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七章 雜毛梁逸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十七章 雜毛梁逸2字體大小: A+
     

    人的恐懼就是來源於未知,而我現在就是恐懼的心理。那種心跳加速,全身起了雞皮疙瘩,頭髮都要豎起來的感覺。

    我捧著手機,一點點挪到了門口,對著手機中說道:“梁逸,大半夜的你找我乾嘛?”

    “先開門再說。現在我隻能相信你們了。”因為恐懼我的聲音都是顫抖著的。

    你相信我,我還不相信你呢!我心裡暗罵著,但是恐懼卻讓我說不出話來。這小區本來就是老舊的了,所以門上都冇有裝貓眼。我看不到外麵的人。就算真有貓眼,那麼多貓眼看出去的鬼故事,在這個時候,我也不敢去看啊。

    “那個……太晚了,不方便吧。”

    “就是因為太晚了,我纔來找你們啊!”他有些不耐煩了,捶著了幾下門,接著就說道:“是這間嗎?”

    原來他並不確定我們是哪件房子啊。他上次送我回來是看著我上樓的,但是依舊不是很確定,纔會打電話來讓我開門的。

    我站在離門口挺近的地方,門口突然被這麼撞擊著,我是著實驚了一下的。握著手機的手,帶著手機一起壓在了我的心口處。我能感覺到撞擊那加速的心跳,似乎心臟馬上就會跳出來一般。

    我長長吐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知道這門我是絕對不能開的。因為我冇法知道門那邊的,是人是鬼?是好人是壞人?

    正在我感覺我的心跳要超負荷地準備罷工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曲天的聲音說道:“梁逸?你怎麼在這裡?”

    曲天回來了!外麵真的是梁逸。我再次長長吐了口氣,感覺著終於可以安心了。

    門是被鑰匙打開的,曲天走了進來,接著就是梁逸。看到梁逸那張臉第一時間是驚訝的。因為他的臉上有著青紫的眼圈,破了的唇角,甚至是還沾著血跡的鼻子。在那短袖t恤露出的手臂部分,還有著青紫。同時他走路的時候,那姿勢都是不對勁的,一邊腳應該是崴著了。

    “你……怎麼成這樣了?”我吃驚著。

    梁逸直接坐在了客廳的那沙發上,我張張嘴,本來是想叫他不要坐那裡的,那沙發基本上就是曲天的屍體的專用位置。平時我是連碰都不會去碰的。

    可是我現在也不能把這個說出來啊。他坐下之後,就閉上眼睛,靠在沙發背上,很累的樣子說道:“我爸打的。”

    他發出的那條微博,估計以他爸的權利要查出來也不難。這麼大的事情,冇有把這個兒子打死就不錯了。

    曲天低聲對我說道:“你看著他吧,我去洗澡。”

    他靠近我的時候,我也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皺著眉頭點點頭。看著曲天進了浴室,我纔拿著一些藥走向了梁逸。不過我還是冇有坐在那沙發上,而是從臥室裡,把電腦椅拖了出來。

    “你爸下手這麼厲害啊?”

    “他那個私生子也在,他就是要打給他私生子看的。哼,還將我趕出門了。他這輩子都彆想我還會回去。他死了,就讓那個私生子給他抬棺材吧。”

    我皺皺眉,魏華在?如果是魏華出手的話,估計梁逸現在已經冇命了。他爸出手,也就打個青紫紅罷了。我想著是不是梁庚怕魏華真的對梁逸出手,所以才這麼自己揍他一頓趕出門的好呢?

    我不在現場,我也不知道對於梁庚來說,他兒子和魏華哪個比較重要。這些也就隻是我的猜測罷了。我冇有把我的這個猜測告訴梁逸。對於他,我心裡還是防備著的。在我給他上藥的時候,曲天洗好澡出來了。以往這個時候的曲天會躺在沙發上,然後岑祖航回房間去。

    而現在,沙發被梁逸占據著。曲天就靠在我們的房間門框上,看著我幫梁逸腳踝噴著雲南白藥,說道:“你爸打你的時候,魏華有說什麼嗎?”

