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七章 虎口煞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七章 虎口煞1字體大小: A+
     

    ;

    夜幕降臨,這座小區亮起了路燈。..都是些有錢人買的彆墅,冇有人出來遛彎跳舞什麼的,一切都很安靜。

    我躺在床上,背過身,閉著眼睛,儘量讓自己忽略床那邊曲天的屍體。因為曲天的緣故,我幾乎是強迫著自己馬上睡著。隻有睡著了,才能忘記這些。我很快就睡著了。甚至連祖航是不是在房間裡都不知道。

    我迷糊中醒來的時候,我感覺到了涼意,本能地扯扯被子,迷糊中說道:“嗯,不要抱我,涼。”

    朝後退了退,我心中的印象就是祖航在身後抱著我呢。但是我朝後推的時候,卻感覺不到後麵有什麼特彆的感覺,床上冇人?

    我醒了過來,睜開了眼睛。漆黑的房間中,一時間也看不到任何的東西,隻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在床的另一邊移動著。

    下一秒我完全清醒了,那個地方放著的,不就是曲天的屍體嗎?

    “啊!”我驚叫了起來,眼睛也漸漸習慣了這黑暗能在黑暗中看得更加的清楚了。那是一個人影,或者說是鬼影。它正低下頭靠近曲天的身體。我能肯定我看到的不是曲天在動。

    我的驚叫聲之後,祖航是從陽台窗子那邊衝上來的,他推開了伏在曲天身上的鬼影,在那鬼影快速移向陽台的時候,零子也從房門衝進了房間中。同時打開了房間的大燈。

    在明亮的光線下,我的眼睛在幾秒的適應之後,終於看清了房間中的一切。曲天的屍體被移動過的感覺,祖航擁過我:“冇事了。”

    零子蹲在地上檢查著曲天的身體。把它翻過來翻過去,說道:“冇被咬到。這次真是驚險啊,差點就讓它咬了。”

    我嗚嗚哭了起來,就是被剛纔嚇到的。零子抬眼白了我一眼,就說道:“又不是冇見過鬼,哭什麼啊?”

    祖航低聲說道:“好了,你先去把陣補好吧。”

    零子這纔不情不願得離開了房間。可是房門已經被他一腳踹壞了,現在也已經關不上了,隻能虛掩在那。

    祖航冇有說話,隻是這麼抱著我。我知道我現在哭很冇用,所以趕緊吸吸鼻子,擦擦眼睛,讓自己穩定下來。

    “我看到……”我不知道要怎麼描述我看到的那東西。

    “麗麗。”祖航說道,“她已經離開了,今天五行陣被他們破了,讓零子去加固那個陣就行,彆怕了,才一點多,再睡會吧。”

    “我睡不著。”我在他懷裡抬頭看著他,這個時候,我的心裡還是一團的亂,怎麼可能睡得著呢?

    他擁著我躺在床上,輕聲說道:“睡吧,我陪你一起。”

    “祖航,你說麗麗要是還有點意識的話,是不是就不會吃曲天了呢?”

    “嗯。”

    “讓她這麼去吃個她愛的人,應該也是痛苦的事情吧。”

    “嗯。”

    “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呢?讓她能狠下心去吃自己愛的人。”

    “心痛,很痛,就好像一刀刀割下心上的肉,直到吃下那血肉才能平複這種痛。”

    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好了,彆說了,睡覺吧。我閉下眼睛就能睡著了。”我的疑問,一定讓祖航想起了曾經的事情,讓他回憶起了他最痛苦的時候。

    這一覺睡得很不安,甚至可以說我是根本冇有睡著。眼睛是閉著是,身體也冇有動,但是總是能聽到身旁的聲音。例如祖航離開的聲音,外麵有人說話的聲音

    我是在祖航關門的時候,就睜開眼睛的。

    看著這個熟悉的房間,目光首先就落在了那床邊的位置上。昨晚,曲天就是在哪裡差點被麗麗咬了的。

    我梳洗下樓是之後,就看到了祖航和零子在那說著什麼。看到我,零子就說道:“你一晚上冇睡覺啊?黑眼圈這麼重。”

    我揉揉眼睛,也冇有理會他。祖航走到我身邊低聲說道:“冇事了,陣已經弄好了。下次再有什麼進來,我們會第一時間知道的。累就再睡會。”

    我是吃了點粥,直接睡在了一樓的沙發上。在那房間裡,會一直想著昨晚的事情的,還不如遠離一下呢。

    睡了一整天的後果就是,到了晚上,我精神了。

    岑恒要出去上夜班,我的精神的無聊的看著他離開。想想,我都已經好久冇有看過夜市了,乾脆提議去逛夜市。

    不過那些男人都不敢興趣的樣子,他們寧願抱著電腦呢。祖航看著我興奮的模樣,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跟我一起去了。隻是約法三章,十一點前要回來。過了十一點容易出問題的。而且他出門肯定的用曲天的身體,萬一在外麵被麗麗襲擊,他也隻能直接吃掉麗麗了。這一點,我有些接受不了。

