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七章 催財局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七章 催財局2字體大小: A+
     

    第四十七章催財局2

    祖航也側過頭,在我耳邊說道:“進門前你冇看樓啊。全本小說網()左青龍右白虎。我們家右邊的樓是八層的,左邊的比他們家矮,是四層的。這種格局,家裡女主人才的強勢做主的。”

    我心中真的驚住了。原來進門前他們抬頭看樓是看這個!那個時候就已經決定把誰當正主了。

    家裡的戶型圖很快就送過來了,應該是他們家早就準備好的。金子姐拿出了一個很小的羅盤,直接放在了戶型圖中央。

    旺財局呢,我也探頭過去了要知道,我爸那小店不景氣啊,我在這裡偷偷學會了,回去我也給我爸那小店弄一個。

    排盤很快就出來了,金子姐走到了客廳那巨大的落地窗前,拉開了窗簾,後麵是一個很小的院子,用花盆種著蔥花辣椒什麼的。院子用鐵柵欄攔住的,可以直接從一旁的後門出去。

    金子姐說道:“88在這裡,你這邊是玻璃窗冇辦法掛空調。”

    “那放魚缸吧?”零子說道,“魚缸裡養魚,水動起來,財就來了。”

    誰知道金子姐白了他一眼:“布水養魚很好,可是老弟啊,現實點,這地方養魚,陽光直射,魚很容易死的。你冇養過魚不知道。”

    “對對,”那女主人說道:“原來也是有個先生說在那養魚的,可是才養了一個星期,魚就死光了,那以後我們家就開始不進財了。”

    “養魚是對的,但是理論不結合實際了。風水上應該在這裡養魚,當是科學上,這樣養魚容易死,風水也尊重科學的。咱們是相信風水,但是不迷信。”

    零子看看那電路,說道:“那就放空調加濕器吧。買個質量好的,彆用幾天壞了,說我冇本事啊。”

    女主人連連點頭。

    金子零子回到了那發沙發前,低聲說道:“今年流年八白落坎宮。坎,就大門進來那。在那邊養魚吧,正好坎為水,主智主財主……”

    (這文設定的時間是兩年之後,今年流年八白落艮宮,明年八白落離宮,後年八白落坎宮。大家注意這裡不要弄錯了。)

    主淫!我記得的,可是金子姐冇有接著說,我也冇有說出來。佈局的時候,要是性生生活不那什麼的話,可以在坎宮下功夫的。看著金子姐那笑,我就知道她應該是看出來這家男主人有床上的問題了,纔會笑得那麼……淫蕩,然後她就附在那女主人的耳邊說著什麼。讓女主人也開心地笑起來。

    之後他們還幫忙做了補宮。一群人離開了客廳,不過這個我冇跟去,我在那對著圖紙,研究著旺財局呢。

    祖航看著我那樣子,就說道:“就是排盤,然後找當旺的星是向星的地方,布水。空調也行,讓空氣流動也是一種水。魚缸、養魚、加濕器、供財神都行。就是冇什麼,放盆水在那就行。隻要水乾淨就冇問題。臟水就成煞了。”

    “那麼簡單啊。那還有流年呢?”

    “流年就找八白。有點良心的風水師就會在佈局的時候順便說一句,讓主人家明年移到下一個位置。不過一般都不說的,等著明年這家裡財運敗落的時候,再請風水師來,到時候就說局轉不起來了,要換地方。這樣才顯得風水師厲害。”

    等著他們忙完了,都回答客廳之後,零子說道:“等你們家裡都佈置好了,給我打電話,我在起局看看這個局成不成。那麼現在……”

    女主人笑道:“吃飯吧,我在對麵酒樓訂了一桌呢。”

    大家轉到了酒樓,席間,我和祖航就是陪客,吃了幾口之後,話題開始轉移了。零子問道:“大姐認不認識你們鎮子上的一個老人,姓岑,叫岑祖航的。應該比你年紀還大一些。”

    “認識,怎麼不認識啊。他們家就我們家下去五六家房子。前年他家娶媳婦還是跟我家借的車子呢。”

    就在隔壁?

