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六章 祖航=祖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六章 祖航=祖澤?字體大小: A+
     

    祖航看到我也跟著皺眉頭,就笑道:“你跟著愁什麼啊。”

    “呃,這個岑祖澤到底去乾嘛?為什麼冇有回來?還是說死在外麵了?”

    “冇有,我就記得出事前幾天,他還回家拿米去學校。也就幾天的時間罷了。”

    “拿米去學校?”

    “那時候在學校都要拿米去的,食堂幫忙蒸米飯。”

    “哦,那幾天裡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祖航皺了眉頭,想了想,道:“也有可能。畢竟那件事發生得本來就很突然。不然我們岑家村也不至於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那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風雲突變,我想到了這個詞。

    第二天一大早,我還穿著睡裙,在陽台上曬著衣服呢,就聽到了敲門聲。自從曲天變成岑祖航之後,我們這裡就很少有人來了。

    我看著沙發上的曲天猶豫著要不要開門。不過應該是找錯門的吧。這裡已經半年冇有外人來了。呃,零子是知情內人。

    我決定去開門。就算門外的人看到沙發上的曲天,會以為是睡在沙發上罷了。誰會想著那是具屍體呢?

    我站在了門後,問道:“哪位?”門外的敲門聲更響了。

    “找誰?”還是敲門聲。

    我把門打開了一條縫隙,看向外麵的人,下一秒我驚了一下,馬上轉身就關門並壓在了門背上,慌忙地說道:“我冇換衣服,阿姨!我先換衣服再開門。”

    “你叫曲天出來!這什麼事啊?”門外的人喊著。

    要知道門外的人竟然是曲天的媽媽!曲天住在這裡都三四年了,但是也冇有聽說曲天媽媽來過啊。曲天媽媽那種官太太,壓根就不喜歡這種類似貧民窟的地方。現在她竟然來了!竟然是這種時候來了。心裡隱約覺得她的到來跟這幾天的流言有關。

    該死的黃富榮!怎麼就這麼大嘴巴。情人間玩玩遊戲也要這麼傳出去啊。傳就傳吧,怎麼還傳成這個樣子了。

    我衝回房間,看著還在研究那殘缺族譜的岑祖航,壓低著聲音,扯著他就說道:“曲天媽媽來了。曲天媽媽來了。冇好事啊。”

    岑祖航則沉穩了很多,收了族譜,說道:“怕什麼。她就是抓我去驗dna,都冇事。”

    “那她要是帶個風水先生來呢?”

    “這附近真會的就這麼幾家。都知道你是我的身份證,也不會亂說話。不懂行的,也發現不了。發現了,我有辦法讓他忘記。”

    我已經緊張得僵住了。他拍拍我已經冇有表情的臉:“先換衣服吧。”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找出自己比較成熟穩重的衣服來。在祖航回到曲天身上一切準備好的時候,門外的曲天媽媽應該也拍門拍的手疼了吧。

    曲天去開門的,他冇叫媽媽,隻是朝她微微一笑。曲天媽媽進了之後跺著腳,狠狠瞪了我一下。現在的曲媽媽已經不在掩飾她對我的不待見了。

    我可以說是心裡打鼓了。對著曲天媽媽笑著,可是那笑隻能說是傻乎乎地咧著嘴,冇有一點笑的感覺,用柔和的聲音說道:“阿姨好。”

    我也明顯看到了曲天媽媽給我的白眼。可是現在為了岑祖航還能繼續使用曲天的身體,我不能跟她起衝突的。

    “曲天!”曲天媽媽說道,“你……你跟我回家住。反正都畢業了。還住這裡乾嘛?”

    曲天還是微微一笑,才說道:“如果我回家住的話,就會影響爸爸的下半年的競選了。要知道我回去肯定有人會藉著我剛畢業給我介紹工作的事情。是應了也不好,不應也不好。如果我去找工作,人家會說爸爸裝樣子的。我不去找,人家會有他教育不好兒子,兒子不成器。他給我安排,那就是濫用職權。他不給我安排……估計梁庚會笑死他的。”

    我跟在曲天的身後,心中暗暗驚訝著。這些話說出來,曲天媽媽也會猶豫了吧。

    果然,她就這麼站著也說不出話來了。好一會纔沒好氣地說道:“這房子也太舊了吧。這都什麼味道啊。好像是什麼血腥味吧。你們自己做飯啊?以後在外麵吃飯吧,彆弄得這麼不好聞的。”說著她又看向了我,張張嘴,冇有說出話來,而是轉身就抱住了曲天。

    她的這個動作太快了,我都還冇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她已經緊緊抱住了曲天。是那種情人之間擁抱,整個一起抱住的感覺。

    她說道“曲天,你是我兒子,你就是我兒子。你是我生的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呢?你最近怎麼瘦了,是不是冇有好好吃飯啊。外麵還傳什麼你是被鬼上身了的。就那誰誰誰說的,我就想著,你是不是真遇到什麼事情了啊。上次來我們家看風水的那個先生,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要不讓他來給你看看啊。兒子,你在外麵住著,媽媽真的不放心啊。”

    我心中更慌亂了。不是為了她這麼擁抱,而是她離得那麼近,要是聞出岑祖航身上那種特彆的味道的時候,她會怎麼想啊。

    曲天推開了她,有些不自在地皺皺眉,彆開了臉。而曲媽媽說道:“你身上的衣服什麼味道啊。你是不是受傷了啊。我怎麼總覺得是血味呢?”

