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六章 冥婚隻是陰謀1字體大小: A+
     

    “我恨魏華!我恨他!”他發狂地吼了起來。

    零子扶額不說話,小漠拿著他的平板,白了他一眼,道:“幼稚!”

    我也覺得挺無奈的。他連魏華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活著鬼都不知道,怎麼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呢?他恨,在這裡的誰不恨?聽說幾年前,就是小漠一槍打在魏華心口的。就是零子把魏華往死裡打,最後用石塊砸死的。

    可是現在呢?誰敢輕易這麼做?很多事情要去完成是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的。

    祖航走到了梁逸的麵前,低聲說道:“多幾天我要結婚了,讓你看看魏華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再來說這些話吧。”

    梁逸那天晚上是在我們這裡住的。一樓還有兩個房間呢,房間多,也不怕他來住。隻是有點受不了他的低氣壓。以往那個囂張的雜毛一下成了被拔毛的小公雞,真著真不舒服。

    (小劇場:

    小漠:你怎麼就這麼多事啊?他衣服濕了你就給你的給他,那怎麼岑恒就不拿他自己的呢?

    零子:這個你也生氣啊?喂!你生氣也用不著撕我衣服吧。彆彆鬨,衣服貴著呢。

    小漠:你都能無條件送人了,還在乎貴不貴啊?撕成條倒挺好用的。

    零子:漠少爺,我警告你!你要再敢玩捆綁遊戲,今晚我就讓你被操死在床上!

    小漠:你看我敢不敢!喂!你怎麼解開的?啊!不要!你放開我!好緊了,我手腕被勒紅了明天不好看。綁鬆點啊。喂喂,彆綁那裡啊。你真想弄死我啊。

    ……

    好吧,彆墅,隔音效果好。)

    冥婚的事宜被排上議程了。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不過都是他們在忙的。

    小漠和零子提前兩天去了岑家村,說是在岑家村新村這邊,找人去收拾祠堂。給的錢多,自然有人進去。不過都是早上九點進去,下午三點出來的。兩天的時間,那祠堂也收拾好了。

    岑恒這幾天都加班,說的要安排那天放假,去看看我們的冥婚。畢竟他也是岑家後人,他算是親戚的。

    這幾天祖航也忙,不知道在忙什麼。金子姐陪著我說了很多冥婚的事宜。其實很簡單,就是那天不管見到什麼都不要發聲,不要驚慌,繼續下去就行了。

    至於我爸,在婚禮的前一天,我和祖航就過去吃飯了。吃過飯之後,避開了阿姨,問我爸要不要去看看。畢竟是要結婚了。

    我爸猶豫了好一會,才搖搖頭,說道:“我就不去了。我……我對不起你啊。可人……這樣吧,我這裡還有點積蓄,我拿出來,你們看著去買套小房子吧。結婚也要有結婚的樣子。至於以後……以後……岑祖航啊,我隻拜托你,彆讓我女兒早死,讓她能多活斷時間吧。”

    “我冇打算讓她死。這點你放心。”祖航說道。我一開始還有些不明白他們的對話。後來問了金子姐,才知道。冥婚下聘了就算是冥婚夫妻了。而舉行冥婚婚禮之後,一般活著的那個,不出幾年就會死了。也就幾年吧。我不覺得祖航會讓我自殺,但是我也想不出還有什麼讓我死的原因。也許我能打破這個傳統呢?

    “至於房子,我會安排好的。不會委屈了可人。一般人結婚有什麼,她也會有什麼的?”

    我再次吃驚地看向了祖航。他的意思是打算給我買房買車?他成為曲天應該還不到半年吧,他有那麼多錢嗎?這段日子以來,花的錢很多,基本上都是小漠或者他在支出的。就連那天和金子姐逛街買東西的錢,都是他報銷的。難懂曲天爸媽給的?他們也太大方了吧,給這麼多啊?

    冥婚的日子終於到了。

    等我們感到岑家村的時候,發現這次的冥婚參加婚禮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金子姐和他老公都來了,殯儀館的小景,帶著兩個**歲的童男童女來的。還有李叔也來了,還帶著他的小徒弟。

    下午兩點,我在整理出來的祠堂旁的一個棚子裡化妝,化妝師就是金子姐。換好了衣服,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紅的綢布,中式的喜服,精緻的金線刺繡,那大大的鳳凰從上身蔓延到裙襬。就這麼一件衣服就花了一千多呢。

    金子姐幫我化妝,她打開她那化妝箱的時候,裡麵還真有化妝;呢。我還以為她這個就是用來裝裝備的。

    這裡冇有鏡子,我看不到什麼的模樣。在化妝的時候,聽著陸續有人過來的聲音,就問道:“金子姐,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來啊?”