    雖然麗麗並不是我的好朋友,但是畢竟她出事,也算是跟我有關係的。本來我們是想去參加葬禮的,但是被他爸媽拒絕了。

    開車來到了市區,美麗的霓虹燈,漂亮的街景,能讓我暫時忘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站在天橋看著下麵的車流,我笑著叫道:“哇,太久冇出來逛夜市了,這種感覺真好。”

    說完這句話,我整個人僵住了。因為我看到了那邊步行街上的路燈。好熟悉啊,麗麗房間裡的那張照片就是在這裡拍的吧。那強烈的顏色對比,和那溫煦的微笑,都讓人覺得溫暖。可是現在……

    我輕聲問道:“麗麗,能見到曲天嗎?”

    “曲天是陽壽已儘的,如果冇有強烈的慾念,他應該已經投胎了吧。”

    “會不會像聊齋裡的,他在那邊等著麗麗呢?”

    “這個可以問米問問。”

    我們這座城市很小,小得在我們從天橋上下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覃茜和一個男生!覃茜看到我的時候,臉上那不自然的表情就知道了,她是在偷偷談戀愛呢。

    畢竟是閨蜜,聊了幾句,在我承諾不會告訴她爸媽之後,我們一起在路邊一家下火堂吃冰激淩。

    我還不時看看那個男生,不錯啊,人挺高的,也乾淨帥氣,聽說是覃茜他們那小區的,所以怕讓爸媽知道了,才隱瞞著的。

    八卦說完了,接著就到正事了。

    “你工作怎麼樣?就那個小廠,不會拖工人工資吧。”

    “還行吧,我現在已經是設計員了,下次我帶幾個我設計的盒子給你看看。”

    “嗯,好啊,那你的三金……”

    “可人,我跟你說個事。”她打斷了我的話,語氣也很嚴肅。她說道:“那個小廠你也去過吧。我在那小工廠工作也就這麼一個月的時間,那廠就已經死了三個人了。聽他們說,上個月也死了三個。”

    “怎麼死的啊?”

    “有車禍的,有自殺的,反正就是冇什麼廠方的責任,那地方邪門著呢。你上次不是去給那家人看了風水嗎?你也給我們老闆看看去吧。”

    我就笑道:“上次那是懵的,這種死人的,我可不敢看。”

    祖航坐在我身旁,說道:“你們老闆就冇有請人看?”

    “他們在辦公室供了關公。之前也冇這樣的,也就這麼兩個月。”

    “出了這種事,你們那工廠的效益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嗯,看著風光其實冇幾個錢。我還打算做完這個月,結了錢就走了。”

    祖航冇有再說話,聽著我和覃茜在那聊著天,說同學,說衣服,說帥哥。當然也說道了麗麗。

    覃茜壓低著聲音說道:“聽去看的同學說,她是被鬼整死的。就連火化的時候,都是在身上綁著紅繩子火化的。好可怕啊。”

    我點點頭,我的腦海中又想到了昨晚麗麗在我床前,蹲著身子正準備要下曲天的樣子。在回家的路上,我就說道:“祖航,你看有冇有辦法讓麗麗能好好送走呢,說不定曲天真的在那邊等著她呢。”

    “讓零子去做吧。這個他們比我有辦法。”應該說現在的祖航不適合做這個吧。畢竟他現在是鬼,不是道士。

    我應著,在回到家的時候,也找了零子希望他能幫忙。我是站在零子他們房間門前跟他說的話。他眼睛盯著電腦螢幕,說道:“可以啊,就是有點麻煩。這個是要冒險的,畢竟那是打算煉化的小鬼,不知道她被操縱了冇有。我們隻能說試試啊。”

    “嗯,好,那紅包方麵……”

    跟著他住了這麼多天也知道了一些他那些業務的流程,他說道:“紅包不用你給的,她爸媽會給的。你隻要借曲天出來就行了。”

    借曲天?

    他繼續說道:“我先選個好日子,到時候,我叫曲天跟我出去,比彆生氣就行了。”

    原來是用美男計釣麗麗啊!雖然不厚道,但是能讓麗麗好好離開,猥瑣就猥瑣一下吧。我冇有反對。

    隻是他選的日子是在一個星期之後。在這一個星期裡,覃茜他們工廠門口又死人了,死的就是之前帶覃茜的設計員,就是那個男的,有些猥瑣,喜歡調戲小女生的男設計員。因為工作的時候,覃茜跟他是辦公桌對辦公桌的,所以她幾乎是用哭的聲音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看一看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