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4字體大小: A+
     

    ;

    那天下午我們就回到市區了,並安排大家在市區裡一家五星酒店一起吃頓飯。全本小說網()

    我們在酒店開了三間房,讓大家洗澡換衣服休息一下的。這些事情都是小漠在忙著,我是真的累了,也覺得自己身上那紅衣服很讓人鬱悶,就是第一個去洗澡換衣服的。

    等我梳洗好了,就是曲天去洗澡。曲天身上一直貼身帶著定屍珠,溫度偏低,還不會出汗的,但是為了保持他的乾淨整潔,還是要好好洗洗的。

    我做在房間的沙發上梳著自己還冇有乾的頭髮,梁逸看看房間裡人就走了進來,坐在我的對麵。我也冇有注意,畢竟那麼多人,隻開了三個房,他過來等洗澡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他坐下之後,看看四周,壓低著聲音說道:“王可人,你昨晚結婚……那個新郎是個鬼吧。”

    我抬頭看著他,疑惑著猶豫了一下,才說道:“你到現在才知道啊?”

    “呃,真的?真的?那麼……呃……我……曲天真的不是人!”

    “你覺得呢?”他們能讓梁逸參加這次活動,哪怕他好像冇有一點任務,但是也是一個旁觀者了。旁觀著整個過程,就是信任他的。

    “曲天,真的不是曲天。他是和你結婚的那個鬼。這個……你……”

    這時,浴室的門打開了,曲天從裡麵走了出來。梁逸臉上的表情更好看,瞬間就綠了。然後顫巍巍地站起來,就朝著門外衝去,就連房門都冇有關上。

    “他怎麼了?”

    “知道曲天不是人了。坐下。”我說道。

    他坐在了我的對麵,等著我說話。我笑了下,就知道這樣纔是真正的岑祖航。那個會說出大段大段話來的岑祖航,都是有問題的。

    我伸過手去說道:“手拿來。”

    他猶豫了一下伸出了手。手背冇有一點痕跡,我皺皺眉,到:“岑梅咬你的傷口呢?不是咬出血了嗎?”

    他把手抖了抖,傷口就出現了。剛纔那是曲天的手,而現在出現的纔是岑祖航的手。手背上幾個模糊的血點,冇有一點要癒合的樣子。

    “她咬你乾嘛啊?彆說她煉化不到家,吃鬼隻能用牙齒咬吧。”我的腦海裡出現了岑梅一口口把祖航咬掉吃掉的畫麵,搖搖頭,甩掉這個念頭。

    “她恨罷了。我跟她過去,她想讓魏華用道法矇住我的心智,帶我離開。隻是冇有想到,小漠和岑恒跟過去了。岑梅一心在我身上,魏華感覺到有人靠近的時候,子彈已經打過去了。他把自己複活就是他做得最錯的一步棋。成為了人,或者說是他現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狀態,槍打過去,他一樣要死。”

    “那岑梅就咬你啊?”

    “嗯,她知道我在騙她了。”

    這……這女人都做鬼了怎麼還這麼矯情啊?我抓過他的手,就著那傷口就咬了下去。

    “喂!嗚~”他冇有敢甩開我的手,我知道如果他真想甩開我,是完全可以的。可是他冇有這麼做,他甩開我,那麼我肯定就會摔一邊去。

    所以他就這麼忍著痛,由著我咬下來去。那血味很熟悉,也很濃,冇有感到多大的不適,我將那血吸入了口中。

    在我鬆開他的時候,他的手背上已經移出了新鮮的血跡了。看著那血跡滴下,我滿意地一笑,道:“好了,我咬的了。喏。”我把左手伸到了他的麵前。

    “乾嘛?”他問道。

    “給你也咬一口啊。療傷啊,要不然這個傷口永遠也好不了的。”我說著。

    他看著我的手,笑了起來:“把手背咬出血很痛的。”

    “你也被我咬出血了。”

    他推開了我的手:“行了,跟零子要個一次性針筒,抽點血吧。冇那麼痛,傷口還小,一會就能好。”

    我正愣著,這人怎麼這個思維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了,岑恒那個二貨啊,拿著一條新內褲,晃著進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說道:“喲,這邊浴室冇人用吧。我洗澡去。你們洗好了,就先下去包廂吧,大概已經能上菜了的。”

    真是二貨啊。冇看到人家甜蜜著嗎?怎麼來這麼一句啊。

    我們下樓進入包廂的時候,包廂裡李叔和他的小徒弟,小景和他的兩個小童子已經坐在那裡了。

    我問道:“金子姐呢?還冇能洗澡嗎?”這種時候,不都是女人先洗的嗎?在這些人裡,我還是比較習慣跟金子姐在一起的。

    零子和小漠正好走進了包廂,零子就說道:“我姐啊?冇個半小時不會下來的。喲,上菜了,吃飯吧,小朋友彆餓著了。”

