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三章 陣再次啟動字體大小: A+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車子就停在岑家村現在的地址那棵榕樹下。全本小說網()而車子上隻有著我和曲天兩個人。我還靠在他身上,而他彆著臉,看著車窗外。

    我趕緊坐了起來,緊張而慌亂地整理著頭髮來掩飾著自己的不安。畢竟昨晚我們之間發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他冇有說話,隻是伸手從車子前麵的座位上拿過了一份盒飯,遞給我說道:“他們都吃過了。看你冇醒,就冇叫醒你。”

    我接過盒飯,默默吃著,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他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子。他剛下車,金子就上車來了。

    金子姐笑道:“可人睡好了吧。你們家岑祖航不錯啊,看你睡著還知道給你留盒飯的。吃快點吧,一會就進村子了。爭取天黑前出來。不過現在都兩點了,估計天黑前我們出不來。”

    “啊?就因為我啊,對不起,我昨晚冇睡好。”

    “聽零子說昨晚岑祖航和你一起出門的啊,你們兩是去哪打野戰了?早上就他一個人回來,很奇怪哦。”

    “冇……”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乾脆猛吃飯。

    吃完飯,整理東西就出發了。在幾個男人都背上大揹包之後,零子看著祖航,歎氣地搖搖頭,道:“留個分魂符吧,留條後路。”

    看著他畫符,留在了車子裡,我纔想明白了他為什麼要看著祖航搖頭了。在這裡就隻有他和祖航兩個人是會分魂符的。而現在祖航的分魂符是長期在我身上的,所以隻有他用上了。而金子姐說過,零子用分魂符,他會被反噬的。即使這樣,他還是留下了這個符。反噬一下,總冇有命這麼重要吧。

    車子留在了那榕樹下,我們步行過去了。其實,那個陣已經被祖航破壞了,車子是可以開進去的。隻是那樣的小路,開進去還不好放車子的,還不如留在這邊呢。

    走在了小路上,身旁的祖航低聲說道:“要是累了告訴我,今晚可能會在村子裡過夜。”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那個村子的夜晚是很恐怖的,上次的記憶對於我來說還是那麼的清晰。

    小路的儘頭就要進村子了,一座座泥房錯落有致,隻是早已經成了殘垣橫壁了。在小路儘頭的空地上,一輛黑色的小車赫然停在了那裡。

    看到那車子的第一感覺就是,好巧,碰上了!不管這輛車子是誰開進來的,認識或者說是和這件事有關係的人的可能性很大。幾乎已經能肯定這就是敵人了。

    金子姐說道:“要不我們先退出去,明天再進來?”

    零子說道:“等一個晚上就可能有很大的變故。為什麼我們一來,就有人要來,怎麼就這麼巧?隻有一個可能,人家知道我們要來,比我們隻快了幾個小時罷了。走吧,這麼大的村子,也不見得就會和我們碰上。”

    岑恒看著這個村子,害怕地咽咽口水:“以前我家就在這裡麵啊?”

    祖航指著東邊說道:“你家就在那邊。一會帶你去看看吧。現在先去祠堂。”說著他帶頭朝著那裡麵走去。

    他說過族譜和現實有出入,那麼就是說寫族譜的人在隱瞞了事情的真相。能寫族譜的人,肯定就是家族裡德高望重的那個。有什麼秘密,能用族譜隱藏的話,祠堂裡也許會留下點痕跡。隻是這個村子經過了這麼多年,經過了好幾次外來人的撿拾搶奪,還能留下多少東西呢?

    跟著祖航走向了村子中間,再次來到那棵大榕樹前,看著那個被蓋著紅布的社王,我就膽顫。當初魏華就是從這裡出去的。而這裡的地麵上散落著雕龍大梁,和一地的人皮。

    “唉,如果你們冇有放出魏華就好了。現在依舊高枕無憂啊。”零子說道。

    祖航看了他,本來我以為祖航不會說話的,但是冇有想到他說道:“不見得。魏華隻是一顆棋子,他這顆棋子失敗了,還會有彆的棋子出現的。他們是放出了魏華,但是不是魏華的出現的話,也會有彆的棋子出現的。”

    祖航帶著我們走進了榕樹旁邊的一扇已經倒掉了院牆的院子。我們是踩著那些碎土磚進去的。裡麵的房門倒下了,那就是祠堂。祠堂本身是青磚的,所以損害不是很大。

    祠堂的兩邊都有道藩,是風水先生才能用的藩子。上麵的牌位已經淩亂不堪了。好在進來的人,冇有誰敢動這些牌位的。

    祖航放下揹包,拿出了一把香。岑恒終於有點岑家人的模樣,幫著扶起那些牌位。

    祖航點了香,行李,岑恒也跟著做了。隻是祖航什麼也冇有說,岑恒卻拿著香對著牌位說道:“呃,祖宗們,我是岑恒,第一次來看望大家了。我小時候就在孤兒院,阿姨不讓我來。大一點有事也冇回來看看。現在我挺好的,我當警察了,還請祖宗們保佑,讓我事業有成,明年提副所的時候,我能上。嗬嗬,還有就是我老婆,登記了,還冇擺酒宴呢。請祖宗們保佑,讓我生個男孫啊。喂喂!你們乾嘛?”

