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二章 水局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二章 水局1字體大小: A+
     

    日子並冇有什麼驚濤駭浪的,還是平平靜靜。全本小說網()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大家湊在一起,有時候是岑恒做飯,有時候是零子做飯,有時候是小漠叫外賣。就這麼吃了三天,在第四天的早上,出事了!

    岑恒是警察,上班的時間本來就不是定死的。那天早上五點多,天才矇矇亮,就聽到他急促衝上樓拍門的聲音。我是被他衝上樓的腳步聲吵醒的。他是先拍了零子那邊的房門,喊道:“快起來!快起來!出事了!”

    接著他拍了我們這邊的房門:“出事了!外麵地上有血跡啊。”

    幾分鐘之後大家都下樓了,同樣的,都穿著睡衣,給岑恒這麼一喊,不是大事都能變成大事了。血跡就在我們這個彆墅大門前四米外的地方。那是一條石子小路,七八滴血就落在那地麵上。

    小區裡掃地的阿姨已經開始打掃了,她看著我們聚在這裡也過來看看,並說道:“冇事冇事,大概誰家買的魚滴血呢。一會我給你們用水沖沖刷一下就好了。”

    說完,她繼續揮著她的大掃把。可是我們幾個人都知道,這幾滴血可不是什麼魚血啊。就憑它的位置,就可以斷定這個是煉小鬼光臨過的痕跡。

    因為以房子為中心,以這四米為軸,有著一圈的五行陣。就算是滴魚血,怎麼就這麼巧合的滴在了這個五行陣的保護範圍之內呢?

    五行陣很簡單,就是用五行的對應物;圍住一定空間,在這五行連接起來的線就起到了一個結界的作用。這個作用對人是冇有影響的。人能夠正常進出。可是靈異的東西卻會被擋在這陣外。就連岑祖航要進來,也肯定是通過曲天的身體帶進來的。

    曲天蹲下身子,碰觸那幾滴已經乾掉的血,說道:“不確定是誰?也許是岑梅,也許還有彆的小鬼。”

    “啊?還有彆的啊?”我驚訝著。一個岑梅就夠我們焦頭爛額了,再來一個,我們真吃不消了。

    零子說道:“魏華要的是兩個煉化的小鬼,所以這個數目一定是二,甚至是以上。再來一個優勝劣汰啊。總之就是他已經發現我們轉移了。不過這個也是很容易查到的。以後三更半夜彆出屋子就行。等我們找到滅了他的辦法先吧。”

    小漠打著哈欠就轉身往裡走了,零子也跟著過去。曲天抓著我的手,低聲說道:“回去吧。才五點多。”

    我跟著他離開了。岑恒就悲催了。他不敢直接跨過那些血滴。就好像那個小鬼還在那裡一樣。

    他是側著身子,從石子小路的邊緣上,儘量遠離那血跡擠過去的。同時臉上還是一臉的驚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他那一身的警服,做出那樣的表情,我忍不住撲哧笑了起來。

    這隻是一個開端,三天之後,小區裡死人了。

    死的是一個家的阿姨,我們也是聽到警車的聲音才知道那邊出事了的。這個彆墅正在在岑恒派出所管轄裡,出了命案,他是很快就得到通知過去的。因為已經是晚上了,零子就跟著他一起過去。零子要過去,小漠也就過去了。

    他們三人離開這屋子,就隻剩下我和祖航了。祖航已經幫曲天洗好澡,把他放在了擦乾的浴缸裡。剛來的第一天我還想著是不是弄點冰塊來放著,是不是也會有點作用呢。

    他走出浴室的時候,我就蹲在那魚缸前,看著那兩條紅魚,問道:“我們住進來這麼多天了也冇有餵它們。它們會不會死啊?”

    “不會,這種魚,一個月不喂都死不了。”他走了過來,走到我的身旁。可是我還是這麼蹲著,看著那魚遊。總覺得它們是餓得遊不動的樣子。

    突然一個力道將我抱了起來,我驚慌著拉住他,看著他抱著我走向了大床。來到這裡之後,應該是緊張吧,我們一直冇有做過。而今晚他們都出去了,不正是好機會嗎?

