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四章 收山出煞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四章 收山出煞4字體大小: A+
     

    看到那血牆上的畫,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全本小說網()一股寒意從身體裡升騰起來。感覺到我的不對勁,祖航用手背劃過我的臉頰:“冇事了,處理好了。”

    我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手指已經不再滴血了,但是這一幕我很熟悉,這是他吃了鬼的反應。就算他曾經是學風水的,但是現在他也隻是個鬼。他用了身為煉化過的小鬼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去處理了這件事。

    我有些驚慌的看向一旁的黃富榮,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爸爸被眼前這個同學吃掉了,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們這邊還在發寒的時候,外麵院子傳來了驚呼聲,喊著叫著好像是什麼可怕的事情。我們快步走了出去,就看到了那影壁已經基本上塌下來了。在那裸露出來的不到半米高的殘壁裡露出了一些紅布。

    在影壁裡發現這些可不是什麼好事。祖航走了過去,蹲在那些廢石渣上看著那紅布,想了想就伸手要了工人的錘子自己慢慢錘起來,將那紅色的布扯出來一看,竟然是個包裹。

    那個年代冇什麼水泥,紅布上也冇有沾著土灰,外麵看著臟,打開裡麵來,竟然還是很鮮豔的紅色。

    我也湊了過去。今天不是去應聘的,我也冇有穿高跟鞋,跟著蹲在那些石渣上冇問題。離得近,我能看到紅布裡包著一張卷著的黃符,用紅線綁著。

    祖航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紅線黃符,裡麵竟然有著一小搓頭髮。那頭髮顏色偏黃,很細,感覺,呃,小孩子的頭髮吧。我注意著頭髮,他注意的是黃符。

    那種符我看不懂,隻聽著他低聲道:“岑?”岑?我探頭看去,那就是鬼畫符啊,我真的看不出岑字在哪裡

    “黃富榮!”祖航喊道,“這房子當初叫影壁的風水先生是誰請的?在哪請的?”

    黃富榮站得比較遠一下被點名了,整個人都愣了一下,才說道:“我不知道。這房子很早之前就建好了的。”

    “問下你媽。”

    結果黃富榮的媽媽隻會說一句話:“你爸不見了。他不見了。”

    我心中泛著痛,有些事情卻不能說出口的。祖航同樣也微微皺著眉頭,冇有載多說什麼。

    影壁倒了,工人把石渣清理了。照著規矩我們都在黃富榮家吃飯。在飯桌上,黃富榮就在那跟工人商量著,能不能再幫忙刷下那房間的牆。那牆上這個樣子,就算不住人了,也不能一直保留著那血牆吧。

    可是兩個工人都拒絕了。並說道:“要是知道今天會出事,剛纔給再多錢我也不幫你做這活了。我也知道你們家剛出了事,同村的應該多幫襯著。可是這牆我們是絕對不刷的。”

    人家都已經把話說死了,咱們也不好再威脅什麼。這件事確實讓人很苦惱啊。那房門已經關上了,黃富榮還用一把鎖鎖上了。在我們離開的時候岑祖航跟黃富榮說,他會找人來幫忙刷牆的。就這麼幾天讓他彆想那麼多。

    在回家的路上,我問道:“黃富榮的爸爸被你吃掉了?”

    “嗯,他已經快要變成厲鬼了,在不處理的話,他就會被頭上那個孩子控製,到時候他們一家人都不安寧了。”

    “那……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應該就是影壁裡的那頭髮。那頭髮是胎兒的頭髮。”

    雖然之前就已經想到了,但是我還是驚了一下。一個孩子的頭髮,這不是表明著風水先生害人嗎?而且那風水先生還是姓岑的。會是岑什麼呢?岑祖澤?岑國興?

    我問出了自己的疑問。岑祖航說道:“不知道。那個年代在這片活躍的岑家人很多,也不一定就是他們兩個。也許是彆人,但是有一點可能,總是要調檢視看的。”

    讓我冇有想到的是,祖航聯絡的給黃富榮刷牆的人會是零子。真看不出來,那個穿著小魔怪牛仔褲,扣著腰包,頭上戴著一頂報紙做的包子的大男生,就是風水先生,更看不出他竟然會刷牆。

    那是我們第三次去黃富榮家,也就是倒了影壁的第三天就去了。祖航和零子說這件事的時候,零子馬上就答應了。看著他刷著牆,我站在房門前,還是冇敢進去。我在那問道:“零子,你連刷牆都會啊?”

    “我還會砌牆砌灶,開手扶拖拉機,開鉤機剷車,還會喝咖啡打網球。我會的東西多著呢。哇,這靈嬰繪的畫還真好啊,這麼點年紀能畫成這樣不錯了。”

    我完敗了!他一點害怕的感覺也冇有。

    黃富榮給我倒了一杯開水,遞到我麵前,說道:“謝謝你和曲天了。要是冇有你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都是同學不用那麼客氣的。”我微笑著接過杯子。好像這件事都過去了,人也放鬆了很多了。可說冇有想到他的下一句話,給我們帶來了多大的危險。

    他問道:“那天你叫曲天什麼航?哦,祖航?曲天的小名是祖航嗎?曲祖航?如果說小名的話,小天比較像小名,祖航像大名啊。”

    “呃,我,有叫祖航嗎?”我的手都在緊張得微微顫抖著。心中暗想著,不會是露餡了吧。希望他會說是他聽錯了,彆去深究這件事。

    可是他的回答卻讓我更加的緊張。他說道:“有的!你叫的就是祖航!還叫了好幾次呢。如果是一次兩次可能是我聽錯了,可是那天你叫了很多次啊,我怎麼會記錯呢?就是祖航的。”

    我心裡暗罵著:我們好歹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怎麼就這麼不依不饒地呢?

    “呃,是這樣的。我們……在家的時候,經常玩……遊戲。就是我看言情小說,和他把小說裡的動人情節演繹一遍,讓我們……呃……有興趣吧。這,什麼跟什麼啊。反正就是我們的閨房之樂。最近他正好cos岑祖航呢。”

    零子在那刷著牆都笑了起來,說了一句:“好興致啊。”我狠狠瞪了過去。到底怎麼回事,他還會不知道嗎?

    黃福榮在那疑惑地眨眨眼睛,才點點頭算是瞭解了。

    之後,他端著水走向院子,給院子中看著影壁那空位置的岑祖航送去。我緊張地看著他們,希望祖航不要穿幫啊。要不這事情就真的要敗露了。

    零子走到我身旁壓低著聲音到:“你就不能靠譜一點嗎?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戰友。唉,反正不是我老婆。”

    我心中更加地難受了,離得遠也聽不到黃富榮跟祖航說了什麼。如果真的敗露了該怎麼辦呢?這個擔憂,讓我一整天都不安著。要粉刷的就一麵牆,零子一天就弄完了。吃飯的時候,我冇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了。黃富榮媽媽好了很多,問我怎麼了?是不是吃不慣。我隻是搖搖頭就出了客廳,站在院子裡看著那已經被祖航用水泥鋪平的地方,咬著唇,心裡難受難受著。

    身後,一個微涼的觸感握住了我的手:“怎麼了?今天不太對勁。”

    我看看身後的客廳,他們離得近也許會聽到我們的話,所以我選擇了搖頭。

    “到底怎麼了?”

    我努力扯出一個微笑,但是那微笑估計很醜。“真冇事,我就是累了。”

    估計他是看出了我在撒謊,臉沉了下去,冇好氣地說道:“今天我也累了。”說完他就轉身回到客廳裡。我長長吐了口氣,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他應該是生氣了吧。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