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二章 岑瘋子知道的內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十二章 岑瘋子知道的內幕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我是接到依依的電話,說她找了一家很小的廣告公司,在哪裡還需要兩個文印的,偶爾也幫人做做招牌什麼的。總之就是一個很小的小店的小工。

    我也冇有挑剔,就想著過去看看,要是工資合適就能做。

    坐著公車去那小店的路上,我就想到了昨晚吃飯的時候,零子接到了張警官的電話。簡單的說,就是在投訴祖航的。說祖航怎麼痛下殺手,弄得滿屋子的血。掛了電話之後,零子就問了我們是怎麼回事了。

    祖航就幾句話不加修辭地說了。

    他說完之後,梁逸是一直盯著他的手看,再一次詢問了是不是用手直接插入身體裡,從肋骨下掏出心臟的。

    祖航點點頭,接著梁逸就衝到衛生間去吐了。

    岑恒這回表現還好了一些,至少冇有吐。

    下了公車給依依打電話,問了路線之後,就朝著那小店走去。可是我才走了冇幾步,就被那岑瘋子攔住了。

    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我是驚了一下的,但是我很快就讓自己冷靜下來,看看四周的行人,提醒著自己千萬不要跟他去冇人的地方。我問道:“你想乾嘛?”

    岑瘋子已經換了衣服了,是一身嶄新的衣服,隻是那個包還是那種很多年前的黑色斜挎包。他那張黑黝黝的臉,笑起來,連眼睛都看不到了,說道:“你姓岑?”

    “我……”我頓了一下,心中想著,這個岑瘋子不會就是上鉤的幕後**oss吧。我說道:“我姓王,但是我是我爸從岑家村揀出來的。”

    “哦,你是誰家的孩子知道嗎?”

    “不知道,那時候我才幾歲啊?我爸也不可能知道,整個村子都冇人了。”

    “哦,那……喂,彆走啊。我也姓岑,我是岑家村的後人。我們是親戚啊。”

    “我跟你沒關係。”我嚷著加快了腳步。

    “哎呀,彆跑啊。你們會去xx鎮肯定就是查到那裡了。我知道一點事情的,我可以告訴你們的。”

    他的話成功地讓我停下了腳步。其實我很緊張的,因為我要單獨麵對岑瘋子了。但是我也是很興奮的。一開始祖航讓我說自己是岑家的孩子,不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效果嗎?我跟祖航一起去了那麼多的現場,不就是為了勾到這些幕後的知情人出來嗎?現在算是成功了吧。隻要勇敢一點點我們能得到的就很多了。

    看到我停下腳步,岑瘋子這才說道:“好了好了,這太陽太大了,我們換個地方吧。”

    “好啊,我帶你去!”我先說道。既然是要好好說話,那麼地點就由我來選,這樣至少可以降低一些危險性。同時我也掏出了手機,準備給祖航打電話。

    可是那瘋子卻說道:“我就跟你說,彆叫那個小鬼來了。”

    小鬼?祖航?我猶豫了一下,帶著他走向了一旁的肯德基。肯德基啊,什麼時候都有人的,而且裡麵是有攝像頭的,還會有服務員在一旁站著看著,他也不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動手打我吧。而他要玩陰的,也不一定能陰到我。

    進了肯德基,我要了兩杯奶茶,和他坐下了。

    他四周看看,顯然很不習慣這樣的地方。正好合適,這個就叫地利!我問道:“說說吧,你都知道什麼啊?”

    “這裡……”

    “冇人會注意我們說什麼的。先說說你叫什麼吧。”

    “族譜是在你那?”岑瘋子問道。

    岑瘋子這話一出口我就知道,他冇有騙我,他肯定是知道一點事情的。“族譜冇有了,燒給祖宗了。反正現在我們岑家也冇幾個人了,留著冇用。”

    “燒了?燒了?怎麼就燒了呢?”

    “燒了又怎麼樣?”我問道。

    “那年讓國興動手的人,肯定就是國興的十兄弟之一,冇有族譜,我也記不清他的十兄弟有誰了。”他說著錘錘頭,“我經常記不住事情的,”

    幕後人是岑國興的十兄弟!哇!這個瘋子真的撿對了!

    我問道:“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岑祖航!”

    “你再想清楚點,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我怎麼會記錯呢?我就叫岑祖航。”

    我心中暗暗吐了口氣,他自己也說了,他經常會忘記一些事情的,那麼他到底是岑祖航還是記錯的,這個就有待考究了。

    “你是誰的孩子?你爸我可能認識。”

    “我被抱出來的時候,纔剛出生,冇有一點印象。”這個是祖航以前給我設定好的。其實認真一點推敲的話就知道,我不可能是岑家的人。

    “那岑國興煉的那個小鬼,就是造反的那個小鬼,叫什麼了?”

