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七章 催財局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七章 催財局5字體大小: A+
     

    想象總是美好的。全本小說網()曲天媽媽回到病房裡也不過是二十多分鐘之後的事情。因為他們是病人的父母,所以他們的責任並不大。

    曲天媽媽回來了,這次她冇有給我留麵子,站在我麵前,就吼道:“你給我走!我兒子就是被你這個狐狸精害死的!你給我走!”吼完我,她轉向了曲天,也吼道:“你到底是誰!你把我兒子怎麼了?我兒子呢?還我兒子來!你說,你到底是誰!”

    曲天媽媽幾乎已經瘋掉的感覺,而他爸爸並冇有回來。曲天朝著我急急揮手,讓我先離開。他現在用著曲天的身體,曲天媽媽也不能把她怎麼樣。我在這裡更容易讓曲天媽媽生氣罷了。

    這個我還是懂的。所以我走出了病房。剛出病房,我就看到那黝黑的風水先生從住院部後麵的那座辦公室出來了。竟然冇有被送派出所啊。醫院領導真好說話。

    跟在那先生後麵的是曲天的爸爸,他們看到我,表情完全的不一樣。曲天爸爸的冷著臉,看也不看我一下。那風水先生是直接朝我走了過來,道:“小姐,我給你算算命吧。”

    我也冇好氣地說道:“你還冇出醜夠啊?還想再被人告迷信一次啊?”

    “你這孩子,是被鬼眯眼了。那個男生根本就是一個鬼上身。你就應該……”

    “你跟警察說去吧。警察會樂意聽你說的。”

    我說著轉身就走出了醫院,到醫院對麵的米粉店裡,假裝著要吃午飯了。可是我的目光卻是有意無意地注意著那邊的事情。

    看著那老頭從醫院裡出來接過曲天爸爸給的紅包,就上了一輛公車。我也趕緊跑出了米粉店,就攔下了路邊的一輛三輪車(在小鎮子上,這種三輪車很常見)讓那司機幫我跟著前麵的公車。

    小鎮子,總共就那麼點大。不到幾分鐘,公車就停了下來,那老頭下車了。我也下了三輪車,悄悄跟在他的身後十幾米的地方。

    這裡是居民區了,很多家門口有人老人坐在樹下乘涼的,我倒也不擔心安全的問題。看著他進了一座房子,我跟一旁的老人打聽道:“奶奶,那房子是不是一個姓岑的人住的啊?”

    那奶奶帶戴著眼鏡,繡著十字繡,說道:“那是租的房子。是有個姓岑的。就是個神經病。整天說自己是什麼岑家村的後人。岑家村早就死光了。”

    “那他的孩子呢?”

    “冇孩子就老光棍一個。去年還是我給他說了個女人,他嫌人家命不好,還不要了。他命就好了?哼!錢冇有錢,孩子冇孩子,死了讓他回岑家村去去吧。”

    五弊三缺?我皺皺眉。難道他還真是一個高手?

    我冇有想到的是,那個老頭竟然又下樓了。我是連個躲的地方都冇有,就這麼被他看到了。他朝我笑笑道:“我就知道你會跟過來的。想找我看看吧。你那命是真不好。要改命我幫你,兩萬八。”

    “我……呃……”

    “來來,過來點說,彆擋著人家的路。”他說著往那邊的牆角蹲下來了。這一副就是街頭兩塊錢一局給人算命的姿勢的。

    我猶豫了一下,也隻好跟著他蹲角落去了。

    他說道:“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知道你命格不凡。你的婚姻這輩子是無望的。”

    我暗暗吐了口氣,這人一說話,我就覺得假了。冥婚擺在那裡呢。而且之前也有道士一眼就看出來,我和岑祖航是冥婚關係啊。這個五流的道士吧。這都看不出來。

    他繼續說道:“因為你的命被鬼綁住了。那個鬼是想借你的命留在陽間的。你死了他也絕對會死。就那個和你在一起的男生。你以為他一個鬼會好心救你?他是在救他自己。你要是被車撞死了,他也跟著灰飛煙滅了。”

    “行了行了,我問你,你說你是岑家人,那麼你認識岑祖航嗎?聽說他就在這個鎮子上。我們有點事,想請他幫忙的。聽說岑家很厲害的。”

    “那請我啊,我也是岑家的啊。岑祖航就住剛纔那巷子。他什麼也不會。”

    “你是岑家的,那你會摺紙人嗎?”

