在隻是一個被操作的鬼,能量不大,我完全能控製她的。但是曲天出現了,他竟然出現了!他冇有去投胎。而且他能控製這具身體,雖然隻是短短的半分鐘這樣,但是麗麗已經逃脫了。如果不是零子在的話,麗麗今天跑出來,你正好就在外麵,你也許會有危險。”

    原來他剛看到我的時候,那急著吼,就是因為這個。“為什麼曲天還能控製這具身體呢?他都已經死了這麼長時間了。”

    “他有遺願,很強烈的遺願,就成了癡,就是不能投胎轉世的。他的遺願就是麗麗。四十九天之後,我們超度麗麗,也就可以讓他們舉行冥婚,了了他們的一樁遺願,也好轉世投胎的。”

    “嗯,祖航,我保證我以後一定乖乖的,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他終於朝我笑了起來:“你從來就不是我的麻煩。”

    我回了他一個大微笑。安靜了下來之後,我才注意看向西周。這片空地就像許多的城市夜宵攤一樣,是在一個十字路口的綠化帶旁的。最近綠化帶的那座房子,還在自己家門前左邊做了一個花壇,和綠化帶連著。感覺就是這片綠化帶都是他家的了。

    家門口亮著一盞白色的路燈,在那燈下,我們可以看到綠化帶裡的情況。黃色的小花鋪滿花壇,很漂亮。那小花中有著一塊奇石,也很漂亮。

    我就隨口說道:“那個家把奇石放左邊了。白虎高了。”也許是看多了學多了。我看什麼都會往風水這方麵想著。

    就像以前,看到路中間有個花壇,我會說好漂亮的花。現在就會說,這個花壇是化煞的。

    祖航也看到了那奇石,說道:“這家人不是之前有過血光之災,就是以後會有血光之災。反正就是不太平的。”

    我吃驚著,白虎高不是女方得勢嗎?還扯上血光之災了。我們兩回來那桌子前,金子和零子還在吃著東西。我好奇地問了夜宵攤上那包著餛飩的大媽,問道:“大媽,那家人是不是有過什麼事啊?”

    那大媽抬頭看看我指的家門,先歎口氣,才說道:“前年去年都出了事,這家人夠倒黴的。”

    金子零子也探頭看了過去。金子姐就說道:“他們家女人出事了,還是血光之災。”

    “是啊,是啊。”大媽來了興趣了,“前年那家的小女兒因為腳踏兩條船,被男朋友捅了一刀。被人說得冇臉了,就想著讓女兒早點嫁,嫁遠點。誰知道嫁是嫁了,之後回孃家的那個晚上,就在家門後,被人搶了手機。搶了就給吧,她還死抓著不放,結果被人踢了兩腳。肚子裡才一個多月的孩子就冇有了了。”

    “哇,那報警了嗎?”

    “她那前男友是被抓了,那搶手機的刻抓不到。”

    我依舊很好奇地看向那邊。就憑大門這點東西,他們怎麼就知道這房子出過事,還肯定是血光之災呢?

    祖航在我身邊低聲笑道:“門口的奇石在左邊,白虎位就是女人的位置。奇石是個虎口煞,那就是血光之災。”

    “虎口煞?”我還傻乎乎地去看附近的大樓。隻是晚上的,很多大樓都冇不清楚,這裡也不是市中心的繁華區,會有漂亮的霓虹燈。也就幾盞昏暗的路燈罷了。

    “是那石頭!”祖航提醒著我。我看著那石頭,終於看到了虎口煞了。那石頭形狀就向一張嘴,開著朝著家門。

    零子終於吃完他的東西了,伸著懶腰站了起來,說道:“他們家不是冇有看風水的意識,就是得罪了風水先生。要不就是請到一個騙子白癡,連這個煞都不會看的。不把石頭搬走流年凶星到哪裡,估計就要死人了。這個業務我接手了,住這種房子應該家裡挺有錢的吧。”

    我心中暗暗吐氣,零子就是這性子的。

    因為車子是金子姐的,她是先送我們回去,再自己回家去的。在下車的時候,我就看到零子晃著手中的一個小小的玻璃瓶走進彆墅。直覺告訴我,那裡麵就是麗麗。他就這麼把麗麗帶回來了。萬一麗麗跑出來的話。那是不是就很難對付呢?

    不過還好,他說這個小玻璃瓶隻在家裡留一天,明天他就會送寺廟裡了,讓麗麗天天聽著佛經,靜心吧。

    (零漠小劇場:

    小漠:曲天死了,都不肯投胎,要等著麗麗。那要是你先死了你會等我嗎?

    零子:有句話叫“禍害遺千年”咱們兩都屬於禍害,會長壽的。)

    (親們,來看幾張虎口煞的。

    這個也是虎口煞。

    這是人家自建樓化解虎口煞做的弓箭。

    這張你們自己看吧,我就不方便明說了。國家機關啊。

    以上圖片均來自百度,如有侵權,請和我聯絡,我將及時處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