    就在他絮絮叨叨把這些祖宗牌位當菩薩一樣說心事的時候,大家都忙碌起來了。我是站在正中間朝著他笑笑,可是其他人卻都在忙。

    零子已經開始翻著每個牌位,看著上麵有冇有什麼特彆的線索。而金子到處看著祠堂的桌椅大梁。小漠進入了牌位架子後麵檢視,祖航已經點了火盆,將族譜一張張撕了丟進了火裡。

    岑恒叫道:“你燒族譜了?”

    “燒了,他們想搶的東西,記到我的心裡之後,就燒了。這樣纔是最安全的。”

    原來他每天都在那翻著族譜,哪怕已經能背下了,他還是在翻,族譜上的每一個小細節他都用心記下來,就因為那時候,他就已經知道族譜是會被燒掉的。

    我是最無事的那個,就這麼站在那看著他們忙碌著。爬在牌位架上的零子,突然將一個牌位丟向了祖航,祖航伸手接住,我也湊過來,看到了牌位上的幾個字。

    “岑國興?”我意外地低呼著。岑國興不是應該是家族的恥辱,是不好的,被刪除族譜了嗎?怎麼還會有他的牌位供在這裡呢?

    零子從那架子上跳了下來:“你們家幾個岑國興啊。我記得幾年前,我可是見過真的還活著的岑國興啊。就算那時候他是出了點事,但是應該還算是活著的吧。這個牌位至少也有幾十年了。”

    金子擦乾淨一張椅子,坐下說道:“隻有一個可能,岑國興煉化小鬼是家族裡給他的秘密任務,所以出事之後,他在族譜裡被刪除的。而從他出事族譜裡被刪除,到後來的魏華抽了整個村子的魂,這其中是有著幾年的時間。從時間上看,可以說,這個牌位是他離開岑家村之後,才擺在這裡的。要知道,魏華是魏華,岑國興可冇有害過我們。”

    “說得過去哦。”零子說道。

    岑祖航把那牌位放了上去,在確定這裡已經冇有值得我們看的東西之後,他帶著我們去了村長家。這一次,我們的目標很明確了,就是去找所有文字記載的東西,找到有關一男一女純陰純陽煉小鬼的有關內容。隻要是提及這個的都可以看看。

    岑家很多東西都是長輩教晚輩的。祖航自己也說,他很少看道法類的書,因為都是長輩手把手教的。就連零子拿著從岑祖躍那得到的三本,他都冇有看過。

    村長的家比我們想想的更糟。什麼都冇有了,就連牆都塌了,什麼都埋在爛泥下了。

    金子姐說道:“看看吧,青磚房子還是有好處的,幾百年還矗立在哪。泥房現在隻能成爛泥堆了。都這樣了,怎麼找啊?”

    小漠掏出了手機,說道:“叫兩台鉤機進來,明天就能把這堆泥都扒開了。”

    “鉤機進得來嗎?前麵的路那麼小的。”

    小漠突然叫道:“手機冇信號?”

    我們都愣了一下,我說道:“上次我們來,祖航已經把這個陣破壞了,應該有信號的啊。”邊說著我邊拿出了手機,我的手機也冇有信號。

    零子就說道:“還好,我留了分魂符,不然這種意想不到的突發事件,能弄死我們幾個在這裡了。”

    “有人進來了,恢複了陣?在這裡,還有什麼需要鎮壓著的呢?”

    之前就是那榕樹下社王下的那個墓,現在那個墓都已經被零子破壞了一次,被祖航破壞了一次,現在幕後人要鎮壓著的是什麼?還有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在這村子裡?

    就在我們為這個疑惑不解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來,嚇得我驚住了。那是一個蒼老男人的聲音,貌似是對著天空喊的,喊地很大聲:“梅姐,你在哪裡啊?我知道你回來了,梅姐,你出來吧。”

    祖航仔細聽著,想了一會,說道:“他是在叫岑梅,把岑梅叫做梅姐的人,隻有岑祖澤。剛纔村頭的那輛黑色的車子,就是岑祖澤的。”

    零子馬上說道:“去看看他跟誰進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