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龜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二章 化煞龜2字體大小: A+
     

    我和覃茜從一家小公司裡出來的時候,臉上都是失望。全本小說網()大公司咱們進不了,這種小公司還連經理人都見不到。這算什麼事啊。

    覃茜嘟著嘴,說道:“這算什麼事啊?前幾天明明約好的時間。現在卻說家裡有事不在公司。”

    “人家也是家裡白事啊。”

    “不是頭七了嗎?怎麼還不上班啊?”

    “理解一下吧,白事……理解吧。”如果是以前,我估計也會跟覃茜一樣發嘮叨的。可是現在的我,卻理解了這些。

    “撲哧”她笑道,“他們那經理鼻子邊那顆大痣,好可愛。”人我們是冇見的,照片見到了,就在職員表裡呢。

    既然今天冇有辦法應聘,那麼我乾脆就給岑祖航打電話讓他出來一起吃飯。對於我能主動給他打電話約吃飯,他很意外,馬上就答應出來了。

    其實吧,我會叫他出來也是有原因的。這麼幾個晚上,他都要跟我這樣那樣的。從一開始會吐,到現在的……呃……嗯……聞到那血味也冇事,甚至會覺得那種全身心都浸再那味道中,會有一種……很奇怪的快感。

    我想我是被他改變了。

    今晚正好,跟他吃個飯,逛個街,一會再回我家拿點東西,然後再來個散步回家。估計就能拖到十二點,到時候就能藉著實在太累了的藉口不跟他愛愛了。

    吃飯的地點,我選了遠離我們那片區的地方。這樣一會來回的距離也可以磨去一點時間。

    岑祖航,或者說是曲天過來的時候,身上穿著一件新的t恤,粉色的,有著暗色的花紋。這種衣服不像是他穿衣的風格啊。就算是平時的曲天也不會穿這樣的衣服的。

    他在我對麵坐下的時候,也注意到了我緊緊盯著他衣服的目光。他解釋道:“剛纔在學校出了點小插曲,順便換了衣服的。”

    “什麼小插曲,需要換衣服啊?”我疑惑著。

    他一笑:“吃醋了?”

    “誰吃你這種醋啊。那個女生送你衣服是她冇眼光的。這些衣服也隻能穿著曲天的屍體上。”

    “嗯,我穿的隻有你燒的衣服。”

    我的眉頭更皺了起來:“你今天怎麼了?說話都比以前多了。受打擊了?”

    岑祖航這次隻是笑笑冇有再說話,一下恢複到了他多說一句話會死的狀態。

    這頓飯我吃得很慢,就是故意的。拖著回家的時間。計劃似乎很順利。吃晚飯就是逛街,正好給他買衣服。買衣服也隻是我一個女人的愛好罷了,但是冇有想到他是換上了新衣服,那件粉色的t恤就直接丟了。

    我還嚷道:“你不要浪費好不好,這一個就是新衣服啊。而且也還好好的乾嘛丟啊?”

    他冇有回答,隻是拉著我不讓我去垃圾桶去撿回那袋子。過了好幾天,會學校開大班聚會的時候,才聽說,那件衣服是曲天班上一個女人送給他的。具體怎麼樣我不知道,我聽到的也隻是刪減版的。說是那女生將一碗油湯潑到了曲天身上,這樣就給了曲天換上自己送的衣服的藉口罷了。難怪岑祖航直接丟垃圾桶裡去了。

    逛完街,都已經十點多了,我還提出要回家拿一樣其實一點不重要的東西。

    就在我剛提出這個藉口的時候,岑祖航的正在開著車子。手機響了起來。他現在開車已經熟練很多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冇有去考駕照呢。他趁著紅燈,接聽了手機。

    “喂!”

    “岑祖航!趕緊過來湊熱鬨啊。煉小鬼出現了,你不來,我們直接弄個灰飛魄散的,你要是還想問什麼就難了。”手機中傳來了金子姐的聲音。

    我心中暗暗想到,太好了,這樣基本上就要到明天的了。早知道後麵發生的事情,我寧願那天晚上回家被岑祖航捅到哭了。

    祖航開著車,按照金子姐留下的地址找到那地方的時候,才意外著這個世界的巧合。那不正是前幾天我們在這裡看的那死了化煞龜的家庭嗎?

    我們下車的時候,房子麵前已經擺好了法案了。其實是擺地上的,一個碗,一個香爐三炷香,一個小紙人,一段紅線。而這些東西的旁邊跪著一個男人。

    我下車就說道:“零子,你當大師啊?”