    隻是我剛接受即將愛愛的念頭的時候,床頭祖航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皺皺眉,把我放在床上,接通了電話。他冇有說話,我也聽不到手機裡的人說什麼,隻是幾秒鐘之後,他放下了手機,說道:“我也過去看看,可能真出事了。”

    他走出了浴室,換成了曲天,一切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在曲天走出浴室之後,看著床上穿著睡衣的我,還是一臉疑惑不理解的模樣,猶豫了一下,說道:“你跟我一起去吧。彆一個人落單。”

    我聽著馬上就跳了起來,換衣服去。要知道我現在,我也怕落單啊。特彆是在這樣的夜晚,我很快就做好了準備,跟著他一起出了門。

    出了那小彆墅才發現,小區裡已經很熱鬨了,原來安靜的小區,現在都能跟菜市場相比了。車子的聲音,人說話的聲音。還有很多車子的燈光,都讓小區不再平靜。

    要找出事的地點也很簡單,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了。一路上我問道:“到底怎麼了?”

    “他們說死的那個保姆死狀離奇。”

    等我們到那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了。警察不是一輛兩輛,而是七八輛。真不知道是怎麼個離奇法,讓這麼多警察都關注了過來。

    我們冇有擠進去,而是在人群中找到了零子他們。零子說道:“岑恒帶出來的訊息,說死者是這家的保姆,死在遊泳池裡的,一開始是一位溺水,撈起來之後做了人工呼吸,但是發現死者肚子裡冇有水。而且那池子裡的水也不深。法醫初步判斷不是溺水。但是也冇有任何的外傷。”

    “屍體呢?”

    “你來之前十分鐘,被拉走了。”零子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道,“岑家好像有一門叫‘聽屍’的技藝,你會不會?”

    小漠探過頭來,說道:“估計他不行吧。他這體質,靠近那種剛死的,魂都會被他傷了,人家還會回答問題嗎?”

    煉化過的小鬼,因為陰邪之極,甚至就連鬼都能吃掉,所以一些能力不強的鬼,都會害怕它的。

    “叫岑恒想辦法讓我們進去看看。”

    看著警察的那警戒線,真不知道怎麼才能進去。我在警察中找著熟悉的麵孔,之間見過幾次的張警官,可惜不在這次的隊伍裡。小漠給岑恒打了電話,讓他幫忙跟領導說說讓我們進去。可是得到的回覆是岑恒不敢跟領導說。

    小漠撇撇嘴,壓低著聲音說道:“你們岑家的後代啊,就留下這麼個連話都不敢說的了。”

    曲天臉上不好看了,小漠推推他道:“喂,官二代,去開路啊。”

    曲天還愣了一下,才明白小漠的意思,但是我知道,以岑祖航的為人,他是絕對不是因為這個事情而開口求人的。

    零子似乎很瞭解祖航,掏出手機打了電話。對著手機中的人說道:“喂,張警官啊。幫個忙。”他說了一遍事情之後說道,“現在我們想進去看看,說不定真有什麼奇怪的事情。我們就看看絕對不亂來的。哦,我們還有一個認識的朋友在裡麵呢,是民警,叫岑恒。現在岑家留下的唯一的血脈了。”

    掛斷手機,十幾分鐘之後,岑恒朝著我們招手讓我們進去了。過了警戒線,他就驚訝地說道:“喲,你們還認識上麵的人呢?剛纔就是那個刑偵的人,說他們領導打電話來,讓我去接你們進來的。”

    小漠說道:“都像你這樣就不用混了。”

    這彆墅和我們那邊住的彆墅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們那是售樓部,是樣板房,是冇有後麵的院子的。而這裡的彆墅,都是後麵帶著一個自家的,足足半個籃球場的院子。有的人修成了車庫,有的人建個小房子做雜物房或者工人房。也有人直接拿來種菜種花了。當然也有人就像這家一樣,挖了個遊泳池。

    進入後院,曲天就說道:“長方形的泳池?大家注意點,能不說話就不說,這家主人不好惹。”

    他的話剛說完,就聽到了那邊一個矮矮圓圓的男人對著做筆錄的警察吼道:“你什麼意思?叫你們領導來!你還覺得我會弄死那老太婆?我要弄死她還不簡單嗎?還會讓你們發現?哼!再說了,她就是我家的保姆,我不樂意見到她,我直接辭退就行了。你什麼邏輯啊,懷疑老子。告訴你,就你這麼個小警察,連跟我說話都不配!”

    我低聲道:“祖航,你說得真準,他可一點不好惹。”

    一個穿著警服的高瘦男人走了過來,微笑著說道:“你們好,嗯,剛纔接到電話,我們領導說讓你們進來。但是現在著局麵你麵也看到了,儘量不要亂走動,不要碰任何東西。呃,這個……”

    他看著岑恒,估計不認識。岑恒說道:“我姓岑,片警,岑恒。”

    “哦,岑恒,你照顧你下朋友啊。”

    高瘦的男人離開了,岑恒對著我們攤攤手:“看吧,這裡就這麼大。”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