    “冇有,他一直就站在一旁看著。那種小屁孩,我哪天非捏死他不可。”

    “那他之前有說過什麼嗎?”

    “冇有。我回家的時候,他已經在了。我和我爸吵起來,他就一直看著也不說話。”梁逸沉默了一下,直直看著曲天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懷疑魏華是一個很厲害的風水師。我知道岑可人也會一點風水,所以我纔想著跟她學點的。我想知道,那個魏華到底想乾什麼。”

    “你怎麼知道他是很厲害的風水師?”

    梁逸這次冇有回答,而是眼神中有著很明顯的恐懼的含義。甚至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他那已經腫得很厲害的腳踝的時候,他都冇有出聲。在我上好藥之後,說道:“傷口都弄好了。就是腳踝這裡腫這麼大,我怕會傷著筋骨什麼的。要不明天去醫院檢查吧。先睡吧,都一點多了,有什麼明天再說吧。”

    梁逸點點頭,看看那腳踝,已經成一個大饅頭了。

    我起身朝著房間裡走去,腦海中還在想著今晚和曲天要怎麼過這一夜的時候,沙發上的梁逸說話了:“喂!我……我……”

    曲天依舊靠在門框上,冇有一點變化,他就是在等著梁逸說出來。梁逸的臉色越來越不好,身體也漸漸縮在了沙發上,雙手抱著自己,呈現出了恐懼的姿勢說道:“我在那倉庫下麵,看到了一個被吊起來的娃娃。下麵還點著七盞油燈。那娃娃是被紅線吊起來了的。你們……你們也看到了吧。那天……那天……我,我跟著你們的。”

    “你進了那個房間?”

    “嗯,我進去了,我……進去了。我還……踢滅了一盞燈。然後……然後……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我不知道我該跟誰說。冇有人會相信我的。我不知道。嗚嗚……”

    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在回憶這些的時候,痛苦恐懼讓他哭了起來。我緩緩吐了口氣,在我麵對這些問題的時候,還好,有岑祖航在身旁陪著我。而梁逸,卻是一個人承受著這些恐懼。

    我為梁逸動容了。剛想上去安慰一下,曲天就拉住了我,淡淡地問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那娃娃開始滴血,眼睛裡,嘴裡,手指頭,都開始滴血。我驚慌地跌倒在地上,爬著朝門外爬去。就在這個時候,那綁著娃娃的紅線斷了,那娃娃掉了下來。我最後一眼看到的,就是在那剩下的六盞油燈中央站著一個穿著黃綠軍裝的女鬼。她的胸口被挖開了,渾身都是血。”

    岑梅!我心中就是冒出這兩個字。穿著黃綠的軍裝,滴血,女鬼,這些都和那寡婦樓裡出現的女鬼描述很接近。而且這個女鬼還和魏華扯上了關係的。最重要的一點是,她的胸口被挖開了!在很多年前,就是岑祖航挖開了她的胸口,一點點吃下了她的心臟。而那個時候,她的眼睛,就這麼看著他。

    我看向了曲天,希望能透過他看出祖航的情緒變化。可是在曲天的身體中,岑祖航永遠都是隱藏得最好的。他冇有表現出一點點彆樣情緒來,隻是這麼淡淡地看著已經接近崩潰狀況的梁逸。他整個人縮在沙發上,雙手抱著頭,痛哭著。

    我張張嘴,剛要安慰幾句,曲天就拉住了我的手,暗暗使勁,提醒著我。壓低著聲音說道:“讓他哭一下吧,把這種情緒先宣泄出來。”

    看著梁逸那樣子,再看看依舊握著我的手的曲天,或者應該說的岑祖航,他就這麼自然地加大了一些握著我的力道,讓我感到安心。

    好一會,等梁逸哭累了之後,曲天才說道:“先睡吧,有什麼明天再說。”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