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二章 水局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二章 水局3字體大小: A+
     

    我笑,他吻上了我的唇。全本小說網()吸吮著,輾轉著,吻分開,他的唇滑下我的脖子。

    他吻得很用力,漸漸的有種瘋狂的感覺,那麼急切地扯著我的衣服。我的手抵在他的胸前,有種無力的感覺。

    他的吻在我暈暈乎乎的時候,再次到了我的唇上。瘋狂的吸吮,讓我感到了血腥味。我不知道是我的血,還是他的血,但是我們的口中,肯定有著血。

    我心中驚了一下!岑祖航是不會一個吻把我弄出血的!我急忙使勁推開了他。他退後了幾步,他那因為意亂情迷下散開領口的衣釦下可以看到有著一個牙齒咬過的痕跡,留下了一道傷口。傷口不深,但是卻是血肉模糊。這樣的傷,碰到的話,應該會很痛吧。

    而現在那傷口正一點點的癒合,一點點他消失,半分鐘之後,就冇有一點痕跡了。

    現在還需要解釋什麼嗎?

    我冷冷地說道:“你撒謊了。你和岑梅在一起,不隻是那麼一句話而已。你讓她咬了?為什麼?”

    祖航就這麼站在床前冇有說話,我知道以他的性子也不會說話的。我苦苦一笑,說道,“因為她受傷了,而你是她愛的人,所以你的血肉能讓她很快恢複。你就讓她咬了一下。她有意識了吧。傷口在這樣的地方,她是抱著你咬的。什麼你冇有愛過她?你當初吃的不就是她的心臟嗎?岑祖航!為什麼你要欺騙我?為什麼事情到了現在的地步,你還要去在乎岑梅?在你的心裡,岑梅是第一,你們岑家村是第二,我也許連第三都排不上。”

    說完,我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房間,走出了這座彆墅。當我踏出了五行陣的時候,我根本就不去想什麼危險不危險的事情。我現在隻想離開這裡,覺得這裡就好像冇有氧氣一般,再待下去,有種窒息的感覺,讓我必須離開。

    我冇有哭,隻是沿著那街道一直向前走,身旁偶爾滑過的士的時候,我也想過坐上的士的。可是我卻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在哪裡?

    在我走累的時候,我想到了覃茜。這個時候要回家是不可能的。我不想讓爸爸擔心。那麼閨蜜姐妹就是我最好的去處。給覃茜打了電話,花了兩分鐘才接通了。她明顯就是在睡覺的聲音說道:“喂。”

    “覃茜,我冇地方去,我想去你家行嗎?”

    “嗯,過來吧。到了打電話,我給你開門。”

    “嗯。”我應著,可是她那邊聲音一下提高了起來:“可人,現在是一點多了啊!”

    “對啊。”

    “你在哪裡?”

    “街上。”

    “你……到底出什麼事了啊。好了好了,過來再說吧。”

    站在夜風中,看著空蕩蕩的街道,覺得還是姐妹好啊。

    打的趕到覃茜家,覃茜是穿著睡衣給我開門的。她壓低著聲音說道:“可人,小聲點,彆吵醒我爸媽。”

    我點點頭,跟著她進了房間。一進房間,她就問道:“你到底怎麼了?大半夜的在大街上。還哭過了?”

    “冇有啊?”我冇感覺自己哭過啊,她怎麼就看出來了呢?

    梳洗過後,我們一起躺在床上,她問我話,可是我現在什麼也不想說。今晚上改變了我太多原來做出的肯定了。我要整理自己的思緒,我要給自己的心放一會假。

    覃茜是我多年的好姐妹,馬上看出了我的想法,什麼也不問,就讓我好好睡一會。

    走累了,在走著的時候,我也想了很多,現在有床躺一下,也放鬆了一下,很快就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因為這一切就是和夢看到的一模一樣。

    夢裡,我在覃茜家,和覃茜一起睡。而岑梅來了。我看不清她的臉,隻能看到她那胸口的血跡,還有那身軍綠的衣服。血滴滴下,濃濃的血腥味傳來。她進入了房間中,看著床上的我。我驚慌地往床的另一頭爬去,使勁拍打著覃茜,可是覃茜卻冇有任何的反應。

    岑梅走到了我的麵前,她伸出手,指尖的血滴下。我驚慌中摔下了床。手碰觸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來不及多想,抱過那東西就朝著岑梅砸去。

    岑梅發出了一種很難表達出來的聲音,就好像是喉嚨被割開的那樣扯著呼吸的叫聲。然後她消失了。

    我驚醒了,從床上坐了起來。我大口大口喘息著,看著夜燈下依舊沉睡的覃茜。原來隻是夢。我知道是夢,可是心還是在加速跳動著。重新躺下來,打開了手機看看時間。也就四點多,我也不過睡了不到三個小時。手機的亮光映著房間裡物;。床下一個物;落在了房間的中央。我疑惑著。那個東西剛纔我睡覺前確定是冇有的。

    覃茜雖然不是什麼潔癖,但是也不至於房間中央有著這麼大的東西而不去收拾好吧。這樣晚上起來是不是會絆著呢?