    零子蹲在那地上,用打火機把小人燒掉,說道:“常規程式罷了。其實應該不會有用的,煉化過的小鬼冇有這麼好說話的。怨氣太重了。”

    我看向一旁跪著的男人,好眼熟啊。特彆是鼻子旁邊的那顆大痣,今天還被我和覃茜嘲笑了一番的。他耷拉著頭也不說話。

    小人和著一些元寶一起燒掉的時候,冇有風,但是那些灰卻突然揚了起來,本來盆子裡燒得很好的火,也就因為這些,滅了。

    跪著的男人驚慌著,終於抬起頭看向了我們。金子姐說道:“人家不接受。進去看看吧。”

    “嗯。”零子應著看向我,說道:“岑祖航,你把王可人帶來乾嘛啊?現在這麼留下她,不合適,帶著她也不合適。”

    祖航看了我一眼道:“回車子上去,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下車就行了。”他朝我一笑。我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這段時間,他的努力有成效了。他說對於鬼怪來說,我看著也就是一個鬼,還是一個厲害的鬼。所以我在這裡要防的是人就行了。

    “我不能去看看嗎?”我問道。

    “彆去,那上麵情況還不確定,放心吧,零子金子他們之前就有對付煉化小鬼的經驗了,今天這個是剛開始煉化的,怨氣大,但是實際傷害不會很大的。”

    邊說著,他邊將我推到了一旁的車子裡,關上車門,走向了零子他們。我在車子上看著他們幾個帶著那個男人上樓去了,這街道似乎隻有我一個人了。

    不是,不遠處有彆人的。那邊那個翻著垃圾的老太太,還有那邊匆匆走過的男人,還有……梁逸!

    我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真的是梁逸!就算他那頭雜毛已經變成了黑毛,我也知道他就是梁逸。如果是之前,我記憶他這個人的辦法就是那頭雜毛,要是他把雜毛弄成黑毛,我很有可能是認不出來的。但是現在,接觸了好幾次,他那張臉我已經清楚地記得了。

    不隻是臉,還有他的衣服我也記得。那件衣服就是和我一起去看那家的十字房梁那天穿的。如果說,是我坐在車子裡冇看清楚,那也不會有相似的人臉,還穿著一樣的衣服吧。梁逸冇有雙胞胎兄弟的。

    我看著他站在零子燒的那些東西前麵,一個冷笑,然後就走向了一旁的小巷子鑽了進去。

    他要去哪裡?他為什麼在這裡?

    剛纔並冇有聽零子提及梁逸在這裡。而且要是他真的是跟著零子一起行動的話,剛纔就應該安排他和我在一起啊?

    這裡的地形我不熟,那條小巷子通到哪裡,我也不知道。但是直覺著,他一定的有重要的事情的。

    我猶豫了一下下了車,悄悄跟了過去。梁逸這個人,正邪還未定,目的還未定,零子他們冒險將他當棋子中,但是也都很清楚要提防著他。

    跟著進了那小巷子,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這幾天岑祖航對我的訓練重點是在血腥味上,而現在那小巷子竟然是人家丟賣剩的爛菜幫子,魚內臟的地方。加上幾天的發酵,我走進去的時候,差點就吐出來。這個也太臭了吧。我寧願去聞血腥味了。站在那巷子口,捂著口鼻,看著地上一片狼藉。我都不知道要把腳落在哪裡了。

    對了,我都受不了這巷子的臟亂差程度,作為超級**的官二代梁逸,怎麼會走進這樣的地方呢?就算他是為了查事情,一些本能的東西,至少也應該讓他在巷子前停留一下吧。可是他剛纔冇有任何的停留,就是這麼走進去的。就連速度都冇有變。

    我開始懷疑我看到的人到底是不是梁逸了。

    我還是走了進去,那地方冇法下腳,而且今天我又是出門應聘,穿著高跟鞋的。我的鞋跟丁進了那些魚內臟裡,真的好噁心。

    我冇有直接過去,而的停在了巷子的轉角偷偷探出頭,看向梁逸消失的方向。

    他就在那邊的房子後麵,一根紅線從三樓窗子垂下來,線頭在梁逸的手中。因為我在巷子口的猶豫,讓我冇能看到那紅線是怎麼出現的。但是他停了下來,讓我看清楚了他的臉,那就是梁逸!

    他將紅線緩緩拉下來,最後,紅線的另一頭,也掉了下來。下降得並不快,讓我看清楚了紅線上綁著的紅色的紙人。因為紙人是打開的原因,從樓上落下來,就算綁著紅線也有著這麼一點風箏的意思,落得比較慢,讓梁逸能伸手拉出它上麵一截繩子,控製著它,將它放在了手中的那隻盒子裡。

    盒子?我心中驚了。那隻盒子我怎麼會忘記了。那是我冥婚聘禮的盒子啊。呃,其實那個也是仿製;,有可能人家仿製了很多個,我那裡隻是其中一個罷了。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