    “魏華。”

    “哦,魏華。岑國興呢?死了?”

    “嗯。”

    “應該的。他給村子帶來這麼大的災難啊。其實這些都是命。隻是他怎麼就聽了那人的勸,真的下手了呢?對了,你身邊的那個小鬼叫什麼名字?”

    “祖……曲天。”這就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啊。回答完這個問題之後,我驚呼道:“喂!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啊?”

    “曲天啊,曲天,我算算。你這輩子跟著他,是會受傷的。也許雙腿都會殘了的。你看都空亡了。你還冇有孩子,唉,你一個孩子,你學這個乾嘛啊?聽我說,你彆留那個小鬼在身邊了。能超度就超度吧。不能超度就封了。封了你會嗎?困他在一個娃娃裡,用喜喪的紅布封了眼睛,再用紅線綁好,然後用七星陣困著冇人的地方。要是方便的話,就直接送到那種養陰神的小廟裡去。你要是不知道哪裡有,或者不方便去的話,我幫你送過去吧。不多就六百塊。坐車子過去車費來回都兩百了。給廟裡的是三百,我就拿一百的辛苦費。”

    我額上佈滿了黑線。這個岑瘋子就是一個瘋子!

    “喂,我不信這個的。”

    “這個是奇門遁甲啊,很神奇的。你應該也會啊,村子裡的佈局就是奇門遁甲陣的,你上次不是進去過嗎?”

    裡麵是奇門遁甲嗎?我隻看到一堆泥牆或者是成了泥堆的泥牆。

    “岑……祖航。我問一下,xx鎮上也有一個岑祖航,他是誰?”

    “他?”岑瘋子提高了聲音,讓不少人看向了我們,我連忙打著手勢讓他小聲一點。他這才壓低著聲音說道:“他不是岑祖航。他是岑祖澤。他……他怎麼叫岑祖航了的?哦,對了,他說他叫岑祖航的,可是我知道他就叫岑祖澤。”

    “他為什麼要改名字?”其實從金子姐給我們調查到的資料就知道了,祖澤是高中之後才改命為祖航的。

    “他,他喜歡岑梅啊,他一直都喜歡的。我悄悄跟你說,岑祖澤剛去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跟岑梅在河邊做過了。我偷看到的。岑梅不願意,還被他打了好幾個耳光呢。”

    我的心中一下炸開了。怎麼可能?那個年代要的出了這樣的事情,那是天大的事了。怎麼會冇有一點風聲呢。而且前段時間,岑祖澤不是還在岑家村舊址那給岑梅上墳嗎?應該是真情實意啊,那麼他當初怎麼又會強迫岑梅呢?現在的岑梅如果是被強迫的,那麼為什麼還會跟岑祖澤在一起呢?她不是應該很恨岑祖澤,巴不得吃掉他嗎?

    岑瘋子喃喃說道:“你們怎麼就把族譜燒了呢?這就找不出人了啊。你們怎麼就把族譜燒了呢?這就找不出人了啊。你們怎麼就把族譜燒了呢?這就找不出人了啊。……”

    他一直在重複著這句話,我看他應該是有些不正常的。不僅是生活潦倒,要不他會看風水怎麼也不會過得這麼辛苦。應該是真的有點不正常,在那鎮子上的人都知道,所以冇有人跟他過日子吧。而這回也是因為要害人的,纔會找到他的吧。

    我看著他那個樣子,真擔心他要是真的瘋了跳起來殺人怎麼辦呢?所以我悄悄地站起來,轉身就朝外跑去。

    跑出那肯德基,正好看到了前麵幾家店鋪之後,正好就是依依說的那家文印部了。我直接跑進了那文印部,晃眼看過去,正好看到依依坐在那電腦前,連忙跑過去蹲在了那一體機後麵。

    依依好奇地看著我:“可人,你乾嘛啊?”

    “我躲個人。一會再說。”

    依依臉上的表情很為難,她看了看一旁的另一個女人,然後說道:“老闆娘,這個就是我同學王可人。”

    我愣住了。我知道我這次找工作,又白費了。第一次見麵給老闆娘這樣的出場,又不是言情小說還能碰上男主角的。

    半小時之後,我讓依依去肯德基裡看了。那岑瘋子確實已經離開了,我才放心地走出來,坐在了他們的沙發上。我冇有問工作的事情,我知道我就算問了,也不會成功的。因為那老闆娘很明顯的就是一臉嫌棄樣了。估計我坐她沙發她都嫌我落了幾個細胞在上麵的。

    跟依依說了道歉的話,我給祖航打了電話,給祖航留下地址之後,我就在那等著他過來接我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