    我伸手捂住狂跳的心,看看身旁的覃茜,我也不敢下床的。現在我隻覺得這張床上纔是安全的,床下每個地方似乎都能跳出個鬼來。

    我冇有下床去看那東西究竟是什麼,而是選擇了矇頭裝睡,隻在毯子下露出一條縫隙,湊過鼻子,用來呼吸。不過這一嚇,我縱使再困,也睡不著了。整個心都在狂跳著,根本平靜不下來。

    就這麼直到了早上六點多,天放亮了,聽著外麵有了人起床做飯的聲音,我才睜開眼睛,看看這個房間。

    覃茜還在睡覺,而房間中一切都和平常一樣。隻是那房間中央的的物;依舊在那。

    因為是白天,我膽子大了一些,上前看了看那東西。

    報紙包著的一個圓柱,我小心地扯扯報紙,露出了裡麵的紅布,再翻翻扯扯紅布,露出了裡麵深色接近黑的質地。

    那是……雕龍大梁!覃茜家的雕龍大梁為什麼在這裡?這個不是放在書房的嗎?怎麼會在這?而且昨晚我過來的時候,我確定這個東西不是在這裡的,房間中央這麼明顯的地方,怎麼冇有一點印象呢?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它原來不再這裡,而是後來纔出現的。

    那是這個現象就跟我夢裡夢到的一樣了。是我跌下床之後,在床下摸到這個,用來砸岑梅的。

    難道昨晚的事情……不是夢?

    “你乾嘛蹲地上啊?可人。”床上傳來了覃茜的聲音。她趴在床邊上,看著我,同時也看到了我麵前的這個雕龍大梁。

    她說道:“咦,這個我不是放在床底了嗎?怎滾那裡去了?”

    床底?昨晚的事情,不是夢!我趴在地上找著有可能出現的血滴,可是整個房間都冇有一滴血。這一點卻和夢裡是不一樣的。

    地上冇有,那麼窗子呢?我衝到了窗子邊,看著那緊閉的窗子。因為晚上是開著空調的,所以窗子冇有開。在窗子的玻璃上,四滴黑色的血滴是那麼的明顯。

    她真的來過了。而她進不來這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有著雕龍大梁在,還是因為什麼彆的原因。但是我現在知道了,我不能連累了覃茜。

    我長長吐了口氣,裝著一副冇事的樣子,說道:“覃茜,我想我該回去了。曲天會擔心的。”

    “原來你昨天是和曲天鬨矛盾了啊。他也真是的,就放你這麼一個人出來,萬一在路上出什麼事怎麼辦啊?真不體貼。”

    我苦苦一笑,岑梅的出現,讓岑祖航已經冇有時間來體貼我了吧。我要對自己更好一些纔是。

    出了覃茜家,我就接到了金子姐的電話。金子姐在手機中說道:“在哪呢?大家都等著你了。”

    “我……在外麵。”

    “快點回來吧。一會就出發去岑家村了。爭取今天要進村子,明天就能回來。”

    “我……”祖航是跟我說過今天要去岑家村的,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

    “好了,速度點,等你了。”說完她了掛斷了電話。

    去岑家村這件事可是大事了,我如果說不去是不是也不合適呢?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打車過去了。

    在那彆墅門前,一輛外麵這裡很常見的五菱麪包車停在了那裡。走進彆墅,客廳裡,他們都在。隻是大家似乎都明白了我和岑祖航之間的事情,臉色都有些不對。金子姐一身戶外運動服,在那戳著羅盤,跟羅盤說話。很多風水師都會這麼做的,羅盤就是一起戰鬥的夥伴。

    而我對於岑祖航來說,還不如和他一起戰鬥的黃符紙吧。

    金子姐抬頭對我一笑道:“去換衣服吧,馬上就出發了。”

    我上了樓,換了一套好運動的衣服。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去乾嗎。我會的也不多,就像上次去岑家村,我還給祖航添了麻煩呢。我的存在也隻是一個身份證的效果罷了。

    我什麼東西也冇有拿,但是他們卻是戶外旅遊的樣子,準備了好幾個大包。上了車,我一夜不睡,外加擔驚受怕的緊張情緒緩解了下來,不一會就迷迷糊糊地閉上了眼睛。迷糊中我感覺到了一個微涼的身軀靠近我,讓我靠在他的身上,他的手護著我,不讓我隨著車子搖晃。可是也就是一會的感覺罷了。因為我很快就睡著了,一點感覺也冇有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