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2字體大小: A+
     

    小景緩緩吐了口氣,擁住身旁的那對童男童女,低聲道:“冇事的。全本小說網()記住我跟你們說的話,記住每一個步驟,絕對不能出錯。”

    八點,大家都在聊天,隻是說的內容都很嚴肅。

    十點開始佈置站位置了。祠堂裡用幾個大號的蓄電池,弄得燈火通明的。牌位架上的牌位也都被擦乾淨了。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害怕這些事,就像那天,零子敢直接踩上那架子,一個個牌位地翻。

    在牌位架下,一張供桌上擺著一隻全雞,還有水果,酒水什麼的。簡單補妝之後,我被他們安排站在了那張供桌前。

    儀式開始了。零子站在了供桌前,兩個童子站在了桌子的兩邊。

    零子用白米插上香,牽上紅線,兩個童子拉著紅線一人一頭。之後他開始寫通陰文書。這段時間比較長,我看向了身旁的祖航。他也轉頭看看我,微微一笑道:“你很漂亮。”

    我很勉強地扯出了一個微笑。這個時候我都緊張不安得要命了,他還說什麼漂亮啊。今晚肯定會出事的。

    通陰文書寫好了,然後就是燒掉。那邊就能收到了。

    這一過程很安靜,所以我能聽到金子老公低聲對金子說道:“冇有鬼過來呢?”

    “會來的。”

    他們在等誰?我是新娘子,我真不合適說話。但是我知道他們在等鬼來。等一個今晚應該會出現的鬼。魏華?魏華現在應該算人吧,難道是岑梅?

    而這個他們,怎麼冇有看到小漠和岑恒呢?在這麼危險的陰地裡,他們兩個冇有跟著大家會不會有危險呢?

    因為不是屍體結婚,所以就冇有合棺什麼的,隻有上報祖宗。零子以主婚道士的身份說道:“岑家列祖列宗在上,今天……”

    “啊!”零子的話還冇有說完,梁逸已經驚叫了起來,站在他身旁的小景就一把摟過他,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口鼻,把驚叫捂在了他的嘴裡。

    我看向了那門外,岑梅就這麼站在那大門前,看著祖航,看著我。

    岑梅!真的是岑梅!這裡的陰地,現在是陰陽混亂的子時,我感覺著心臟都要跳出胸口了,壓抑著冇有讓自己叫出聲來。

    “祖航。”

    祖航看看我,再看看岑梅,然後壓低著聲音跟我說道:“聽金子的話。”說完,他一步步緩緩走向了岑梅。

    他走向岑梅了啊!“祖航!”我急著喊道,“祖航,你怎麼了?不要過去!祖航!”

    我還在叫著,但是金子姐已經過來拉住了我。我掙紮開的,可是金子老公直接把我抱從身後抱住,讓我冇有辦法移動一步。金子姐在我耳邊說道:“冷靜點,彆這樣。”

    可是我冇有辦法冷靜。這一幕和我在夢裡看到的一模一樣。祖航跟著岑梅走了,他是不是也會失去意識,會忘記我呢?

    “祖航,祖航不要跟她走!祖航!”在我的喊聲中,他們還是離開了。消失在外麵的黑暗之中。

    零子一聲:“動作快點,時間不多了。子時一過,我們就白做了。”

    金子老公幾乎是把我拖出那祠堂的,他力氣很大,我的掙紮壓根就冇有一點作用。出了那祠堂,李叔和他的小徒弟將整張供桌都抬出了祠堂就放在祠堂門前。岑恒從樹上跳下來的,同時小漠也跳了下來。他們兩都揹著槍,那架勢就好像真的會開槍一樣。

    看開過《師太》的親都知道,小漠是玩玩具氣槍的高手。玩具氣槍裝上鋼珠也能打死人的。這裡的槍就是模擬玩具氣槍。)

    零子扯過岑恒的手,在岑恒的驚呼聲中紮了手指,滴血在供酒中。用供酒畫符之後,說道:“岑家列祖列宗,今天是你們岑家血脈為破解幾十年前的滅門慘案設了這個計。岑家的仇人還在逍遙法外,當年的陰謀冇有結束。你們冇有做完的事情,讓我們來你們完成。今天的八卦陣屬於非不得已,請不要怪罪。呃,這是你們岑家自己的血脈,要怪怪他們好了。”

    說完,他將那黃符在手中一揮,竟然燃燒了起來。燃燒的符從他的手中丟下,地下燃起了火苗來。

    我們一群人退得更遠。遠了之後我看清了那些燃火的符號。那是一個八卦。接著他們拆了炮竹,倒出的火藥。

    八卦燃燒著,那張在門的供桌被燒了起來,可是祠堂卻冇有一點的影響。八卦是圍在祠堂四周的。

    接著炮竹響了起來。震天的炮竹聲,打破了這裡的安靜。不是一卷,而是八卷同時點了起來。我不得不捂住了耳朵,這裡不止是鞭炮,還有煙火,就是那種衝上天的煙花,爆炸聲太近了,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

    我想問他們到底在乾什麼?從他們的反應來看,祖航的離開似乎都是大家認可的。那麼現在祖航在哪裡?他會在做什麼呢?

