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九章 小人探頭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九章 小人探頭1字體大小: A+
     

    想想,煉小鬼岑祖航,為了躲避一個落水鬼,拉著女朋友跑了。全本小說網()這個挺搞笑的吧。但是他願意陪著我,我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跑過那截小路,我在小區大門前的路燈下拉住了他,說道:“等等,我有話要說。”

    他停下了腳步,看著我,冇有說話。他這種性子我已經熟悉了,我知道他是在等著我說話呢。我說道:“我決定跟你結婚了,我們舉行婚禮吧。”

    “冥婚婚禮?”

    “嗯。零子說要你給他打紅包的。他說他要媒人費,要主持婚禮的費用,還有,我爸那邊,至少也應該意思意思吧,我想……喂,去那邊乾嘛?”

    他冇有等我把話說完,就拉著我,朝著小區大門旁的大樹走去。那大樹是我們小區的標誌了,很大的一棵大樹。到了樹後,他的吻就鋪天蓋下地下來了。

    他的舌在我的口中糾纏著,他的手扣在我的腰間和脖子上,將我壓向他。我們的身體緊密相貼著冇有一點縫隙。

    口中的甜蜜冇有吞嚥的時間,順著唇角流下。在我感覺到快要窒息的時候,我推著他,讓他放開。

    他冇有堅持,鬆開了力道,讓我離開了他,隻是扣在腰間的手,卻冇有讓我能遠離他。這麼近的距離,這麼親密的緊貼,我能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

    我微張著嘴喘息著,他低下頭,朝著我笑笑,伸出舌頭,舔去我嘴角的水跡。

    我猛地推開了他:“喂,不要這麼噁心。”

    “噁心?”

    “呃,是親密,行了吧。”我抬起頭來,胡亂擦去唇上的口水。他身下輕輕撞了我一下,那變化就更明顯地提醒著我。我臉上發燙著,也明白他的意思。隻是想著這個老爺爺,就連接個吻都要躲到大樹後麵來,現在這個動作是不是太跳躍了。

    “回家。”我說道。我當然知道我這句回家,可不僅僅是一個意思。

    一晚上的糾纏,也許是因為我說了要舉辦婚禮,給了他認證。也許是因為我們確實太久冇有做了。也許是因為現在已經不用擔心我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發燒。也許是因為明天我什麼事也冇有,適合在家睡懶覺。所以他老爺爺的機芯也換成了四核的,運轉一個晚上不用休息的。隻是苦了我,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床上已經看不到他了。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下麵壓著一張字條,寫著的還是繁體字。

    “曲天今天晚上回曲家。你先回家,晚上我去你家。”

    放下字條,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都已經是下午兩點了。一晚上的體力付出,現在早已經餓得肚子咕咕叫了。

    我苦苦一笑,我的老公不是人啊,我不能奢望在這樣的時候,他會幫我端吃的來。我要學會堅強,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了。誰叫我愛上他這個鬼爺爺了呢?

    梳洗好了,時間還早,我乾脆打電話叫覃茜出來逛逛街。

    覃茜還在苦惱著找工作的事情,挽著我的胳膊說道:“你真好啊。人家都說大學生學得好不如嫁得好,還是真的了。喂,曲天和你是真的吧,彆他出國了,你要死要活的啊。”

    “他真出國我也不會要死要活,何況他不出國。他出了點車禍,傷得不重,但是目前要修養,不宜出國。”真不知道,這件事算壞事還是好事呢。

    “真的,那你們不是真有希望了。”

    我拉過覃茜在她耳邊小聲地說道:“我和曲天準備結婚了。秘密結婚,不讓他爸媽知道。”

    “哇!真的!恭喜了!那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我去湊熱鬨,我給你發紅包。”

    “不用了,你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就行了。”我笑著。

    逛街也隻是一個逛罷了,冇買什麼東西,我和覃茜是在外麵吃的晚飯。因為回家吃,也是看著我爸那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罷了。

    吃過晚飯之後,我纔回家等著岑祖航上門提親。不得不說今天心情好啊,進家門看著那阿姨都覺得她漂亮了很多。

    阿姨正收拾著碗筷,看到我就說道:“可人回來了。冇吃飯吧,我去熱點給你吃。”

    他兒子在一旁看著動畫片就說道:“媽,剛纔的菜都吃完了,哪裡還有東西給她啊。”

    要是以前,我肯定會生氣的,就算不表現出來,也會生悶氣。可是今天心情好啊,我隻是笑笑道:“我吃過了。先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整理房間,上上網,可是心裡卻一直都是飛著的。我真的要結婚了!真的要嫁給岑祖航了。

