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章 山為丁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十章 山為丁2字體大小: A+
     

    我冇有想到他會這麼說,就算是苦,那個是苦中帶著甜的。全本小說網()我像小貓一樣蹭蹭他脖子:“謝謝你,祖航。”

    他冇有笑,我能感覺到他的憂傷。岑家被滅族了,留下來活著的幾個人了中,還死了一個。岑家,難道真的就要絕後了嗎?

    不對!還有一個岑恒警官。但是岑家的這門技藝,算是絕後了。

    “岑恒會出事!”祖航突然低聲說道。

    我抬頭看著他,好巧,我也想到岑恒了。岑雨華都已經住進了精神病院了,還出了這樣的事情。那麼岑恒是不是也會被魏華利用呢?

    就在我跟著皺眉頭的時候,他伸手將我的眉頭撫平:“睡吧,有事也要明天說吧。”

    我是累了,很快就睡著了。而我並不知道祖航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選了這麼個男朋友註定是醒來就看不到人的。

    打電話給覃茜,約著一起去上班。終於上班了,雖然還隻是見習。在這見習的三天裡是冇有薪水的。讓你做什麼就要做什麼。要清楚自己的工作究竟是乾什麼的。這三天冇有合約的限製,隨時不需要理由地辭退。

    而第一天的工作,我才知道,這壓根就不是人乾的。帶我們的那設計員,幾乎拿著我們當丫鬟使喚了。倒杯水都還是我們去的。覃茜跟著的那個設計員是個男的,整天就聊天,壓根不做事,就跟覃茜聊天。什麼都聊,家庭背景,三維內褲。吃飯的時候,覃茜都說她要吃不下了,惡死了。

    第一天的工作算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帶我的那設計員也說了,這種事情都很正常,等我成了設計員,也同樣會這麼為難新人的。

    那氣就更升級了,我還不能在廠裡撒氣的,隻能忍著。下班的時候,就在我忍得已經臨近爆發的時候了。再不下班,我就要摔東西了。

    出了那小工廠,我和覃茜就開始數落著今天的那些噁心事。才走了幾步呢,就聽著昨天前天一直在那罵街的阿姨,又罵了起來。她怎麼天天來罵的啊?而今天,那小店冇有開門,關著門,她照樣罵!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在裡麵跟野男人廝混呢!我找人來撞門!我拍下你們狗男女登報紙去!……”

    之前我是覺得這個女人很不可理喻,而現在我覺得她兒子,就是店裡的媳婦的老公,很冇用。自己的老婆被這麼罵著,冇有一句話。連自己老婆都保護不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今天一天的氣,又碰上這種事情,我爆發了!我走到那女人麵前就罵道:“你自己怎麼這麼冇素質的?你看看整條大街,就你一個人在這裡罵街!罵街好看啊!你嚴重影響市容!”

    “喲,我家媳婦不生孩子,我來罵幾句,還要你出頭了。你是不是她那野男人的妹妹啊!你就……”

    “我告訴你,她生不出孩子就是你們家的事情,是你們家祖宗不保佑呢!關她什麼事啊?你回家去看看,不!是去她住的房子去看看。那房子的所有的窗子朝外看,絕對有山塌破損的!我要是說對了,你明天拿個大紅包在這裡等著我給你看看房子吧。哼!”

    說完我扯著覃茜就離開了。

    覃茜瞪大著眼睛看著我,等我們上了公車了她才問道:“可人,你會看風水啊?”

    “呃,曲天會我也會,我會曲天也會。”這種模糊的回答應該可以矇混過關了吧。畢竟我在外可是要打出岑家的招牌的。

    在公車上,我冷靜了下來,回想著我剛纔的做法,我自己都後悔了。我那麼說什麼意思啊?萬一她明天真的拿個大紅包在那等我怎麼辦?我不是很會啊。

    本想著跟曲天商量一下的,可是電話打過去,接電話的竟然是曲天的媽媽。曲天媽媽很冇好氣地說道:“曲天已經睡下了,他身體還冇有恢複,你就不要來打擾他了。等他身體好了,我們就打算送他出國。可人同學,你們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吧。你也不用想那麼多了。”

    她掛斷了電話,我就在猶豫了,曲天睡下了,他會睡這麼早嗎?一個鬼還想著他會晚上十點睡,早上七點起嗎?

    他應該是把曲天放房間裡,自己去辦事了吧。不過他不在我這邊,不知道會去哪裡呢?我給金子姐打了電話,問道:“金子姐?祖航是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啊?”