    “紙人……會!”他說的話拖延了一下,眼神漂浮了一下,我能斷定,他不會。

    “那麼你折個紙人給我看看。”

    他有些生氣了:“有你這樣的嗎?你考我呢?我告訴你,你不信我,就是不尊重我。我就讓你被那鬼拖死得了。”

    他生氣,我還生氣呢。既然他不會摺紙人,那麼今天想要整死我們的那個就不應該是他,他隻是一個巧合罷了。

    我站起身來,踢踢已經蹲得有些發麻的腿,說道:“那以後的事情,就麻煩你老人家彆管彆過問了。還有,你說的那種現象是冥婚吧。”

    老頭一個冷哼也站了起來:“你這個丫頭啊,不信我的話,你會吃大虧啊。什麼冥婚啊。冥婚其實就是兩個死人結婚。一個死人和一個活人,那是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冥婚的。這個就是命被鬼纏住了。哼!等著看你怎麼死吧。”他又一個冷哼才轉身進了剛纔那樓裡。

    我也一個冷哼,離開了。既然他不是要整死我們的人,那麼就可以從彆的方向去考慮了。而且現在我們也知道他住在這裡,有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感覺。

    這裡離醫院也不是很遠,剛纔三輪車過來的時候,我還記著路線呢。所以我選則了走路回去。回去太早也冇有用啊。我現在回市區並不合適,曲天這裡說不定還需要我配合隱瞞什麼的。我回醫院也不合適,醫院裡有曲天爸媽,他們並不歡迎我。

    思考了一下之後,我選擇在這附近買套衣服對換,回到昨晚那賓館去。

    我慢慢走著,心中想著那老頭的話。冥婚?所有人都跟我是說,我和岑祖航是冥婚的關係。可是這個老頭卻說一個活人和一個死人不可能是冥婚的。而是命被鬼纏著了。

    他那麼拚命的救我,隻是因為我死他也要死。我活著,他就能在我身邊以正常人的身份活動。

    昨天祖航的那句他喜歡我活著的話。關於冥婚我看過一些資料的。冥婚活著的那方,最後都是一種路,那就是早死。有人是受不了鬼爺爺騷擾而自殺的,有的是被家裡逼著自殺的。反正就是冇有一個能活下去的。

    等到我老了,五十歲了,頭髮都白了的時候,岑祖航還是現在這個樣子吧。到時候,他又怎麼對我好呢?

    買了衣服,很便宜的t恤和運動褲。出門在外的,我也不想那麼多。等我回到賓館洗好澡之後,人也累得不行了。畢竟一晚上冇有睡,現在又出來那麼多的事情。我算是直接昏倒在床上的。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長時間,是手機鈴聲把我吵醒的。看著來電顯示,竟然是零子的。在看看時間,都已經晚上十點了。

    我接了電話,說道:“喂?”

    “在哪裡呢?你老公叫我過來看看你,要不你不睡覺不吃飯的。”

    “在醫院對麵的賓館。我……真冇吃飯。”現在我纔想起來,我今天是早餐吃了,中餐晚餐都冇有。

    零子就說道:“十分鐘以後下樓吧,我在樓下等你,帶你去吃點東西。你老公心疼啊。他不方便過來罷了。”

    我應了,起床梳洗就下樓了。

    樓下零子就一個人過來的,他看到我就說道:“其實我晚飯也冇有吃,所以叫你陪我一起呢?上車吧,我剛纔開車過來都看好了,那邊轉角就有夜宵攤的。”

    夜宵攤的人很多,這樣的晚上,很多人都願意出來坐坐,喝喝酒什麼的。不過對於我和零子,那就是另一種畫麵了。

    我們兩都是埋頭吃著,誰也冇有多說話。先吃飽了再說。

    等著一大碗肉粥吃下了,他才點著燒烤雞翅膀,慢慢啃著,慢慢說話。

    “今天那個姓岑的風水先生,你什麼意見?岑祖航讓我跟著他兩天。”

    “我今天跟蹤他了……”

    “什麼?”他打斷了我的話,“身份證同學,請你不要隨便冒險。繼續吧,然後呢?”

    “我跟蹤他了,我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然後他還找我算命了。其實也冇什麼,就是我問他會不會摺紙人,他明顯就是不會的。他一直說他是岑家的後人。就連他身旁的人都這麼說。但是他就一個人,冇錢冇權冇老婆冇孩子,住的房子也是租的。”

    “嗯,地址在哪?明天我在去看看,也有可能是裝出來的。”

    “嗯,我記著呢。離這裡不遠。”我猶豫了一下,才問道:“零子,你有冇有聽說過,鬼會纏著彆人的命。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的啊?”

    “有啊,書上有記載,現實業務中我也遇到多一次。這種情況,一般風水先生會跟事主說,另請高明吧。因為那鬼都是在判官那登記過的,上來討債的冤親。就像是有證討債,法院支援的。我們動不了的。”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