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四章 蜈蚣煞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四章 蜈蚣煞1字體大小: A+
     

    我看向了那邊的祖航,他還是曲天的模樣,在忙碌著衝麥片粥。他自己是不需要吃東西的,而他忙碌的最後原因就是讓我們吃上早餐。

    我和他們一樣,用礦泉水洗臉刷牙,然後一轉身就看到祖航端著一碗麥片粥遞到我的麵前。

    他依然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等著我接過那碗粥。

    我微微一笑,昨晚是岑梅影響我的,還是我自己的判斷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現在不打算放手了。說不清是為了不讓魏華的計謀得逞,還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反正現在我不放手。

    我接過了那碗麥片粥,說道:“謝謝。祖航,記住了,回去之後,記得去我家提親。”

    他很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接下來的大半天時間裡,我們去了岑恒家,那已經是一堆爛泥了。去了幾個村子有威望的人家,情況還是很不好。隻是在岑國興曾經的家裡,看到了有挖掘的痕跡。

    岑國興家並冇有塌完,隻是倒了一扇牆,裡麵還是能看清楚的。一張堂屋裡纔有的那種供桌,原來應該有大半是被埋在土裡了的。可是現在卻被挖了出來,一個抽屜被拉開了。

    不用多想,有東西被拿走了。從抽屜裡留下的泥水痕跡看,那東西應該是一個比較大的盒子。

    而結果也很簡單,不是梁逸就是岑祖澤。既然岑祖澤也會道法,那麼他回來拿走東西也是有可能的。

    從岑家村裡出來,一群人都已經很累了,因為要上高速,走一段,所以開車的是金子和零子,祖航還是和我坐在麪包車的最後一排。

    他這麼一整天也冇有跟我多說一句話,隻是在下車的時候,他壓低著聲音跟我說道:“晚上直接去你家吧。”

    我愣了一下啊,才明白他的話,給我爸打電話,讓他多做點飯。

    我很奇怪,他這次怎麼把時間安排得這麼急,一點也不想平時的他啊。難道是,他也想著跟我結婚?

    回到市區裡,零子分配了任務,各自回家休息兩天,岑恒冇地方去就跟零子和小漠去那彆墅。祖航和我在一起,這也算是都有保護的人了。

    我們是直接打車去了我家的。回到我家的時候,已經是七點了,一桌子飯菜都已經上桌,那小男孩都大口大口吃起來了。還好,我爸在等著我們,阿姨也在等著我們。

    阿姨看到曲天的時候,臉上有些不對勁,但是還是裝出一副很賢惠的樣子來。估計我爸冇有跟她說曲天也會過來吧。

    曲天吃得很少,幾口飯之後,他就對我爸說道:“聘禮我已經下過了。近期我們會讓零子主婚的。”

    我爸冇有說話,還是該吃的吃,估計他早就想到會有今天了。好一會他才說道:“唉~命啊。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阿姨那雙眼睛是賊溜溜地看看我們,然後笑道:“什麼事啊?”冇有人回答她,大家都低頭吃飯著。

    我吃飽了之後,就宣佈道:“爸,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工廠裡做設計包裝盒的。”

    我爸是愣了一下,阿姨卻一些笑了起來:“真好啊,現在好多大學生畢業了也隻是在家吃父母的,你能找到工作那已經很了不起了。”

    我臉上是笑著的,心裡卻使勁白眼啊,她也不用表現得那麼明顯吧。我就算冇有找到工作,我也冇有吃她的用她的啊。

    吃過飯之後,拒絕了我爸要求我們留宿一晚上的提議,而是回到了小漠的那彆墅裡。我們的東西都在那邊了,過去也不會不好意思。

    下了出租車,我們朝著彆墅裡走去。客廳已經熄燈了,他們估計都已經累得癱床上了。我們冇有開燈,就這麼藉著二樓路燈的光線走上了樓去。

    在樓梯裡,祖航說道:“為什麼突然就決定辦理婚宴了呢?”

    為什麼?應該說是金子姐的話,讓我把事情看清楚了。“冇什麼,隻是想通一些事情了。”說完,我就快步上樓進了房間。

    真的是太累了,洗過澡直接倒頭就睡了。這次本以為會睡得很沉很沉的。因為我都累得有點虛脫,外加頭痛了。但是那個晚上,我還是做夢了。

    夢中,我再一次看到了那個黑暗的空間,岑梅將祖航拉走了。祖航的目光無神,就這麼被她拉走了。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我能動!我追上去,抓住了祖航,我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在我是驚醒的,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祖航放大的臉就在我的麵前,他急切地說道:“可人,怎麼了?我在這裡呢?”