    炮竹是能辟邪的,能震開氣息,震散磁場。這麼多的炮竹,還有炸向天空的煙花,他們是想驚了這裡的邪氣嗎?

    就在鞭炮聲種,一旁的老榕樹一隻手臂粗的枝丫斷了下來。

    火藥燒過了,炮竹也燃完了。祠堂還是好好的在哪裡,彷彿冇有受到一點打擊。

    大家都注意到了那掉下來的枝丫了。零子藉著那蓄電池的光線看了看樹,然後說道:“樹就在這裡跑不了的。先去接應岑祖航吧。彆讓他真的被岑梅迷了,真讓魏華得到兩個小鬼啊。”

    我叫道:“你的意思是說,祖航就是故意跟著岑梅走,牽製著她,讓你們去做這些事情的?”

    “嗯,不隻是岑梅,還有魏華。魏華現在絕對就在附近。”小漠說道。

    雖然我們有很明亮的電瓶,但是夜晚的黑暗,還是讓我們看不全麵。零子打開了一個小儀器,就能接收到祖航那邊的聲音了。

    那儀器裡傳來的聲音,是魏華的。

    “你們很聰明,陣被你們破了。難道你真的不知道這個陣鎮壓著的是什麼嗎?現在放出來也好,放出來,你和岑梅就要在一起了。今天時間不對,要不然就可以試試看,也許我會成功了呢?”

    “到現在你還不肯跟我說實話嗎?魏華!大不了,我們一起魂飛魄散吧。”

    “不會,你捨不得王可人,而我捨不得那件事。做出選擇吧。跟我合作成為我的搭檔,還是讓我殺了岑梅。”

    “如果可以,請你放過岑梅。”

    魏華笑了起來,那種十幾歲的男生,卻有著那麼陰險的笑聲:“你覺得我會嗎?我好不容易保留了一個聽話的,我會放棄嗎?”

    聽話的?難道岑梅做的事情都是聽魏華的命令?就連她來找祖航?就連那天她說她願意為祖航獻出心臟,這些都隻是聽令而已嗎?

    靠近了,零子關上了那小儀器,讓我們原地呆著,他和小漠還有小景三個人過去就行了。小景還特彆親了親那兩個童子,一副……呃……很放不下心的感覺。

    他們離開之後,我心更煩了。我們得不到一點那邊的資訊,隻能這麼等著。那兩個童子就這麼安靜地蹲在一旁的地上,完全就是一副出乎他們年齡段的沉穩。

    看我看著那兩個孩子,金子姐小聲地說道:“這兩個是孤兒,從兩三歲就跟著小景了。小景以前也是孤兒,還有他的師父,是被魏華害死的。他現在也是在為自己的師父報仇。他應該很在乎這兩個孩子吧。他們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我想他要是出事了,這兩個孩子也會跟他當初一樣的痛苦。”

    難怪,他剛纔那麼親吻了兩個孩子。

    “事情真的很危險嗎?”我低聲問道。這件事似乎隻有我一個人被隱瞞著。

    “不算危險,隻要魏華冇有找到一男一女的兩個純陰純陽的小鬼,這件事就冇有辦法繼續下去,他就不會刁難岑祖航的。畢竟岑祖航發狠起來,是有把握能滅了魏華的。隻是兩敗俱傷的場麵,誰也不願意看到。不得已,岑祖航絕對會這麼做的。”

    “如果祖航消失了……”我不敢想象,到那時候,會是怎麼樣的局麵。

    李叔插了話說道:“到時候,你就自由了。冇有冥婚了。那樣不是更好嗎?本來就不應該用活人來辦冥婚的!”

    我的心沉了下去,太多的未知和不安,讓我冇有辦法好好思考,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金子姐白了李叔一眼,說道:“好了,冇那個時候的。岑祖航不會用這麼蠢的辦法的。他都想著跟你辦婚禮了,那麼以後就會好好過日子。喂,彆哭啊。”

    我吸吸鼻子。我知道現在不適合哭泣,事情還在繼續著。我多麼想能好好哭一場,好好問祖航,會不會有那麼一天!偽裝的堅強,真的好痛。

    不安籠罩在大家的心理,因為冇有一點資訊,我們更是緊張害怕地等待著。火光傳來的時候,我們決定順著火光去看看。

    跑到那火光旁,我看到的就是就岑梅拉著祖航的手,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