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章 大樹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十章 大樹1字體大小: A+
     

    我看著他們用了手腕粗的繩子綁在樹上做著牽引,也隔開了一個防護的範圍來。全本小說網()

    祖航已經坐回了剛纔的那沙發上,看著我看得很認真,說道:“今天砍樹不會出事,但是十二天之內,這家酒店肯定死一個年輕女人。”

    “你確定?”

    “樹在五黃大煞的方位,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動了五黃,總要付出點什麼吧。而且樹是槐樹,槐樹是陰木。槐字本身就是一個木一個鬼。加上是那麼多年的老樹。樹在這裡已經成了風水上的砂了,這麼多年影響了這裡。先不說那樹是不是有鬼魂寄住,或者本身就已經成了精。就說它對這裡的風水影響,就能斷定,樹倒,必然有變。”

    我嘟嘟嘴,說風水,他就能說出這麼多的話來。

    “樹在風水上很有講究的。陽宅是這樣,陰宅更是這樣。我看他們酒店今天倒樹,連日子都冇有看。謹今天是諸事不宜的凶日。”

    我緩緩吐了口氣,問道:“那要我下去跟他們老闆說一下嗎?”

    岑祖航也猶豫了,好一會才說道:“說吧。記住說,你姓岑。”

    我點點頭,收拾好東西準備下樓的時候,我才發現了一個大問題。岑祖航是鬼啊,他就算再強也不好曬太陽吧。外麵那麼大的太陽,他冇有曲天的身體做保護,他怎麼出門啊。

    我把我的擔憂說了,他笑著點點我的額,在我還冇有反映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消失了。確切地說是進入了我的身體中。因為我能很明顯的感覺到,我的體溫下降了,身體裡從內向外散這涼意。不冷,就是涼。

    下樓退房才發現,我睡都已經超過鐘點房的時間了,隻能付了全天的房錢。我冇有走酒店的大門,而的從後麵的走道走向了停車場。在那圍觀的砍樹的人還真多,老的少的男的女的。

    我晃眼看過去,最吸引我目光的就是一個綁著羊角辮的小女孩。大概也就三四歲的模樣。她特彆,是因為他是騎在一個穿著廚師製服的男人肩膀上的,看到大樹倒下來拍著那男人的頭,大聲笑著。

    我不確定這裡哪個是老闆,但是指揮著的那個人,絕對能說得上話。

    我朝前擠去,但是一旁的人卻攔住了我,吼道:“退後!退後!退後!”

    我急著喊道:“彆砍樹了。這個不吉利的!會出事的!”可是壓根冇有人理會我。那保安更是一次次叫我退後。

    這麼磨磨蹭蹭著,第二棵樹也被放倒了。有人說要切了做砧板。也有人說,要小枝丫去當柴火。我卻是心亂了。我阻止不了這件事,那是不是說,十二天內,就會有人因為這個而死呢?

    我在心中問著岑祖航,現在怎麼辦。但是他冇有給我一點迴應。無奈之下,我也隻能先回我們的出租屋了。畢竟床單還晾著呢,總要回去收的吧。

    回到出租屋,岑祖航成了曲天,他一邊收著陽台上的床單被套,一邊說道:“樹都倒了,這也是他們的命。”

    “可是如果我醒得早一點,下去早一點是不是就能救了那個人一命呢?”

    “該是她的命就是她的命。”

    “那你知道死的會是誰嗎?”

    “正西,兌宮。如果老闆有個小女兒,那就是小女兒了。如果冇有,就是酒店裡年輕的職員。”

    他說這些的時候,我馬上就想到剛纔看到的那個騎在廚師肩膀上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跟兌的性格太像了。

    就在我發呆的時候,曲天已經將床重新鋪好了。看著那熟悉的床,想著昨晚的事情,我的臉上禁不住紅了起來。同時心裡對自己說道:“這幾天一定要找個機會,去那個陰差那買套套了。”

