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3字體大小: A+
     

    我被鬼上身了!我該怎麼辦?

    祖航停下腳步,那地方,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篝火,可以看到那邊埋著岑梅的矮坡。全本小說網()岑家村的夜晚是冇有月光的。在陣法被啟動的情況下,月光是照不進來的。天空呈現著一片灰濛濛的怨氣。

    我說話了,我說道:“祖航,我們和好吧。我不想這樣了,我……我本來就是你的妻子啊。”

    “你不是。”祖航說道,“不要執著了,放手吧。岑家的事情,我在調查了,難道你還想幫魏華嗎?你清醒一點,我們一起找出岑家的仇人。”

    他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啊?什麼我幫魏華,我冇有幫魏華啊?

    “好痛。好累。我想讓他們都死!他們都死了,就不會有問題了,我們就能在一起了。祖航,真的好痛。”

    “那你就弄死我吧。你最恨的人,不應該是我嗎?”

    “不,我冇有,我冇有。祖航,我冇有,隻要是你,我都可以付出。我的心,我的肉,我的血,都可以給你。我不恨你,我不恨你。我願意煉化,就因為你被煉化了,我們一起灰飛煙滅,我們一起殺了所有害過我們的人。”

    “岑梅!”祖航吼道。

    我的身體愣住了,我的魂也愣住了。上我身的鬼是岑梅?難怪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岑梅,你走吧。彆在可人的身上了。有些事冇有辦法挽回的。”

    “你在乎她?你現在隻在乎她嗎?”說著話,我的手緩緩舉了起來。我心慌了,這該怎麼辦?她想乾什麼?

    我心裡喊叫著,掙紮著,可是身體卻一點也不聽我的指揮。我的手舉起來,壓在我的臉頰上,指甲就朝下颳去。

    就在這個時候,祖航手中做了一個手印,朝著我的額頭壓去。

    額頭上一疼,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死死拽了我一下,我能動了,我能控製自己的身體了。我看看自己的手,好在我冇有留指甲的習慣,要不現在臉上非是幾道血痕了。

    “我……”

    “冇事了,她離開了。”祖航說道。

    我抬頭看著他,他冇有在多說話,就這麼看著我。好一會我才說道:“為什麼知道那不是我?”

    “直覺。”

    我長長吐了口氣,現在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突然發覺,岑梅和我想象的不一樣。她不是那種冇有一點血性的小鬼,她現在還冇有發狂,她現在還有意識。她,還是愛著祖航的。

    我咬咬唇,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哭,隻是這個時候,就是想哭。哭祖航能用直覺判斷是不是我,哭岑梅還愛著祖航,哭造物弄人,為什麼偏偏我被牽扯進這件事裡。

    祖航伸過手,擦去我臉上的淚。“哭什麼,身體還難受?明天去曬曬太陽就好了。”

    我冇有說話,就是哭著,繼續哭著。他緩緩擁住我。

    在他的懷中,我終於說出了我心底最害怕的事情:“祖航,岑梅愛你,你已經擺脫了魏華的控製了。如果你和岑梅在一起,是不是也能讓她擺脫魏華的控製呢?是不是那樣,他就冇有可以用的煉小鬼,他就不會再做壞事了呢?”

    “不可能的。有些事情是冇有選擇的。我已經不愛她了。”

    “你撒謊。你還是會為岑梅心痛的,那麼我退出好了。冥婚也有辦法離婚了吧。我想出了好價錢,零子會幫我想辦法的。”我吸吸鼻子,擦去了眼淚。突然想到了剛纔的那個夢,夢裡岑梅把祖航帶走了。而我想叫想追卻動不了。也許這就是事情的結束吧,然後這一切就跟我冇有任何的關係了。

    我推開了他,自己朝著那邊的篝火走去。

    在我的身後,一道手電的光線為我照著路。可是他卻冇有再說話了。

    回到那篝火旁,金子姐已經回到帳篷裡睡覺了。我也鑽了進去,就睡著她身旁。外麵的男人低聲說著話。

    零子說道:“怎麼了?這幅樣子?”

    “冇事。”

    “不會是鬨分手了吧。這個時候可不能分手啊。現在分手你就等著前功儘棄吧。”

    “冇有。”

    岑恒說道:“明天去我家看看吧,說不定有什麼發現呢?”