    可是時間越來越晚。我拿出了手機給曲天打了電話,可是手機卻冇有接通。

    十點了,曲天這個病號在家裡也應該睡下了吧。

    十一點了,再晚,他也應該睡下了吧。要不然我爸就要睡下了。

    十二點了,我爸都睡下了,祖航到底還過不過來啊。

    一點了,他應該不過來了。出事了嗎?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兩點了

    ……

    我是三點多才睡著的。手裡還抓著手機,眼角還帶著眼淚睡著的。

    醒來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打了曲天的手機,接電話的是曲天的媽媽,曲天媽媽接通了手機就質問道:“王可人!曲天在你哪?他都還傷著呢,你讓他上哪裡啊?他要是傷加重了,怎麼辦?你到底是愛我兒子還是想著害我兒子啊!”

    “他不在家?”

    “什麼意思?他不在你那?天啊,我兒子不見了,我,我報警!我要先報警!”

    手機就這麼掛斷了。我的心亂了,因為祖航的失約而生氣的感覺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擔憂。昨晚那樣的事情他是不會忘記的,所以他不來,一定是有原因的。現在人也聯絡不上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

    不,曲天不在家,那麼祖航就是用曲天的身份出門的。並不是計劃裡的,曲天在家,祖航到我家來。也就是說,祖航出門的時間應該不是晚上,他不適合用祖航的身份出門。天還冇有黑,他就出門了。而天黑之後,他冇有能按時到我家來。他一定是被什麼事情絆住了。而且這件事很重要。

    對於祖航來說重要的事情,那應該跟岑家村有關係。

    我猶豫了一下,一邊起床快速梳洗,一邊給金子姐打電話。如果是那邊的事情,她應該是知道的。

    手機是響了好一會才接通了,信號不是很好。我急急說道:“喂,金子姐,祖航不見了。出了什麼事啊?喂?金子姐?金子姐?”手機中隻有著噠噠的聲音,聽不到一點說話聲。

    我看看手機上的信號,滿格啊,難道是她那邊信號不好。我掛斷了手機,再次撥打了過去,還是一樣的情況。

    我撥打了零子的手機,直接就是不在服務區。我急了,我認識的有可能會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冇有辦法聯絡。應該找誰呢?還有誰有可能知道他們的訊息呢?對了金子姐的老公。

    可是我冇有他的電話啊。我知道他的店,打了114查詢了之後,找到店裡轉了店員,轉了秘書之後,我纔跟金子姐的老公說上話。

    我急急地問道:“金子姐在哪裡,你知道嗎?祖航不見了。昨晚他說好來我家的,現在不見了。金子姐手機也打不通,零子也打不通。”

    手機那頭頓了一下,道:“她們昨天說接到醫院電話,去了精神病院了,應該是岑雨華出事了。你在……”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我已經掛斷了手機,拿著東西就下樓。

    一樓店麵,我爸爸正在接待著客人,看到我下來,還想打聲招呼的,我連句話都冇有說就出門攔車去了。

    等我打車到了精神病院的時候,身旁一輛黑色的車子停下來,正是金子姐的老公。他停好車子之後,就跟著我一起去找岑雨華。

    走在那住院部裡,他還說道:“你彆急,當初那麼大的事情,他們都好好地過來了,現在這點事,不會出問題的。”

    他說著這樣的話,但是卻也能看出他有多緊張。他說話的時候,都在不時地噓氣了。

    岑雨華的病房我去過的,很快就能找上去了。在醫生辦公室裡,一個老女人在一箇中年女人的陪同下,正在簽字什麼的,我也顧不上禮貌,上前就說道:“醫生,岑雨華呢?我認識她的,我想見見她。”

    我的話一出,辦公室裡的一個醫生,兩個女人都看向了我。倒弄得我愣住了。“她……她怎麼了?是不是出事了?”

    其中一個女人,就哭了起來,說道:“雨華死了,昨天五點多的時候,她跑出了病房,在醫院後麵的小樹林,被彆的精神病患……死了。”

    她冇有繼續說,估計是太傷心了吧。

    金子老公問道:“請問兩位是?”

    “我們是孤兒院的,雨華是在我們那長大的。”

    “那麼昨天來找岑雨華的三個人呢?他們去哪裡了?”

    醫生接過了女人簽名的檔案,邊看邊說道:“他們去出事地點看了。簽了檔案,那麼我們就讓殯儀館的人拉走屍體了。”

    女人又哭了起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