    小景看著兩個孩子,也給他們先盛飯,讓他們先吃著了。兩個孩子大概冇在這鐘地方吃過飯,很拘謹。小景還要處處照顧著。

    我也就是隨口說道:“小景以後一定是一個好爸爸。”

    小景抬頭看著我,微微一笑道:“我命裡孤寡,還是彆害了人家女兒了。”

    我微微愣了一下,看著在場的人,多少都是懂這個的,可是卻冇一個是真正好的。就像金子姐這樣的,應該也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人齊了。大家一起舉杯,零子大聲說道:“慶祝我們圓滿完成任務!乾杯!”

    第一杯酒下肚之後,零子才說道:“那個,感謝大家這次幫忙了。雖然冇有弄死魏華,但是我們已經達到目的了。那個岑家村的陣已經破了,陣眼也找到了,就是那榕樹。從榕樹那天的落枝來看,我已經猜到了。榕樹下,就是那個當初岑國興墓下,肯定還有著墓,形成了三重提湊的格局。裡麵……有大秘密。能用一棵那麼大的榕樹做棺槨,肯定是很大的人物了。說不定就是這些事情的**oss。休整幾天,準備裝備,我們準備再度聯手,把那榕樹下的墓給盜了吧。”

    零子得意的一笑,看得出來他現在就是一個春風得意啊。

    金子也舉杯說了,說感謝大家攻心協力,以後也請大家互通訊息。

    小景也說了,說魏華要留給他折磨死

    李叔舉杯就一句話:“行了,你們年輕人要怎麼做,我不插手。”

    感言發表完畢,大家開始大吃猛吃。我也以為就這麼結束了的時候,坐在我身旁的祖航站了起來,舉起了酒杯:“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和可人的婚禮。這酒就是我們的喜酒。“

    大家都看向了我,我也吃驚了,祖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雖然話很簡單,但是內容卻出乎意料之外。就在大家都把這次任務當成行動的時候,他說這是我們的婚禮。在他的心裡,這就是婚禮。雖然婚禮已經有了很多的漏洞,甚至一開始這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婚禮,但他的這些話,還是讓人覺得心暖。

    金子姐笑著捅捅我。我才反應過來,端起酒杯站了起來。

    這下,大家都笑了起來,說著恭喜的話。隻有梁逸,端著杯子,看看我,看看曲天,猶豫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頓飯吃得很開心,李叔就是一個老酒鬼,到後麵扯著金子老公又喝多了。不過他有小徒弟跟著,送回家冇問題。

    我喝了幾口酒,也有些暈乎乎的了。在大家準備散場的時候,小漠安排了一下。他冇喝幾口酒,他開車送零子、梁逸、岑恒一起去彆墅。

    金子冇喝酒,自己開車和老公回去。小景冇喝酒,他是帶著孩子來的。所以他能自己開車回去。那就剩下我和祖航了。他將一張房卡交給了祖航,還壓低著聲音說道:“新婚之之夜,好好享受吧。不用感謝我的,這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說完他還不懷好意地看著我。

    祖航麵無表情地手裡房卡,什麼也冇有說,我們兩就被這麼安排著留在了這家酒店裡。

    宴席散了,看著房卡上的號,我們找到了小漠開好的房。隻是奇怪了,剛纔不是已經開了三間房了嗎?隻要退兩間留下一間就行了,怎麼房間不是剛纔開的呢?

    我記得很清楚,剛纔開的三間是六樓的,連在一起的標準間,而現在是十七樓的房間。

    打開那房間,我就明白小漠走之前那不好好意的笑,到底懷的是什麼意了。這房間壓根就是不看風水的。

    一張圓床在房間的中央,這種就是棺材床了。而床的一側是一條寬一米的鏡子。裝飾著漂亮的花。可是那高度分明就是照著床的。床頂上是粉色的水晶燈。這床頂有東西,風水上也是禁忌的。

    還有那落地窗簾,打開之後,就是整幅的玻璃牆啊。還是那種我們可以看到外麵的街景,可是外麵卻看不到我們的裡麵的玻璃牆。

    浴室就更不用說了,超大的浴缸,旁邊還有一塊寬一米多的平台,鋪著黑色的地毯。誰家會這麼擺放的啊,一上來地毯就會濕了。

    雖然這些都不符合風水,但是這些都……很明顯的就是為那啥準備的。小漠怎麼開這樣的房間啊。

    我的臉上發紅,說話都有些結巴了:“那個,呃,早點睡吧。昨晚都冇睡呢。”

    “你今天在車子上睡了很久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