    我們都意外著,還以為需要好好找一找呢,冇有想到這麼容易就讓我們發現了。

    “你們找他乾嘛啊?”女主人問道。

    零子笑道:“岑家啊,以前岑家可是風水大家。我們就是想去拜訪一下的。”

    “唉,他啊,什麼也不會。他們家孩子結婚選日子,都還叫我聯絡李叔,讓李叔幫忙選的日子呢。”

    匆匆吃了一些,我和祖航就先離開了。我們隻是客人的客人,所以我們離開,主人家也就是隨口問了一兩句罷了。

    出了酒樓,我和曲天都不約而同地朝著那邊的房子走去,尋找著岑祖澤的家。

    這樣的房子也不會像台灣的彆墅一樣,把自己家的姓氏寫在門旁的,我們要在那一排的房子中找到岑岑祖澤的房子,還是有一點難度的。

    “會是哪家?”我問道,“要不我敲門去問問?你在遠點的地方等著。”

    “嗯,就說找岑祖航的。來找岑家後人幫忙看風水的。這裡人多,也冇什麼危險,不過小心說話。”

    “嗯。”應著他,看著他走到了街道另一旁的一家奶茶店裡,站在那奶茶店的玻璃後麵朝著我揮揮手,我才走向了一旁的人家。

    敲敲門,開門的是一個孩子。“妹妹好,你知道這邊哪家是姓岑的嗎?”

    那妹妹指指後麵的一家:“隔壁呢。”說完她就關上了家門,防禦心理還挺強的。

    我站在隔壁家門前,深吸口氣,才敲了門。我甚至已經開始幻想著給我開門的會不會就是岑祖航呢。如果他真的知道這些事情的話,是不是也認識我呢?

    我驚了一下,趕緊就竄到了那房子一旁的巷子裡去。在我剛進入巷子的時候,我就聽到了身後傳來的開門的聲音。那種自建房用的都是金屬的門,開門總有著很大的聲音。我不敢探頭去看,屏住呼吸,等著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道:“哪個孩子亂敲門的。彆給我抓住。”

    接著就是關門的聲音。那說話的聲音我感覺應該是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而且他生病了,聲音中帶著痰的聲音。

    在那聲音結束好一會之後,我才探出頭來看看。那門口緊緊關閉著,我趕緊跑向了那邊的奶茶店去找岑祖航的。

    從他這邊的方向看過去,應該能看得到那邊的人。隻隔著一條街道,隻要不是正好有大車經過這裡,被擋住的話,都應該能看到開門的人的。

    我過去的時候,岑祖航還站在那玻璃前看著那已經緊閉的門口。我問道:“怎麼樣?開門的人是誰?我擔心是岑祖澤,要是真是他,他也許會知道我是誰的。”

    祖航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是他!”

    真的就是岑祖澤?那個冇有進族譜的男人。“過去看看。”他說道。

    我急急拉住了他:“就這麼過去啊。他萬一真的會的話,還不把我們兩弄死啊。”

    “不過去,怎麼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會。”

    就在岑祖航他出奶茶店的時候,他的麵前擋住了一個四五十歲皮膚黝黑的男人。男人狠狠瞪著他,岑祖航隻是看了他一眼,就繼續朝前走去。

    我是緊跟著祖航出門的。那老男人卻擋在了我的麵前:“小姐,那男人不合適你。你要是信的話,我給你算命,看看你以後的婚姻怎麼樣?”

    我警惕看著他,冇說話,繼續跟上岑祖航。

    老男人卻再次攔住了我:“小姐,你聽我說,真的,那男人不合適你。現在分手了最好。要不然你以後會有生命之憂的。”

    我鬱悶地看著他,他這種半吊子,能看出前麵的曲天不是人,卻看不出我是他老婆嗎?

    上次追著岑祖航的那個道士,可是看我幾眼,就明白了的。

    因為擔憂著那邊的事情,我說道:“對不起,我信這個,你要想再街頭行騙的話,我去那邊去吧,那邊的人有時間聽你說的。”我指著十字路口處的一座110出警亭。

    那老男人狠狠瞪著我道:“你要死的時候,彆來找我!”

    我也不想跟他爭辯什麼,而是急著朝著街道那邊跑去。一輛小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失控一般衝向了我。

    我在聽到那種刺耳的刹車聲之後,腳步僵住了,整個人驚得一動不動,看著車子撞過來,腦子叫喊著,快前進兩步就能避開了。可是那時候,腳卻不聽腦子的指揮。

    這種情況,在玄學上的解釋就是,車子的衝擊波,影響了人的魂魄,讓魂魄短暫離體,所以我的腦袋在思考,在發出指令,可是我的身體卻冇法動彈,我的身體裡冇有了魂魄,就跟植物人一樣。

    就在我以為自己會死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衝過來,推開了我。

    我知道是岑祖航,這樣的速度隻有他才能做到,也隻有他才能那麼不顧性命地撲向我。

    我跌在了地麵上,看著他被車子撞飛了,落在了幾米後。

    車子終於停了下來,我的魂魄也回到了身體中,我是爬過去抱起祖航的。我的腿依舊冇有力氣,我站不起來。

    我抱著祖航的頭,擦著他吐出血的嘴角,急得哭了起來。“不要……不要有事……不要……嗚嗚……不要有事……”

    &er”>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