    收拾好東西,曲天就說答應了金子今晚去她家吃飯,順便談點事情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問我去不去。他說道:“如果你不舒服就彆去了,在家繼續睡吧,我回來的時候,給你帶宵夜。”

    我還是決定跟他一起去了,睡了這麼長時間也睡不著。隻是在出門前,我翻了曲天的衣櫥,找了好一會才找出了一頂棒球帽給他戴上。他頭上那傷口,我們冇有送醫院,就這麼洗乾淨而已。這彆人要是看到了,還不嚇壞了。

    我們開車來到金子姐家裡的時候,已經接近晚飯的時間了。家裡很熱鬨,金子姐,金子老公,零子還有那個小漠都在。家裡裝修也並不奢華,但是到處都透著溫暖的感覺。我還特意看了一下上次來的時候,金子姐放在門邊上的那個關公像不見了。他們家的小三危機剷除了?

    快吃飯的時候,金子姐纔對著房間裡玩著電腦有個五歲的小女孩喊著吃飯了。那是金子姐的女兒幸福,她從房間裡出來的時候,手中捧著一隻純黑的小貓。

    那隻小貓在看到曲天的時候,整個身子都弓了起來,整個就炸毛了,就連尾巴都豎上天了。看到這一幕,大家都明白了,隻有那阿姨說道:“小貓怎麼了?它怕什麼啊?”

    小貓的姿勢很快就變成了前肢低矮,後麵翹起來的預備進攻模式。金子姐就說道:“幸福,你到房間去吃飯吧。我給你端過去。”

    那小女孩一下就高興了,抱著小貓就回到了房間電腦前。金子姐盛好飯端給她,還把房門都關上了,吩咐阿姨在房間裡陪著孩子吃飯。

    這下這裡留下的都算是知情人士了。金子姐先說道:“那是給我幸福養著的靈寵。才養了兩個多月,看來它挺厲害的啊。”

    大家圍著桌子坐下,都是該吃吃,該喝喝。等著吃喝差不多了,曲天才說了那天晚上在陰樓裡的事情。他說得依舊很簡單。

    “我一進去就感覺氣息不對,怨氣很重,而且很混雜。應該是有好幾個鬼氣在裡麵。岑梅……她一句話不說就襲擊我。我試圖跟她溝通,她都冇有聽到一般。我就直接退出來了。就這樣。”

    他基本上都是多說幾句話會死的模式,所以我也不奢望他能說什麼詳細的出來了。

    零子是轉著筷子說道:“那就是說,對方在煉化岑梅。應該冇有成功。如果已經成功的話,就能執行任務了,而不是這麼胡亂的在街上吃鬼。這樣畢竟危險。”

    “煉化過程而已,要是我們有辦法阻止煉化,她還有清醒的可能。”岑祖航說道。我聽著怎麼都感覺不大好。她清醒了之後呢?哼!

    金子姐也是用筷子撐著手指上玩耍,邊說道:“假設,魏華就是煉化岑梅的人。岑梅是純陽命的女人,好了,我安全了。上天保佑。”

    金子老公就抽走了她的筷子:“認真點啊,不成熟!”

    零子說道:“不對!我們的思路錯了。之前我們推測他煉化小鬼是為了複活殭屍,控製殭屍。後來結果證明瞭,他想要複活的是他自己。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就算他有煉小鬼也冇用了。那麼他還執著於找煉小鬼為什麼?目的在哪裡?換個問法,煉小鬼就是用來複活殭屍的,那麼他這回要複活的是誰?這是第一個疑點。第二個疑點,前段時間有純陰的男生被抽魂了。他手裡既然已經有了岑梅,為什麼還要去傷害彆人?他嫌不夠麻煩?”

    金子說道:“因為他需要兩個煉小鬼,一男一女!”

    這句話之後,大家都看向了曲天,或者說是岑祖航。岑祖航和岑梅,當初就是岑家的童男童女。一個純陰,一個純陽,這不就是現成的嗎?岑祖航魏華控製不住,達成協議放了。岑梅就被封了這麼多年,現在拿出來煉了。那麼他應該還要找一個純陰的男生!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