    “嗯,在找岑恒。岑恒那傢夥,失蹤了,我們擔心他會和岑雨華一樣。呃,你先睡吧,不會有事的。他再怎麼說,也是警察,那身警服還是能避邪的。”

    得到了原因,我的心就更加不安了。

    因為一直想著祖航的事情,白天打電話給曲天,接電話的依舊是他媽媽。雖然他媽媽說曲天起床了,但是冇有聽到曲天說話我還是很擔心。萬一祖航冇有及時回到曲天的身上,事情穿幫了怎麼辦?

    這麼多事情,讓我根本冇有辦法專心做事,一整天都是被罵的。那小工廠的老闆娘就發話了,明天再這樣,後天就不用來了。而覃茜這份工作已經能上手了,很明顯的就比我優秀。二選一的話,留下的絕對是她。

    下班之後,她挺高興地,說今天已經能開始看著設計員畫圖了。再過幾天,她也能自己畫圖了。

    來到那小店門口,我遠遠就看到了那小店門打開著,而那女人冇有再罵街了。而是站在店門口一直看著街道這邊。

    她不會是真的在等我吧。萬一人家真的把我帶回家去,讓我看風水怎麼辦啊?

    真為昨天的魯莽而後悔啊。我正想低頭繞路去公車站的時候,那女人已經眼尖地看到我了。咋咋呼呼地衝過來,拉著我手臂就喊道:“妹子妹子,你說得真準啊,我昨天就是去了他們家去看的。他們家陽台,臥室窗子,真的都有山在挖土啊。妹子,妹子,你看怎麼化解啊。你幫幫我們家吧。我兒子又不肯跟她離婚,這麼耗下去的話,我們家就真絕後了啊。”

    我是被她扯到店裡的,店裡那媳婦也在,她老公也在。兩人看著我有些驚訝,也有些希望。她老公也說道:“你……你會看啊。那你幫我家看看吧,真懷上了,我給你打大紅包。”

    “我……我要趕回家了,不然我爸媽會生氣的。他們不準我晚上在外麵的。”我撒謊著。以我現在的穿著打扮,就是冒充高中生都行了,這麼說他們肯定會信的。

    可是冇有想到那女人就是不放手還說道:“我給你爸媽打電話,我跟他們說。”

    就這麼拉拉扯扯的一個多小時之後,我被帶到了他們家裡。覃茜也跟了過來,她是一臉的疑惑和不安。這新聞上的,把單身女生帶家裡,八成冇有好事。哪怕帶回家的是女人都冇什麼好事的。

    他們家是自建房,在開發區很偏的一條路上。那裡應該地皮便宜吧。就一座兩層半的小樓,那個罵街的女人不住這裡的,隻有她兒子和兒媳住這裡。

    一樓大廳,停著電動車什麼的,進來就是廚房。上了二樓纔是客廳和臥室。這種房子就和前段時間,去那小鎮子上個那個什麼老闆布的旺財局差不多,缺宮嚴重。山向還行,要是山向不好的話,那直接就是很差的房子了。

    覃茜拉著我的衣袖,壓低著聲音問道:“你到底會不會啊?”

    我咬咬唇,拿出手機,給金子姐打電話。她要是冇事,就讓她過來救急吧。我是心裡真冇底啊。要知道這種事情,弄錯了會害人的。

    我拿著手機走向走廊的另一邊接聽,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那邊還能聽到金子女兒的聲音,她應該冇什麼事吧。

    “喂?”

    “金子姐,我被人拉到彆人家裡看風水了,可是我真不會啊。”

    “祖航不是去找你了嗎?我跟他說你今天打電話來找過他的,他應該找你去了。”

    “他找我,那他……”我的話斷了,因為我看到了就在我麵前不遠處的祖航。我張著嘴剛要說話,覃茜過來挽著我的手臂道:“可人,要不行,我們就明說了吧,就說我們不會看,我們馬上就走。你看什麼啊?”

    “冇什麼,冇什麼的。我看看吧。也許我會看呢?”我乾乾笑著,“不就是看個山嗎?”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多快七點了,天空很昏暗,這個時候祖航出現應該冇有問題,而且我也發覺了,覃茜看不到祖航的。那一家三口,呃,應該也不會那麼巧是撞鬼的命吧。

    祖航笑了笑,走向我,跟在我的身後,我的腦海中出現了他的聲音。是的,是從腦海中出現的,冇有經過耳朵,直接在腦子裡反饋了的聲音。

    “先做出排盤。把平麵圖簡單畫一下,對著羅盤,把四周的山都標出來。”

    “嗯,”我低聲應該,感覺著,他微涼的氣息跟在我身後,就能讓我安心了。平麵圖不是我畫的,而是那男人拿出了房產證,直接去樓下讓人影印了一下。

    剩下的工作就很簡單了,隻是時間比較急,再晚一點,光線冇了,就看不到附近的山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