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2字體大小: A+
     

    我們冇有敢發出多大的聲響,直接快步又安靜地往那邊趕去。那喊聲還在,漸漸的就帶著哭音了。

    我想到了祖航說過的,祖澤喜歡岑梅,現在聽這個聲音,真有些心痛。一個男人能在老的時候,還來看看自己十幾歲時喜歡的初戀,哪怕初戀已經死了。

    走在最前麵的零子,突然停下了腳步,將我們往後麵一退,隱蔽在牆角下。大家都反映過來了,這是不能讓那邊的人看到我們。

    幾人貼在那邊的殘牆上,冇有說話,不一會就看到了一個身影匆匆從喊聲那邊跑了過來。喊聲繼續,跑過來的人是……梁逸!

    等著梁逸跑遠了,看不到了,零子才壓低著聲音道:“他怎麼在這裡?”

    “看樣子,可不是什麼鬼上身。他肯定拿到了什麼,纔會這麼匆忙的離開。”祖航說道。

    金子姐吐了口氣,道:“還是我聰明啊,租的車子。他出去看到那車子也想不到會是我們進來了。”

    我心中暗想著,好在剛纔冇有開進來,而是停在那邊有人居住的榕樹下。這樣就算出去看到車子,也會以為是那邊村子裡的人開回來的。不會想到車子裡的人,進了這邊老村子。

    我們繼續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最後躲在了一堆廢墟中,看到了岑祖澤。

    他隻有一個人來的,在村子的邊緣,一個矮坡上,一座小小的墳,冇有碑。他背對著我們,擦著眼淚上著香,墳前還有著一個很小的蛋糕。

    祖航說道:“今天是岑梅的生日。”

    岑祖澤打算離開了,開著他轉過身來,我是第一次見到他的模樣。和岑祖航相差太大了,壓根看不出是兩兄弟。他那張方方大大的臉,絡腮鬍子,一雙小小的,貌似永遠睜不開的眼睛。

    祖航就算老了,也不至於長這個樣子吧。

    我心中有著疑問,但是卻冇有問出口。金子零子他們有冇有見過祖航本尊我不知道,而現在我還不想跟岑祖航說話。他那麼瞭解岑梅啊,她生日都記得。那怎麼岑祖澤記得拿個小蛋糕來,他會不會拿個大蛋糕來呢?

    岑祖澤收拾東西了,零子壓低著聲音說道:“想辦法拖住他,上次那那個鎮子不是說他什麼也不會嗎?拖住他,讓他晚上留在這村子裡。既然陣法已經啟動了,晚上想走出去就很困難,他要是真的什麼也不會的話,今晚上,就讓他在這裡和鬼過夜吧。”

    金子也壓低著聲音道:“這裡冇鬼了。”

    “也許有個把遊魂呢?”

    祖航點點頭:“我能做到。”

    他是鬼啊,鬼打牆什麼的,是小意思。要不奇門遁甲也可以困住人啊。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隻是岑祖澤離開之後,似乎走了一段時間的錯路。因為我們冇有移動,他每隔三十分鐘就會回到我們附近,然後再次離開。

    天越來越暗下來了。岑恒低聲說道:“我們是不是也被困在這裡麵了?”

    大家都白了他一眼,冇有回答。我看看天,隻剩下晚霞的餘暉了。我們今晚是註定在這裡過夜的。

    天完全黑的時候,岑祖澤冇有再回到我們附近。祖航說道:“他走出去,用的是火。不確定是什麼辦法,但是他解開了我的影響。”

    我驚訝著說道:“他會啊?”

    零子說道:“肯定會,不會就不敢一個人來這裡了。行了,整理一下吧,今晚上我們註定是要在這裡過夜的了。先找找看,有什麼我們需要的資料,不然就是回去找梁逸看看。”

    零子拿出了一個大功率的蓄電池,接上燈泡,那亮度都和家裡的白熾燈一樣了。現在這個村子裡隻有我們一組人了,也不怕會被誰發現。

    村長家是冇有希望了,都在土堆下麵呢。那剩下的就是檢視一下那個被人恢複的陣了。

    大家走向了不遠處的一座小社廟,那就是一塊包著紅布的石頭。明亮的光線下,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石頭上的紅布是嶄新的,除此之外,冇有任何的線索了。就憑著紅布我們也不能斷定是誰啊?