    “結婚啊,怎麼不都叫點人呢。看看漂亮新娘子啊。不過估計老鐘是不會來的。”

    三指老鐘?就是那個兒子被煉化了,最後還灰飛煙滅了的那個老鐘?估計他是不會來的,他不是反對我們繼續查這件事嗎?

    化妝中我無意間看向了來賓。小漠……他揹著槍啊!什麼槍我分不出來,但是絕對是槍!

    而零子這個主婚人,冇有在那安排大局,而是跟著岑恒在搬鞭炮。那是鞭炮嗎?不是炸彈?他們上哪買來那麼多的鞭炮,還是有很多是直徑有五厘米的那種叫“震天雷”的特大號鞭炮。

    而小景和金子姐的老公就在那把鞭炮拆了,綁了,撒了,反正我不確定他到底是在乾什麼。

    那兩個小孩子已經穿上了童子童女的衣服了,化妝童男童女的裝,白得像鬼的臉,一個紅色圓形的腮紅?紅紅的唇,就像紙人一樣。

    在場最閒的就是梁逸了。他也是一臉不明白地跑過來問道:“金子姐,今天這是打算拍cos嗎?”

    “擴你的頭啊。不會自己小心,彆惹麻煩就行。”金子姐手上化妝也不停下。估計這裡也就梁逸不知道岑祖航的身份吧。雖然他已經在懷疑曲天不是以前的曲天,但是他應該還不知道岑祖航是個鬼吧。

    “好了。”金子姐收了東西,拿出了手機,說道:“來,拍張照給你看看,美美新娘子呢。”

    我站起來有些緊張地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擺動作,這身衣服就適合站著不動的。

    金子姐拍了照,把手機遞給了我。我看到螢幕上的我自己的時候,我都驚住了。這個真的是我嗎?好漂亮哦。一種中式的美麗,溫溫潤潤的感覺。“發藍牙給我吧。”我興奮地叫著。在這裡冇有移動手機號,冇有聯通手機號,但是藍牙還能用。

    傳好了圖之後,我就被安排坐在祠堂門旁乾淨的空地上等著。舉行婚禮的時間的午夜十一點呢,還有好幾個小時的。如果不是因為這裡冇有電,天黑了什麼也做不了的話,大家也不會在大白天就開始忙碌。

    我坐在他們搬出來的大椅子上,看著他們忙碌著,越看越絕對不對勁。今天所有的人,穿的衣服都是很便於運動的。就連平時都是穿超短裙的金子姐,今天穿著的也是運動褲和t恤了。零子和小漠,還是帶著大包的。就連那兩個小童男童女都是斜揹著黑色的包,包裡放滿紙錢和香燭的。

    本來想問下金子姐的,她忙著指揮梁逸在祠堂裡掛紅花了。

    我們一群人的晚飯是在天黑了之後,才發下來的盒飯!盒飯!盒飯啊!有人結婚請客會請人吃盒飯的嗎?就那幾個男人的能力,要在這裡做一桌子飯菜壓根不是問題吧。

    我一肚子的疑問,終於在吃飯的事情問了出來。

    我的問題問出來之後,大家都奇怪地看向了祖航。是祖航,現在他是以他自己出現在我們麵前的。在這樣的一個被佈陣了,而且還是陰氣很重的地方,看到他的人就很多。基本上好像除了金子姐,大家都能看到祖航。

    梁逸更是誇張地對身旁的岑恒問道:“這個兄弟是誰啊?”

    岑恒估計也是第一次見到岑祖航吧。雖然他之前應該已經聽說了岑祖航的事情,但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還是能看出他的緊張的。他嚥了口口水,才說道:“看衣服,應該是今晚的新浪吧。”

    祖航穿著黑色的中山裝,也不知道是誰給他準備的。他看著我,輕聲說道:“一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要驚慌就好,跟著金子,當好新娘子。還有,相信我!信任我!”

    “今晚會有事?”到現在我要是還不知道的話,那就是蠢的了。

    “會冇事的。”他應著。

    我緩緩吐了口氣:“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你們應該都知道的吧。”

    零子假裝一聲咳嗽道:“其實這就是一場冥婚婚禮,我會寫真正的通陰文書的。所以王可人同學啊,你一會是真的要當新孃的,真都要嫁給岑祖航的,你現在要的有什麼異議的話,就提出來吧。要不以後就很困難了。”

    小景戳著盒飯,說道:“現在也很困難吧。他們不是已經下聘了嗎?冥婚是從下聘的時候算的吧。婚禮也隻是一個住在一起的儀式罷了。”

    “管他呢,反正這些事情就是命,今晚的事情,也是命。明天要是我們都死在這裡的話,那也是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