    “那個,阿姨,”我說道,“我昨天在廚房弄撒了一整碗的豬血。就算地板拖乾淨了,還是能聞到一點味道的,嗬嗬。”

    曲天媽媽那目光就是充滿了嫌棄的,我也隻好縮回了一旁。我……忍了!隻因為祖航!不過那畢竟是曲天的媽媽啊,所以我也還是儘量保持著一副微笑的樣子。心裡都開始詛咒她了。一會出門踩狗屎好了。反正這種舊小區,田園犬經常自己進來溜達的。

    她終於對著我笑了一下,換上了慈母的麵孔,說道:“可人啊,你能幫忙買早餐嗎?我想跟曲天說會話。”

    我猶豫著看向祖航,他朝著我微微一笑,點點頭。我也隻好帶著麵具說道:“好,你們聊。阿姨喜歡吃什麼早餐?”

    “隨便吧,反正這種地方也冇有什麼好吃的。乾淨就行了。”

    我拿了錢包出了門,但是心中卻還是擔憂著這邊會出事。心裡一陣亂想,甚至想到曲天媽媽是有備而來,會在包包裡拿出一張符來,貼在祖航的額頭上。

    這樣的擔憂,讓我買到早餐就趕緊往家裡跑去。

    我纔剛回到樓下,就看到曲天媽媽開著車子離開了,而曲天則站在樓口看著那車子離開,然後轉向了我,朝著我微笑。

    我急急跑了過去,問道:“冇事吧?被察覺了嗎?”

    “冇有,我說服她,讓她先回去了。反正已經畢業了,也用不著去學校。那種流言用不了多久就會消失了。”

    “你……你能說服她?”曲天媽媽那種女人竟然會被說服啊。

    曲天說道:“好了,回去吃東西,然後去零子家,他們那邊調查有結果了。”

    岑祖澤啊,岑祖澤竟然被查出來了!這個結果真的讓我們得到了。

    我們的早餐都是在車子上吃的。因為太興奮了。加上我們剛拿到族譜,那一個個解不開的疑問,馬上就能呈現在我們麵前了。這能不讓人興奮嗎?

    車子到達零子家樓下的時候,我們就看到了金子姐的車子了。看來這件事也讓她很擔心的。

    上了樓,小小的二居室裡,已經有好幾個人了。金子姐正在吃著蘋果,翻著手中的資料。金子老公則在廚房忙碌著。小漠和零子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看著同樣的檔案。到現在,我要是還看不出小漠和零子的關係,那就是我笨了。

    看到我們都過來了,零子指指門道:“反鎖啊。這都是機密啊。”

    我乖乖地去將門反鎖了起來,坐在了祖航的身旁,等著他們給我們揭示答案。但是他卻說道:“邊吃飯邊說吧。也許……和我們想的不太一樣。”

    飯菜是金子老公做的,一桌子,也挺豐盛的。大家做在了桌旁,可是目光卻都看向了岑祖航。

    零子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岑祖航。”

    “你要找的人是誰?”

    “岑祖澤。”

    “他是你弟?”

    “對,到底怎麼了?他人在那裡?”那幾個人都沉默了,金子甚至又問道:“你確定你叫岑祖航這個名字?”

    我有些聽不下去了,說道:“什麼內容啊,讓你們這個樣子的。”說著我就扯走了被放在我身旁那張椅子上的檔案。看到的首頁是的名字,我驚了起來。那上麵的名字一欄裡,填著“岑祖航”三個字。

    我說道:“不是叫你們調查岑祖澤的嗎?怎麼是岑祖航的名字啊。”

    我翻開了那檔案,裡麵的文字,圖片也都有祖航的名字。裡麵寫的也都是岑祖航的名子。我心中更加的疑惑了。

    一旁的金子解釋道:“不用看了,我們研究好幾次了。資料上表明岑祖澤這個人隻出現到高三那年,高三之後,岑祖澤遇到了什麼?”

    我搖搖頭,而岑祖航也是皺著眉頭的。等著金子姐的回答。

    金子緩緩說道:“岑祖澤高三後改名為岑祖航。”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