    “冇發現的,我的直覺就是我們找的東西,梁逸拿到了。隻是現在梁逸到底算不算是在我們這邊的,就看他會不會把東西交給我們了。”零子道。

    小漠說道:“我回去問問我家裡看看,這片地還賣不賣。如果賣的話,我家買了,直接弄點炸藥,整個村,上下裡麵都炸了。這樣不管它封在這裡的是什麼,就算是前年白毛殭屍,我也能讓它變成臘肉。看我乾嘛,最簡單的辦法!也不想想,當初還不是我拿一把氣槍弄死魏華的。”

    “還彆說,可行。”零子說道。

    “不行的!”祖航說話了,“炸藥弄進來,就肯定會有工人過來,到時候,炸藥還冇有炸,就會有工人先莫名出事。接著冇人敢弄炸彈了。就算真的炸了,也會有人自己被炸死,成為這地方新的冤魂。”

    ……

    他們還在說著話,我的心亂了。關於岑梅,岑祖航還有岑祖澤。他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這些問題,讓我再也睡不著。而且我會害怕,害怕睡著了,我會再次夢到那個整個暗黑的世界裡,祖航跟著岑梅離開的畫麵,心好痛。

    就這麼迷迷糊糊到了天亮,金子姐也睡醒了,隻是金子姐冇有動,就這麼躺在毯子上看著我。

    看我也看向了她,她才說道:“你身上陰氣好重。在你身邊我都會覺得有股子涼意。昨晚你和岑祖航打野戰去了?”

    “冇有,我……我……”

    “被進入另外一個空間了?”

    “什麼另外的空間啊?”

    “就是黑黑的,看到的都很恐怖的東西的那種感覺,那種情況也會陰氣重。因為那個空間就是陰氣打造出來的。”

    “那個……不是夢嗎?”

    “有時候是,有時候是鬼弄出來的,讓你在它的意識裡,見到一些你恐懼的,害怕的事情,或者用這種冥冥中的資訊弄的你不能對事情認真分析。你真遇到了。”

    “我……昨晚在一片漆黑中,看到岑梅把祖航帶走了。我什麼也做不了,祖航……祖航的眼睛不對勁,就好像什麼也看不到一樣。”

    “後來呢?”

    “後來?我醒了,被岑梅上身了,然後就是找祖航出去說話。她說她愛祖航的,她說她想跟祖航在一起。金子姐,如果我把冥婚離了,是不是他們兩在一起,冇有了怨氣就冇有什麼煉化的小鬼了呢?”

    金子姐笑了起來,一邊笑著,一邊坐起身子說道:“傻瓜。那是她誤導你的。這種時候,岑梅和岑祖航在一起才的最危險的。那樣魏華就能得到一對煉小鬼了,還是很合適的一對。”

    “可是岑梅是愛著祖航的?”

    “你怎麼知道?”

    “我……聽她說的。”

    “也許是魏華讓她這麼說的呢?也許是他讓岑梅來釣走岑祖航的呢?你現在啊,就應該好好抓好祖航,讓他連看岑梅一眼的機會都冇有。妹子,戀愛不是成全,那種傻事現在不流行了。”

    金子的話,讓我完全發懵了。我想了一個晚上都冇有想到岑梅會是故意來釣走祖航這方麵的。金子姐卻在這麼短是時間裡,把事情的另一個方向跟我分析了。我到底應該怎麼辦?難道昨晚的事情,真的是受到岑梅的影響而已。

    我問著自己的內心,是不是真的要放手,是不是真的不再喜歡祖航了。

    昨晚,他溫柔地擦去我的淚水,將我擁住的感覺,他說,已經不再愛了。他憑著直覺認出我。祖航能夠用直覺來判斷是不是我,那麼我也憑著直覺來一次決定,我想和祖航在一起,我不喜歡看到他和岑梅一起。

    打定了主意,再看向金子姐,她已經整理好衣服準備走出帳篷了。我對著她的背影說道:“金子姐,謝謝你。”

    “謝什麼謝啊。其實吧,岑祖航要是跟著岑梅走了也挺好的,至少我安全了。唉~真矛盾啊這種事情。”

    雖然一個晚上都冇有睡,但是我還是一下精神了起來,也從帳篷裡爬了出去。陽光斜斜的照著這些殘垣斷壁,霧氣迷濛下,我看到了不遠的地上有著四個紙人。那些紙人很眼熟,那是祖航用的。

    我走過去,蹲下身子看著那紙人,一旁的岑恒正在用礦泉水洗臉,看著我去研究那些紙人,邊說道:“王可人,你不知道岑祖航有多厲害。以前我還以為你纔是岑家的人呢,原來祖航纔是啊。昨晚他那招紙人點燈,哇,我都想學道法了。如果我不是警察我絕對跟著他學了。再怎麼說,我也姓岑啊。”

    “昨晚怎麼了?”

    “你們在帳篷裡都冇有聽到?”

    零子拍拍他的肩膀道:“奇門遁甲裡的鬥轉星移。那帳篷,被岑祖航移了,我們在外麵拚死拚活的時候,那兩女人正在幾裡地外安靜的睡覺呢。”

    “哇,那麼牛逼啊。”

    “是很牛逼啊。你拜我為師吧。學費八萬八。”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