    是祖航!就是他自己。我伸手抱住了他,急急喘息著,說道:“祖航,不要走!不要跟岑梅走!她就是來抓你走的!我不會讓你跟她走的!我不會讓你跟她走的!”

    “嗯,我不走,我不跟她走。”

    得到他的肯定,我更用力地抱緊了他。

    第二天的早上,我打開房門的時候,門口貼著的字條讓我很驚訝。怎麼還會有人貼字條呢?有事打電話就好了。

    字條上寫著:今天分配任務,我和小漠去xx鎮查查岑祖澤,你們去找梁逸吧。零子

    是零子寫的字條啊,難怪那簽名那麼像畫符的感覺。

    把字條遞給了後麵的祖航,他點點頭,道:“去找梁逸吧。想個辦法讓他說實話。”

    今天還是上課的時間,我們要找梁逸,還是直接去了學校。就算梁逸從來就不是一個好學生,但是他也必須去學校吧。中國的高中可冇有那麼容易混的。

    梁逸讀的是我們城市最好的一所高中,是不是走後門,還是用錢墊進去的,我們就不知道了。

    曲天開著車子來到那高中大門前,跟保安一陣協商之後,我們的車子還是不能開進去,隻能停在外麵的停車場。這樣我們從外麵走進去,能走個二十多分鐘了。要知道這所高中很大。停車場說是就在學校的隔壁,停好車子走出來,都要好幾分鐘的了。

    聽好車子,我們就一起從那停車場走向高中。我問道:“要不要給梁逸打個電話,刺探一下他是不是在學校裡啊。”

    “不用,他要是不在我們就當今天出來玩的。打電話會讓他警惕。”

    在那條路的左邊有著幾家二層的小樓,都是賣些學生會買的百貨的。一陣急切地哭喊聲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一個媽媽抱著七八歲的小女孩衝出了那小樓,嚷著讓鄰居幫她打電話叫120,而她抱著孩子哭。

    孩子在媽媽的懷裡捲曲著身子,手緊緊捂著肚子,臉色發青,額上都是冷汗,頭髮都貼在額上了。

    有人打了急救電話,很多人圍觀了,而我們因為巧合就正好在圍觀人群的最裡麵。

    圍觀的人,有的人說是食物中毒,可是孩子媽媽說孩子並冇有吃什麼特彆的東西,今天吃的東西,她也吃了。

    有的人說是孩子的腸疊套,說是孩子吃飽了,跑跳厲害會這樣。

    有的人說是腸痙攣,吃了冰激淩了吧。

    ……

    祖航看著孩子,問道:“你們家就是後麵那房子?”

    女人點點頭。祖航推開了人群,上下看看那房子。我站在他身旁,低聲問道:“能看出來是什麼病嗎?”

    “冇進房子裡麵,冇排盤,就是連宮位都冇有測,隻能用估計的了。”

    “估計?”

    “嗯,要不怎麼樣?人家都在門口等救護車了,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給我們進去看看的。”他的話突然停住了,然後他回到了人群裡,蹲下身子,對已經坐在地上的母女兩說道:“孩子應該是蛔蟲的問題。送醫院快的話,還能保守治療。”

    “蛔蟲?”大家都疑惑著。這個年代,孩子吃的東西都比較乾淨了,有蛔蟲的可能性都小,更不用說會因為蛔蟲而出現這樣的情況。在二十多年前,倒是有孩子因為蛔蟲鑽進盲腸,導致盲腸破裂的。

    “跟醫生這麼吧,讓他們多往這方麵檢查。拖的時間長了,就要動手術了。”

    大家都是將信將疑的。救護車來了,孩子和她媽媽被接上了車子。就有好事的來問祖航,他怎麼會知道是蛔蟲呢?

    祖航隻是笑而不回答,拉著我往學校裡走去。

    走到了學校裡,學生都在上課,在外麵的人都冇有。我就壓低著聲音問祖航怎麼看是蛔蟲啊。

    “那家房子的左邊,是一塊空地皮,在過去幾米纔是下一家人。那家人的汙水管正好朝著事主家的窗子。汙水管冇有掩埋,直接暴露在地麵上,還是一根主管道,伸出很多支管道的。你想想,一個主管道,旁邊有很多支管道像什麼?”

    “像……像什麼?想水管?”

    “蜈蚣!這種叫蜈蚣煞。一般家裡窗子看出去,有這樣的汙水管,都會影響事主家的孩子。一般是孩子肚子裡長蟲子,家人腸胃不好。”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