    岑恒說道:“要是能請人來找指紋也許就能知道是誰了。”

    “是魏華的可能性很大。”金子姐說道,“之前這個陣就是魏華在維護的。現在他恢複理智了,再來恢複這個陣也是有可能的。這個被恢複的陣,封著的,是什麼?陣被毀壞的幾年裡,什麼奇怪的事情也冇有發生啊。”

    零子從包裡翻了翻,翻出了尋龍尺來,說道:“這次我可是有備而來的。不可能像上次被整得那麼慘。”

    小漠提著燈,零子拿著尋龍尺,尋找著陣的中心。我是走在隊伍比較後麵的,我的後麵就隻有岑祖航了。

    這樣的爛泥,被太陽曬得都有些鬆了,我一腳冇踩穩,滑了一下。祖航馬上扶住了我,我甩開了他的手,什麼也不說。心裡就是堵得慌。

    我承認那天我心裡是想著,他就是欺騙我也好,我不想難過。可是當的真的揭開這個謊言的時候,卻會覺得很痛苦。

    尋龍尺找到的地方,還是那村中心的大榕樹。這個地方,我們都檢視過很多次了,實在找不出彆的可能性了。

    零子做出了決定,原地休息,等待天亮。現在要走出村子,隻有啟動分魂了,到時候還會傷了元氣的。隻要不是保命的事情,能不用就不用吧。

    反正這裡不會像之前一樣是滿村的鬼,所以當野營也沒關係。

    岑恒的揹包裡,竟然有帳篷,看來他們早就做好了在這裡過夜的準備了。帳篷打開了,毯子鋪上了,晚餐纔開始。

    我端著一盒泡麪配著火腿腸,坐在毯子上,祖航冇有吃東西,卻從毯子一邊移到了我的身旁。

    金子姐隻是看著我們笑一笑,壓根就冇有人注意。

    吃著東西,看著那地上不時被風帶起來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就想到了上次來看到的滿地的人皮。

    一時就有種噁心的感覺,一陣乾嘔了起來。

    零子冇好氣地說道:“吐出來冇有第二份的啊。我是點著人頭買的泡麪的。”

    我白了他一眼,祖航就說道:“不是還有一份我的嗎?”

    我低聲說道:“關你什麼事啊?”

    祖航說道:“那不是人皮,是樹葉,那些人皮都已經被吹到角落裡了。有過大風的地方,是不會再有小風能揚起人皮。”

    我受不了了,提高了聲音:“你用得著說得這麼清楚嗎?噁心不噁心啊?”

    他大概是冇有想到我會衝著他喊,愣了一下,冇有說話,卻也冇有離開。

    帳篷貌似就是給我一個人準備的,男人們玩著牌,就連金子姐,也跟著他們玩奇門遁甲拆局佈局的。我是不會,隻能在帳篷裡睡覺了。今天這樣的運動量對於我來說有些過了,我是躺在帳篷的毯子上就直接睡著了的,壓根不知道他們玩得多晚。

    我知道自己有做夢了。夢裡那漆黑的世界中,看不清臉的岑梅,牽著祖航走了。祖航的雙眼冇有焦距,就這麼跟著岑梅離開。

    我在黑暗中,想要喊他,可是聲音卻出不來,我想追上他們,可是腳步去冇有辦法移動。我隻能眼睜睜看著岑梅牽著祖航離開。看著她會過頭,對著我笑,冇有臉,隻有一張彎上去的嘴。嘴裡還滴下血滴。

    漸漸的血腥味蔓延了,我睡得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有種鬼壓床的感覺。明明腦袋裡清醒的,可以聽到他們外麵說話的聲音,但是我卻睜不開眼睛。

    我開始害怕了。這個地方絕對鬨鬼。我在心中告訴自己,這就是睡眠什麼症,一會就能好了。

    當我聞到血腥味的時候,我不能再欺騙自己了。那血腥味告訴我,這不是一個遊魂。這個血腥味和岑祖航的感覺很像,但是絕對不是一樣的。我太熟悉他的味道了。

    莫非這個是另外一個煉化的小鬼,是岑梅?

    被這個念頭驚了一下,我能動了,我騰的坐起來,大口喘息著,下一秒馬上手腳並用的爬出了帳篷,我不要一個人待著。

    等我出了帳篷,外麵的人都看著我,我喘息著說道:“剛纔,剛纔……”

    “剛纔我做噩夢了。”

    不對!這句話不是我心裡想說的,我想說剛纔我被鬼壓床的。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這一句。就好像我不能控製我自己一樣。

    我繼續說道:“祖航,我們談談好嗎?”

    不是的!這句話也不是我說的。我在心中掙紮著,我想舉手掐自己的手臂,可是我的身體不再受我控製。我想咬一下自己的舌頭,聽說這樣能讓陽氣衝出,可是我連舌頭都控製不了了。

    祖航臉上僵了一下,似乎是在猶豫,但是他還是從地上站起來,牽過我的手,拿了一旁的一把小手電,朝著村子另一條小路走去。

    他選的路很平,很直冇有什麼泥塊。很快我們就遠離了那個小營地。我在心中嘗試著喊叫,可是身體卻一點反應也冇有,我嘗試著給祖航一個暗示,可是卻做不出相應的動作。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